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海文字
空瓶子2020-02-06 11:073,356

  第二天清晨,大西门里站着四个高矮胖瘦各异的青年,一辆马车被叫了过来,两个胖子费劲的钻进了马车。车老板咧着嘴嘟囔着要加钱,一个细高挑儿的青年笑着告诉他,送两个胖子到郭家庄,车老板顿时高兴的赶着马车上路了。

  “涛哥,郭家的名声这么好吗?”王啸林看着远去的马车,忍不住嘀咕出声了。

  “风门的生意就是靠口碑的,你见过风水先生摆摊吗?”

  王啸林呵呵笑了。“郭家老爷子能让涛哥看玉牌吗?”

  张坦之拉着王啸林往立达中医院走去。“不让看也没关系,只要证明玉牌还在就行。”

  王啸林略带忧心的说。“如果还在的话,我们哥几个,就他最危险了,以后出门都的小心点了。”

  张坦之一脸坚毅的说。“是祸躲不过,怕什么,我们兄弟齐心,还怕他们不来呢!”

  中医院一开门,就来了很多病人,走廊上人来人往的。张坦之和王啸林站在医生办公室门前等了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进去。

  “嘿,你们两个鬼鬼祟祟的在这里干什么?打什么坏主意呢?”一个脆生生的女生在两人耳后响起。

  两人一起回头,看到一个身穿病号服的小美女,倒不是年龄小,而是身材娇小。

  张坦之严肃的说。“陈家妹子,你不在病房里休息,瞎跑什么?”

  陈君秀瞪了他一眼,看向王啸林。“你不老实的在家戴孝守灵,跑出来干吗?跟着老道都学坏了,以后少跟他混。”

  王啸林有些吃惊的问。“你认识我吗?”

  “你以为光老道会算啊!我比他算的还准呢!有什么不明白的问我,找新衣姐姐没用的。当然,除了看病啊!难道你有病了吗?”陈君秀说完了还伸手在王啸林额头上摸了一下。

  王啸林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我没病,我们是来找张院长的。”

  陈君秀一脸坏笑的看向张坦之。“是你的坏主意吧!来看葛新衣还找这么个破烂主意。张院长不在,你们回去吧!不要在这里影响我看病啊!”

  医生办公室的门被拉开,葛新衣冷着脸走出来。“安静点,秀,带他们呢俩去你病房等我。”

  她说完话径直转身回了办公室。

  陈君秀吐了吐舌头,转身向二楼的病房走去。

  一进病房,陈君秀就一头扑倒在病床上,大声叫喊起来。“烦死了,医院一点意思都没有,说话都不能大声,走路也要轻点,出门都不让,烦死啦!”

  张坦之从病床下面拉出一个木凳子递给王啸林,自己坐在床边上,拍了陈君秀的后背一下。“你消停一会行吗?”

  陈君秀一翻身做起来,靠着床头抱着被子做出一副小可怜的样子。“张大哥,你救救我吧!这里比书院还恐怖,带我回家吧!求求你了。”

  张坦之皱着眉头问。“你说张院长不在,他去哪了你知道吗?”

  陈君秀把头高高扬起,闭上眼睛哼哼着说到。“不知道,不知道,想看病找新衣,想看病找新衣。带我走吧,带我走吧。”

  陈君秀突然坐直身体,认真的盯着张坦之。“你不是来看病的!快说,你找张院长干吗?”

  王啸林在一旁看到目瞪口呆,张坦之无奈的摇着头说。“郎步摇说张院长认识渤海文字,我来请他帮忙认几个字。”

  陈君秀伸出手。“拿来!”

  张坦之一愣。“拿什么?”

  陈君秀一脸得意的说。“张院长认识的几个渤海字,还是跟我爹学的呢,肯定没有我认识的多啊!如果我也不认识的,你们就只能去找我爹了,这个世界上只有他认识的最多。”

  张坦之一拍大腿。“我怎么把你这个大才女给忘了,罪过,罪过。老疙瘩,快拿出来给她看。”

  王啸林也想明白了,这陈君秀的陈家不就是册门的传人吗,他们家要是不认识,还真找不出其他人了。赶紧拿出带有文字的拓印件递了过去。

  这次陈君秀很安静的接过拓印件,仔细的看起来。看了一会之后,长叹一声说到。“这里一共有四十八个字,我只认识九个,其中只有两个连着的是日月,其他的都是单字。估计我爹能认出来一半左右,恐怕也很难看明白整段话的意思。”

  王啸林吃惊的说。“这些字看上去和汉字差别不大啊,怎么会这么难呢?”

  陈君秀放下手里的拓印件,严肃的说。“存世的文献太少啦。我爹穷尽半生也只搜集到一千来个渤海字,能确定含义还不到五百个。渤海字看上去很像汉字,但是构字的方式有着本质的区别,很难猜测真实的含义。”

  张坦之打断陈君秀的长篇大论。“你见过你家玉牌上的字吗?”

  陈君秀白了他一眼。“当然了,我一看就知道这是玉牌上的文字,但是我家的文字可比这个少很多,总共只有二十四个字。不过那些字的含义是要保密的,玉牌上的文字应该是一种汉赋体,四个字一句。”

  病房的门被推开了,陈君秀藏起拓印件,看向门口。葛新衣推门走了进来。屋子里的三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这位美女医生进来查房。

  “陈小姐,腹部还有痛感吗?”

  陈君秀老老实实的回答:“没有了。”

  “可以出院了。”说完话,葛新衣看向张坦之。

  张坦之赶紧主动说,“我们就是来接她出院的。”

  葛新衣奇怪的看着他。“一会儿,郎家会来人带她走,你真的要接她走吗?”

  张坦之信誓旦旦的说:“我就是送她去郎家的。”

  王啸林赶紧出来打岔,:“新衣姐姐好,我是王啸林,他们都叫我老疙瘩。”

  葛新衣看着这个大男孩,亲切的说:“你没事就好,以后自己照顾好自己。”

  王啸林心头一热,眼含泪水的点点头。葛新衣转身出了病房。

  陈君秀立即变脸。“谁要跟你们走啊!我要等步摇姐姐来接我,她有汽车可以坐。”

  张坦之瞪了她一眼,从身上拿出另一张拓印件。

  “看看这个,能认出几个字来。”

  陈君秀一把抢过来,仔细看了起来。王啸林也好奇的凑过去看,看上去和王啸林的那张很像,不过字要多很多。

  张坦之低沉的说:“这是我家玉牌的拓印件,是我从一个胡子身上找回来的。”

  看了半天,陈君秀有些失望的放下了手里的拓印件。“还是九个字,和刚才那张的几乎一样,只是位置不同,其他的字都认不出来。”

  王啸林把两张拓印件放在一起对比着看,确实发现了几个一样的字,从位置和排列顺序上看不出任何关系来。

  张坦之思考了一会说。“如果我们把八门的八块玉牌上的文字搜集全了,去找陈叔叔也许就能破解这些文字了。”

  王啸林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不对,平均算每张玉牌上有五十个字左右,刨除十个左右的重复,有效的四十个,八个玉牌加在一起,最多也不会超过三百个字。按照陈君秀的说法,他爹最多就能认出一半的字。也才一百五十个左右。”

  陈君秀举起双手挥舞了一下。“不对,辨别古文字不是字越多越好,而是完整的文章,连续的句子越多越好。如果是八个完整的文章,哪怕就是八句意思明确的话,也比五百个字更有意义。可惜的是,八门的玉牌是要保密的,我们不能拿来做参考。”

  房间里顿时陷入了安静。

  话分两头,郭云涛和杨玄明回到郭家庄,立刻就被郭家老爷子叫了进去。

  杨玄明一路上不住的感慨,觉得郭家庄就是个军事要塞,来一个连的士兵也攻不进来,除非用上重型山地炮。

  郭云涛心事重重的带着他一路来到会客厅。堂屋正中是一副巨大的山水画,画中有一位神仙模样的人,悠然的游走在山水之间。老爷子坐在八仙桌一侧,对面还坐着一位中年人。

  郭云涛连忙拉着杨玄明上前行礼。“孩儿,祝爹,九叔,安康福寿,风调雨顺。”

  杨玄明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跟着一起重复了一遍。郭老爷子和九叔微微露出了笑意。老爷子还没说话,就先拿出一张拓印件递给了郭云涛。

  “拿去研究吧,注意保密就好。我们研究一辈子,也没研究明白,希望你们能一代更比一代强。”

  九叔接过话头继续说。“我刚从安东城回来,陈廷玉已经看过五家的玉牌了,也没有破解这些文字,你们还是另外想办法吧!”

  郭云涛和杨玄明都觉得有些憋闷。郭云涛试探的问了一句。“另一面的图样能给我看看吗?”

  九叔笑着回答说。“那就是九宫飞星图,八门分别对应的是惊一,疲三,飘七,册九,风二,火四,爵六,要八。”

  郭云涛不死心的有追问到。“那些附加的笔画是什么含义?”

  九叔满意的点点头,继续说到。“观察的挺仔细,那些应该是一些地理指向信息,风门玉牌的指向应该是三块石,过去也叫风动石。其他几家的情况都差不多,具体是指什么,你们根据具体图样去推测吧。”

  两个胖子既满意又不满意,略带郁闷的出了郭家庄。

  神秘的渤海文字和九宫飞星图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呢?四个兄弟即将展开的调查会有收获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东八门之阴阳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东八门之阴阳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