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4 预兆
冰克若文2019-01-28 19:163,695

  Chapter14 预兆

  有时候发生的一些事,看似毫无意义,其实都是事前显露出来的迹象。

  尽管每天训练累如狗,但路誉朋和曾燃在早睡早起的规律生活中居然比以前面色红润有光泽了。

  年末最后几天,部队食堂的伙食格外的好。

  路誉朋是个吃货,根本禁不住部队大锅饭的诱惑,体重直线飙升。

  但他是个对自己‘严格要求’的男人,对着镜子看着自己日渐消失的尖下巴,以及在发型的作用下更加突显的大脸,路誉朋翻出自己藏起来的酵素,开始暗中进行自己的减肥大计划。

  酵素的副作用就是导致路誉朋每天频繁跑厕所,以至于一群钢铁直男战友们纷纷打趣他为了偷懒,甚至不惜想得痔疮。只有曾燃知道他内心的小九九:为了瘦,不惜一切代价。

  三十一号的午夜时分

  叫醒路誉朋的不是对新年的紧张与期盼,而是在酵素影响下对厕所的需求。

  路誉朋迷迷糊糊的从上铺下来,一脚踩在了边铮的床上,但下铺却反常的毫无反应。

  路誉朋睡眼朦胧的往床铺上一看,发现边铮根本不在,而且不止边铮,其他人的床铺上也是空空荡荡。

  上完厕所回来的路誉朋本想准备躺在床上装睡,等他们回来的时候吓吓他们,结果不负众望,坚持了没几分钟就败给了瞌睡。

  早上五点半起床军乐响起,路誉朋坐起身发现李迅他们已经洗漱完毕,边铮甚至都换好了军装。

  路誉朋一边下床准备洗漱,一边问边铮:“队长你们夜里去哪里了?我起夜发现你们都不在,还以为出了什么事。”

  边战等人听到路誉朋这么说,明显一愣,没料到被他发现了。

  “你可能夜里不太清醒,我一直都在床铺上。你们昨晚有谁出去过吗?”边铮继续整理着军装,不动声色的回答。

  “没有。”李迅瞬间明白边铮的用意,坚称路誉朋看错了。

  六个人齐齐否认,路誉朋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觉得自己可能在酵素的作用下甚至出现了幻觉。他这么想着,抱着洗漱用品走出宿舍。

  路誉朋离开后,几人长舒一口气。

  黄越凯:“这小子现在侦查能力可以啊。”

  米承应和:“刚才吓死我了,生怕露馅。”

  李迅走到边铮身边,担忧道:“队长,今晚的行动需要时间准备,我担心他们俩知道后会比较难办。”

  边铮面色凝重的点点头,“看来得让他们俩出去过个元旦了。”

  吃过早饭后,金子煦来了。

  “边队长,明天元旦了,我能不能替他们俩争取个周末休息一下?”

  金子煦站在部队健身房门口向边铮提出申请的时候,在健身房里偷听的路誉朋兴奋得差点把手里十五公斤的哑铃扔出去。

  一旁的黄越凯及时纠正他的动作:“路誉朋,好好做你的练习,还差四十三个。”

  “是不是做完这四十三个我们就可以放假了?”

  路誉朋说着快速举起哑铃,浑身充满干劲。

  黄越凯:“做完这四十三个,你还有第二组。”

  路誉朋:“……”

  曾燃也看到了金子煦,虽然她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内心同样期待着金老板能把他们带出去放风两天,毕竟训练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辛苦了。

  边铮站在门口叫他们:“曾燃,路誉朋出来。”

  曾燃和路誉朋赶紧答到,相视一笑跑出健身房。

  “队里给你们放假两天,好好过个元旦,明天晚上点名前回宿舍报到。记住,外出有任何事联系部队办公室找我。”

  “是。”

  两人开开心心的给边铮敬了个军礼,屁颠屁颠的跟着金子煦离开了部队。

  章乾跟着陶沧南来部队工作,在军区门口正好看到带着曾燃和路誉朋出来的金子煦。

  在一年的最后一天还能见到他,章乾心里是开心的。

  但是碍于陶沧南在旁边,章乾只和金子煦微微点头,便走进了军区。

  金子煦看着章乾走远的背影,还是没有说出口一句新年快乐。

  会议室

  “这是咱们C市公安局禁毒支队的队长陶沧南和民警章乾,是这次青少年毒品案件的主要负责人。这是我们陆军总部特种部队阿波罗突击队的队长边铮,后面是阿波罗突击队的队员们。”

  章递忠为站着的双方做介绍。

  边铮与章乾礼貌性握手。

  两人四目相对,原来这就是彼此拒绝的相亲对象,没想到阴差阳错,却在工作中见到了。

  站在边铮后面的米承盯着穿着警服、干练利落的章乾出了神,一旁的边战发现他开小差,用手肘碰了他一下。

  两人碍于在司令员办公室,只得眼神交流。

  “你什么情况?”

  “兄弟,我觉得我陷入爱情了。”

  边战不可思议的看了一样一脸花痴相的米承,顺着他的视线看到章乾身上。

  “大哥,这和男的有什么区别?还不如曾燃有女人味儿。”

  “你个毛头小子懂什么!曾燃是战友,你能对战友下手吗?”

  “我难道不是我哥的战友吗?他还不是天天对我下死手。”

  “怪不得你没谈过恋爱,当好你的童子军吧。”

  “……”

  边铮将一小包毒品贴纸、一袋锅巴放到桌子上。

  “我们昨晚接到任务,连夜偷偷潜入窝点,发现毒品数量和你们给的报告上数量是一致的,在窝点内的分布情况也基本相同,这是带回来的毒品样品。我们还发现,除了这种毒品贴纸,毒贩还将毒品制成这种零食掩人耳目。”边铮说完撕开锅巴包装口袋,拿给陶沧南。

  陶沧南接过来,拿出一块锅巴仔细查看,确定是LSD毒品,示意章乾拿出他们带来的假毒品。

  章乾将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LSD毒品贴纸放到桌子上,为众人讲解:“左边是真的LSD毒品,右边是我们用面粉成分仿造的假毒品,真正的LSD毒品溶于水,而假毒品中的面粉会在水中沉淀。”

  陶沧南补充道:“你们带回来的这种袋装锅巴线人之前提到过,我们也已经准备了替代品。这次行动,我们需要阿波罗突击队将窝点内全部的真毒品都换成这些假毒品,并且确保毒贩不会发现,明天的交易顺利进行。”

  章递忠站起身,严肃的说道:“以青少年为目标进行毒品交易和迫害是非常恶劣的违法行为,我们必须全力配合禁毒支队的工作,防止事态更加严重。边铮,你带领阿波罗突击队今晚按计划行动,务必完成任务。”

  章递忠话音刚落,边铮和其余五名队员同时起立,立正道:“是,保证完成任务。”

  ……

  金子煦还有别的安排,将曾燃和路誉朋带出了部队便与他们分开。

  面对突如其来的假期,路誉朋只想躺在床上吃着零食看电视,以弥补自己半个月来军训的艰苦。

  曾燃到C市没几天就稀里糊涂‘当了兵’,根本没有在C市好好玩过,央求路誉朋带自己到处转转,顺便用新买的拍摄设备练练手。

  路誉朋敌不过曾燃的威逼利诱,决定带她去自己的中学C市一中对面最有名的小吃一条街溜达一圈,尝一尝C市的地道美食。

  两人到小吃街的时候正好是午饭时间。

  因为是一年的最后一天,对面中学提早半天放假,很多学生放学后背着书包来小吃街吃东西。

  路誉朋看着周围学生们穿着校服的青涩模样,感叹道:“想当初,我也是那么青涩可人,都是B市的摧残,让我苍老得那么快! ”

  曾燃咬着C市最出名的糖饼,嘴里含含糊糊的吐槽他:“你怎么能地域抨击呢?更何况还是在一群祖国的花朵面前,这样他们以后谁还敢去B市。”

  “本来就是,B市就是吃人的城市,能把人活活累死,你们以后可千万别去。”

  路誉朋越说越大声,干脆像街头演讲一样,对周围的学生进行‘洗脑教育’。

  很多学生听完哄笑离开,其中一个瘦削的男孩凑到路誉朋和曾燃身边,怯怯的问他们:“哥哥姐姐,B市真的那么可怕吗?”

  路誉朋不假思索:“当然了,骗你干嘛。”

  男孩有些失落:“怪不得我爸妈一年都回不了一次家,每次打电话他们都说很忙。”

  曾燃和路誉朋没想到男孩会这么说,一时愣住。

  C市不算一线城市,经济发展水平落后,很多年轻人北上外出务工,为的就是多挣些钱贴补家里。前几年,B市的政策调整,企业对外来务工人员的需求非常大,很多其他城市的居民为了更好的生活条件,纷纷背井离乡。

  而C市众多外出务工人口中,中年层的比例要远高于其它年龄段,有可能一个家庭夫妇二人都选择出门打工,所以C市存在很多留守儿童。

  面前的男孩看起来也就刚上中学,十二三岁的样子,曾燃想他父母一定也是前几年趁B市政策好的时候去打工了,一直就没有回家。

  四五度的气温,男孩没穿外套,校服里面就套着一件领子开了线的红毛衣,校服和书包都是破破烂烂的。

  曾燃知道他的家境可能不太好,心里有些不忍,却又不知道如何安慰他,就从袋子里拿出一个还没吃的糖饼递给了男孩。

  男孩后退一步,不敢伸手接。

  路誉朋把糖饼直接塞进男孩手里,“拿着,我们不是坏人,你放心吃吧。”

  别看路誉朋平时霸道矫情,但内心柔软善良,见不得别人受一点委屈。

  男孩羞涩的冲两人一笑,咬了一口。

  突然小吃街尽头一阵骚动,几个小流氓模样的年轻人横冲直撞的向这边跑来,路誉朋和曾燃正伸着脖子看发生了什么事,面前的男孩拔腿就跑,手里的糖饼掉落在地上。

  曾燃二人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几个小流氓就冲过他们面前抓住了没跑多远的男孩,大喊大叫着将他推进一旁的小胡同。

  地上的糖饼被踩得稀碎。

  路誉朋受到惊吓抱怨道:“什么情况,几年时间C市治安这么差了吗?”

  曾燃脑海中闪烁着刚才男孩脸上的惊恐模样,有些放心不下,对路誉朋说:“我们过去看看。”

继续阅读:Chapter15 意外(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耀的力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