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7 有些事是命里注定的
冰克若文2019-01-26 13:204,476

  Chapter7 有些事是命里注定的

  回到C市后,边铮每天都会去鲍凤强家。

  尽管鲍凤强很高兴看到边铮,但边铮来的这么频繁,鲍凤强对队长深沉的爱也感到了负担。

  鲍凤强今天特意支开妻子,整了瓶白酒,要和边铮坦诚的表达自己的想法。

  “队长,这不是你的错,我不赖任何人,咱当兵的什么都能承受。你也不要把这个事太放在心上,你看我现在退下来不是挺好的。”

  鲍凤强用左手笨拙的给边铮面前的口杯倒满酒。

  边铮没有接他的话,看着鲍凤强空荡荡的右胳膊袖子,沉默了一会儿,拿起酒杯把面前的酒一口喝完。

  鲍凤强刚想喝掉自己面前的那杯酒,边铮将鲍凤强的那杯拿过去自己一仰头喝掉了。

  “你的伤得养,别沾酒。”

  鲍凤强听了边铮的话,满不在乎的摆摆左手,“没那么娇贵,都一个月了,现在左手用筷子干活都习惯了。”

  鲍凤强为了证明给边铮看,特意用左手拿起筷子,想要夹起面前的花生米。

  但是花生米太小,鲍凤强夹了几次都失败了,他的表情有些尴尬。

  “当着队长的面,紧张了,平实没问题。”

  边铮依然没接话,拿过酒瓶给自己倒了杯酒,一仰头又喝了一杯。

  鲍凤强了解边铮的性格,他知道边铮自责,也知道队友难过,他自己何尝不是过不了这道坎儿。

  可边铮自责有什么用呢?队友难过能换回他的一条胳膊吗?自己沉浸在残疾的痛苦中日子只会越来越差。

  军人都是要强的,虽然鲍凤强是个糙人,但他心不粗糙。

  手术第二天,鲍凤强醒来后知道自己没有了右臂,再也不可能做阿波罗突击队的爆破手了,当时鲍凤强绝望的想死,但他撑过来了,并且将自己悲伤、痛苦、不甘的情绪全部留在了边境。

  回到C市后,鲍凤强强迫自己坚强的向前看,他清楚,只有自己先站起来了,队长、队友和家人才能走出阴影。

  “队长,过两天就该归队了吧?”鲍凤强试探的问边铮。

  “后天。”

  “明天别来了,我这儿都挺好的,真没事儿。”鲍凤强看着边铮依然没接话,继续说下去。“队长,我们家也得开始新的生活了。你天天过来,我……”

  边铮没等鲍凤强把话说完,自己又倒了一杯酒,闷下去后,然后起身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门。

  鲍凤强也站起来,看着边铮决然离开的背影,红了眼眶。

  边铮每天都来看他,鲍凤强不把队长当外人,不怕在他面前丢人伤自尊。

  但鲍凤强担心他的队长,怕他比自己更沉浸在负能量的氛围中。

  边铮在鲍凤强家小区的公告栏前站了很久。

  他给公告栏上所有贴着的小区便民服务挨个打了电话。

  为鲍凤强家订每天的牛奶报纸、订每周的水果、订健身房的会员、订社区服务站的按摩服务……

  边铮不善于表达,有些话他也永远都说不出口。

  比起言语,边铮更习惯用实际行动做出来。

  鲍凤强虽然退伍了,但他永远是他边铮的兵,永远是阿波罗突击队的一员。

  这一点,边铮不会忘。

  边战的电话就是在这时候打过来的。

  曾燃真是服了自己的运气了。

  到C市没两天,什么事还都没干,就进了公安局。

  当然曾燃更服路誉朋,要不是这大哥死乞白赖让人家追尾的司机赔新车的全款,对方不同意,曾燃他们也不至于被带回局里调解。

  现在双方当事人已经坐在调解室一个半小时了,虽然是公安局的交通管理部门,但毕竟也是在公安局,曾燃为这样的遭遇感到无语。

  曾燃看了眼手机,已经过了中午。“你不说下午约了投资人吗?咱们在这要耗到什么时候?别耽误了正事啊。”

  “这个投资人咱们都熟,早一会儿晚一会儿的不碍事,现在解决小红的赔偿问题才是正事。”路誉朋眼睛瞪得贼大,直勾勾的盯着桌子另一边坐着笔挺的边战和米承。

  曾燃真的不耐烦了:“那也得有个时间啊,都一个多小时了。”

  “他们俩不说领导二十分钟就到嘛,再等一会儿,他们领导要是不来,我今天就跟他们走。”路誉朋故意把话说得很大声,安抚曾燃是其次,让对面的两个人听到别想跑才是主要目的。

  眼看着对面坐的板正的两个小帅哥听到路誉朋的话之后浑身一激灵,彼此对视了一眼,然后尴尬的各自看向别的地方都没说话。曾燃心想,路誉朋要真跟他们俩走了,估计小红的赔偿就要不回来了,就这俩小哥的质量,绝对是路誉朋捡着大便宜了。

  “你刚说投资人咱们都熟?谁啊?”曾燃为了不让对面的两个人更尴尬,故意岔开话题。

  “金老板啊,金老板听说他前妻要把‘太阳计划’卖给别人,也是一万个不同意,不过他一听你把版权给买了,觉得也是件好事。他本身就看好这个项目,所以索性决定以个人的名义投资‘太阳计划’。”

  “所以C市的部队也是金老板安排的?”

  “不然呢,凭你凭我,有什么机会接触到满满雄性荷尔蒙的兵哥哥?”

  曾燃和路誉朋没注意,桌子对面的边战和米承听到‘满满雄性荷尔蒙的兵哥哥’这个词,又是浑身一激灵。

  边战苦着脸看了一眼旁边同样一脸要死了表情的米承,两人眼神交流。

  “咱们是不是摊上大事了?”

  “我觉得是,社会怎么这么凶险啊。”

  “我觉得对面那个雌雄同体的人比战场上的敌人可怕多了。”

  “我想回部队。”

  ……

  “那你给金老板打个电话吧,让他来这找咱们。”

  路誉朋不明白曾燃怎么想的,“来这找咱们干嘛?你该不会还因为版权的事迁怒金老板呢吧?”

  曾燃本身并不排斥金老板,有人愿意出钱投资‘太阳计划’她当然高兴,但是祝心好那恶心人的行为,着实让曾燃殃及池鱼了。

  不过曾燃怎么能承认自己的小心眼呢,“怎么可能,我是那种人吗?我是想,金老板什么人,他来了小红的事保证能圆满解决,省得咱俩势单力薄在这费半天劲还不一定能处理好。”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我这就给金老板打电话,凭什么他们能找人,咱们也可以。”

  路誉朋虽然平时刻薄精明,但只要曾燃用点小脑筋一忽悠,准能被带跑偏。

  曾燃发誓自己没有一丁点路誉朋后半句的那个意思,现在对面两个小哥以为曾燃要把事情搞大,正一脸大不了同归于尽的表情看着曾燃。

  “我出去透透气。”

  曾燃实在受不了两个年轻小伙子同时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这种不是来自爱情的炙热目光,曾燃很不适应。

  曾燃跑到公安局门口不远处的便利店挑了个最贵的冰激凌,打算等会儿让金老板一起报销了,然后从此再不迁怒于他。

  便利店门口坐了个看手相算命的大爷,曾燃算着等金老板过来时间还早,就舔着冰激凌蹲在大爷面前准备迷信一把。

  “您好,我想看看事业?”

  “姑娘不是本地人?”

  “对,我来这边工作。”

  “来,给我看看你的手。”

  曾燃左手举着冰激凌,右手伸过去给大爷看。

  “事业上是能成功的,之后几年看着都挺不错。”

  曾燃平时没有什么宗教信仰,但是在人心里迷茫的时候,一些真真假假的预言,有着无穷大的力量。

  曾燃激动的问道:“真的吗?太好了,就是说我现在做的项目没问题是吧。”

  “现在这个项目嘛,也是能成功的,但是会有些波折,过程不容易,贵在坚持,千万别钻牛角尖。”

  曾燃想过,‘太阳计划’实施起来不会太容易,尽管有路誉朋的加入和金老板的资金支持,但她就是心里没底,差些动力。

  现在算命的大爷这么说,曾燃突然感觉充满了干劲儿,仿佛已经看到了之后的希望。

  “明年,感情上有动的迹象。不过……”

  曾燃为了‘太阳计划’连房都卖了,自然是把感情也放在了它之后。

  “没事,您有啥说啥,不用顾忌,反正我最近也没想恋爱。”

  “这运要是来了,可不是你能决定的。明年感情上的波动也会很大,要想结婚,过了明年再说吧。我看你的感情和事业还有点关系。”

  “您确定没看错吗?我可不想找个同行,不过倒也没关系,我就是比较在意事业这方面,感情上准不准都无所谓。”

  “姑娘,有些事是命里注定的,我怎么会看错呢?”

  边铮喝了酒,不能开车,接到边战的电话打了个车直奔公安局。

  出租车停在便利店门口,边铮下车正好与吃着冰激凌听大爷算命的曾燃擦肩而过。

  ……

  曾燃舔着嘴唇上余留的冰激凌甜味回到调解室的时候,正好看到路誉朋、边战、米承三人各说各话,非常喧闹的一幕。

  而一个交警正扶额感受着这些噪音,还有一个寸头的男人,穿着皮夹克,板正的站在一旁,面无表情的看着几个人。

  “哥,我们真不是故意的,交警也说了,责任各一半,他们变道没注意车距,我们也一时没反应过来,刹车踩晚了。”边战生怕边铮不信,连解释带比划。

  米承也帮腔:“是啊队长,我们真的是不小心。而且本来也没什么大事,是对方故意挑事,让我们赔一辆新车,这太过分了。”

  边铮听完边战和米承的解释,一言不发,将目光盯在路誉朋身上。

  路誉朋见这两个小伙子对刚来的这个男人十分惧怕,分分钟就明白这个硬朗的寸头男人肯定不简单,自然也是为自己据理力争。

  “什么叫我太过分了,我的小红从提车到现在还不到一天,准确的说也就才几个小时而已,保险公司估计都没处理过这么快就发生事故的情况。你们不得给我个交代吗?还有我变道打没打提示灯?你们为什么还没反应过来踩晚了刹车?”

  边铮听了路誉朋的话,又将视线看向边战和米承。

  边战和米承在阿波罗突击队这么多年,当然读懂了边铮的眼神是在质问他们两个作为特种部队的队员,为什么反应能力这么差。

  一个通讯员,一个狙击手,哪个在战场上不是靠时间取胜的角色,怎么能踩个刹车都晚了呢!

  边战和米承两人被边铮这样的视线注视着,感到头皮发麻。

  “立正,道歉。”

  边铮一声令下,边战和米承站直了身子,同时弯腰九十度对路誉朋说对不起。

  边铮也呈立正姿势,面对路誉朋,态度严肃且诚恳:“抱歉,我的部下给您添麻烦了,一切损失我们承担。”

  路誉朋被眼前这个硬朗的寸头男人震撼住了,这爆棚的雄性荷尔蒙,挺拔的军姿,如刀一般锋利的下颌骨,连粗重浓密的眉毛都充满男人味。

  “没事没事,我也有错,不用赔那么多,我刚才瞎说的。”

  路誉朋显然不知道自己在春心荡漾下胡言乱语着什么。

  曾燃再一次在心里骂了路誉朋一万遍,如果这么好打发,真不知道他两个多小时在这死撑什么。

  曾燃看不下去这场面了,走到路誉朋旁边问道,“你们是军人?”

  “是,正在休假中。”

  边铮言简意赅的回答了曾燃的问题。

  “你死哪儿去了?怎么才回来啊! ”路誉朋一把拽住曾燃的羽绒服,在她耳边小声嘀咕,“老子的小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曾燃司空见惯的保持着职业假笑。

  “请谅解军人对红色都很敏感,所以可能红车刺激了他们的爱国情怀,从而产生条件反射的敬畏心理,没有及时踩刹车。”

  边铮说的一本正经,不苟言笑。

  倒是旁边的边战和米承觉得不好意思了,队长的胡诌水平也太到位了,扯淡脸不红心不跳的。

  曾燃看着边铮的眼睛,丝毫没有感觉到他是在撒谎,反而觉得他说得都是真话。

  “好,我接受这个解释和你们的道歉。”

  这是曾燃和边铮第一次见面,两个人在这样荒唐的情况下注视着彼此的眼睛。

  曾燃的脑海中突然响起刚才路边算命大爷的那句话,“姑娘,有些事是命里注定的。”

继续阅读:Chapter8 志同道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耀的力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