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チャンス2019-01-25 22:303,114

  “你好啊,樱。”发言的自然是那个笑着的学生会长。

  “你好,泽度前辈。”

  我的眼睛搜索着室内能最快拿到的防身武器,手慢慢放在裙摆前面。

  “不要那么紧张嘛,Easy。”他还是在微笑着,我的手已经开始蓄积力量。

  他到底是谁?为什么会认识我。我记得不错的话,这是我第一次从美国回来,他没有任何理由认识我。

  他看着,似乎想从我的眼睛里夺取些什么,然后慢慢起身,向我走来。

  “樱,你真是小心呢。”他的位置已经到了桌子旁边,手可以随时拿起烛台向我扔过来。

  “我们见过吗,前辈。”

  “没有,这是第一次呢。”

  “那···”

  “那我为什么会这么说呢?其实我并没有说我之前认识你啊,樱。”

  “···”直觉告诉我眼前这个人很危险,而我却没有想出办法应对他。

  毕竟事发突然,我怎么会知道学生会长是这样一个似乎认识我的人,而且处处透露着对我的一种特殊且强烈的感情。

  我眼睛紧紧的看着他,同时用余光搜索着可以用的一切东西,赤手空拳,我没有把握将眼前这位高大的男性制服。或许他也受过战斗的训练。

  “樱,你应该不是普通学生吧。”他的表情一下子严肃起来,那双眼睛似乎看穿了我的想法。

  “你调查过我?”掩饰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没有特别调查啦,只是稍微感兴趣而已,再说了,对可爱的女孩子感兴趣是男人的天性。”

  我感受到的不是灼热的,而是谨慎且冰冷的目光。手已经开始颤抖起来。

  这是我第二次看见除了外公以外我所不能应付的人。

  这个家伙很危险。

  我保持着沉默,他似乎也没有说下去的兴趣,缓缓的回到座位上。

  气氛就这样一直紧张下去,直到我快忍受不了时,他开口了。

  “你的外公名字是艾德吧,我的祖父和他可是战友呢。”

  “···”

  “你不信也很正常,毕竟越南那个鬼地方不是去了就能回来的。”他顿了顿,“我的祖父曾经告诉过我关于越南的事情,那时候我很小,大概就三年级的样子,还没有回到日本,在哥斯达黎加祖父经营的种植园里生活。你知道,那里不是个很安宁的地方,所以祖父教了我很多有助于我活下去的知识。大概是在我初中时,他去世了,留给我的不仅仅有种植园,活命的本领,还有那些数不清的冤家。”

  “···”

  “当然,我解决了这些问题,不然我也不会在你眼前。我只是想告诉你,不要再做和你外公一样的事情了,我祖父做过,我也做过,你可能也做过,但请你不要再做下去了。”

  “···”

  “我知道你本意不是这样,我们的祖父也只是为了生存,但是我们不再需要为生计所逼,完全可以不必这么做了。”

  “你一定是搞错了什么。”我终于理解的他的意思,“我了解我的外公,他是不可能让自己的孙女去做这些事情,而我更不可能去做,即使是外公要求。”

  “我知道你担心着什么,我是不可能在刚来不到几天的‘异乡’惹事的,况且我的父亲和弟弟妹妹都在这里,我是一个关心家人的人。”

  他没有说话,严肃的表情持续了一段时间,然后似乎是放弃了的样子,又变成他那招牌微笑。

  “还有事情吗,会长大人。”

  “别这样说嘛,樱酱,即使没有工作,在这里呆着不也很好吗,下午没有课,我可以带你转转。”

  他那招牌笑容似乎变了一些味道,视线也开始游走起来。

  “多谢,我还要回去为弟弟和妹妹准备午餐,不打扰您了。”

  “真是冷淡呢,为什么可爱的人偏偏没有可爱的心呢?”

  “我先失陪了。”忍受着这里的气氛,我逃也似的转过了身。

  随机,我就感受到了背后有人接近的气息。

  猛地转过头来,那家伙已经在我眼前了。

  我刚把手抬起来准备对他的下巴来一次猛击,双手就被他握住了,随即对他小腿的踢击也被他躲开,反而被他勾住了踢出去的右腿;他顺势放开我的左手,抓住右手向后一拧,右手就在背后动弹不了,身体在那之前就已经倒地。

  “唔呃!”忍受着到胸口的沉闷,我将左小腿向上一踢,而他在之前就蹲了下来,左脚被他正好捉住。

  他轻轻脱去我左脚的鞋子。

  “你干什么!放开我!”身体被他制服,我已经无法冷静。

  “别乱动,樱小姐,我可是有把握把你纤细的脚踝给拧断哦。”他一只手握住我的右手反剪至背后,压着我的左手在身下,一只手捏着我左脚脚踝,同时用膝盖顶住我的右腿。

  这个姿势真的是恶趣味哎。

  “不要乱动,我放开你,如果你乱动的话,我有把握再次制服你,不过就没有这么温柔了。”

  “你想干什么?”我的手已经使不上力气,左脚脚踝也好像被铁钳一样夹住动弹不得,右腿被他压住,已经有了酸胀感。

  他没有回答,慢慢减小了手上的力气,我终于被解放,迅速地想站起来。

  然而他又将我右脚的鞋子脱了下来,顺势提起了我的双脚。

  “你,你干什么啊。”我被这一变故惊呆了,这家伙难道是变态吗?

  他没有说什么,只是抚摸着我的脚。隔着薄薄的袜子,他的手在我脚上挪动,带来一阵阵痒感。

  “你到底要干什么?”我的声音冷了下来,身体却没有反抗,我知道,他有把握再次把我制服。

  “我可不是足控,只是樱同学的双足太过于好看了。你知道吗,人的脚趾可是十分敏感呢,如果把竹签顺着趾甲里的嫩肉扎进去的话,就算是壮汉,也会疼的大叫的。”

  他的手开始抚摸着我的脚趾,而他的眼睛,在笔直的盯着我。

  “樱酱竟然是异色瞳啊,不过不仔细看还没看出来,真是让人惊奇,明明长得很大和抚子的样子。”

  如同发现了新大陆一般,这家伙故作惊奇地嘘声大作。

  我不能动弹,却将眼睛也死死的盯着他,这个时候输了气势,就全完了。

  他将一只抚摸过我脚的手挤开我的嘴唇,抚摸着我的牙齿。

  口水,出来了···

  还有咸味···

  “你知道吗,牙齿也是人类隐藏着的弱点呢,如果在牙齿上涂上强酸,那么他会疼上一天的。”

  忍受着他手的滑动,我最终还是闭上了眼睛。

  原来自己在面对危险和屈辱时是这样的不堪。

  他把手从我的嘴里拿出来,在我的裙子上擦了擦,像是要把口水擦干净。

  “呐,樱,你的外公不在你身边了,这里已经不是俄克拉了,这里是日本,一个承认黑社会的国家,相信你自己的心里有数,不要再对过往纠缠不清,不要引火上身。”他还在盯着我,只是手在我的脚上乱动着。

  “你摸够了吗?”

  “没有呢。”

  “请你放开。”

  “好的,但在我放开之前,希望你能记住我所说的话。”

  他拿起我的鞋子,为我穿上,然后放开了我的脚。

  “放心,我会把摄像头里的这段录像给删除的。”看我一直盯着那座烛台,他对我说道。

  “所以说,前辈,我现在能走了吗?”

  “当然可以。”

  “再见(さよなら)前辈。”

  “好的,樱。”然后他加了一句“May god bless you。”

  我没有回头,只是将攥在手里的裙摆放了下来,冷汗最终还是滑落下来。

  然而,那时候的我没有想到的是,学生会副会长,是要和会长一起工作的。

  眼神稍微有些迷离起来。

  咕,今后的生活也是非常艰难呐。

  耳边响起了午休的铃声,就算是德彪西本人听了这么多遍月光也会厌烦吧。优纪已经从校内的便利店回来了,带着牛肉饭便当。

  “樱,你怎么还在这,你不是回去吃饭吗?”优纪有些惊奇,将没有拿着便当的右手放在身后。

  我这才想起家里还有两个等着吃饭的人。

  “嗯,我先回去了。”

  “明天见,樱。”优纪向我微笑着,目送着我离开。

  果然是藏着什么给那个家伙的东西吧,那只右手。

  轻轻偏过头,那只右手躲在裙子后面,但是仅仅看手臂的动作就知道,肯定拿着什么东西。

  真是个好懂的人呢,不像那个家伙。

  愿上帝祝福我?上帝一直与我同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祖父是杀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