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笔画客2019-01-25 12:521,535

  天还是不起眼的亮,我起得很早。眼神透过窗外的天空,是一片灰蒙蒙的景象,密不透风的乌云将整个城市包裹在一片迷雾之中。

  今天,是我来到这个城市的第30天。感受着这个城市污浊的空气,我就可以想象到下水道里薰人的臭味和工厂里排出来的废气。

  我讨厌这个城市,它使我变得疯狂,变得整日不语,变得心身憔悴。

  家人都怀疑我得了抑郁症,尽管我十分不情愿承认自己有抑郁症,但终究拗不过家人的说辞,我的哥哥今天就准备带我去心理医院。

  医院门口——

  四周满是嘈杂的声音,装修房的机器在磁嗞作响,还有汽车的鸣笛声,人们的谩骂声,将我和哥哥一起冲散在茫茫人海里。

  我向远处张望,隐隐约约,我看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

  他穿的是一身黑色外套,头上戴着一个黑帽子,和一个黑色的,恐怖的,骷髅口罩。

  他站在黑压压的人群,我们对视着彼此。原来世界的距离那么远,又那么近。

  这个人就是我,我是——叶无心。

  “走了。”哥哥又找到了我,对着我喊道。

  “好的,马上。”我慌忙打断了自己的思绪,重新回到现实生活中。

  “该你了,还不快过来。”哥哥苦恼的叫道:“这么大个人了,还在往哪里跑。”

  我极不耐烦的走过去,一直走向那个——

  ——那个面向深渊的心理医院。

  一个温文尔雅的女子坐在办公室椅子上,桌子旁是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一个电脑横立在我们面前,上面摆放着一些有关医学的资料。

  尽管我们隔得很远,但丝毫挡不住那种成年女人所散发出的气质。

  那种气质,对我来说是极具有杀伤力的。我感到头脑发胀,脸涨得通红,就像一个熟透了的苹果。我抬起头来看向她那对明眸如水的眼眸,还散发出蓝宝石的光亮。

  我不由看痴了。

  “坐下吧。”电脑的后面传出一个温柔性感的声音。

  “嗯,好的。”我支支吾吾的回答道。脚步还有些站不稳,就像一个喝醉了酒的大汉。

  她只是向我这边看了一眼,便一下子笑了出来。

  “哈哈,小伙子你还害什么羞。”

  我不敢再回答了,更不敢在看向任何人,这次将头一直低到桌子上。

  “最近你的身体有哪些不舒服吗?”那个女人问道。

  我:“……”

  哥哥:“……”

  时间仿佛就像一条韧带,在这里被拉得很长很长…

  直至——黑夜降临。

  苍白的暮色里,星星成了唯一的光亮,它像一个个孩子从手中提着灯笼一样照亮了大地,却又被月亮的光芒所掩盖。

  大概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吧。

  我回到家,把自己关在一个密封狭小且又阴暗的房间。我害怕孤独,无止境的寂寞就像一根香烟被点燃了,吸了一口还要再吸。

  我就像一个贪婪的野兽,在寂寞中得到享受。吐出的一个又一个烟圈,像是毒辣的太阳吐出的火舌在深深吸引着我。

  也许,黑暗里的人也渴望得到光明吧!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只是记得自己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我梦见,我悠闲的走在大街上,迈进超市,又从超市出来。让我感到奇怪的是,原本人声鼎沸的大街上在那一刻突然安静下来。

  天空中一张洁白如雪的纸像是柳树低垂的枝条,风一动,它就哗啦啦的响起来,在地上摩擦出金属切割的声音。

  那张纸此刻耷拉着头向我走来。

  天空上是一轮火辣辣的太阳,我的脸被照的生疼。我在城市里习惯了充满阴霾的雨天,还没见过如此耀眼的太阳。

  她绚烂夺目的光辉让我想起了生活,往昔,灿烂缤纷的童年。但她就像那张纸一样,像一个斗败了的公鸡,同残酷的现实一步步的向我迈进。

  我渴望光明,就像一个干涸的大地渴望雨水。在生命破茧的那一瞬间,罪恶就开始降临在我们头上。直至受到光明的洗礼,然后毁灭。

  假如会有一颗扎根大地的老树无法在近乎干涸的大地上生存,但会在暴雨的洗礼中得到复苏。那么,生命的真谛会让人不解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活在这个世界的我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