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凉如许2019-03-26 15:262,219

  明崇俨三人回到府衙,来到书房后,便将门窗紧闭。

  一身风尘的明崇俨径直走到书案前把摆放手边的案卷及画卷拿出来铺好,又问立在一旁拿剪刀挑蜡烛的曲水要来今夜法台之上攻击众人的青面獠牙的恶魔画卷。

  曲水将画卷交给明崇俨之后,与肖弋寒一道来至书案前,看着明崇俨翻阅案卷,并且不时的将目光落向那两张画卷之上。

  明崇俨瞧了半晌,朝着肖弋寒道:“今夜你先去休息,待明日休整好,你便日夜留守在永泽身边吧!”

  肖弋寒不解,忙道:“这是为何?”

  曲水也连声附和:“对啊明府,此案与永泽有什么干系?”

  明崇俨叹息,道:“此案的关键所在,就出自于永泽,只要把他身边所发生的怪事理清,那么此案也就破了。”

  曲水一听,皱着眉头问:“明府您是怀疑这食心恶魔与永泽有关?”

  明崇俨点头,看向曲水与肖弋寒的目光里多了一丝道不明的精光一闪而过,随即道:“你俩在永泽家所见到的那副青面獠牙的恶魔图,难道不是这幅么?”

  肖弋寒摸着脑袋,惊疑道:“是这幅画卷不错,可是明府,我还是不能相信,之前一直与我打斗的,居然是这么一幅出自永泽之手的画卷。”

  明崇俨喝了一口曲水递过来的茶水后,点头朝肖弋寒道:“嗯,你不信也没办法,方才与你俩打斗的,的确是这画卷里的青魔。”

  曲水这时瞧了一眼这画后,不禁感到背后一凉,她搓着双臂,道:“可是明府,这画里的青魔又是如何出来的,又是怎样出来食人心的?”

  “这就要等我们拜访过永泽才能得知了。”明崇俨坐在椅子上,目光盯着画卷,头也没抬的回答。

  又像是想起什么,明崇俨道:“夜已深了,你们还是去歇着吧,用不了多久,我想应该会有一场架要打,少不得你们二位帮忙。”

  哎?

  曲水与肖弋寒此刻有些莫名其妙的,但听明崇俨如此说到,他们也不好多说什么,便朝明崇俨稽首拜别。

  出了门后,肖弋寒叮嘱曲水早些休息之后,他便离开了,而曲水则是有些担心地望着眼前紧闭的门窗,一阵风吹来,刮散了曲水耳鬓的碎发,她随即用手再次将碎发勾到耳后,这才惊觉夜深,反身离开。

  这一切的动作自是没有逃过明崇俨的双眼,他在屋内看着二人都已走远才摇了摇头。他又如何看不出曲水与肖弋寒所担忧之事,只是……

  事已至此,恐怕无法善了。

  此刻的永泽,是否知晓他笔下所画之物已经背负了四十二条人命债?

  明崇俨摇了摇头,他发现对于牵扯到永泽这痴人的身上的事情时,剩下的只有无奈。

  一夜无话。

  清晨。

  曲水一身粉色劲装,端着一盆水来到明崇俨的房间,侍候明崇俨洗漱。

  曲水见明崇俨面带疲惫之态,便问:“一夜没睡?”

  明崇俨点点头,将手巾递给曲水后道:“四十二条人命案,本府哪里睡得着?”

  曲水听出明崇俨话里的嘲讽与无奈,跺跺脚,一副出门要找人拼命的样子。

  明崇俨道:“你现在去找她,可不正是应了她的话,你还真想让本府去做她手里的利刃?”

  曲水听罢,像是泄气一般,回身走到桌子旁灌着冷水,愤愤不平道:“那也不能由她乱来啊?”

  明崇俨道:“我倒觉得现下这般挺好,远离洛阳,远离我那个师姐……其实只要离开她,我觉得在哪里都好。”

  “可是……”想着想着,曲水就流下泪来:“我是真的心疼明府你啊!”

  明崇俨走上前来安慰曲水,拍着她的肩道:“好了好了,曲水,我这不是没事儿么?你家大人我,命大着呢!”

  曲水听后,吸了吸鼻子。

  又听明崇俨道:“快去吃饭吧,我们还得办案呢。”

  ……

  明崇俨曲水二人来到饭厅,就看见肖弋寒正在桌前布筷,见他二人来了,便道:“快来吃饭。本来还想叫你俩来吃饭呢,没想到这就来了。”

  明崇俨与曲水肖弋寒三人刚在饭桌用过饭后,就见左元礼慌慌张张地跑进来了,大喊:“不……不好了,又死人了。”

  听到左元礼的话后,明崇俨与肖曲三人面面相觑。

  永泽这是背着他们画了多少?

  左元礼气喘吁吁地来到明崇俨跟前,道:“昨夜值更时,打更人发现一个女子……女子……死状与之前的那些人一样,被挖了心脏。”

  明崇俨等人对视一眼后,曲水递给左元礼一杯茶,道:“喝完再说。”

  左元礼接过茶,看了一眼屋内的人,道:“你们怎么不着急?”

  言罢,左元礼一边喝着茶,一边看向神情泰然的明崇俨与正在看书的肖弋寒。

  一杯茶喝完,左元礼问曲水,道:“明府他们这是?”

  曲水斜了一眼左元礼,道:“没事儿,明府他在想对策,不过这案子吧,已经有了些眉目。只是……”

  “只是什么?”左元礼一听,来了兴趣。

  曲水悠悠道:“只是啊……”

  “行了。”明崇俨道:“去现场吧!”

  明崇俨几人带着衙役赶到现场时,周围已然围了不少百姓,见明府等人来了,自觉让开一条道。

  明崇俨来到尸体旁,一撩衣袍蹲了下来,检查起尸体来,又在胸前的伤口处用手比了比。

  然后摇了摇头,便站了起来。

  对着一旁的曲水与肖弋寒,道:“你们去尸体周围到处检查一下。”

  曲水与肖弋寒二人领命而去。

  在经过尸体时,曲水的手臂被墙壁上的木刺扎伤,露出丝丝血痕。

  肖弋寒见此,连忙扯下衣角,一边给曲水包扎伤口,一边道:“怎么样?”

  曲水白了肖弋寒一眼,道:“这么点小事儿而已也用得怎么小题大做?”

  明崇俨这时睨着那面墙一瞬不瞬地看着,突然走上前去,摸着那墙的时候,感觉一片湿漉漉的泛着水气,再抬起手指后,果然就见到手指上有水痕……

  不,这不是水。

  而是……阴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崇俨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崇俨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