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信笺
扬晓北2019-03-26 11:252,935

  吴丰年意兴阑珊,站在门外,看着瑞雪一人在病房安静的坐着,瑞雪低着头,窗外灿烂的阳光打在瑞雪的头发上,睫毛上。瑞雪眼睛看着自己的双手,两个手的手指在来回搬弄着。吴丰年静静地看着瑞雪,瑞雪发呆,他也在跟着发呆。

  只不过当一个人发呆的时间长了,会反应不过来。吴丰年的反射弧长,发呆的比较专注,而瑞雪早早的就发现了吴丰年,只是瑞雪感觉门口的人好奇怪,自己好像认识,又好像没见过。看见他就想要和他说话。

  “嘿,同,同学?”吴瑞雪怯生生的喊着。

  “啊?哦,是在喊我吗”

  “嗯嗯,我可以麻烦你点事情吗”

  “额,你说,我能办到都会去办”吴丰年猜想着瑞雪的心思,却什么都猜不到。

  “那个,可以帮我买些信纸回来吗”瑞雪眼神恳切。

  “还有,还有,还有笔”吴丰年看着瑞雪的眼睛,瑞雪的眼神充满了渴望,那是一种对生活必须品,像是她之前看到饭的眼神一样。

  “这个,没问题,稍等我一下”

  “嗯嗯”

  说罢,吴丰年就像一阵风似的,紧忙从楼上跑下去,吴丰年还和以前一样,对妹妹的请求,那叫一个有求必应,如果把瑞雪的要求看成是一份100分的试卷,吴丰年这个做哥哥的,总是能以120分的成绩完美通关。

  在之前常去的文具店里,吴丰年在里面先逛着,昨天在家中,他刚看过几分瑞雪的信,小姑娘在18岁以后,写的每一封信都有一个特别的习惯,每一封信的信纸颜色,都是根据自己写信时的心情选择的,选用的笔,有着黑,蓝,黄,绿,红五种颜色,就像是一个活泼姑娘的晴雨表,展示着瑞雪的心情。

  “老板,信纸还有笔都搬在什么地方”

  “向前走,左拐,先生,两边架子上,一边是纸,另一边是笔”

  “好的,谢谢了”吴丰年温柔的报之一笑,想着自己的需求走过去;想想这么多年,除了练习自己原先丑陋的字体时,经常去文具店选纸,在自己字迹变好之后,就再也没有逛过这种充满纸香,墨香的地方了。

  店员看着眼前男子,笑容温柔,不觉对男子评价抬高了几分,毕竟现在除了学生,大部分人对文具的购买,已经没有之前的多了,更别说是什么信纸了,

  吴丰年转到信纸和笔的位置,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品罗列,开始专心挑选起来,手指划过每一张纸,感受着纸的厚度,在之前练字的时候,吴丰年对纸的要求近乎到苛刻,纸不能过厚或者过薄,纸不能太过粗糙,也不能太细腻;纸不能边角划手,但也不能太过柔软……

  之前还没升经理时,当时的经理就爱拿吴丰年选纸说笑“小年那个年轻人真是有趣,选几张写字的纸,简直就像是在挑选自己即将要迎娶的媳妇似的,那叫一个仔细呀……”

  只不过今天的挑选,吴丰年变的更加的认真,瑞雪要•写字的纸,一定要比吴丰年用的纸要好一些,这就像是一种偏执,自己妹妹想要得到的东西,一定不能凑合,如果找不到最好的,那也要比自己用的好。

  吴丰年的‘小媳妇’很难找,不过用心去感觉的吴丰年找的更加仔细。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摸完两个架子的纸后,吴丰年选出了几种手感好的,纸张在手中展开,看着并不出奇。从吴丰年冒光的眼神中可以看到,这些纸都是极品的宝贝。

  选完了纸,选笔的时候吴丰年就比较随意了,挑出些笔杆好看的,将里面的笔芯取出,吴丰年直奔这家店最贵的笔芯位置走去,因为吴丰年都用的钢笔,对水笔没有研究,不过买东西,吴丰年一直秉持着‘一分价钱一分货。贵的东西自然要比便宜的要好得多’

  吴丰年将笔芯在柜台慢慢的放进笔杆里,像是在伺候着一个小祖宗,店员看着这个客户的认真,忍不住捂着嘴笑了一下,这个男人,简直就是在捧着一个稀世珍宝。

  “这些,多少钱”

  “先生,一共是800元,你是现金还是?”

  “微信转给你吧,谢谢”

  “对了,帮我拿一个档案夹,要漂亮的,谢谢”

  店员从身后拿来一个黑色比较沉稳的档案夹,吴丰年看着,又说道

  “那个,拿那个白色稍微带着小熊的那个吧,谢谢”

  店员愣了愣神,但还是保持着自己的职业素养,微笑的将白色档案袋递给吴丰年。

  “你好,先生,一共八百五十元,请出示您的付款码”

  “嗯,好的,麻烦了,谢谢”吴丰年不停的道谢。

  因为在吴丰年看来,所有为别人服务的人,都应该得到应有的尊重,这是最起码的礼貌。哪怕是早上卖早点的,就算是只买了一袋牛奶,吴丰年都会说一声谢谢。

  ‘劳动人民最辛苦,劳动人民最光荣’因为自己的职业,得不到社会的尊重,吴丰年尊重着每一个人。以德报怨好过以怨报德。

  选好纸,吴丰年将每一种颜色的纸分类。不同的颜色,放入不同的夹层,做事专注细心。

  将买来的各色水笔,按照一定的顺序夹挂在档案夹的一侧,一切整理完后,整个档案夹,配着水笔,简直就是一件艺术品。吴丰年欣喜,转身离去。

  等吴丰年回到医院,在门口偷偷地看着瑞雪,不由得想笑。

  瑞雪再屋子里,老神不自在,隔不了多大会就向着窗外探望“怎么还不回来”,在瑞雪低下头深思的时候,吴丰年偷偷的遛进屋子里来。

  “噔噔噔噔噔……”

  “看,这是什么”

  瑞雪看着眼前物品精致,露出一丝微笑。“真好看,谢谢你”

  瑞雪看着档案夹上的一排笔,听着吴丰年介绍,“那一只是蓝色的,这只是黑色的,旁边那只是红色的……”

  “来来来,快看看里面的东西,满意不满意”

  瑞雪打开档案袋,用手抚摸着袋子里的纸张,问道“你也经常写字吗,里面的纸好舒服”

  “我,还行,之前练过一段时间的书法”

  “那,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谢谢你”

  “因为我记不起了”

  吴丰年看着眼前的妹妹,在说完自己记不起后,便神色黯然的低下了头,她很想记起,在责怪着自己的失忆,担心自己谁都不认识,会给他人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在瑞雪醒后,就钻进了自己织造的牢笼,从来没有走出过病房。

  “没关系了,以后会记起的”

  “能借我一下你的笔吗,我告诉你我的名字”

  吴丰年看着眼前的妹妹,却不敢告诉她,我就是你哥哥;从小就看电视剧,电子书的他,很是理解,当一个人发生强迫回忆时,会有多痛苦。

  “我的名字呢,吴丰年;口天吴;丰盛的丰;新年的年”吴丰年写着自己的名字,小心翼翼。

  之前他介绍自己的名字时,总是会用最爽朗的语气“吴丰年是我的名字!口天吴;瑞雪兆丰年的丰年!不过瑞雪不是我姐姐哈,是我妹妹,吴瑞雪”他介绍自己时,总是会把自己的妹妹带上。这种心理,就好比一个人有一个鸡蛋大的钻戒,会不停的炫耀;吴丰年有着妹妹,这是他生命的最重要。

  吴丰年写完自己的名字,不敢再多停留,匆匆和瑞雪告别。

  “那,我下次再来看你吧”

  “嗯嗯,好”

  “再见,下次再见”

  “下次再见”

  也不知为什么。吴瑞雪纳闷,自己好像很期待,很期待能再次见到吴丰年,而且这次,好像内心对吴丰年的告辞,也充满了不舍。

  吴丰年从病房走出,手中领着饭盒。刚走到楼梯口,就听到身后传来叫声。

  “吴先生,咱们能聊聊吗,在医院旁的咖啡厅里”

  吴丰年转身,看到是上午和白主任一起查房的那个年轻女医生,自己也刚好想要了解一下瑞雪的病情,也就答应下来“好的”

  “嗯,那吴先生,麻烦您先去咖啡厅等我会,我换下衣服”

  “好的,一会见”吴丰年露出标准的微笑。

  年轻医生还之一笑。“好的,打扰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瑞雪,兆丰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