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女山访古
空瓶子2020-02-06 11:103,255

  一大队骑兵气势汹汹的从东门冲进了桓仁县城,张履实带着卫队在县府门前下了马,大队骑兵却穿城而出,直奔西门外驻军把守的炮台而去。

  张履实错失了除掉人质的机会,把一腔怒火都发泄到了抢劫火车的胡子身上。俄国人察克太显眼了,一路上留下了很多的蛛丝马迹。然而让张履实异常愤怒的是,在到达桓仁县城后,俄国人和他带领的一队车马消失不见了。

  桓仁县的大小官员面面相觑,警察和驻军也无人知情,张履实派出大量骑兵,四出侦查,却还是一无所获。下午,郭鹤龄带着一团士兵由北面赶到了桓仁县城。

  桓仁县府是一座五进的大院子,在第四进正堂的客厅里,张履实不停的在来回踱步,郭鹤龄好整以暇的喝着茶。

  “履实,先坐下休息一会,他们飞不出去的!”

  张履实郁闷的坐下,看着门口站着的驻军连长,沉声问到。

  “你说,他们有没有可能从小路绕过炮台?”

  驻军连长是一个黑塔一样的汉子,瓮声瓮气的说。

  “不可能!县城向东是刀夫岭,别说车马,就是单人想翻山,也是九死一生。向北是挂牌岭,翻山不易,两条路都被郭团长的人封住了,向东北是浑江,不经过炮台无法通过。”

  张履实疑惑的看着连长,又问到。

  “这个季节不能从冰面上过去吗?”

  郭鹤龄在一旁解释到,“这里比奉天要温暖很多,这个季节冰面已经开始解冻了,现在的江面爬犁和船都无法行驶,半个月之内,水路是无法通行的。”

  张履实思考了一会又问到,“附近有什么地方适合他们藏身?”

  黑大个连长顿时有些语塞,旁边一位穿着警察服装的人帮忙解释到。

  “要说这桓仁县城哪里都好,唯一就是这附近的山洞太多,城西八十里有仙人洞,城北十五里有五女山,城南影壁山三十里有仙女洞,城东南有一面城石洞。这些都是比较大的,还有一些小的连名字都没有,想在这些石洞里找到几辆车马,那可是难于登天啊!”

  张履实顿时心里拔凉,苦笑着看向郭鹤龄。

  郭鹤龄笑着放下茶杯,不紧不慢的说:“我们不就是来练兵的嘛,挨个石洞搜,反正半个月之内,他们也飞不出去。搜不到,我们就卡住浑江航道,严查过往船只,他们还能躲在山里永远不出来吗!”

  张履实的心思也活跃起来,“好,我也去见识一下,这么多仙家洞府,挨个拜一拜。”

  郭鹤龄笑着说:“好,第二团已经把住了东北两个方向,我们就从西面和南面的山洞开始拜,顺路把南下的路也给它堵死。西面第一团也在赶过来,看他们往哪里跑?”

  一屋子的人都跟着笑起来。

  此时,桓仁县城西门外四兄弟正在排队通过哨卡,四人牵着马选择了不进城的队伍,奉军和胡子打交道多年,只要不进城的人也不搜身,这一带很多人是随身带枪的,只是对车辆检查的很仔细。

  四兄弟绕过桓仁县城,一路北上向五女山而去,此时,四人也不急着赶路,慢悠悠的坐在马上闲聊。

  王啸林来到桓仁境内后,似乎发现了新大陆,对这里的一切都很好奇。

  “三哥,桓仁县的人说话口音怎么和奉天的不一样啊?”

  杨玄明呵呵的笑着说:“这里多数是胶东半岛过来的人,口音和大连很像。”

  王啸林点着头说:“是有点像,可是为什么没有那么重的海蛎子味呢?”

  张坦之在后面插话说:“海蛎子味是吃海蛎子吃的,这里没有海蛎子啊!”

  郭云涛也打趣着说:“不吃海鲜,改吃山珍了,口音也变的更像山里人了。”

  王啸林惊讶的问:“真的假的?”

  杨玄明呵呵笑着不说话,张坦之继续八卦起来。

  “当然是真的了,你看越靠近海边的人,说话时海蛎子味越浓,你去过大连吗?一进城,你就能闻到一股浓重的海蛎子味,住几天之后,你说话也会带有海蛎子味的。”

  王啸林思考了一会,突然说:“不对啊!日本人都是吃海鲜的,说话也没有海蛎子味啊!”

  其他三人都哈哈大笑起来,郭云涛强忍住笑说到,“日语你也能听出海蛎子味吗?”

  王啸林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嘀咕到,“日语更像苏北口音,重音太明显,海蛎子味是表现不出来了。”

  张坦之笑过之后,也想到了一个问题。

  “老三,这一带的人口密度好像比你们家那边要高很多啊?”

  杨玄明憨厚的说:“这里比我们那里更温暖,而且从水路过来也方便,闯关东的胶东人更愿意在这边落脚。”

  王啸林好奇的接着问:“你是说他们是从鸭绿江坐船过来的吗?”

  杨玄明指着前面的浑江说:“从鸭绿江一路上行到浑江口,转入浑江一直可以到达通化,浑江两岸的桓仁和宽甸是胶东人最多的地方,其次是通化,这三个地方的口音非常接近。哦,还有集安的,沿着鸭绿江一直北上可以到集安。”

  王啸林继续追问到,“他们为什么不走陆路呢?”

  郭云涛解释到,“过去闯关东是非法的,鸭绿江是中国和韩国的界河,两边都不太管,所以坐船过来其实更安全。”

  王啸林简直化身成了十万个为什么,“那,有人去韩国那边吗?”

  杨玄明呸了一声才回答,“韩国人自己都往这边跑,中国人才不会去那边呢!”

  张坦之也说到,“珲春那边的韩国人更多,前几年还联合老毛子,像霸占图们江边的一大块底盘呢!”

  王啸林好奇的问:“老道,你家那边,是不是也是胶东口音啊?”

  张坦之郁闷的说,“你听到我有胶东口音了吗?”

  王啸林嘿嘿笑了。“也是,沿着鸭绿江到不了珲春!”

  张坦之摇着头说,“也能到,只不过要在长白山下上岸走一段,再顺着图们江就能到了。”

  郭云涛进一步解释到:“长白山有三江源头的说法,既是鸭绿江的源头,也是图们江的源头,还是松花江的源头。所以长白山在古代一直是东北地区的交通枢纽。”

  王啸林的好奇心再次被激活,“河流的源头不都是很细小的吗?能行船吗?”

  张坦之催马赶上来,拍着王啸林的肩膀说:“老疙瘩,有时间带你去长白山天池看看,亲眼看见,你才能体会到白山黑水的真实含义。”

  王啸林还是有些糊涂,“即便能行船,就东北的这气候,冬天怎么办啊?”

  杨玄明扭过头看着王啸林,“你没坐过爬犁吗?”

  王啸林瞬间想起了自己在贝加尔湖上的遭遇,有些黯然的点点头,不再当好奇宝宝了。

  很多人对东北地区的交通运输有误解,主要是因为对冬季运输的爬犁和马车之间的区别没有概念。其实,马车的轮子适应性更好,可以上下坡,但是同样对牵引力的要求就更高。而爬犁是在冰面上行走,因为河水是自然形成的坡度,不会有剧烈的落差,虽有牵引爬犁的要求就要低很多,爬犁的载重量也要比马车大很多。

  长白山独特的地形,从天池开始分别向三个方向,发展处了三条大河,而且起源开始水流量就非常大,当然现代的大型船只还是无法通行的,但是对于古代的小型船只是足够了。而且除了每年冰面开化的半个月,和结冰的半个月不能通行外,其他时间都是非常好的运输通道。

  当四个兄弟一起登上五女山之后,站在山城遗址远眺浑江时,才真正理解了浑江的巨大作用。

  五女山脚下的浑江一路向东北方向蜿蜒伸展,江面宽阔,两岸形成了大量的冲击平原,是很好的耕地。此时江面完全被冰封住了,但是江面的冰雪之中有两条非常明显的痕迹,那些就是冬季爬犁经过时形成的。如今已是2月末,冰面即将解冻,这个时候冰层的厚度已经很薄了,直到彻底开化之前,是无法通行的。

  转到山城的另一侧,眼前的浑江又蜿蜒着向南延伸出去,从这里可以看到整个桓仁县城,城墙不算高大,但是保持的非常完好,城墙外的东侧直到浑江岸边,已经形成了一个新的城区,房屋鳞次栉比,已经相当繁华了。

  五女山城是人工堆砌的石头城,将两座山头连成一片,宛如一个巨大平台,两座山头之间还有一处泉水,据说从未干涸过。这座山城在没有大炮的年代,近乎是不可能被攻破的城堡。可惜,它不止一次被汉人攻破,汉代第一次攻破山城后,很快被再次修复。隋唐两代又都曾经攻破这里,在薛礼征东后彻底荒废了。

  这里是高句丽最初的国都,当时被称作“纥升骨城”,后来高句丽迁都去了龙原府(集安附近),更靠近鸭绿江了。但是这里一直作为祭祖的圣地保留着。

  四兄弟在这里游山玩水的同时,杨火头正带着一队人马,悄然藏进了一处神秘的山洞,张履实真的能找到他们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东八门之阴阳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东八门之阴阳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