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战一面城
空瓶子2020-02-06 11:103,197

  三辆马车艰难的穿过林间小路,蜿蜒上行来到半山腰的一块大石头前面停下,随车的十几个汉子快速抬起车上的三口大箱子,绕过大石头。石头侧面一棵松树后面隐藏着一个一人多高的洞口,抬着箱子的汉子扒开洞口的荒草,四个人抬着一只箱子,钻进了洞口。

  山顶上的一片松林里,一群身穿朝鲜服装的人,聚在一起。为首的人身上别着一只匣子枪,后背还插着两把战刀。半山腰的一棵树上,传来一声呼哨,为首的人拔出匣子枪,一招手,带领着三十几个手下,冲出了树林。

  几个手脚灵活的先冲过去,拉走了洞口的马车,两个瘦小的朝鲜人试探着靠近洞口。砰砰两声枪响,两个瘦小的朝鲜人应声倒下。后面的人立刻匍匐在地上,或者躲在了树后。为首的朝鲜人示意了一下,几个人开始火力压制,顿时山洞口就像过年放鞭炮一样,乒乒乓乓的响了一阵子。

  里面没有还击,几个朝鲜人又再次向洞口靠近,这一次里面没有射击,一个朝鲜人两手各拎着一只匣子枪,冲进洞口,左右四下放了几枪,依然没有人还击。其余的朝鲜人都跟着冲进了山洞。

  山洞里很狭窄,一条通道蜿蜒着向下而去,地上留下了一串杂乱的脚印。一个朝鲜人向着为首的人大声说到,“当家的,神机妙算,这帮人果然进了这个山洞。”

  首领眯着眼睛,沉声的说:“这都是大爷当年玩剩下的,不过这个洞虽然不大,但是里面却很深,这么追下去太危险了。”

  那个朝鲜人献媚的说:“我们放火吧!把他们熏出来!”

  首领轻蔑的笑了笑,“这个洞里面通向对面的峭壁,你没发现山洞里面有风在往外面吹吗?要放火也是人家放火熏我们。”

  忽然,一阵烟火味从洞里传出来,一群人顿时紧张起来。

  首领轻蔑的说:“怕什么!他们在点火把,里面很黑的。事先没准备,他们哪来的柴火放火!”

  一群人这才安定下来,首领交代了几句,找到一块大石头,坐下摆弄着手里的枪。几个朝鲜人试探着向里面前进,穿过一个弯道,又是两声枪响,一个朝鲜人受伤倒下,其他人躲在石头后面朝里面开了一阵子枪。

  就这样,一群朝鲜人艰难的向前推进着,里面的人一点一点向里面撤退,双方陷入了暂时的僵持。

  桓仁县城南面的浑江岸边,张履实带着一队骑兵正向影壁山进发,后面追上来一个哨兵,报告说一面城的山洞发生枪战。张履实和副官商量了一下,决定先去一面城看看。

  这一面城不是一座城墙,而是一座邻水的山岩,面向河水一面,就像一座城墙,背面是一个山坡,刚才发生枪战的山洞就在这个山坡上。这座山洞一直通到面向河水的峭壁上,有几个大小不一的洞口,可以远远的看见河边的山路,最大的可以钻过一个人。

  此时,一个小洞口后面站着的一个人正是杨火头,远远的看到一队骑兵沿着山路冲了过来。杨火头回头对着其他几个抬箱子的人说:“撂下仓板,起烟了,扯呼。”意思是说,放下箱子,有军队来了,撤退。

  杨火头带着几个人,来到最大的洞口前,大家都把手里的枪交给一个人,纷纷钻出洞口,顺着一条绳子滑到峭壁下面,拿枪的人又把枪一支一支的扔下去,最后自己也跟着顺下去,山洞里只剩下了三口木箱子和石头缝里插着的几根火把。

  端坐在洞口的首领,侧耳听了一会儿,对着一个手下吩咐到:“带人冲进去吧,他们应该是钻洞跑了。”

  手下快速带着人冲进了洞里,果然没有看到人,只看到地上的三个木箱子。连忙带人抬着木箱子往回走,来到洞口放在首领面前,挨个打开看了看。果然里面都是一些银子和字画,首领疑惑的拿起一副字画,犹豫着没有打开,只是在鼻子上闻了闻,又扔进了箱子。又拿起一块银子,放在嘴里咬了一口,一个清晰的牙印出现在银子上。

  首领又把银子扔了回去,来到箱子边上,一手抬了抬箱子的一边,觉得重量也差不多,伸手顺着箱子壁向下摸了摸,也没摸到石头铁块一类的东西,深吸了一口气,挥手让人抬着箱子出了山洞。

  张履实带着一队骑兵绕过一面城,冲上了后面的山坡,却看到三辆马车正晃晃悠悠的向着山下冲去。张履实一挥手,一队骑兵抢先冲了上去,在马上拔出手枪,朝着车马纷纷射击。前面的车马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一两个护卫马车的人从车上摔了下去。

  冲出去的骑兵,眼看着就要追上马车时,忽然山坡上一阵乱枪打来,几个骑兵纷纷落马,其余的骑兵也纷纷翻身下马,就近躲藏起来。张履实带着剩下的骑兵,快速向山坡上冲去,一边冲一边射击。

  马车却趁这个机会冲下了山坡,转过一个湾消失在了一片松树林后面。山上埋伏的人射击之后,纷纷转身钻进了松树林,一边撤退一边还击。

  骑兵在松树林边上停下,一面继续火力压制,一面分出人手下去救援刚才受伤的骑兵。张履实坐在战马上,愤怒的骂到:“妈了个巴子的,让老子抓到,一定要活剥了你们!”

  此时,杨火头带着兄弟们,小心的穿过冰面,越过山路钻进对面的松林,从里面牵出几匹马,飞身上马沿着山路向南飞驰而去。

  张履实骂了几句,回身看向身边的向导,一位身穿警服的中年人。

  “刘警长,这伙胡子会向哪个方向逃跑?”

  中年警察立刻坐直了身体,“张旅长,从这里向南翻过一座山头就是县城,向东是一片大山,带着车马不可能过去。不过可以在前面绕过一道山梁,回头南下,那里有一片洼地叫老营,以前是一个废弃的军营。穿过那里就可以快速到达浑江边上,顺着岸边可以南下。”

  张履实看了看对面的山梁,“我们可以直接翻过去吗?”

  刘警长指了指南面的路,“不用翻过去,我们沿着来时的路向南,在南面的山口转过去,就可以直接进入老营,我们可以比他们更快到达浑江岸边。”

  张履实想了想,“到了浑江岸边向南是哪里?”

  刘警长突然想明白了,“张旅长的意思是,他们不会去浑江,而是会翻身回来!”

  张履实深吸一口气吩咐到,“刘警长,你带几个人去老营看看,发现对方鸣枪示警即可,尾随着他们就行。我在这里也伏击他们一次。”

  刘警长微笑着说,“虎父无犬子啊!”

  刘警长带着几个骑兵向南飞驰而去,张履实则带着人在来时的路上,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布置好了埋伏圈。

  那群朝鲜人穿过树林,骑上留在这里的马,追上了三辆马车,首领让大家原地停下待命。过了一会,一个人骑着马跑了过来。向首领报告说,那队骑兵果然没有追过来,而是向着南面的山路离开了。

  首领点了几个人留下,命令其他人带着马车回身向南,自己则带着几个人绕路去老营吸引骑兵。

  首领带着几个亲信绕过山梁却停了下来,这时山梁另一侧的南面传来了一阵猛烈的枪声,首领深吸了一口气,命令其他人跟他一起下马,牵着马向对面山梁上的小路走去。

  一个亲信低声问到:“当家的,那些宝贝不要了吗?”

  首领恨恨的说:“那不是宝贝,那是催命符!我们被杨火头耍了!”

  张履实这次伏击非常成功,一共击毙了二十几个胡子,缴获了三辆马车,马车上的箱子里就是从火车上打劫的财货。

  当张履实带着战利品回到桓仁县城后,受到了热烈的欢迎,当地的大小官员都松了一口气。庆功酒宴之后,郭鹤龄把张履实叫到房间。

  “汉卿啊!你还是太年轻了,你不觉得这次追赃太顺利了吗?”

  张履实不解的问,“怎么?那些箱子里装的不是银子和字画吗?”

  郭鹤龄点点头,之后又摇摇头。

  “是字画和银子,可是这些东西的价值不足,用来买通一个县长也许够用,用来送日本天皇就太少了。”

  张履实思考了一会,疑惑的说到:“你的意思是,他们是在丢车保帅?”

  郭鹤龄满意的点点头,“你看啊!找回人质是给你第一个面子,找回赃物是给你第二个面子,那些被击毙的胡子又是一笔功劳,可是你想过吗?你赶到之前,他们为什么发生枪战?”

  张履实疑惑的嘀咕到:“难道不是内讧?”

  郭鹤龄摇摇头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张履实。

  张履实想了一会,恍然大悟的说:“靠!他们设计了一个黑吃黑,我们击毙的是另一伙胡子!”

  一场混战之后,张履实也许成长了,可是杨火头还是没有彻底脱身,四兄弟就在附近,他们会再次卷进去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东八门之阴阳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东八门之阴阳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