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9 平平淡淡
冰克若文2019-01-31 13:103,565

  Chapter19 平平淡淡

  曾燃有想过路誉朋会来,也想过金子煦会来,甚至想过李迅会来。

  她只是没想到,一千五百多公里,边铮会亲自过来。

  曾燃大概能猜到边铮为什么来,所以特意早起,洗了澡,化了个妆,选了一套很精致的黑色毛衣裙,外面配上一件米色大衣,还有一双带根儿的小靴子。

  站在镜子前,曾燃看着装扮好的自己,觉得足够了。

  如此一来,边铮应该能明白了,她不会跟他回部队去的。

  边铮穿着一件深棕色夹克,内搭黑色针织衫,下面一条黑裤子配军靴,靠在枪黑色的越野吉普车上。

  曾燃从小区出来后看到他,一时没认出来。

  看习惯了迷彩,偶尔换一种造型打扮,让人觉得很是惊艳。

  巧的是,边铮看到今天的曾燃,第一反应也是如此。

  曾燃是第一次坐边铮开的车。

  刚才上车前,边铮一句部队的事也没提,反倒是问了问她的手伤,这让曾燃有些不安,不知道边铮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边铮的车技很好,很快,他们就到了地方。

  边铮把车停在一条小巷子口,给管理员交了停车费,便带着曾燃走进了巷子。

  他边走边向曾燃解释:“巷子尽头有一家还不错的馆子,里面车开不进去,我们走过去吧。”

  曾燃大学的时候,经常和路誉朋、明梦瑶一起探访B市的美食店。有些店开在地下室,有些店开在半山腰,有些店开在居民楼里,所以小巷子里有家店,曾燃觉得不足为奇。

  她今天穿了裙子和带跟儿的小靴子,步速要比平时慢的多,但奇怪的是,边铮走在她旁边,和她的速度相差无几。

  要知道平时在部队里边铮带队,那可是走得相当快的,曾燃经常在队尾一路小跑的跟着,谁叫阿波罗突击队是一水儿的大长腿欧巴们。

  此时的边铮,明显是在配合曾燃的步速。

  真怪。

  曾燃更加琢磨不透边铮要干什么。

  边铮轻车熟路的带着曾燃找进一个从外面看起来丝毫不像餐馆的地方。

  曾燃不安的问他:“是这里吗?我怎么没看到招牌?”

  边铮冲她笑笑没说话,径直开门走进去。

  曾燃被他突如其来的明晃晃笑容惊到,一时间心生疑惑。

  该不会,这就是传说中的美男计吧。

  曾燃想到这儿,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愣着干嘛,快点跟上啊。”

  边铮回头看见曾燃杵在门口,冲她喊了一句,曾燃赶紧跟过去。

  两人走过一个小小的走廊,就看到里面的庭院里坐着很多食客。

  正是午饭的时间,一旁等位区坐了两三排人,曾燃想,这家馆子一定非常好吃。

  “我和这里的老板很熟,我们不用等位。”

  “是军人特权吗?”

  边铮看曾燃一脸认真又很小声的询问,生怕被人听到,故意逗她:“嘘。”

  曾燃竟然真的信了。

  “来了?”

  一个五十几岁的中年男人向二人走过来,先和边铮打了个招呼,然后上下仔细打量曾燃。

  “老板,这是曾燃。”边铮主动介绍。

  “老板好。”曾燃礼貌的打招呼。

  老板点点头,眼带笑意,领着他们走进室内预留好的座位。

  之后的时间,就只有曾燃和边铮单独用餐,老板再也没有来过。

  他们的座位能完全看到外面庭院的热闹,但隔音效果又很好,不会吵到二人吃饭聊天。

  曾燃刚开始吃饭的时候,还一直在等边铮开启那个话题,但他除了常规介绍每道菜,就是安安静静的吃饭。

  宫保鸡丁,京酱肉丝,醋溜白菜,酱肉,干炸丸子……

  这些菜都是曾燃从小吃到大的,美食配上窗外热闹的景象,她吃着吃着,也就忘记了警惕,开始彻底沉迷在美食中。

  边铮看着对面吃起来饭很幸福的曾燃,同样感到满足。

  饭后,边铮让曾燃先去店外等,他去和老板打个招呼。

  曾燃像接受命令一般乖乖出去。

  午饭后的巷子,多了很多出来晒太阳的老人。

  B市不同于C市,冬季日照很多,虽然冷风强劲,但午后的太阳很是温暖。

  曾燃等着也是等着,索性坐在巷子里的石阶上,和老人们一起晒太阳。

  边铮出来的时候,就见一排老人中间,坐着个娃娃头的曾燃,仰着头闭着眼,悠然自得。

  边铮肩靠在墙上,就这么看着她,连挑起的眉毛都带着惬意。

  大概过了十分钟,曾燃侧头看到了边铮,急忙起身去找他,两人慢慢悠悠往巷子外走。

  “你刚怎么也不叫我?”

  “不差这几分钟。”

  曾燃拍着脸蛋问边铮:“阳光太好了,你看我晒黑了吗?”

  边铮停住脚,格外认真的盯着曾燃的脸,把曾燃看得有些紧张。

  “不能吧,晒这么一会儿真黑了?”

  “黑倒没有,不过晒出了几分矫情。”

  边铮说完继续走,心里的笑意终于浮上嘴角。

  曾燃目瞪口呆的盯着他的背影,心里暗骂这人怎么能和在部队完全是两个样子。

  两个人走出巷子,边铮指着与车相反的方向问曾燃:“吃完饭要不要去运动一下?那边有个野冰场。”

  曾燃也知道那个野冰场,小学的时候,曾爸曾妈每年都带她去那滑冰,后来上了中学,课业繁忙,曾燃就再也没去过了。

  “如果你不会滑冰,也可以不去。”边铮见曾燃不接话,又补了一句。

  “边铮,我知道你来找我想说什么,可我已经有了自己的决定。”

  曾燃酝酿了很久,终于还是把话明说了。

  她是个果断且成熟的人,连夜从C市回来,并不是在闹脾气,就算做个逃兵,她也希望堂堂正正,能被人看得起。

  离开部队,她就不再是他的兵,所以对他直呼其名。

  边铮倒是对曾燃这么称呼自己很是受用。

  “你猜测我想说的那些话,那是作为你的队长、一个军人要说的。但我这次回B市是休假,休假的时候,我就只是和你一样的普通百姓而已。”

  曾燃不明白边铮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不是来带她回去的吗?

  “休假中我和朋友一起吃吃饭玩一玩,很正常吧。”

  边铮说得一脸真诚,曾燃反驳也不是,不反驳也不是。

  “现在我们可以去滑冰了吗?”

  ……

  冰场上

  边铮的水平与体力,自然是曾燃不能比的。

  曾燃对滑冰的记忆还停留在十岁左右,十几年过去了,能在冰面上站稳,她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边铮似乎也没指望曾燃能滑得多好,他把曾燃叫过来之后,自己倒是和周围的孩子们玩的很开心。

  曾燃倒也乐得自在,踩着冰车靠在围栏上,享受着眼前这份安逸。

  她看着满冰场推着孩子们跑来跑去的边铮,真的就把他当成一个普通人,而不是能负重二十公斤围着四百米的跑道跑十二圈半丝毫不觉得累的特种兵。

  曾燃这么想着,从地上捡了根小木头,照着边铮和孩子们玩笑嬉闹的样子,在冰面上戳戳画画。

  ……

  太阳渐渐下山,孩子们陆陆续续被家长带回家。

  边铮走到曾燃身边,看着她用受伤的左手捂着被冻红的鼻头,右手拿着根小木棍哆里哆嗦的在冰面上画着奇怪的小人,好奇的问她。

  “你在画什么?”

  “你看不出来这是自己吗?”

  边铮盯着冰面上的火柴人看了半天,摇摇头:“太抽象了。”

  曾燃假装气愤的丢掉小木棍,这时候,边铮把一个暖手宝递了过来,她自然的接过去放到自己的鼻头上,侧过脸问他:“我们等会儿干什么去?”

  太阳下山后的冰场寒气逼人,曾燃冻得瑟瑟发抖,她不由得在心里感叹那些能在冬天穿着华而不实的衣服还假装不冷的女人们真厉害,跟她们比起来,自己真是自愧不如。

  边铮看曾燃把暖手宝放在鼻头上,像极了一只小麋鹿,眉毛不自觉的挑起,满含笑意。

  “喜剧片喜欢吗?”

  曾燃点点头,“只要电影院够暖和,恐怖片也可以。”

  元旦假期的最后一天,电影院依然有很多人。

  边铮选了部很火的喜剧片,两人坐在最后一排。一眼望去,前面居然座无虚席。

  电影开始不一会儿,影院里就充满观众的笑声。

  通常时候,在电影院里看的电影会比自己在家看的观感强烈很多,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很容易被带到情节与情绪中。

  原本这种无脑的搞笑电影,曾燃是不会觉得有多好笑的,但是很多观众一笑,曾燃也就不自觉的想笑。

  电影进行到中后段,曾燃侧头看向边铮,发现他居然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曾燃不禁在心里吐槽,边铮也太不把她当外人了,一起看个电影都能睡着,刚要叫醒他,但见他歪着头靠着椅背不是很舒服的样子,又有些不忍。

  边铮仿佛知道有人在看他一般,机警的睁开眼,视线正好撞上盯着自己看的曾燃,表情马上放松下来,继续闭上了眼睛。

  “你不喜欢看这部片子吗?”曾燃凑过去小声问边铮。

  边铮微笑着摇摇头,怎么会不喜欢呢。

  “我很喜欢今天的一切。”

  曾燃借着屏幕的光亮,隐约看到他脸上舒心的表情,一瞬间突然明白了些什么。

  午餐时庭院里的吵闹,滑冰时孩子们的嬉笑,此刻观众的欢乐……

  对于曾燃和普通百姓来说,这就是平淡的一天。

  曾燃之所以逃离,也是为了重新将自己埋在这份熟悉的平淡与安逸中。

  但这份平淡与安逸却是用边铮他们的守护换来的。

  简简单单平平淡淡的日常,带给他们为了祖国的人民遮风挡雨的一切力量。

  ……

继续阅读:Chapter20 殊途同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耀的力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