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1 什么是军人
冰克若文2019-01-27 16:113,644

  Chapter11 什么是军人

  当曾燃和路誉朋拎着行李走进八人间宿舍的时候,说不震惊是不可能的。

  四张上下铺,两个四开门的铁皮柜,墙角摆放的暖壶和一排立起的部队马扎,是这间屋子里的全部。

  曾燃早上从四星级酒店退房时,可没想到晚上要住在这么个堪比青年旅舍的地方,而且目测青年旅舍都比部队的宿舍条件好一些,至少设备齐全。

  连曾燃都接受不了,更别说挑剔的路誉朋了。

  “Oh my god !我一定是还不清醒,曾燃你快打我一下,我不敢相信咱们要住在这里! ”

  “住在这儿怎么了,以前我们新兵训练的时候,几十个人一屋子的情况也有过。要是出任务,野外能有地方躺着就不错了。”黄越凯不满意路誉朋的嫌弃,出言反驳他。

  李迅明白路誉朋和曾燃不是军人,刚进入部队,一时很难接受这种环境,安慰道:“部队为了方便管理,一个班的士兵住在一个宿舍,阿波罗突击队的队员都在这个宿舍,这样大家也好相互照应。虽然宿舍内看着东西不多,但部队在各方面配备的条件都是齐全的,这点你们可以放心。”

  丁伟楠将两本军人手册和一份士兵管理条例拿给曾燃和路誉朋,叮嘱二人:“你们先熟悉一下管理条例,队长说午饭时对你们进行检查,距离午饭还有不到四个小时。”

  曾燃接过管理条例,上面清楚的写着每日的作息时间表。

  05:30起床,05:45出操,06:15洗漱、整理内务,06:45早检查,07:00早饭,07:30操课 (训练),12:30午饭,13:00午休,13:30操课 (即训练),18:30晚饭,19:00看电视,19:30集体活动(或学习上课),20:30操课 (即训练),21:30点名,22:00洗漱,22:30熄灯

  “我们真的要在这里呆三个月?”曾燃皱着眉将视线从管理条例上移开,询问李迅。

  “队长是这么交代的,你们不知道吗?”

  “完全不知道,这也太刺激了,我们不是来工作的吗?怎么还要当兵?”路誉朋再次抱怨起来,他是喜欢浓烈的荷尔蒙,但也没想到上天特意给他安排了一个季度的福利。

  曾燃捏着手里的军人手册和管理条例,对这样不清不楚的‘入伍’实在是不甘心,“边队长现在在哪里?我需要找他谈一谈。对话结束后,我才能决定下一步做什么。”

  李迅看曾燃一脸认真的样子,心想这位女同志虽然看起来学生模样,单纯可人的,但实际要比路誉朋难解决得多,以后训练起来,估计难度不小。

  “你跟我来吧,黄越凯,丁伟楠,你们两个指导路誉朋整理内务。”

  李迅带着曾燃走出宿舍楼,正好碰到做完被罚五十趟穿越铁丝网训练的边战与米承。

  边战和米承刚才就是因为认出曾燃耽误了训练才被罚的。

  米承:“哎,是你们俩来我们队啊,真巧。”

  曾燃当然也记得他们,“对于这种巧合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接受。”

  李迅:“你们认识?”

  边战支支吾吾:“见过一次。”

  曾燃轻描淡写:“当时有点误会,后来顺利解决了。”

  李迅:“是这样啊。我带她去找一下队长,你们俩先回宿舍吧。”

  边战看着曾燃跟着李迅向办公楼走去,突然想起曾燃之前说他哥的坏话,意味深长的对米承说:“我怎么有种预感,这个曾燃未来会和我哥展开一场腥风血雨呢。”

  米承伸手在边战的脑袋上空挥了几下,“没见有人给你开过光啊! ”

  边战无语:“皮皮虾,你是真的皮。”

  ……

  李迅把曾燃带到了司令员办公室外面。

  曾燃刚要敲门,被李迅拦下了,“队长在里面向司令员汇报工作,我们在外面等他出来。”

  曾燃之前因为筹备‘太阳计划’,对部队多少有一些了解,知道部队纪律严明,且她向来能把握好事情的分寸,也就踏踏实实的和李迅等在门外。

  曾燃突然想起了什么,询问李迅:“请问司令员姓什么?”

  “章,立早章。”

  曾燃舒了口气,如果司令员姓祝,那曾燃就会觉得,这世界非常巧了。

  曾燃和李迅没等多久,边铮就出来了。

  边铮挺意外在这里见到曾燃的,不自觉的挑着眉毛看向李迅。

  李迅急忙解释:“她说要和你谈谈,才能决定下一步做什么。”

  一米六的曾燃比一米八五的边铮矮了一个头。

  边铮微微低一点点头,看着站在自己对面,表情丝毫不畏惧的曾燃。

  洋娃娃一样的黑头发,白皙的皮肤,恰到好处的淡妆,虽然穿的随意,却不同于第一次见面的不修边幅。

  边铮这么仔细观察下来,倒是觉得带这么个‘新兵’几个月也不亏。

  但是曾燃哪里能知道边铮现在脑子里什么想法,她抬着头看到边铮挑着的眉毛,心想难道站在司令员办公室门口也算违反纪律吗?

  曾燃假装镇定但很真诚的表态:“你可以放心,我们没有偷听,不会泄露任何军事机密。”

  李迅一脸钦佩的表情看向曾燃,他是真的佩服曾燃的脑回路。

  边铮点点头表示相信,对一旁的李迅说:“你先回去吧。”

  C市属于亚热带季风性湿润气候,夏季雨量尤其充沛,冬季虽然不下雨,但雾很多,薄雾会显得氛围更加清冷。

  部队里的气氛本就肃穆,边铮和曾燃面对面站在办公楼门口的大树下,光秃秃的大树显得很凄凉,而且因为上次在背后说坏话被抓现行,曾燃更觉得气氛尴尬。

  边铮看着对面的曾燃缩在羽绒服里,鼻尖被冻得有点红,率先开口询问:“你要找我谈什么。”

  曾燃短暂犹豫了几秒,开口道:“我不明白我们拍摄纪录片的工作,为什么还包括时间这么长的基础军事训练,我们又不是军人。”

  “国家规定新兵的训练时间是六个月,而你们只进行为期三个月的基础军事训练,正因为你们不是军人,才将时间缩短了一半。”

  “我们要进行基础军事训练的意义是什么?我个人认为完全没有必要。”

  “你是想说,对于司令员批准的这个训练,你认为没有必要?”

  看着边铮挑着的眉毛,曾燃已经熟悉了他的这个习惯,虽然从来面无表情,但边铮的眉毛会不自觉的流露他的情绪。

  不过正如路誉朋对曾燃的定义,她也不是好惹的人。

  曾燃就这么直直的盯着边铮,用无声的态度告诉他自己确实是这么想的。

  边铮并没有生气。

  只是第二次见,边铮却觉得曾燃某些时候特别执着于自己所想的处事风格,似曾相识。

  像他在鲍凤强这件事上的态度。

  “曾燃,你对部队的了解有多少?你对军人的了解又有多少?‘太阳计划’要将军人们的工作和生活呈现到什么程度?”

  曾燃为‘太阳计划’付出那么多,当然对边铮的提问很有信心。

  “为了这个项目,我之前有提前做过调研,而且将近一年我都在通过各方渠道了解部队与军人。‘太阳计划’是一部有关国防教育的纪录片,一定会最大程度展现军人们的日常,这样才能让这个项目有意义。”

  “你的调研,通过各方渠道的了解,都只是纸上谈兵,缺乏实际情况的参考与支持。我看过你做的策划案,实话实说,我觉得一团糟。或许在你们那个行业看来,策划案做的已经很优秀了,具有很大的商业价值,但据我所知,这并不是一个商业化的项目。”

  曾燃是知道‘太阳计划’欠缺实际参考的,当初她也有想过借用祝心好的关系,对这个项目进行完善。

  “在实际问题方面,我接受你的批评。我们来C市,就是为了解决这一点的欠缺。但我不认为实际拍摄需要我们一起进行训练,我刚也说了,我们并不是军人。”

  “我想你比我清楚,真实,是纪录片的本质属性。你以为军人的日常就是每天在这个安全的军区里进行一遍遍的基础军事训练吗?中国的军人是要在军事斗争和多样化非战争军事行动中不断扮演‘保障队’和‘战斗队’双重角色的。我们是要上战场与敌人搏命的,要尽全力守护国家与人民。你觉得这是闹着玩的吗?”

  边铮说的很平静,却让曾燃突然感觉到一种近乎窒息的压力。

  “保家卫国,不是在你眼睛能看到这片军区里而已。既然你说一定会最大程度展现军人们的日常,让这个项目有意义,那就应该亲眼见证他们真实的生活,将那些拍给大众看。每一个军人,随时都有可能上战场,所以你一定会有在危险的地方站在他们旁边的那一天,亲眼见证并且纪录中国军人的力量。而那时,为了不给他们增添负担,你需要有自保的能力,这才是让你们进行基础军事训练的目的。”

  曾燃听了边铮的话,无力反驳,她的手指在不自觉的颤抖。

  在她的策划案里,拍摄的安排只有在军区训练而已。

  同大多数百姓一样,她以为,这就是军人们的日常。

  安逸的生活让曾燃看不到边铮所说的危险。

  对曾燃来说,战场似乎是一个完全虚拟的词,不会真的存在。

  电视剧里的军人向来无所不能,大众看得多了都知道是假的。

  久而久之,军人就成了一个普通的职业而已,根本没有人切身了解过他们,了解过什么是军人。

  薄雾渐渐消散,太阳出来了,微弱的阳光照耀在边铮的肩膀上。

  曾燃感受到了阳光的温暖。

  连边铮的声音,也柔和了许多。

  “曾燃,现在你可以真正的了解军人了。”

  边铮今天向司令员汇报工作,没有穿作训服。

  军装常服上的肩章在阳光下一闪一闪,金色的星徽格外耀眼。

  这是曾燃第一次,通过边铮知道,什么是军人。

继续阅读:Chapter12一切都是国家的包括生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耀的力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