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大劫案
空瓶子2020-02-06 11:093,316

  张坦之带着两个小美女出了包厢,一路穿过二等车厢,向餐车走去。其实他们也不是饿了,就是因为陈君秀实在坐不住了。

  二等车厢里的人不多,车厢两头还各站着一名关东军。张坦之在走过车厢中间位置的时候,看到一个白人站了起来,看上去像是一个白俄贵族,衣服很考究,留着大胡子,走路的姿势很刻板,似乎是当过兵。

  张坦之一行人走到车厢连接处时,那名白人正好走到了车厢的另一头,似乎与站岗的关东军发生了争吵,张坦之没有回头看,赶紧带着两个美女快步走进餐车。

  三人刚刚坐下,列车突然猛的开始减速,车轮和铁轨之间发出剧烈的摩擦音,两个小美女都赶紧捂上了耳朵。

  二等车厢里突然传来一声枪响,紧接着是人们发出的惊叫声,餐车里的人都纷纷紧张的看向二等车厢。

  张坦之三人的座位非常靠近二等车厢,张坦之身子一缩钻进了桌子下面,伸手拉着两个美女,两人也跟着他钻进了桌子下面。

  轰隆隆的一声巨响,列车前面发生了剧烈的爆炸,第二节行李车和里面的一队关东军,一起被炸飞了。头等车的前半部分也严重变形了,餐车因爆炸引发了剧烈的抖动,餐桌上的盘子碗筷散落了一地。就餐的人和乘务员也都被震的七荤八素,纷纷的抱着头钻进桌子下面。

  陈君秀抱着头嘀咕,“完了,我新买的衣服啊!”

  东珍抱着头瑟瑟发抖,两只手紧紧了拉住张坦之的胳膊。

  车厢外面传来战马嘶鸣的声音,还夹杂着零星的枪声。一队胡子飞马来到爆炸现场,在那名白人的指挥下,快速的从头等车的一个包厢里,搬下了三个大箱子。一个胖胖的蒙古人也被拉下了火车,几个胡子上去把他捆上,扔在一匹马背上,一行胡子呼啸而去。

  火车爆炸的地方几乎和三块石在同一条线上,相距不到五里地,三兄弟同时听到了爆炸声,杨玄明甚至感受到了爆炸的震荡波。

  王啸林忽然说:“那是山地炮,不是炸药爆破。可能还是他们。”

  郭云涛也恍然大悟:“他们不是来抢劫孙家寨的,他们的目的是火车。”

  杨玄明猛然窜出去,飞身上马,向着铁路的方向飞奔而去。剩下的两兄弟也赶忙跟上。刚冲下山,林子里又窜出两匹马,上面是和杨玄明一起进城的两个胡子。两人手里都端着一把枪,其中一个递给杨玄明一把匣子枪。另一个稍微放慢了速度,等到王啸林两人追上来,分别递给他们每人一只匣子枪。

  五匹马沿着一条小河,一路向北飞奔着,距离铁路不到一里路时,对面冲过来一队胡子,为首的是一名白人。

  杨玄明举着手里的枪,对着前方高喊了一句话。“晴天不别梁,都是里码人,留下杨火头,兄弟道个别。”这句话的意思是,我不是打劫的,都是自己人。

  白人身边的一匹马转向路边,随后又跟过来两匹马,一起减速停下。其他胡子在白人的带领下,飞驰而过。

  杨玄明没等马停稳,直接从马上跳了下来,直接扑到大哥杨火头身上,搂着大哥哇哇大叫起来。杨火头大名叫杨玄离,火头是他的外号,知道他真名的人还真不多。

  杨火头刚刚安抚好杨玄明,王啸林和郭云涛也赶到了,杨玄明给大哥做了介绍。

  互相打过招呼之后,王啸林就忍不住问到。

  “杨大哥,刚才拉过去的是四一式火炮对吗?”

  杨火头开心的笑了,“好小子,识货啊!”

  杨玄明赶紧插话进来,“大哥,你怎么和老毛子扯一起去了?自己跑了也不和家里人说一声?”

  杨火头有些犹豫的说到:“这些都和我们家要门的传承秘密有关,咱爹已经为了家族的秘密牺牲了,这一代有我一个就够了,你就别跟着参合了。啸林老弟,你家的传承不断就行了,在你没有学成之前,也别去研究那些秘密,八门中其他几门的秘密我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也不会比我们家的更容易,所以你要谨慎,不要急着报仇,更不要妄自去承担那些秘密传承。”

  王啸林和杨玄明一时被噎住了,郭云涛却问到。

  “杨大哥,你们砸孙家寨就是为了今天的事铺路吧?”

  杨火头嘿嘿的笑了。

  “聪明人看破不说破,孙家的人勾结日本人妄图分裂蒙古,顺道砸个响也不冤枉他们,我们劫的是蒙古叛徒,他们带着珍宝要去日本卖国,察克爵士混上了去汉城的火车,我们里应外合才有这么漂亮的一个响。”

  王啸林忽然惊声叫到:“你们砸的是去汉城的火车?”

  杨火头惊讶的看着他。其他三个兄弟也都想到了,杨玄明大叫一声,“不好了,老道也在火车上,而且也是头等车。”

  三人不约而同的奔向马匹,杨玄明一边上马,一边对大哥说:“大哥没事就好,我回头进山去找你。”

  三个兄弟带着两个胡子,快马冲向铁路的爆炸现场。杨火头看着几个青年的背影,露出了欣慰的笑意。

  此时的火车爆炸现场,一片狼藉,头等车里幸存的人纷纷跑出来,聚集在二等车厢,可是二等车厢的头部也损坏严重,车窗几乎没有完好的,地上到处是碎玻璃。

  二等车前部的乘客几乎人人带伤,头等车跑出来的人更是血肉模糊,二等车厢正好有几名医生,正在给受伤的人处理伤口。

  五匹快马,五只匣子枪,五个青年汉子,威风凛凛的赶到火车爆炸现场,可想而知火车上的幸存者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火车后面几节车厢里幸存的关东军,正在组织二等车厢的乘客撤退到餐车去,发现又有可疑的武装分子靠近,顿时紧张的撤回了餐车,纷纷把枪口伸出车窗,瞄准来人。

  张坦之在陈君秀的威逼利诱下,正带着两个美女试图返回头等车,张坦之发现来的人是自己兄弟,就乘乱带着两个美女下了火车,沿着铁路线,迎着兄弟们跑过去。

  张坦之一边跑,还一边示意兄弟们离远点,不要太靠近了。火车上的关东军也没敢直接开枪,看着三个男女跑向来人。

  五匹马接走了三个人,火车上的人们议论纷纷起来,有人猜测这三个人是胡子的奸细,偷偷在火车上装了炸药……

  五匹马跑远了之后,速度放慢了些。

  王啸林的马上还坐着张坦之,杨玄明和他并肩骑行,手里抓着他的马缰绳。杨玄明好奇的问张坦之,“你们跑下来干嘛?我们就是怕你们出事,也没打算带你们走啊!”

  张坦之呸了他一声,有些气愤的说:“你们一个个都跟胡子一个造型,跑来看我们,等你们走了,关东军还不把我们都当奸细抓起来啊!”

  王啸林连连称赞之后问到:“老道,我们是把你们送回奉天,还是送去安东啊?”

  张坦之无奈的说:“当然是安东了,回了奉天可就未必在出的来了。出了这么大的案子,奉军和关东军都不会善罢甘休的,火车短时间内也恢复不了。我们只能骑马去安东了。”

  杨玄明哈哈大笑了几声,回头看看两个美女。“那两个女孩子能受得了吗?”

  张坦之痛苦的说:“先走一步看一步吧,路上找个马车给她们坐!”

  一行人再次路过三块石的时候,停下来做了一次修整。两个女孩子兴奋异常,陈君秀更是再次体现了话痨的可怕。

  “涛哥最帅啦!我以后就跟着涛哥混啦,我们是要进山当胡子了吧!我也要一把交椅,做个当家的。”

  郭云涛郁闷的说:“行啦!一路骑马进山,你受得了吗?我们要赶紧把你送回到安东陈家,我们可不敢拐跑了陈家大小姐,你爹要是发起疯来,真胡子都害怕。”

  陈君秀这次好像遇到对手了,更加兴奋的说起来。

  “你想送回去可以啊!关键是你们进得了安东城吗?这么大的案子,这一路的关东军都得行动起来,估计还会有更多的关东军从朝鲜调过来,安东城肯定要戒严一阵子的。奉天更是回不去啦,我敢回去,你们也不敢送。两头去不了,中间的大路上都是关东军,不进山还能去哪?进了山想不当胡子也不行啦!你说对不对,涛哥?对了,你们在这里是怎么知道我们在出事的火车上的啊?”

  郭云涛平生第一次觉得自己嘴欠了。

  陈君秀看郭云涛不肯再说话,哪里肯罢休。

  “涛哥,你们在这里研究了半天,发现什么重要线索了吗?这三块石可是很重要的古迹啊!不会什么发现都没有吧!”

  郭云涛终于还是没忍住。

  “怎么没有发现啊!你看那块最大的石头,只要你一说话,它就会跟着颤抖。”

  陈君秀坏笑着看了看郭云涛。

  “风动石,响箭岩,海天桥并称辽东三绝,小孩子都知道的故事!不过,你肯定不知道这风动石,后来为什么改名叫三块石的吧?更不知道三块石和渤海国的传说吧?”

  陈君秀的声音很大,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大家都围了上来。

  四兄弟没搞明白的事,小丫头陈君秀能说明白吗?三块石身上到底有什么故事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东八门之阴阳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东八门之阴阳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