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山河破
空瓶子2020-02-06 11:093,263

  奉天大南门里冲出一队骑兵,为首的竟然是一位女骑士,一身军装,一对马靴,军帽上插着的一只雕翎迎风抖动着,无数男人站在路边看的发呆。

  郎步摇接到劫案发生的消息后,第一时间赶到北大营,带着一对骑兵冲向了爆炸现场。不管公事还是私事,她都必须第一时间赶到。

  列车上的贵宾是一位蒙古贵族,携带了一批贵重的礼物,是打算去日本参见天皇陛下的,这次劫案肯定是针对他来的。

  自己因为知道车上有大队的关东军士兵,所以才安排金东珍和张坦之乘坐这趟车,没想到胡子的胆子这么大。一小队关东军能被这么干净利索的收拾掉,是她之前不论如何都想不到的。

  奉天到本溪的铁路线非常安全,附近人口密集,大股的胡子不肯能毫无征兆的混进来。列车通过本溪后,关东军将会派出两辆装甲列车随行,这条线上的客车很少遇到袭击,零星的几次袭击也从来没有造成过严重后果。

  然而,当郎步摇看到现场的惨烈情况后,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对方竟然动用了火炮,这么大张旗鼓的调动火炮,他们是怎么办到的呢?

  此时的陈君秀,见大家都围了过来,也不得不认真的讲起了三块石的传说。

  原来,这三块石的历史确实悠久,从战国时期的文献到汉唐的文献中都出现过。三块石上确实被刻过字,而且正反两个方向都刻了字。

  正面的字是东晋时期的郭璞所提,三块石头上分别刻了“风、动、石”,当时的人们以为郭璞就是题写了风动石的名字。直到唐代的李淳风来到三块石下,才说破了这三个字的真实含义。

  这是一句话,本意是“风动石摇”,因为题写“石”字的石头本身就会摇,所以没有写第四个字。随后,李淳风在背面又题写了三个字“山、河、破”。这三个字留下之后,却引发了无数的猜想。

  如果是与郭璞的三个字对应,那么这三个字对应的意思就应该是“山河破碎”。最后一个破字刻在风动石上,正面刻的是“石”字,暗示“石摇”,后面的“破”字,怎么表达出“破碎”的意思呢?

  于是,后来的人们逐渐形成了一个共识,“风动石碎山河破”。三块石所处的位置,恰好在平原和山地之间,辽河平原里来都是汉人控制的地区,而山地的主人却经常变来变去。如果从这个角度看,三块石似乎有了一丝界碑的含义。

  故事讲到这里,很多人都好奇,那么这些刻字怎么都没有了呢?

  首先是“山河破”三个字是最早被人抹掉的,辽国的一位皇帝巡游到此,看到这三个字大为光火,下令抹去了这三个字。后来金国灭了辽国,觉得“风动石”有根基不稳的意思,就下令又抹去了这三个字。然后命令和尚在上面刻了一个巨大的“佛”字。

  这样的故事或许并不真实,但是听到的人却仿佛身临其境一样。

  金东珍好奇的问:“这块巨大的石头怎么可能破碎呢?”

  王啸林张口就说:“用炸药啊!”

  郭云涛赶紧拉了王啸林一把,“我们赶紧走吧,一会军队就会找过来的。”

  所有人赶紧收拾东西,继续出发,一路向东,穿过白清寨,折向南,翻过一道高岭,进入山区。

  郎步摇在劫案现场忙碌着,一个士兵跑过来汇报,说有人看见头等车里一个男人带着两个女孩和胡子一起跑了,她立刻想到了去三块石的三兄弟。郎步摇立即带上一队骑兵,向着三块石赶去。

  当郎步摇看到孙家寨的被山炮炸飞的寨门,顿时就明白了,这是一次有预谋的抢劫,利用攻打孙家寨掩护行迹。因为奉军对胡子之间的火拼,抱着乐见其成的心思,自然不会派人来阻止。这就让这伙胡子公然携带了火炮,然后在打劫孙家寨后,突袭了火车。

  估计是杨玄明他们接走了张坦之和东珍,那么他们下一步会去哪里呢?

  此时,进山的一队年轻人,再次停下修整,大家开始商量起来,下一步的行动方向。第一不能跟着杨火头的胡子走,很容易被误会成真正的胡子,遭到军队的攻击。也不能靠近铁道,同样有被误会的可能。

  如果不沿着铁道走,想要绕道去安东,要绕很大的一个圈才行,而且一路上山路难行,带着两个女孩子有点麻烦了。

  陈君秀却异常的兴奋,不住的畅想着自己的胡子生涯。

  “三哥,我们好不容易进山了,还是赶紧找个地方起局子吧!给我一把交椅,我当最小的当家的就行。你说好不好啊?”

  杨玄明歪着头看着这个小丫头,觉得这个小姑娘很好玩,就是话有点多。

  “你安静一会,我们商量好了,就带你去起局子,封你当个搬舵先生。以后我们的大业就靠你的脑子啦!”

  陈君秀先是一愣,随后开心的笑起来。

  “这个好,我喜欢,打打杀杀的事你们去做,我来给你们指明方向,制定作战计划,哈哈,你们都得听我的。我有主意了,我们下一步去五女山,那里是个不错的地方,正好可以建立一个豪华的山寨。”

  王啸林一听就头大了,“你不回家啦?五女山和安东是两个方向啊!”

  郭云涛也劝说起来,“你不赶紧回家,你爹会急死的!”

  陈君秀不满的说:“你们懂什么!我们既然不能直接回安东,让我爹去桓仁接我不就行了吗?我被你们这帮胡子绑架了,你们还敢送我回安东吗?让人去给我爹送个信,带上银子来赎人,我们起局子的钱就有了啊!”

  四个兄弟听到这里,顿时一起想吐血,杨玄明哈哈大笑着说。

  “你这个胡子竟然绑架自己,还要勒索自己的老爹。”

  张坦之忽然严肃的说,“她说的对,我们确实不能直接去安东,让他爹去桓仁接人是合理的。赎金就免了吧!”

  杨玄明立刻叫过一个伙计,叮嘱了一番,那个伙计立刻飞身上马就跑。

  陈君秀立刻大喊起来,“不能不要赎金啊!我爹会被日本人抓起来的!你们是真傻还是假傻啊?”

  那个伙计立即调转马头跑了回来。

  张坦之咬着牙说,“她说的对,我们还真不能不要赎金。”

  王啸林忽然说:“那,东珍怎么办?”

  杨玄明满不在乎的说,“打包一起办!”

  郭云涛不紧不慢的说,“郎步摇应该就在我们后面不远,老道,你带着东珍往回走,没准就能遇到她。”

  陈君秀有开口说到,“这个风险太大,万一她身边有日本人就麻烦了。我们先带着她一起走,路上给步摇姐姐留个信,让她带着人不要追我们了。”

  东珍的小脸有点红,“我跟着秀姐姐。”

  张坦之想了想说,“带一个和带两个也差不多。问题是怎么和郎步摇解释呢?”

  王啸林笑着看杨玄明,“三哥,你留下等她,顺道把她也一起劫走吧。”

  杨玄明挥手就要打,被郭云涛拉住。

  “我看这个办法不错,你留下给后面的军队来个下马威,顺道让你媳妇看看你的本事,其实她只要知道东珍和我们在一起,也就放心了。”

  张坦之一拍手,也跟着起哄。“就这么定了,老三断后,我们直奔桓仁,出发。”

  杨玄明一屁股坐下,大声的说。“没有我,我看你们怎么去桓仁。”

  陈君秀溜达到杨玄明身前,用手轻轻的摸了一下他的大脑袋。

  “三哥,你媳妇挺好的,我们就是给你一个展示的机会,要不让张坦之留下,万一你媳妇因此喜欢上别的人,你可就没地方后悔去了啊!”

  杨玄明不耐烦起来。“别老你媳妇,你媳妇的叫,我可没承认她是我媳妇。我用得着在她面前展示吗?我的本事又不是给女人看的。”

  陈君秀做了鬼脸,转向郭云涛说。“涛哥,你给步摇姐姐写一封信吧!她认识俄语,日本人看见了也不怕。”

  郭云涛有些惊讶的看着陈君秀。“你个小鬼头,怎么什么都知道!”

  最后,杨玄明的两个伙计一个留下给郎步摇送信,一个去本溪给陈君秀她爹发电报。其他人踏上了去桓仁五女山之路。

  郎步摇带着骑兵马不停蹄的追进了山里,在一处山坳处,突然一声枪响,前面的一块大石头上,冒出了一阵火花。

  一队骑兵迅速散开,警戒着向前摸索着前进。郎步摇来到大石头前,看到一个石块下面压着一封信,拿起来打开一看。

  一封俄文写的信件,开头是用俄国人的口气,索要东珍的赎金,随后就开始不着调起来。原来郭云涛在信里嘲笑郎步摇的安排,把自己人安排在危险之中,如果不是运气好,可能早就被炸死了。

  郎步摇除了暗骂几句之外,也没有办法,看到后面说会把东珍和陈君秀一起送到桓仁,也就放心了。于是带队转身往回走了。

  一群年轻人真的要进山当胡子了吗?五女山为什么适合建山寨呢?去往五女山的一路上还会遭遇什么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东八门之阴阳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东八门之阴阳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