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齐心
空瓶子2020-02-06 11:073,255

  王啸林家的西屋炕上,三兄弟并排躺着,杨玄明早已是鼾声如雷了,郭云涛侧身躺着偶尔发出磨牙的声音,王啸林夹在两人中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呆呆的盯着天棚发愣。

  忽然四合院的门被人轻轻的敲响了,三长两短,非常有节奏的重复着。王啸林一骨碌爬起来惊异的看着窗外。杨玄明一惊翻身坐起,两手下意识的四下摸索着找枪。

  郭云涛翻了个身,闭眼睛说到。“是老道来了,别找了,你没带枪。”

  杨玄明扑通一声倒下,继续蒙头大睡起来。

  王啸林披上羊皮袄去开门。

  两人前后脚进来时,郭云涛和杨玄明已经穿上外衣,盘腿坐在炕上了。两人热情的招呼张坦之上炕,王啸林一脸茫然。“你们俩怎么把衣服都穿上了?”

  杨玄明晃着大脑袋说。“老道来了,还能睡吗?”

  郭云涛往炕里面挪了挪。“要是老道都算不明白,我看哥几个以后就只能在家睡大觉了。”

  张坦之拍了拍杨玄明的肩膀挨着他坐下。“不好意思啊!来的路上耽搁了,打扰哥几个的好梦了。”

  王啸林跟着上了炕。“你这算无遗策的老道,怎么也会算不准时间啊?”

  张坦之憨厚的笑了笑。“路上遇到有人打劫册门陈家的大小姐,顺手帮了个忙。”

  郭云涛撇撇嘴。“你要是真算的准,你们俩一道从铁岭回来多好啊!干嘛非要设计个英雄救美啊?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杨玄明一把抓住张坦之的胳膊。“你说什么?册门?是关东八门之一吗?”

  王啸林也惊讶的看着张坦之。张坦之甩开杨玄明的手。“老疙瘩不知道可以理解,你怎么也不知道呢?”

  杨玄明疑惑的说。“我知道什么啊?我在家排行老三,上面还有两个哥哥呢,轮也轮不到我啊!”

  郭云涛示意杨玄明小声点。“我也是自己瞎猜,我老爹正值壮年,也从来没讲过什么传承,我虽然是长子,可是在家族大排行里,只能排到老八。老道,你就给我们详细说说关东八门的事吧!”

  杨玄明哈哈笑着说。“原来你是锅巴啊!”

  郭云涛一脚踹了过去。“别闹,听老道说。”

  原来,这关东八门是八个家族各自的传承,但是彼此之间又有着密切的联系。据说历史非常悠久了,每一家都有一块玉牌,据说是从渤海国时代传下来的。上面记载了每个家族要保守的一个秘密,只有家主才能知道。

  十年前,吉林珲春的张家突然遭到灭门之灾,只有在省城求学的大公子张坦之幸免于难。张坦之在册门陈家和疲门葛家的帮助下,落脚在龙首山,学会了一身本事。经过这几年的不断追查,参与灭门的匪首,都已经被张坦之杀死了,可是幕后的真凶却还是不见踪迹。

  根据张坦之的分析,关东八门分别是惊门张家,疲门葛家,飘门高家,册门陈家,这是上四门。下四门是风门郭家,火门王家,爵门郎家,要门杨家。关东八门的传承和中原江湖八门基本类似,但是略有出入。

  关东惊门主要传承预测推演的学问,疲门主要传承医术,飘门主要传承的是乱世求生之道,册门主要传承的是文献整理和金士古玩。上四门都是显学,家族一般都很庞大。

  下四门的传承就有些低调了,风门是传承风水堪舆还算好,但是也不是可以大张旗鼓做生意的。火门是关东八门中最低调的一门,研究炼丹制器。爵门虽然是研究官场学问的,但是风险也最大,常常是大起大落。要门最特殊,中原的要门主要是善要,以丐帮传承为主,可是到了关东就变成了恶要,成了胡子的领袖。

  但是因为张家是突遭灭门,可以说是传承尽失,张坦之的所学都是和现在的师父学的,他是来自中原的道士,预测推演的水平很高,但是对于张家自己的传承则一无所知。

  如今,王家也是几乎灭门之灾,王啸林对家族传承也几乎一无所知。八门一连被灭了两门,看来问题是很严重了。再结合高家丢失玉牌的情况看,对方很可能是针对玉牌来的。

  从陈君秀的遭遇看,对方似乎也盯上了八门年轻的一代,剩下几家都应该有了防备,在想像高家那样暗中偷盗,已经不大可能得手了。绑架继承人也是个不错的方案。如今八门的年轻一代都有人在奉天,不知道是有意安排的,还是无意形成的局面。

  如果按照高家提供的线索看,对方很可能是渤海人,那么对方此时一定有大量的人手集中在奉天城里。

  听到这里杨玄明终于忍不住了,一拍大腿喊到。“妈了个巴子的,有能耐出来单挑,不服就干啊!”

  郭云涛不耐烦的又踹了他一脚。“喊个几把,人家等在暗处,就等你喊呢!”

  王啸林一脸愁容的说。“按老道的说法,那四个都是女的,这下可有点麻烦了。”

  张坦之继续分析到。“高子轩我没见过,不过现在住进了郎家应该暂时没事,郎步摇是政府高官,对方轻易不敢下手。葛新依跟着张锡纯现在也算是社会名人,难怪先从陈君秀身上做文章。”

  郭云涛不住的点头表示赞同,也插话到。“郎家既然参与了保护陈君秀,就说明他们都意识到了危险,我们不用替人家操心了。先保护好我们自己吧!”

  王啸林忽然瞪着杨玄明问。“你家的玉牌呢?”

  杨玄明一时蒙住了,合计了一下才说。“出事之前,我大哥带着老弱提前进山了,等我进山的时候,老弱都在,唯独不见了我大哥。谁也说不清他到底去哪里了!”

  其他三人顿时都没声了。

  杨玄明忽然明白过来。“不会吧!难道我大哥也出事啦?”

  四个兄弟盘坐在炕上一直聊到天色发白,雄鸡高唱也没有停下来。天色大亮之后,四兄弟的聚会再次被敲门声打断。

  王啸林领进来一个高冷的美女。杨玄明一头载到在炕上,用被子蒙住脑袋。来人正是郎家的美女高官郎步摇,曾经和杨玄明定过娃娃亲的冷美人郎步摇。

  郎步摇和几人寒暄了几句,从皮包里拿出一个公文袋递给王啸林。

  “这是王叔留在我那里的遗嘱。”

  王啸林颤抖着双手接过公文袋,缓慢的打开封口,慢慢拿出一张纸。

  吾儿啸天啸林:

  如已收到此文,说明我已不在人世,留此文书以防意外。

  家中财物你们兄弟均分即可,为父在江湖中的产业就不留给你们了,所有产业都赠与龙首山太阳庙吧。大丈夫行走天下,当凭自己的本事,我相信王家子弟绝不会衣食无着。

  王家本是关东火门传人,啸天已经知道传承所在,如啸天也遇意外,啸林当持玉牌去安东求见墨玉斋陈廷玉。如玉牌已失,此文后附玉牌拓印件一张。玉牌本是死物,所刻文字才是秘传关键。

  关东八门各有秘闻,皆不得传以文字,破解后也不要公开于世,切记!切记!

  如已无人可传此文,读到者既是有缘人,是否愿意接过传承,请君自便。唯愿解密之人不要泄密于外,否则只有损人不利己而已。

  火门王武道

  王啸林泪流满面失声痛哭,颤抖着双手将遗嘱叠好收入怀中,又颤抖着拿出另一张纸。缓缓张开,上面果然是玉牌的拓印件,正反面各是一个图样。

  郎步摇又拿出一个公文袋,递给王啸林。“这是王叔所有产业的清单和手续。”

  王啸林没有接,对着张坦之说。“我爹把这些都留给你师父了。你替他收着吧。”

  张坦之愣住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郭云涛伸手结果公文袋递给张坦之。“你先收着。”

  杨玄明一把搂住王啸林,拍拍他的肩膀。“没事啦!老爷子既然留话了,咱们按着做就是了。”

  王啸林擦了一把眼泪,举起那张拓印件。“今天在场的都不是外人,这张纸是我家玉牌的拓印件,大家都看看吧,尽快帮我破解我家的传承秘密,我们不能让这个传承就这样断了。”

  郭云涛伸手结果拓印件,仔细看起来。

  郎步摇又拿出一个公文袋,递给杨玄明。“这是你的新身份,名字没改,就是改了出身和户籍。”

  杨玄明干咽了一下口水,接过公文袋瞪了郎步摇一眼,转而戏虐的说。“你这百宝箱里还有多少个袋子啊?”

  郎步摇白了杨玄明一眼,没有理他。“没有其他事情,我就先回去了。”

  郭云涛猛的抬起头。“等等,你在政府里接触的东西多,你看看这奇怪的文字,我看着是汉字,可是我却一个也不认识。”

  郎步摇没有接那张拓印件。“那是渤海的古文字,具体我也不认识。”

  张坦之疑惑的看了一眼拓印件。“哪,你知道奉天城里有谁能认识这些字吗?”

  郎步摇转身向外走,一边走一边说。“你们去找张锡纯吧!”

  渤海文字和汉字到底有什么不一样?玉牌里到底记载里什么秘密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东八门之阴阳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东八门之阴阳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