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叶:荒城
一梦九川2019-02-03 17:101,348

  小区的人烟渐渐散尽,停着的好几两车一辆接一辆的开走,但是,小区大门旁的那一滩血迹仍然刺眼,好几只苍蝇和不知名的昆虫争先恐后的围着血迹飞行。

  高楼十四层,冷风缓缓。

  站在阳台处的千瑶见人烟已散,跑进自己的房间,将落地长帘拉合上,关上玻璃门。打开衣柜,掀开了包住少年的被子。

  “完了完了,你杀人了,虽然是个感染者。”少年呆呆的看着她,满不在乎,好像人不是他杀的,又好像,杀了个人就没事儿一样,“不不,准确的说是为我杀的。”

  “你……在害怕吗?”少年终于在咦咦了半天后终于说出了一句话。

  “我能不害怕吗!你杀的是感染者,现在又得有black world的人来找我们麻烦了。”

  “怪物……就应该杀……”少年的双眼泛着悠光,对着千瑶的眼睛,那双眼睛里,好像漂浮着一座座冰山。

  千瑶坐在地板上,安静了一会儿,手托着下巴,观察着衣柜里的少年。

  “你叫什么名字?”

  “我……不知道,忘记了……名字……”居然有人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奇得千瑶说不出话来,看着他的眼睛呆了一会儿。

  “昨天晚上,你说的‘死雨’是什么?”千瑶好像还能感觉得到那时他的嘴唇靠近她的耳根,弱弱的,缓缓的,冰寒的气息游荡在自己的脸颊,她被吓得忘记了动,回过神,一把推开少年,他的眼神,无辜和失望。

  千瑶回忆着,越发觉得莫名其妙,但越想越入神,不觉少年的手伸过来,手指轻轻划着她的脸颊。

  好一会儿,得千瑶回过神来,才发现少年在抚摸自己的脸颊,她看着他的眼睛,像黑夜里的光芒,温柔但却透着冰寒。

  从来没有男生敢这么摸自己的脸,他的手很冰,好像就是用冰块雕刻的,千瑶的脸突然红的如同烧红的铁块,无名的热流从心里蹿出来,她捏紧了自己的拳头。

  但她居然没想要打这眼前神经有点不正常的少年,只是把脸转向另一边,故作生气的问他在干什么。若是在平常,她早一巴掌连带回身踢招呼了。

  “那场雨,夺走了她……”少年缩回自己的双手,看着自己的手掌,又抬起头看了看眼前的千瑶,“你……咦……”

  千瑶下意识后倾着身子,怕他又伸手动自己。

  “在医院,他们为什么要那么对你?”千瑶顿了一下,笑了笑,继续问。

  “他们说……我是罪……我……为他们……杀过……很多很多的人。”他的回答让千瑶后背发凉,也越好奇起来。

  “他们是什么人啊,你,杀过很多人?”

  “他们说……创造了我,叫我杀人,我不想杀人。”少年的情绪激动起来,他张开嘴咕哝着些什么,千瑶听不清,双手抱头,他的双眼里,流动着惊恐的光芒,“帮帮我……我不想回那个医院!”

  少年突然间的变化顿时让千瑶手忙脚乱,不知道该做什么,只是慌乱的摸了摸他的头。

  “你怎么了?”

  少年突然安静,头埋在双膝间。

  “我来自伊巴顿,叫黎明,我来这里找一个人。”

  突然莫名其妙的变化使得千瑶确信了眼前这个少年就是个精神病人,七上八下的转折从昨晚开始就让她一直处在懵逼的状态。

  但是,她知道,所有人都知道——伊巴顿,是那座堕落的城市,在三年前,就已经被毁了,现在,那里应该就是一片无人的黑暗森林。

  “伊巴顿!?你是不是个感染者?”千瑶心里咯噔一响,她好像察觉到了什么,自己很害怕,但,对眼前的少年,起不来半点防备。

  黎明,正如他的眼睛。

继续阅读:第九叶:花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裂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