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2一切都是国家的包括生命
冰克若文2019-01-27 19:134,763

  Chapter12 一切都是国家的,包括生命

  曾燃跟在边铮身后走回宿舍楼,两人一路再无交流。

  边铮走在前面,姿势板正,步伐平稳。

  曾燃开始还迈着小碎步紧跟着,后来意识到,自己既然已经‘入伍’,理应像个军人一样走路。

  她努力的跟着边铮的步伐,但每一步75厘米的距离对曾燃的身高来说并不容易。

  边铮敏锐的察觉到身后的‘异常’,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努力跟上来的曾燃,没有说话,静静的等她。

  曾燃终于跟了上来,站在边铮的身侧。

  边铮放慢脚步,两人并肩走进宿舍楼。

  曾燃想起边铮刚才的话:你一定会有在危险的地方站在他们旁边的那一天。

  曾燃不知道那是何种的危险,但至少要像现在这样,先站在他们旁边吧。

  考虑到曾燃是女性,边铮为她单独安排了宿舍。

  说是单独安排,其实就是让她住在部队分给自己的独立宿舍里。

  边铮一直和阿波罗突击队的队员们住在八人宿舍,部队分配的独立房间,被他当成了办公室用。

  曾燃坐在宿舍的床上,打量着这个房间的一切:一个铁皮柜,一张书桌,一把椅子,墙上的表,和自己坐着的这张床。

  这里比八人宿舍更加空荡,按照管理条例的作息安排,军人根本没有私人时间,曾燃突然觉得,军人的生活原来这么单调枯燥。

  但转念一想,每天都被训练充斥着,也总好过战场上的枪林弹雨。

  午饭的时候要接受检查。

  边铮派了个女兵来教她整理仪容仪表,传达内务要求。

  部队确实像李迅所说的什么都有,从内到外的衣服一应俱全,曾燃自己带来的行李基本没有什么用,还有那些繁复的化妆品和美容产品,更是没有用武之地。

  管理条例上说宿舍内要整洁,不能随意摆放杂物,按照规定,曾燃必须将自己整理好的行李放进铁皮柜。

  刚才回宿舍前,边铮将铁皮柜的钥匙给了她,并没有过多叮嘱。

  曾燃打开铁皮柜,正准备将东西都放进去,视线却被柜子最下层摆放的一个迷彩手提包和一叠白色信封所吸引。

  后来曾燃回忆起来,或许是从打开那只铁皮柜开始,她的人生便不再一样。

  同一时刻,路誉朋的人生也在感受着大起大落的变化。

  “队长你真的要睡我下面吗?”路誉朋激动兴奋的声音在整个宿舍楼回荡。

  边铮平静的回答他:“如果你强烈要求,我可以让你睡在下铺。还有,在宿舍不要大声喧哗。”

  路誉朋收敛了一下音量:“都行,反正咱俩是睡一张床。”

  站在一旁的五个人实在是没眼看这妖精一般的家伙。

  米承小声向边战吐槽:“果然人的第一印象很重要,当时在公安局,我就觉得他不一般。”

  边铮看了一眼米承,米承立马闭嘴站直。

  边铮上下仔细打量路誉朋,虽然已经换上了军装,但很多细节还不到位;散开的行李箱和床铺上堆满了各种面膜、化妆品;铁皮柜里满满当当的零食保健品,连柜门都关不上。

  而在这当中,路誉朋的一头卷发最为抢眼。

  边铮愠怒质问:“你们是怎么带新人的?”

  听到边铮发火,五人迅速立正站直,个个神情严肃。

  “我不管你们做什么,怎么做,尽快整理好,午饭时间,我的底线。”

  “是。”李迅带头回答。

  边铮离开宿舍后,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队长都走了,你们怎么还站着?累不累啊,赶紧坐下吧,收拾半天累死我了。”边铮前脚走出宿舍,路誉朋一屁股就坐在了边铮的床铺上。

  米承一把扯住路誉朋的衣服,把他拽起来。

  李迅扶额:“部队里有规定,除了睡觉,都不能碰床。”

  米承:“而且你坐的还是队长的床。”

  “那坐哪里?总不能都站着吧。我睡上铺,平时上去不太方便啊。”

  黄越凯指了指墙边立着的军队马扎,“一般白天都不会有时间回宿舍,晚上如果有需要,坐在马扎上听从领导安排。”

  “这也太死板了吧。”路誉朋呱噪的抱怨再次响起。

  边战赶紧用手捂住他的嘴:“宿舍里不能大声喧哗。”

  李迅看着路易斯扑棱着的大眼睛,异常严肃:“我们要无条件遵守规章制度,部队里绝对不允许抱怨行为。”

  路誉朋被边战捂得喘不过来气,不停的拍打他的手臂。

  边战嫌弃的松开手,往米承身上一抹,米承作势就要揍他。

  李迅急忙制止:“好了,都别闹了,现在分工合作。边战和米承,你们俩给他整理仪容仪表。黄越凯负责收拾床铺,我和丁伟楠整理行李与柜子。开始行动。”

  李迅一声令下,黄越凯将床铺上的所有杂物扔下床,丁伟楠将各种面膜、化妆品统统塞进行李箱,李迅按顺序将洗漱用品在柜子里摆放好。

  边战和米承一人拽着路誉朋一条胳膊,将他架出宿舍,直奔洗漱间。

  “别动我的……”路誉朋刚声嘶力竭的喊出几个字,就及时被边战和米承捂住了嘴。

  ……

  午饭时间

  各班在食堂门口列队,依次排队准备吃饭。

  阿波罗突击队一行七人站在距离食堂不远的地方,等边铮来检查。

  队伍最边上站着换好作训服的路誉朋和曾燃。

  曾燃怎么看路誉朋都觉得奇怪。

  曾燃:“我为什么觉得你看起来那么奇怪。”

  路誉朋听到曾燃这么说神情有些慌张,急忙露出一副曾燃诋毁他的委屈样子,“我平时穿的多潮,这军装土不啦叽的,当然看起来奇怪。”

  站在路誉朋旁边的边战轻咳一声:“诋毁军装也是违反条例的。”

  路誉朋辩解道:“我是在说迷彩不够潮流,没有诋毁军装。”

  曾燃上上下下好好看了几遍路誉朋,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我怎么感觉你比平时高了,你该不会在鞋里放内增高了吧?”

  路誉朋无语的使劲跺了两下脚:“拜托,老子净身高一八一好吧,根本不用内增高那种东西。”

  边战旁边的米承轻咳一声:“注意文明用语。”

  路誉朋再次辩解:“我没有说脏话啊。”

  曾燃默默吐槽:“你刚才说了老子。”

  路誉朋白了一眼曾燃:“你现在是要将枪指向你的战友吗?”

  队伍最旁边的李迅终于忍不住了:“列队时不要讲话。”

  路誉朋刚要辩解,李迅看了他一眼,路誉朋好不容易将话忍住。

  几分钟后

  已经换好作训服的边铮迎面走过来,在队伍面前站定,双眼仔细打量曾燃和路誉朋的仪容仪表。

  刚才在女兵的指导下,曾燃已经规矩的穿好作训服,并且卸掉了脸上的妆容,剪短的头发也为她省了不少的麻烦。

  总体而言,曾燃的仪容仪表以及宿舍的内务全部达标,连过来指导的女兵都夸她是个当兵的材料。

  边铮的视线从曾燃身上移至旁边的路誉朋身上。

  路誉朋不敢直视边铮,连站在一旁的边战和米承也有些神情紧张。

  边铮盯着路誉朋的帽子,一秒,两秒,三秒……

  路誉朋有些焦虑,企图说些什么让边铮能够相信自己:“队长,我那个,已经按照咱们的条例都做好了,您放心吧。”

  曾燃了解路誉朋,他这么急于解释,语无伦次,肯定有猫腻。

  果然,边铮一步一步慢慢走到路誉朋面前,一把摘下了他脑袋上的帽子。

  一个小啾啾出现在了路誉朋的脑袋上。

  一小时前

  边战和米承架着路誉朋去洗漱间,米承拿着剪子,边战拿着推子,一左一右站在路誉朋旁边,防止他逃走。

  但路誉朋死活不剃头发,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忽悠了边战和米承半天,“两位帅哥,你们能不能人性化一点,我只在这呆三个月而已,我算真正的军人吗?必须不算啊! ”

  边战有些为难,“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部队有部队的纪律,你这个发型绝对不合格。”

  “而且队长的脾气你是不了解,你要是午饭时还是这个样子,他能活剥了我们俩。”米承简直不敢想象挑战边铮底线的事如果发生会怎么样。

  “我也没说一点都不修整啊,咱们就把能露出来的地方给剪了,剩下我戴帽子的时候都藏起来不就行了,保证平时不露出来。”

  米承难以想象这种发型到底是什么样子,“这能行吗?得多难看啊。”

  路誉朋嫌弃道:“你懂什么,莫西干发型没听过吗?当年贝克汉姆留的那个。”

  边战:“贝克汉姆留的头发你想在部队里留着,你是脑子短路了吗?”

  路誉朋耐心的给他们二人分析:“部队里为什么让你们留寸头,为了利落整齐对不对?”边战和米承点点头,路誉朋继续说,“我把没剪的头发扎起来,一样能达到利落的效果啊。而且在外面咱们都要戴帽子的,谁能看出来我的头发。”

  “可是……”

  “我这头发前两天刚弄的,两千多呢,上次咱们在公安局我还不是这个发型吧?你们不得让我多坚持一段日子啊,我都忍痛含泪同意剪掉一部分了,你们好歹给我留个一千块钱的吧。到时候三个月结束了,我也好去补救。”

  当初路誉朋声泪俱下的拉曾燃去金影上班的时候,曾燃就说过路誉朋的嘴,死人也能说活了。

  事实证明,曾燃的判断是正确的,边战和米承哪里是路誉朋的对手,他的头发就这么逃过了一劫。

  现在路誉朋又企图说服边铮,“队长,我知道我这发型有点不合格,但您也理解一下,我这身份形象,寸头实在不适合。”

  “你什么身份形象,我只知道你现在穿上了军装,就是个军人,这三个月,你的一切都是国家的,包括头发。”

  边铮是什么人,怎么会吃他这一套。

  “我说了,如果午饭时间检查还有问题,你们自己看着办。”

  边铮的话说完,对面的七个人全部僵在那里。他有一种很强大的气场,让路誉朋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李迅打破了这份可怕的沉默,“阿波罗突击队,全体都有,向左转。”

  除了曾燃和路誉朋,其余五人纷纷左转,曾燃见大家都转过去了,也跟着迅速转过去。

  路誉朋还愣在原地,面对面看着边铮。

  曾燃瞥了一眼边铮的眉毛果不其然已经挑起,赶紧手动给路誉朋转了个身。

  “目标操场,跑步走。”

  曾燃一直觉得C市的冬天没有暖气,要比B市冷得多。

  但事实证明,运动会让人发热,甚至体寒的她,在绕着四百米的跑道跑了五六圈后,也会汗流浃背。

  曾燃和路誉朋常年坐办公室,很少运动,去健身房也是吹吹空调做做有氧。

  现在一下子跑了两千多米,着实很难承受。

  两人从起步开始就比李迅他们五个人慢了很多,刚刚李迅第n次超过曾燃的时候,照顾她是女生,让她到一旁去休息,被曾燃婉拒了。

  慢慢坚持着总比掉队强吧。

  可路誉朋实在跑不动了,倒在操场上要死要活,说什么也不继续跑了。

  “不行,不行,不能再跑了,我这辈子也没跑过这么多步,会死人的。”

  曾燃只得停下来,弯着腰站在一边调整着呼吸等着他。

  米承跑过路誉朋和曾燃身边,看到路誉朋躺在地上鬼哭狼嚎,不屑的说:“都怪你害大家被罚跑,你还有脸说跑不动了。”

  “难道你还想再来个负重二十公斤五公里吗?”丁伟楠超过米承,难得的开口。

  米承不再说话,径直跑过二人。

  “我不过是不舍得刚做的头发,这有什么错?这破部队难道一点人权都没有吗?就因为我的发型有问题,一个队的人都得受罚?太不合理了。曾燃,咱们走吧,何必在这受这个气,我们就拍个纪录片而已,为什么要真的当兵! ”

  曾燃捕捉到操场外边铮离开的背影,从他们开始罚跑,他就一直都在。

  “路誉朋,其实我现在也很茫然,对于这个部队,这里的一切,都有未知的恐惧。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三个月。”

  曾燃边说边坐在了他的旁边。

  一直躺在地上的路誉朋听到曾燃的话坐了起来,怂恿她:“那咱就一起离开吧,在这浪费时间干什么。”

  “但平心而论,我更怕‘太阳计划’前功尽弃。咱们要做的不是普通的纪录片不是吗?如果‘太阳计划’真的那么简单好完成,你我何必跑到C市来。”

  路誉朋沉默了。

  “我刚才收拾东西的时候,在储物柜里看到了边铮的后留包,还有十几封遗书。”

  路誉朋和曾燃在搜集的资料里看到过,每个军人都会有三个包:为了长期在外作战准备的前运包、外出作战随身带走的携行包和为了牺牲准备的后留包。

  “或许和平与安逸,让我们把一切都想得太理所当然了。军人,真的要直接面对战场、面对牺牲。边铮说,你的头发是国家,他们的命也是啊。”

  ……

继续阅读:Chapter14 预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耀的力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