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 倒霉不分你我
冰克若文2019-01-24 16:453,770

  Chapter2 倒霉不分你我

  B市

  要不是身处这水泄不通的大马路上,曾燃会觉得她在哪个偏远地区十八线小城市上班,并不是说B市的街景破乱落后,而是因为曾燃看着手机上的时间,距离上班打卡只剩下八分钟了。

  曾燃上班的金影传媒公司隶属于B市赫赫有名的金氏集团,金氏在曾燃看来就是个财大气粗的土豪矿山,主营军需用品贸易,那是干正经事的,但下面附属的金影传媒,基本就是个散钱的摆设。

  就这么个形同虚设的附属公司,曾燃怎么也想不明白,居然还有个特别恶心的规定:早上九点半必须到公司行政办公室打卡,每月三次迟到机会,超过三次,也不扣工资,但要罚跑两千米。

  这种不人性化的制度,公司同事怨声载道,但架不住金钱的诱惑,金影的高薪资是业内出了名的,每回曾燃想一走了之的时候,都会打开某app看看自己的工资进账纪录,然后平静下来继续留在金影当小童子军。

  曾燃眼睁睁的看着手机上时钟又过去了两分钟。

  11月刚上了五天班,她已经迟到了三次,今天如果再迟到,她就是这个月罚跑板上钉钉的同志了。

  曾燃觉得还能抢救一下,赶紧从公交车座位上站起来,走到门边上:“师傅,您给我开个门呗,我有事着急。”

  公交车司机通过后视镜撇了一眼曾燃,不紧不慢、云淡风轻:“没到站啊小姑娘,开不了。”

  曾燃扒着窗户看着前面路口的车站,不过100米的距离,堵得一动不动。曾燃着急了,顾不得羽绒服在车窗上蹭了一袖子土。

  “师傅,您帮个忙吧,我真着急。”

  师傅也是实在人,看曾燃在车门边上确实一脸急着奔丧的表情,没再废话,给她开了车的后门。

  “谢谢您。”

  曾燃下车就往路口跑。

  裹着厚重的长款羽绒服,拎着沉死人的笔记本电脑包,曾燃觉得自己跑起来像只缺乏运动的北极熊,但是大马路上谁在乎她是谁。

  快到路口了,曾燃跑着跑着看见地上赫然一张百元大钞。

  时间紧迫,曾燃急忙刹住脚,扫了一样前面的行人,只有一个穿着扎眼的迷彩外套的老太太在不紧不慢的走着。

  曾燃想也没想就捡起钱,跑上去往老太太怀里一塞:“奶奶,您掉的钱。”

  后面的老太太喊了好几声姑娘,但是曾燃着急,顾不上做好事留名,边跑边回头冲老太太摆摆手,示意她不用谢。

  幸亏曾燃脚下生风,开了挂一样过路口转弯跑到公司楼下还剩一分钟,上到二楼行政办公室一分钟足够了。

  曾燃喘着粗气叉着腰,快步走上二楼,偏偏行政办公室门口站了一堆人。

  “麻烦让一下,我着急打卡。”

  曾燃一边说一边往办公室里边挤,根本没注意门口穿着华丽、被各部门领导簇拥着的祝心好。

  “上班啦,打卡成功。”打卡机发出的机械女声听起来一点都不悦耳。

  曾燃手指头还按在打卡机上,但是打卡机上的时间已经从九点三十一跳到了九点三十二,曾燃有十秒钟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自己又迟到了,不禁低声怒骂:“妈的。“

  行政办公室出奇的安静,曾燃这句怒骂也就听得格外清楚。

  曾燃转过身,发现一办公室的人还有门口站着的几个领导头头们都在看着她,自觉失态。

  但事已至此,在公司面对同事的时候可以素颜不要脸是曾燃一贯的原则,她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自然的走出去。

  “哪个部门的同事?怎么这种素质?“

  祝心好明艳动人的脸蛋上写满了不满意,多热门的口红色号也挡不住她嘴角的轻蔑。

  曾燃好不容易爬上四楼,把电脑包往办公桌上一扔,穿着羽绒服就瘫在座椅上:“公司真的没有装电梯的打算吗?虽然四层不高,但没人说爬四层累不死人啊。要不你组织组织,咱们凑凑钱,自己整个吊篮也行。“

  “整个屁,我说大姐啊,你可真是上班不带脑子,咱公司都要换主子了你还想要电梯?以后能有饭碗就不错了,今天又迟到了吧?“路誉朋对着镜子挤完眼周最后一颗脂肪粒。看着一旁爬了四层楼就累得呲牙咧嘴的曾燃,袖子口还沾着土,不住的啧啧啧出声嫌弃。

  曾燃习惯了路誉朋对自己的‘人身攻击’,瘫在座椅上一副要死的样子:“唉,谁叫我倒霉呢,就差一分钟啊。”

  路誉朋对曾燃说的倒霉非常赞同:“没错,最近水逆期确实倒霉,我早上打车到公司那个路口,下车拿钱包的时候好像掉了一百块钱,当时我也没注意,到公司了才发现。算了算了,就当破财免灾了吧。”

  曾燃听到路誉朋说在路口丢了一百块钱,侧着头回忆自己刚刚是不是和那一百块钱有过亲密的接触,转而一想,不会真这么巧吧,也就不再纠结。

  曾燃缓过了那阵运动过后的疲惫,坐起来脱下大大的羽绒服,拍了拍袖子上的土,挂在一旁的衣架上,突然抓住了路誉朋话里的重点信息:“什么叫换主子啊?以后金影不是金老板的啦?”

  路誉朋看着反应迟钝的曾燃摇摇头:“你的反应能力总能带给我惊喜。”

  “我刚不是还没缓过来嘛,金影真要换老板了?不过貌似也和我没啥关系,哎,可怜我一个新时代的都市丽人,什么时候才能不跪舔别人啊。“

  路誉朋白了一眼大言不惭的曾燃:“朋友,您见过哪个新时代的都市丽人,上班不化妆,天天穿着卫衣牛仔裤,每天披头散发,三天洗一次头?真不是我说你,你还不如我一大老爷们精致呢!“

  路誉朋说的没错,曾燃就是这样的女人。

  要化妆就必须得卸妆,曾燃觉得化妆五分钟,卸妆半小时是一件非常不人道的事,所以上班从来都是素面朝天,认真洗脸是她对工作最大的尊重,当然不想迟到罚跑也是她早上起床就出门的一大原因。

  不过曾燃不是没有好看的衣服,恰恰相反,曾燃的各式小裙子并不少,每次和路誉朋逛街,路誉朋都胁迫曾燃买一两条淑女裙,美其名曰:和谐发展,共同进步,美化城市环境,人人有责。不过像早上的经历,曾燃几乎每天上演,那些不方便的淑女裙,实在不适合她的‘晨练’。

  关于洗头这件事,曾燃是无力反驳的,谁叫冬天人懒呢,B市是个北方城市,冬天最冷能达到零下十几度,洗澡纯靠毅力支撑。曾燃向来是个没啥毅力的孩子,她把这种性格缺陷归罪于自己是双子座,不过不光是这种性格缺陷,其他各种大小问题,也都是双子座在替曾燃背锅。

  不过好在曾燃本身底子还算不错,模样也是中等偏上,青春期的痘痘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什么痕迹,家族遗传的白皙皮肤,比较精致的五官,加上身材清瘦,曾燃就算邋里邋遢的不打扮,扔在人群里也还能有个70分的程度。

  不过路誉朋就不一样了,他是曾燃的领导兼男闺蜜。

  说是领导,其实自制部门就他们俩人,路誉朋以前是曾燃的同校师兄,两年前连哄带骗把要去考教师资格证的曾燃带到金影做编导,好在曾燃学的就是传媒,也确实不想听她妈妈的话当老师,索性就跟着路誉朋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说是男闺蜜,其实曾燃更像是路誉朋的男闺蜜。路誉朋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却只有120多斤,怎么看怎么觉得妖娆的长相,加上平时夸张、色彩艳丽的打扮,曾燃时常在想是不是上天在某个时刻偷偷给他俩换了的性别。

  看着路誉朋办公桌上的各种保湿喷雾、香水和护肤用品,曾燃撇撇嘴:“跟你比,我才是大老爷们。“

  路誉朋就喜欢听别人说自己精致,赶紧又拿起保湿喷雾往自己脸上喷了喷,继续和曾燃共享情报:“据说金老板和他媳妇儿离婚了,为了证明自己曾经爱的深沉,金老板大手一挥,眼睛都不带眨的就把金氏旗下的金影给了他前妻做离婚补偿。今天,前任老板娘,现任老板,第一天上任。刚让人事部挨个通知了,说要找大家面谈去留问题,我猜金影要大换血喽。”

  “啊?那我一个小编导会不会被开啊?我还没有准备好从都市丽人变成下岗妇女。”

  路誉朋向来不对曾燃吝啬自己的白眼:“曾燃,我给你五秒钟,你先说说你的优点,到时候我作为你的直属领导,看看能怎么替你美言几句。“

  曾燃认真的思索了五秒钟:“爱国吧,我最近做咱们的‘太阳’计划资料整理,好不容易挖掘出了自己一个优点,到时候你就和新老板说我特爱国,这个项目一定能做好,给公司赚钱。”

  ‘太阳’计划是曾燃和路誉朋正在负责的一个国防教育纪录片项目,已经折腾了大半年。曾燃全心全意铺在这个项目上,以至于她路过有国旗的地方都恨不得敬礼,上次去ktv还想点国歌。

  路誉朋面无表情的看着曾燃说得诚恳,露出一抹职业假笑:“真优秀。我替新老板为你鼓掌。”路誉朋说着装模作样拍了拍手。

  哒哒哒哒……

  一阵轻快的高跟鞋声。

  路誉朋利用他男女兼备的第六感察觉到气氛微妙,果然一转头,视线就撞上祝心好的一身昂贵套装。

  路誉朋是什么人,男女通吃的妖孽啊,眼睛对视三秒就知道来者属性。

  路誉朋不动声色的上下打量了祝心好几个来回,名牌套装、限量款高跟鞋、热门口红色号、精致的妆发,再加上浑身上下散发着天下唯我独尊的高贵气质。

  路誉朋可以确定一件事:这个女人不好惹!

  “自制部门的?你俩来一下我办公室。”

  祝心好可没有把视线停留在曾燃和路誉朋身上,稳稳的踩着高跟鞋走远。

  曾燃和路誉朋以龟速走到祝心好的办公室门口。

  两人站在门口半天都没进去,仿佛再多走一步就是龙潭虎穴。

  曾燃好奇的问路誉朋:“刚刚你观察祝心好那么久,看出了什么?”

  “一,金老板离婚给了这个女人不少钱。二,如果我一的猜测正确,这个女人就是个小婊子。三,如果我二的结论正确,那咱俩就都得滚蛋了。”

  路誉朋说完敲敲门率先走进办公室。

  曾燃看着他大义凛然的背影,不由得小声感叹:“能这么倒霉,果然,水逆了。”

继续阅读:Chapter3 有一种人千万别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耀的力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