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7 不辞而别
冰克若文2019-01-30 13:173,802

  Chapter17 不辞而别

  曾燃在医院醒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了。

  一个护士见她醒了,来帮她调整点滴的速度,她躺在病床上望了天花板半天,才意识到自己是在医院的观察室里。

  来C市不到一个月,公安局、军队、医院都报过到了。

  曾燃觉得自己前二十五年的人生过得一帆风顺,一定是将所有波澜都留到现在发生。

  “醒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

  曾燃侧头看到了病床边上的边铮。

  “手上的割伤已经做过处理,医生说之后自己多加注意的话应该不会留疤。”

  听到边铮的话,曾燃抬起左手,看到手掌包裹着厚厚的纱布。

  她这才后知后觉,身体其实只是有些无力,真正有疼痛感的是左手。

  曾燃坐起身,有些迟疑的看着他。

  边铮一眼看透了她的心思,“你想问什么?”

  “他们……怎么样了?”

  “三个人都还活着。”

  曾燃长舒一口气。

  从收到那条好友认证开始,曾燃的心就一直在悬着。

  惊慌、不安、无助、手足无措、绝望……

  曾燃在短短的半天内,经历了太多,承受了太多。

  他们都还活着,太好了。

  “两个年纪大一些的被殴打刺伤,全身多处骨折,好在伤口都不在要害上,一个已经做完手术送到了ICU,另一个还在手术中,应该很快就会结束。年纪小的那个,身上的伤口都是自残造成的,不会危及性命。但毒品中毒严重,二十四小时内观察情况,很可能中枢神经受损。”

  边铮平静的将情况汇报给曾燃听。

  曾燃刚刚平静一点的内心又再次波动。

  她有些语无伦次,“怎么会这样?齐小钊毒品……怎么会和毒品有关系?”

  她想不明白,前一天还因为得到一个糖饼而羞涩的少年,怎么会一夜之间毒品中毒。

  边铮留意到曾燃的情绪变化,从外套口袋里拿出一瓶矿泉水递给她。

  曾燃用没受伤的右手接过水,是温热的,她有些意外。

  曾燃紧紧的用右手握住那瓶水,仿佛那是唯一的力量。

  边铮坐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看着曾燃的头发挡住了她的侧脸,突然有一瞬间,边铮想抬手去拨开曾燃的头发,但他忍住了。

  当兵多年,边铮的自控能力向来很出众,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那一刻产生那股冲动,陌生的感觉让他有些无所适从。

  观察室的安静终于被医生的到来所打破。

  这回换边铮长舒一口气。

  曾燃不安和纷扰的情绪渐渐被手里的这瓶热水所抚平。

  医生来看过她的伤势,为她拆下输完的消炎药点滴,叮嘱了几句注意事项,告诉她可以离开了。

  曾燃下了病床,准备穿上自己的羽绒服,但受伤的左手无法用力,一只手有些费劲,好不容易披到肩膀上的衣服一次次滑下来。

  曾燃有些着急,一旁的边铮拉住她滑下的羽绒服,帮她重新披到身上。

  曾燃一转头,两个人面对面,距离非常近,她看到边铮微微挑起的眉毛,有些慌张的避开视线,轻轻道歉:“对不起。”

  边铮没有在意,平静的帮她把羽绒服拽好,示意她把胳膊伸进袖子里,然后顺手自然的给她拉上拉链。

  “我去交费,你五分钟后再出来,医院门口集合。”

  边铮说完走出观察室。

  曾燃上一秒复杂的情绪还没来得及发酵,就被手机的信息所打断。

  曾爸发来信息:闺女元旦快乐,新的一年开开心心!

  最无助的时候,她没哭。

  最绝望的时候,她没哭。

  酒瓶子差点扎向她的脑袋时,她也没哭。

  但现在这短短一行字,让曾燃潸然泪下。

  今天可是新年的第一天啊,发生的一切完全超出曾燃的想象。

  曾燃从医院里走出来,远远就看到医院门口站着的边铮和李迅,还有他们对面一个眼熟的身影。

  “我需要她等会儿跟我们回去做个笔录,时间不会太久。”章乾对边铮说道。

  “可以。”边铮点点头,几秒钟后又补充了一句,“她也受了伤。”

  章乾看出边铮的顾虑,“边队长放心吧,笔录而已,不会有任何危险。”

  说话间,曾燃已经走到三人身旁。

  “曾燃,感觉怎么样?”

  李迅担忧的询问她。

  曾燃摆摆受伤的左手,挤出一丝笑容,“没什么事。”

  “你好,我是章乾,C市公安局禁毒支队的警察,我们见过。”

  曾燃点头表示记得,这个飒爽的小短发,是在公安局门口找金子煦的女警。

  章乾问曾燃:“你认识齐小钊?”

  “不算认识,昨天我和我朋友路誉朋在一中对面的小吃街看到他被一群流氓欺负,就帮他解了围,替他还了欠的钱。昨天欺负他的,以那两个受伤的男孩为首。”

  曾燃坦诚的向章乾汇报昨天的情况。

  章乾点头表示了解,对她说道:“按照规定,需要你和我回去做一下笔录,把你所知道的事情经过说一下。”

  “好的。”

  边铮看着曾燃有些苍白的脸,没忍住问出口:“需要李迅陪你去一趟吗?”

  曾燃看向他,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189……”边铮报出一串数字,“我的手机号,有事直接打给我。晚上点名前归队,明天批准你在队里休息一天。”

  边铮说完向章乾道了声辛苦,便和李迅离开了。

  曾燃看着边铮走远,默默背下那串数字。

  ……

  晚上九点

  路誉朋拎着大包小包走进宿舍,除了边铮,大家都在。

  “路誉朋,咱们有规定不能在宿舍里放太多个人物品,你难道想让队长都给你扔出去吗?”

  正在宿舍里做俯卧撑的黄越凯瞥了一眼路誉朋手上的东西,提醒他。

  “对啊,出去两天就忘了纪律,我看你是要挨罚咯。”正在整理军装的边战也跟着吐槽。

  路誉朋一听,把手里的大包小包扔到地上,一脸的不乐意:“我爸妈做了几道家常菜,特意让我带来给战友们尝尝,说你们常年在部队里肯定吃不到家里的味道。早知道你们一个个这么没有良心,打死我也不带来!沉都沉死了! ”

  路誉朋话音刚落,米承、边站和黄越凯犹如一阵旋风一般席卷过来,三下两下拆开路誉朋的大包小包。

  等路誉朋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各个袋子已经全都空了。

  三人手里各自抱着一个饭盒,围在一块儿狼吞虎咽,抢着用一个勺子。

  路誉朋见他们吃的欢,心里很满足,但却表现出非常嫌弃。

  “啧啧啧,看看你们三个,真是粗糙!就不能文明点细嚼慢咽吗?有人跟你们抢吗?谁抢得过你们似的。你们看看人迅哥和伟楠,人家俩人怎么不像你们仨这么沉不住气。”

  路誉朋话音刚落,就见李迅和丁伟楠拿着勺子向三人走去。

  边战嘴里塞着一堆饭菜,边说边喷:“你可不知道,他们俩最狠了,我们三个都抢不过他们俩人。不先下手,到时候就只能刷碗了。”

  丁伟楠迅速把勺子插进边战手里的饭盒里,趁他还在说话,挖了一大勺塞进嘴里。

  “米承你上回做挂钩梯训练好像少了一组队长没发现吧……”

  李迅一脸和善的看着米承。

  米承感到一阵恶寒,双手把饭盒送到李迅手上。

  路誉朋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禁感叹:“真不愧是一个队的战友,你们好歹给队长留一点。”

  “我就不吃了,曾燃没和你一起回来吗?”

  路誉朋一转头,看到边铮正站在他身后。

  “她不是早就回来了吗?我今天都没见着她人,六点多收到她一条信息说先回去了,这个死丫头,也不知道帮我拿点东西回来,气死人了。”

  她说先回去了。

  边铮眉毛一挑,走出宿舍。

  “我是边铮。”

  宿舍外,边铮严肃的打着电话。

  “看来我父亲也给了你我的信息,边队长,什么事?”

  电话里传来章乾的声音。

  “今天什么时候做完笔录的?”

  “下午六点左右。结束后曾燃就自己离开了,我问她需不需要人送一下,她说不用。”

  “她情绪怎么样?”

  “看起来不太好,貌似因为毒品的事受了很大打击。”电话里章乾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毕竟日常生活中,普通人根本不会接触到毒品,我见过很多吸毒者的亲属都无法接受。”

  “我知道了,谢谢。”

  边铮挂断电话,靠在宿舍外的墙上眉头深锁。

  在公安局门口因为自己冤枉她,毫不受委屈破口就骂……

  报到时不能接受既定安排,直接找领导提出自己的观点……

  意识到自己眼光局限后,自愿留下刻苦训练……

  溜出去被发现了能勇于认错,不找借口坦坦荡荡……

  边铮以为,曾燃和他一样,是个天生当兵的材料,只要稍加培养,一定会是个强大坚实的战友。

  但他忽略了曾燃与他的不同。

  没有上过军校、没有上过战场,心理上还没有做好准备面对社会里的残酷黑暗。

  边铮知道,是他疏忽了,这半个月竟没有为他们提前做好一个军人该有的心理准备和铺垫。

  而曾燃终究只是个比普通女性稍微坚强一些、有想法一些的女人。

  “先生们,女士们,我们的航班将在三十分钟后抵达B市,飞机即将开始下降,请各位旅客提前做好准备……”

  飞往B市的飞机上,曾燃透过窗户向外望去。

  一片深色的夜空下方灯火通明,无数暖黄色的光亮星星闪闪,串连成一条条路的形状。

  机舱内还没有打开照明,一盏盏幽暗的小灯照映在熟睡的人们身上,格外宁静和谐。

  曾燃看着这一切。

  这才是她二十几年来一直感受到的社会啊,和平又和谐。

  但章乾告诉她,那些袋包装的锅巴,都是毒品制成的,专门引诱未成年人。

  之前红头发和黄头发虽然在仓库看守,但两人不敢碰毒,只是拿着普通锅巴冒充进口货,威胁齐小钊带到学校里去卖,所以齐小钊偷吃了那些普通锅巴并无不良反应。可这次不一样,齐小钊误以为他抢来的锅巴就只是红头发他们的走私货而已,却为了充饥误打误撞吃了真的含有毒品的锅巴。

  齐小钊的事情是个意外,可之前发生的多起未成年人涉毒案却不是。

继续阅读:Chapter18 你不是逃兵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耀的力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