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块石拜山
空瓶子2020-02-06 11:073,122

  一个老式蒸汽火车头拉着一列长长的火车,轰隆隆的驶出了奉天火车站。一名司炉工正挥汗如雨的一锹一锹的往锅炉里扔煤,火车头后面挂着一节装的满满的煤车。

  煤车后面挂着两列行李车,里面除了随车的行礼,还藏着一队关东军。他们将保护车上的贵宾直到汉城。行李车后就是一节头等车,整个车厢只有六个包厢,所有的门都紧紧的关着。

  接着头等车后面挂的是一列二等车,里面都是双人茶座,零星的坐着几十个乘客,有军人、政客、商人,都是些非富即贵的人。后面接着是一辆餐车,提供乘客沿途的伙食供应,也包括那一队关东军的伙食。

  最后面是三节普通客车,几乎每一节车厢都坐满了。列车员和几个执勤的关东军,不断的来回巡视着。这样的列车是每天有两班,从奉天开往汉城,对面也会开过来两列同样的列车。

  头等车五号包厢里,陈君秀正在和一个小姑娘一起玩纸牌,其实小姑娘已经不小了,十四岁的小美女,此时脸上已经贴了好几张纸条了。张坦之坐在靠门的位置,安静的看着书。

  陈君秀出完手里最后一张牌,兴奋的拿起一张纸条,正要贴在小姑娘的脸上,可是看着对方满含热泪的双眼,还是放下了手里的纸条。

  “好了,东珍不哭,咱们不玩了,等你长大了,会比姐姐玩的更好的。”

  陈君秀一边说,一边摘下东珍脸上的其他纸条,然后转向张坦之。

  “臭道士,装什么秀才,过来哄哄东珍妹妹,哄不好就把你阉割了做太监,送你去皇宫专门伺候太后格格们。”

  张坦之无奈的放下书,那个小姑娘却开口说到。

  “姐姐,我已经不是格格了,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孩。我们家也不住在皇宫里了。”

  张坦之微笑着说。“不当格格也挺好的不是吗?如果还住在皇宫里,就没机会出来玩了!现在你都可以自由的去日本了,这不是挺好吗!”

  陈君秀也附和着说。“就是啊!皇宫里除了宫墙就是侍卫,走到哪里都有一群人跟着,多无聊啊!在奉天跟姐姐们逛街不是很开心嘛。等到了安东,我带你去看鸭绿江,这个时节正好可以吃到开江鱼,我们挑一个最肥最大的炖了吃,好不好?”

  东珍委屈的脸色缓和了很多,还是略带失望的说。“可惜我不能一直跟姐姐在一起,我还要去日本上学,可是我真的不喜欢干爹,他太严厉了。”

  张坦之坐到东珍身边,一边收拾纸牌一边说。“严师出高徒啊!他也是为你好,等学好了本事,再回来时,你就会像步摇姐姐一样,做一个女官,管一大堆男人,多好啊!”

  陈君秀忍不住插话。“看你说的这个酸啊!管男人有什么好的,被女人管着你觉得不舒服是吗?以前全国不都被老太后管着吗?”

  张坦之笑了笑,没有和陈君秀争论下去,转而和东珍聊起了家常。

  东珍的全名是金东珍,或者叫爱新觉罗东珍,是满清一位亲王的女儿。辛亥革命后,亲王将这个女儿送去日本读书,并委托给日本人中本一郎照顾。

  这一次,中本一郎在大连以亲王的名义,搞到了一块土地,要开办一个市场,自己暂时不能回日本了,就委托郎家派人送东珍去日本。

  列车将在六个小时后到达安东,陈君秀就会下车回家,而张坦之则会一直将东珍送到汉城。

  列车沿着铁路线飞驰,几乎与火车线平行的一条官道上,三匹快马也同样飞驰而过。

  王啸林、郭云涛和杨玄明三人,正快马加鞭的赶往三块石,昨天晚上接到消息,三块石孙家寨被一股胡子给敲了。本来就打算去三块石找线索,正好赶过去看看情况。

  因为孙家本身就是胡子,还没有被招安,奉军对胡子之间的内斗,并不会插手。

  当三人赶到三块石附近的时侯,并没有看到军队出现,只是远远的看到九龙山上的孙家寨还在冒着浓烟。附近的村民都躲起来了,三人也没有遭遇放哨的,看来进攻一方并没有打算留下来占领这里。

  三人一路来到孙家寨的大门前,寨门已经被火炮轰塌了大半。

  杨玄明嗷嗷怪叫起来。“我靠!连山地炮都用上啦!这得是多大的仇啊!”

  郭云涛仔细打量着此地的地势格局,山势不算高大,但是坡度陡峭,一道寨墙将两座山头连接起来,强攻两侧山头,和拿人命填坑差不多。寨墙和寨门借着山势,确实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感觉,不得不感叹起来。

  “如果不用大炮,这里还真实易守难攻啊!”

  王啸林笑着说。“用炸药一样的。”

  杨玄明哈哈大笑起来。“老疙瘩啊,埋炸药会死人的啊!”

  王啸林不服气的说。“你拉来大炮会把人吓跑的,夜里偷偷埋炸药效果不是更好。”

  郭云涛忽然也笑起来。“老疙瘩,你去剿匪吧!我看哪个山寨也经不起你的研究。”

  杨玄明也不得不认真起来。“老疙瘩,你知道四梁八柱中的顶天梁又叫啥吗?”

  王啸林摇摇头。郭云涛笑着没有说话。

  “除了托天梁之外,就顶天梁最重要,又被叫做炮头。一般都认为是指枪法好,其实是指那些会用炮和炸药的。所以,你要是挂局至少是个炮头。”

  王啸林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们进去看看吧。”

  三人牵着马进了孙家寨,一路看到很多尸体,看来双方拼的很凶。

  杨玄明仔细检查着尸体,试图找到一些线索,可惜战场被打扫的很干净,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最后在后院的一间被炸塌的柴房里,找到一个还有一口气的人。一个彪形大汉被炸的血肉模糊,爆炸时应该离手榴弹非常近,居然还能坚持到现在,这个人的生命力可是真顽强。

  郭云涛用尽各种办法,最后从那个人嘴里只得到了三个字,”杨火头”。

  杨玄明顿时就懵了,杨火头是他大哥的外号,难道是大哥带人袭击了孙家寨吗?

  郭云涛认为不一定是大哥干的,也可能是说这件事和大哥有关系。这么大的一次行动,只要进山找几个人多打听一下就能知道了。

  三人又转了一会,再没有新的发现了,走出了孙家寨。

  与孙家寨隔空对望的一座矮山上就是著名的三块石,三块巨大的岩石高高的耸立着,其中一块山岩的根部非常细,上部又高又大,一阵大风都能吹的它发出颤抖,所以又叫风动石。

  这才是三人今天的主要目的地,骑上马冲下山坡,来到三块石脚下。这里有一座残破的寺庙,一块大石头上还刻着一个巨大的佛字。

  寺庙虽然有些残破了,还能看出这里曾经辉煌过。寺庙里只有一个老和尚还在,除了念经什么也不肯说。

  三人绕过寺庙来到三块石下面,围着石头转了一圈。

  三块石头的排列上很随意,简单的品字形,也算不上很严谨,因为石头大小不一。造型上,最大一块几乎是另外两块石头的两倍大,但是高矮缺又差不太多。

  杨玄明首先不耐烦起来。“这有什么好看的,山里比这好看的石头多了去了。”

  王啸林安慰到。“毕竟历史悠久啊!据说前秦燕国时期的文献中就曾经提到过。”

  杨玄明满不在乎说。“山里哪一块石头不是成千上万年历史,也就是这三块石头离城市比较近,比较容易被人发现而已。”

  郭云涛笑着说。“没错,就是因为位置好,才能被文人记在下来。深山老林的石头,文人可是看不到的。”

  王啸林也有点不耐烦了。“这些石头到底能说明什么问题呢?”

  郭云涛仔细看着石头上刻着的佛字。“这个字刻上去的年代不会太久远,之前曾经有过其他刻字,应该是被打磨过,现在也看不出来了。”

  杨玄明用脚踹了一下最大的石头,石头真的开始出现抖动,虽然幅度不大,可是站在石头下面的人还是觉得有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王啸林打趣到。“你要是能把他踹倒,没准下面镇着的什么妖魔鬼怪都要跑出来了。”

  杨玄明用后背顶住石头,好像是要用力靠倒石头一样。实际上,他是在感受石头的颤动,在深山老林里生活的人都知道,靠着岩石可以感受到一些远处的震动。

  郭云涛好奇的问。“有啥感觉啊?”

  杨玄明闭着眼睛认真的回答:“真有,有火车经过。”

  三人顿时笑做一团。

  看过三块石也没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看来四兄弟的探秘之路开局不利啊!真的有火车经过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东八门之阴阳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东八门之阴阳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