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破西塔
空瓶子2020-02-06 11:073,115

  一辆福特汽车停在了立达中医院的门前,二楼的一扇窗户里,一双小手使劲的挥舞着。

  “啊!步摇姐姐来接我啦!我要坐汽车去逛街喽!”

  张坦之和王啸林面面相觑,心里也在暗自高兴,终于可以甩掉这个疯女人了。

  陈君秀回过头看着张坦之。“杨老三去哪了?是不是还不敢见他媳妇啊?步摇姐姐多好啊,人家都没嫌弃他一个胡子,他还拿什么架子?”

  张坦之咳了一声。“话也不能这么说,他们之间毕竟差距太大。”

  陈君秀撇撇嘴。“借口还不好找,就说他自己不争气得了。谁也没逼着他当胡子啊!”

  王啸林忍不住帮三哥挣口袋。“三哥,也确实没当胡子啊!这次就是来考体育学校的。”

  病房的门被推开了,郎步摇英姿飒爽的走了进来。陈君秀一下子扑了过去,抱着郎步摇大喊大叫起来。张坦之拉着王啸林赶紧往外走。

  郎步摇制止了陈君秀的胡闹,对着兄弟二人说。“西塔延寿寺里有个喇嘛是渤海人,应该会知道一些情况。”

  两人停下脚步,感激的看向郎步摇。张坦之客气的问到。“多大年纪的喇嘛,可知道名号?”

  郎步摇没有再多说。兄弟二人出了医院,直接叫了一辆马车,直奔西塔而去。

  奉天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各有一个藏式佛塔,造型完全一样,下面各有一座寺庙,但是每座庙里供奉的佛像各有不同,其实也代表了东北地区常见的四种佛教分支。

  西塔下面的延寿寺是黄教喇嘛寺,黄教是蒙古地区的主要教派,蒙古的王公大臣来到奉天,首先就回路过这座喇嘛庙。

  可惜,如今的西塔已经残破不堪了,十几年前,日俄战争中,西塔遭遇了严重破坏。主政奉天的人也没人关心这个处于满铁附属地边缘的寺庙了。

  西塔后面一大片居民区多数是朝鲜人的,这里成了奉天朝鲜人的聚居区。张作霖一直打算把京奉铁路的终点站修到奉天城附近,必然要在这里穿过南满铁路。日本人一直极力阻挠修建跨线铁路桥,朝鲜人也占据了沿线的土地,不肯搬迁。

  西塔地区就成了奉天城附近最混乱的一个地区,里面的人员构成异常复杂。延寿寺虽然也在战火里受到了波及,但是在信众的帮助下,基本上被修复了。

  张坦之和王啸林在延寿寺门前下了马车,日本修的马拉小铁路经过这里,沿路看上去还算热闹,路南一侧日本人占据了几处俄国人留下的建筑,又修了一些日式建筑,路北是一些朝鲜建筑,再加上喇嘛庙的建筑。站在这里会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

  两人缓步进了延寿寺,庙里几乎没有香客,只有几个小喇嘛在打扫庭院。正殿前有一个巨大的香炉,里面没有一丝香火气。

  一个身穿破烂袈裟的喇嘛从香炉后面走出来,迎着两人走过来。“两位施主请止步,今日本寺不对外开放,请两位改日再来可好?”

  张坦之双手合十回礼。“大师,打扰了。我们是来寻找一位渤海故人的,不知大师能否帮个忙?”

  喇嘛一愣,随机淡然的问到。“敢问,两位施主从哪里来?”

  张坦之坦然的回到。“关东八门,张家和王家后人来拜山门。”

  喇嘛略显紧张,但也没有吃惊。“两位请随我来吧!”

  喇嘛带着两人来到一间静室就离开了。王啸林紧张的四下张望,可是静室里简单到什么都没有的地步,两人只能站在里面等人。

  一个身穿大红袍的老喇嘛走了进来。老喇嘛长了一张典型东北脸,脸颊略长,下巴很大,细长的单眼皮。

  “老僧觉真,就是你们要找的人。”老喇嘛坦然的施礼后,拉了一个蒲团席地而坐。

  兄弟二人只好有样学样的也坐下。

  “十五年前,我曾经遍访八门,只求一观八门玉牌,只为了却心中的疑惑,以求得证胸中所愿。可惜,八门家主无人肯答应。此后我一时怒气,便向江湖发布了悬赏,只求玉牌的拓印件。不成想十年前引发了珲春张家的灭门惨案,我便撤销了悬赏。之后所发生的事,我也不清楚了。”

  老喇嘛声音不大,却很有感染力,仿佛能把人带回到那个年代。

  张坦之对着老喇嘛抱拳行礼后说到。“我就是张家唯一幸存的后人,当年参与暴行的匪首均已伏法,我今日也不是来寻仇的。想必高僧已经看过我家的玉牌了,不知是否得证大愿?”

  老喇嘛的脸上露出一丝歉意,略带伤感的说到。“当年我只知道先人委托八门保存了大量的重要物资,至于是什么我并不清楚,甚至和很多人一样,猜想可能是为复国而准备的财宝。传说玉牌上刻有寻宝的地图,当我看到张家的玉牌之后,确实看到了那些奇怪的符号,但是当我看到后面刻有的文字后,我就知道我们都错了。”

  王啸林忍不住插嘴问到:“高僧认识那些渤海文字?”

  老喇嘛痛苦的说到:“我认识一些,也确实看懂了上面所写的内容,但是那段文字是不可以说出来的,更不能够写出来。也正是因为看了那段文字,我才彻底死心,放弃了复国的想法,也放弃把渤海文字流传下去的想法了。”

  两个兄弟都惊呆了。老喇嘛自顾自的继续说着。“八门能把这个秘密保存一千多年,是我们这些渤海后人万万不及的。如今关东大地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就让渤海文字和渤海古国一样消散吧。”

  张坦之首先缓过来,率先问到。“难道八门的传承就要在我们这一代手里断掉吗?”

  王啸林也问了出来。“我们是秘密的所有者,您对我们说说总没有关系吧!”

  老喇嘛苦笑起来。“你们当然有资格去找回玉牌和玉牌里面的秘密,因为玉牌传承不仅仅和渤海国有关,八门传承历经千年不绝,说明你们自有一套补救的方法,我所知所见于你们无益,甚至反而会误导你们。更何况我发誓今生不会说出这个秘密,也羞于说出它。感谢你们能来看我,不用原谅我的罪过,只要你们的传承还在,我的大愿就无悔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老喇嘛就再也不肯开口了。

  吃过晚饭,四兄弟再次盘坐在西屋的火炕上,互相通报了今天遭遇的事情,很快火炕上陷入了难得一见的沉默。王啸林郁闷的看着几个兄弟,因为他家的事把大家召集在一起,可是却带出了每个人身上的伤疤。

  思来想去王啸林还是问出了自己心中最大的疑问。“我就不明白了,什么样的秘密是说出来会损人不利己的?我爹为什么会这样说呢?”

  张坦之也说出了自己最大的疑惑。“是啊!什么样的秘密能让老喇嘛放弃复国的理想啊?”

  杨玄明也跟着凑趣。“我大哥到底是生是死啊?”

  郭云涛最后总结了一下。“不管秘密到底是什么,九宫飞星图后面隐藏的是什么才重要。既然不是财宝,那肯定是更重要的东西,但是老喇嘛却放弃了,说明这东西对渤海人未必是好事,对我们来说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可是为什么还有其他人要想方设法的寻找呢?”

  四人又沉默了一会。

  杨玄明拍拍自己的大脑袋,干脆的说。“不管是什么,我们先找出来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郭云涛点头表示赞同。“我们寻找的过程中一定会遇到寻找宝藏的渤海人,顺便也就把其他问题都解决了。”

  张坦之也表示支持。“一个秘传了千年的秘密,值得我们去为之奋斗。”

  王啸林也激动的说。“我们兄弟齐心一定能成功的。”

  口号喊完了,可是从哪里开始第一步呢?

  四个人商量了半天,最后决定从九宫飞星图开始,既然上一代人研究了很久都没破解渤海文字,他们也就先不费劲了,万一遇到另一伙人和老喇嘛一样也是渤海人,到时候就能知道那些文字的真实含义了。

  既然九宫飞星图指向了八个不同地点,这些地点一样也是另一伙人的目的地。而且对方很可能认为那是藏宝图,所以更会下功夫的。

  风门的九宫飞星图指向的是三块石,惊门和火门的还需要再进一步研究,其他几门的图还没看到,以后找机会都登门去拜访一下,看一眼还是能办到的。

  于是兄弟们决定第一个目的地就定在三块石了,出了奉天城一路南行不到50里地,之后再进山去寻找杨家大哥的下落。然后去安东城拜访册门陈家。

  然而,世事难料,四兄弟的长途旅行绝不可能一切顺利。敬请期待第二卷渤海古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东八门之阴阳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东八门之阴阳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