番外 金钱CP
冰克若文2019-03-18 09:353,415

  番外 金钱CP

  C市酒吧外的一辆商务车上。

  “章乾和小马哥你们俩等会儿留在车上待命,小刘、老胡、军子你们仨跟我进去。”

  陶沧南一边部署人员安排一边检查自己执行任务时的装备。

  “陶队,我也跟队进去吧,小马哥一人在外面警戒足够了。”

  “不行,你这都怀孕五个月了,我怎么能让你进这种地方呢,你老公要是知道了还不告状到赵局那边,让我吃不了兜着走。”

  “我是女的,我进这种地方比你们有优势,肯定好行动!不信你看那些女的?进门都不用安检。”

  陶沧南顺着章乾的手指的方向透过车窗看到酒吧外穿着各式迷你短裙的浓妆女人们轻而易举的进入酒吧,犹豫了几秒钟,还是不同意:“不信,太冒险了! ”

  “哎呀陶队,你不用担心金子煦,他最近在国外出差呢,肯定不知道咱们这里的情况。”

  “这次咱们不抓人,就是为了打探情况,用不着你牺牲这么大,老老实实服从命令,少给我惹事。”

  陶沧南说完便带头下了车,其余三名队员纷纷下车,一行四人假装来消费混入了酒吧。

  商务车上章乾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起,来电显示是金子煦。

  章乾本就因为没被安排进去参加行动而生气呢,看到金子煦还敢打来电话更是火上浇油,直接挂断电话,将手机丢向车后座。

  刚从C市机场出来的金子煦听着电话被挂断,感觉有些不安。

  酒吧内,陶沧南带着军子守在可疑包间走廊的一侧,老胡和小刘在另一头的厕所外徘徊暗中观察。

  走廊里来来往往的人大多都是喝了不少酒的,陶沧南一边戒备着一边通过无线电小声叮嘱队员:“千万不要打草惊蛇,有什么情况及时汇报,这回咱们必须得摸清楚白三贩毒的核心团队成员都有谁! ”

  “是。”

  ……

  十分钟后

  “陶队你看,小刘好像被白三的手下带走了。”

  陶沧南听到军子的话急忙看向走廊尽头,果然小刘被两个人架着,另外的人一脚踹在一旁的老胡身上,小刘刚要反抗就被他们死死绑住,然后三人带着小刘走进白三的包间。

  等包间门关后,陶沧南和军子才跑过去扶起老胡询问情况。

  原来小刘刚刚突然尿急,在洗手间内洗手时不小心把水溅到了白三的手下身上,白三的三个手下不依不饶,非要把他带回包间去让他敬酒赔罪,小刘不干这才出了事。

  陶沧南思索着目前的情况:“小刘进去未尝不是件好事,他这是创造了个可以摸清白三底细的好机会。”

  老胡:“可是小刘他没经验啊,刚出我看他都差点暴露了。”

  军子:“那可如何是好,咱们仨都参与过白三的案件,这要是进去捞他肯定会被人发现身份的。”

  陶沧南:“军子,你去把经理找来,不行咱们就得铤而走险了。

  酒吧外的商务车上,章乾通过无线电听到陶沧南他们的对话,思索了三十秒,从包里拿出一条束腹带。

  小马哥:“你要干什么?你不会是要进去吧。”

  章乾没有回答他,径自撩起自己的衬衣,将束腹带缠在微微隆起的肚子上。

  小马哥见状急忙转过身去不看,劝说道:“我跟你说章乾,你可能不能进去,你得服从命令,不然你们家金子煦和陶队都不会放过我的。”

  章乾缠好束腹带后将自己的衬衫从牛仔裤里拿出来,黑色的衬衫挡在外面,基本看不出她已经怀孕了,然后她又从包里拿出一支口红,对着车窗随便涂抹了两下,将自己扎起来的头发散下来拢了拢,准备好之后直接下了车。

  背着身不敢看她的小马哥这才反应过来,想要追下去却为时已晚。

  后座章乾的手机再次响起,来电显示还是金子煦。

  解开到胸口的黑色丝质衬衫,酒红色的内衣若隐若现,再配上随性的披肩发和妩媚的烈焰红唇,在酒吧的走廊里,章乾频频被喝醉的男人们搭讪,根本没人看得出她身怀六甲。

  章乾按照之前得到的消息找到白三的包间外,远远的就看见陶沧南三人和经理在走廊尽头说着什么。

  “陶队,我马上进包间,要是十分钟内我和小刘没能顺利出来,你再让经理进去。”

  陶沧南听到无线电里曾燃的声音,看向包间门口,差点没认出来便装的曾燃。

  “曾燃,你别胡闹……”

  他话还没说完,曾燃就已经推门进去了。

  ……

  “你说这小兄弟是你们那边的人,有什么证据?”

  包间内,白三抽着烟问曾燃,他的六个手下纷纷站在两侧,还有两个人将小刘在沙发上按得死死的。

  曾燃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这些人,语气诚恳的说道:“大哥,他真是我朋友,我们一群人来给朋友过生日,就在楼上,不信您问经理,我们预约过的他肯定记得。”

  白三抽了口烟问自己的小弟:“今天谁当班?”

  小弟回答:“王经理刚交了班,现在应该是蔡经理。”

  白三:“蔡经理?那不是咱自己人,信不过。”

  章乾虽然表面不动声色,但内心却有些焦急。

  这个白三,果然够精明,陶队特意挑他们那个眼线王经理不在的时候行动,结果没想到他比警方想象中的还要谨慎。

  白三看着曾燃红口白牙,性感又不失妩媚的样子,觉得有点意思。

  来这酒吧玩儿的小姑娘个个短裙小背心,看多了就觉得都是那么回事,反倒是她这种从上到下裹得很严实的款,让人眼前一亮。

  白三掐了手里的烟,起身拿起一瓶洋酒,倒了满满三杯,放在桌上。

  “这样吧,你喝了这三杯酒,这事儿就算结了。小兄弟回去继续给朋友过生日,你留下咱再玩两把骰子,然后我送你回家。”

  章乾看着桌子上的酒,微微皱眉的拒绝:“大哥,我不会喝酒,要不我让经理给您这儿送个果盘怎么样,就当我们赔罪了。”

  小弟不满:“一个果盘打发谁呢,我们三哥能看上你,那是你的荣幸,别给脸不要脸啊,不然马上卸他一条胳膊。”

  小弟说着就去掰小刘的胳膊,小刘吃痛,表情痛苦。

  章乾急忙制止:“别别别,别伤人,我喝。”她说着走过去拿起酒杯。

  为了肚子里的孩子,章乾肯定是不能喝酒的,但是为了救小刘,她也实在没有办法了。

  章乾手里的酒杯即将碰到嘴的时候,突然包间的门被推开,一个修长的身影走进来,直奔章乾而去。

  章乾定睛一看,这不是正是自己的老公金子煦嘛。

  金子煦从章乾手里夺过酒杯,将酒一饮而尽。

  章乾:“哎?你……”

  白三再次点燃一根烟,眯着眼看向金子煦:“你是哪位?”

  金子煦一把搂住章乾的腰,用另一只手熟练的帮她系上胸前的扣子,根本不看白三。

  小弟:“我们三哥问你话呢,你听不见啊?”

  等金子煦把章乾的衬衫扣到最上面一颗,才不紧不慢的转过来说道:“我是这家酒吧的老板,这是我妻子,那边是我朋友,他们今天是来给我庆生的,要是多有得罪还请见谅,今天各位的消费都算在我头上。”

  白三:“老板?据我所知这酒吧老板另有其人吧。”

  金子煦沉稳应对:“我是合伙人,应该也算半个老板吧,不信你们可以叫经理来问问。”

  小弟刚要还嘴,被白三拦住。

  白三:“给王经理打电话,打视频,让他当面认人。”

  听到白三这话,章乾有些紧张,但放在她腰间金子煦的手却轻轻揽住她,温柔而有力,让她瞬间安心不少。

  视频接通后,王经理竟然真的说金子煦是这家酒吧的合伙人,白三不想把事情闹大,便放他们离开了。

  出了酒吧的门,章乾迫不及待的问金子煦:“你真的是这酒吧的合伙人?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产业?”

  金子煦没说话,先让小刘和她上了队里的车,自己紧跟着也上去了。

  章乾上了车一看,刚才视频里的王经理正坐在后排,被老胡用手铐铐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陶沧南生气的说:“要不是我们顺手抓了个下班还没走的王经理,让他配合演了出戏,不光小刘出不来,你还搭进去了。”

  章乾吐吐舌头,又看向金子煦,讨好道:“老公你又是怎么来了?你刚才可帅了。”

  本来她怀孕之后金子煦就不想让她出任务了,结果她不止不听话,还差点喝酒闯了祸,章乾知道他现在一定特别生气。

  小马哥见气氛不太对,心虚道:“你进去之后我看你手机一直响……”

  章乾瞪了一眼小马哥,正好被陶沧南看到。

  陶沧南赶紧说道:“要不是今天小马哥接了电话,金子煦赶来救场,咱们都得完蛋! ”说着,陶沧南对金子煦说:“今天真是谢谢你了,帮了我们缉毒队一个大忙。”

  金子煦微笑着礼貌回答:“不用谢,该做的,毕竟是去救我家的人。”

  他这话一出口,车里的气氛更加尴尬了,尤其是章乾,简直丢脸死了。

  金子煦见章乾躲躲闪闪的眼神和因为害羞涨红的脸,又想起她刚刚那撩人的样子,满腔的怒火中夹杂着一丝欲望。

  他伸手拉开车门走下车,转身对着车里的章乾说道:“下车,回家算帐! ”

继续阅读:番外 财宝和国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耀的力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