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8 你不是逃兵
冰克若文2019-01-30 19:183,690

  Chapter18 你不是逃兵

  毒贩子故意将毒品做成锅巴,目的就是诱导青少年们食用。

  成年人服用毒品都会对身体造成巨大的伤害,更何况发育尚未完全的未成年人。

  曾燃此刻坐在飞机里,依然不住的颤抖。

  新的一年,新的开始,颠覆了她多年来所认知的社会。

  从公安局做完笔录出来,曾燃马上定了回B市的机票,连路誉朋都没有告诉。

  此刻的她内心十分混乱。

  她对路誉朋说过,不想‘太阳计划’前功尽弃。

  可是现在她犹豫了,胆怯了。

  边铮告诉她的血腥战场与爱国牺牲,她没有亲眼见过经历过,所以满腔热情,一腔热血的坚信着自己一定会有和那群勇敢的人一起守护国家的一天。

  但当她真的接触到自己所以为的和谐社会以外的黑暗时,曾燃觉得她做不到。

  她没有强大的内心,没有足够坚定的意志力。

  战场上,一定会有比毒品中毒的齐小钊更可怕的敌人,曾燃不敢想象要如何面对,所以她选择了逃跑。

  曾燃昨晚没有归队的事,只有边铮和李迅知道。

  从早上集合到排队去吃早饭,再到现在坐在食堂里吃早饭,路誉朋都在找曾燃。

  “你看见曾燃了吗?”

  路誉朋趁坐在对面的边铮举起汤碗挡住视线的时候,小声问一旁的边战。

  边战刚想回答,边铮喝完汤放下了碗。

  路誉朋赶紧塞了一大口饭进嘴里。

  边战举起汤碗假装喝汤,小声用嘴嘟囔:“我还想问你呢,怎么回事啊,一早上都没见着人。”

  路誉朋也举起汤碗挡在面前,“我昨天就没见到她,以为……”

  “用不用我去给你们俩再各自续一碗汤?”

  边铮放下手里的餐具看向边战和路誉朋。

  对面的两个人瞬间同时放下汤碗,一脸真诚:“不用。”

  “吃完了给我练习去。”

  边铮一声令下,边战和路誉朋急忙拿着餐盘起身。

  健身房里,两两一组进行格斗训练。

  边战和米承一组,黄越凯和丁伟楠一组,李迅和路誉朋一组。

  一边是边战和米承的年轻组合,两人对打速度非常快。一边是黄越凯和丁伟楠的技术组合,两人招招惊险刺激。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中间的路誉朋既没有速度,也没有技术,难为李迅要迁就他的水平,屡屡还未出拳便听路誉朋喊停。

  一旁打着沙袋的边铮终于看不过去了,“路誉朋你是不是不想吃午饭了?”

  路誉朋一分神,真的被李迅一拳打在肩膀上,顺势倒在地上开始呻吟:“哎呀,迅哥,你要打死我啊。队长你看看,我真是冤枉,你们都是专业多少年的,我一业余都算不上的充数小萝卜头,哪能跟你们比格斗啊。哎呦喂,疼死我了~”

  李迅自知下手轻重,根本不理他,其余的人也不是第一次见识路誉朋偷懒耍赖的手段,纷纷对赖在地上大呼小叫的人视而不见。

  “全体休息十分钟。”边铮停下击打沙袋,解下手上的绑带,用胳膊擦了一下脑门的汗。

  虽然是冬天,但是在室内训练起来很容易出汗,所以边铮他们训练的时候都只穿T恤。

  边铮下了命令后,队员们纷纷停下在原地休息。

  路誉朋顺理成章的躺在地下一脸惬意。

  “路誉朋,给我过来打沙袋,不够三百下别想吃午饭。”

  路誉朋一脸死相的从地上爬起来,非常不情愿的走向沙袋。

  这时,一个列兵抱着纸箱走进健身房,跑到边铮身边,“报告,边队长,有阿波罗突击队全员的快递,给您送过来了。”

  “辛苦。”边铮敬了个军礼接过纸箱,列兵回礼后离开。

  路誉朋急忙凑过来,一脸期待:“全员的快递,也应该有我的吧。”

  “回趟家饭吃够了是吧,你是不是连晚饭都不想吃了。”边铮抱着纸箱看着路誉朋,路誉朋撇撇嘴赶紧跑过去打沙袋。

  边铮三两下拆开纸箱,看到里面装着八双运动手套。

  每双手套的标签上都写着队员的名字,他拿出中间那双红色的,上面赫然写着‘边铮队长’四个字。

  李迅走过来,看到纸箱里的东西,和边铮手套上的字,意识到这应该是曾燃买给大家的。

  李迅看一眼队员们各自在休息,低声说:“队长,曾燃的事怎么办?我知道您想给她机会,您相信她会回来的。但是我觉得您也应该站在她的角度想一想,她为什么要逃走?”

  边铮之所以没有把曾燃没归队的事报告给上面和队友,一是他想让她自己回来,二是他也在犹豫,因为他知道曾燃为什么逃走。

  从昨晚确定曾燃回B市了以后,边铮就一直在思考,如果她连这次的打击都承受不了,那就算将她强迫带回来,以后面临血腥残酷的战场,她依然无法承受。

  更何况,她并不是军人,不是边铮真正的部下,所以边铮没有资格要求她什么。

  就像路誉朋参与训练,但他终究没有任何要与战友们一同为守护国家而流血牺牲的实感,因为他只把自己当成是一个充数的小萝卜头。

  一个原本生活在阳光下被温柔对待长大的人,接受不了黑暗的打击,曾燃是这样,像她一样的数亿群众都会是这样,那曾燃的‘太阳计划’根本没有意义,大家只会被残酷的现实击打得支离破碎,更不会有人再心甘情愿来做这个国家的守护者。

  但就在看到‘边铮队长’四个字的那一刻,边铮的心里突然有了答案。

  “曾燃的事陶队长已经向我报告过了,从严格意义上来讲,她不是军人,所以我们没有资格要求人家归队。”

  “我知道。”

  司令员办公室内,章递忠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边铮表情笃定,知道他一定有自己的想法。

  “这件事我还没有告诉子煦,你打算怎么办?”

  “我想请假,从今天开始为期三天,五号归队。”

  边铮说完将自己的请假报告放到章递忠面前的桌子上。

  章递忠看一眼他的请假报告,又看一眼边铮坚定的眼神,点点头批准。

  “我知道你怎么想的,曾燃这姑娘我听子煦介绍过,支持她来做这个项目,我觉得不是没有理由的。你既然去了,就把她给我带回来。”

  “是。”边铮郑重的敬了个军礼。

  “边铮,我穿军装三十几年,比你更希望这个‘太阳计划’能够真的实现。”

  章递忠带的兵,他自己当然了解。

  ‘太阳计划’是把双刃剑,用哪一面,完全可以取决于擅长用剑的人。

  ……

  B市

  曾燃睁眼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昨天飞机深夜到达B市,新华大街卖了,她无处可去,只得打车回父母这边。

  昨晚曾妈看到曾燃一脸疲倦,手上带伤的深夜而归,想要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幸好曾爸及时拦住,曾燃才得以顺利回房间睡觉。

  从大学毕业搬去新华大街住,曾燃离开父母家自己的小房间已经快四年了,这么久的时间,一切都没变。

  曾爸曾妈每天都给曾燃的房间开窗通风,定期更换床单被罩清理灰尘,为的就是她哪天突然回来能够直接休息。

  在这个与自己相伴了二十年的小房间中,在B市拥有的暖气陪伴下,曾燃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她好像在梦里回到了自己的小时候,回到了自己的学生时代,无忧无虑,逍遥自在。

  后来梦里出现了红头发,黄头发,以及疯癫发狂的齐小钊。

  破碎的玻璃碴,带血的啤酒瓶,满地的毒锅巴……

  警笛声,医生的叮嘱声,警察的问话声,爸妈的呼唤声……

  早上曾妈来叫曾燃的时候,发现她发烧了,全身滚烫,汗流浃背。

  曾爸曾妈想带她去医院,偏偏曾燃紧紧抓着被子不撒手,说着胡话嘴里念叨着不想离开家。

  曾爸曾妈看着心疼,轮番给她用冰毛巾冰敷。

  到了傍晚,烧终于退了,曾燃才幽幽醒来。

  她走出房间,看到了餐桌上留好的饭菜,以及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曾爸曾妈。

  “去吃饭吧,我和你妈已经吃完了。”

  曾爸看似无心的一句话,曾燃红了眼眶。

  但曾燃忍住了没有哭,走到餐桌旁背对着爸妈开始吃饭。

  “新华大街的钥匙在你房间书桌的抽屉里,我们没卖。钱你放心用,是我和你妈的退休金。”曾爸故意说得很轻松,后来又补了一句,“你不要有负担,我和你妈就当投资了。”

  许久之后,曾燃才落下眼泪。

  家,还是温暖的家。

  都是她爱吃的菜,还有好消化的粥。

  开得极小声的电视,怕吵到刚才睡觉的她。

  正是因为有这个家和爸妈的保护,她才承受不起社会的可怕。

  曾燃开始质疑自己,她一直执着的‘太阳计划’,到底是不是凭借冲动就能承受住的重量。

  或许现在放弃真的是对的。

  如果逃避能让她在自己习惯的舒适中永远幸福下去,曾燃不介意做个逃兵。

  手机铃声突然在房间里响起,打断了她的苟且偷安。

  曾燃走进屋里拿起手机,来电提示的号码她认识。

  那是她在医院门口默默背下的号码。

  “喂……”

  “我是边铮。”

  曾燃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接起电话,但此刻他的声音,让她定心。

  “我现在机场。明天上午十一点我在你家楼下等你。”

  “我……”

  曾燃没想到他会来找她,她有些不知所措。

  “我昨天忘了说,救了三个人,你辛苦了。”

  边铮明白,曾燃之所以想做‘太阳计划’,就是想让更多的中国人了解所谓的和谐和平背后是有黑暗与荆棘的,因为有那么一群人,在黑暗中燃烧自己,披荆斩棘,才有了数亿人的安逸。

  而她之所以退却,就是因为看到了那些黑暗与荆棘。

  边铮要做的,就是紧紧抓住曾燃想要放弃的手,保护她这个珍贵的突破者。

  你不是逃兵。

  我也不是来抓你的。

  我来,是为了接我的勇敢者。

  ……

继续阅读:Chapter19 平平淡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耀的力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