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公主
小辉2019-02-25 13:163,122

  张彻自从来到博物馆上班,可以说经常惹是生非。这家伙经常因为和别人争论一些丝绸之路上的学术问题弄的面红耳赤,以至于最后都和人大打出手。这其中,不仅有很多同事,甚至还有不少的游客。不过张彻这小子当过兵,和他打过架的人,结果都没占到什么便宜。

  当然,这都不算什么。最可恨的是,张彻经常打着研究文物的幌子,对博物馆里的一些重要文物做出了难以挽回的损害。

  同事记得很清楚,有一次张彻差点将一卷记载南北朝时期记载西域商人和中原王朝通商交流的羊皮卷给烧毁了。干了这么多的荒唐事,但馆长却只是训斥了他一顿,罚了一点工资,愣是没撵走他。

  这一点,是博物馆里很多同事都无法理解的。

  张彻提心吊胆的走到馆长门口,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敲了敲门。

  “谁啊?”里面传来馆长的声音。

  “是,是我,馆长,张彻。”张彻小心翼翼的说道。

  “噢,是小张啊,快点进来吧。”

  张彻打开门,一眼就看到馆长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戴着老花镜,正捧着厚厚的一本书在看着。

  馆长是个年近六十岁的人,也是个老学究。张彻听同事们说过,馆长年轻时就着迷于丝绸之路的文化研究工作。甚至,曾一度只身一人走过丝绸之路。

  这是个传奇的人物,张彻对他非常尊敬。

  馆长抬起头来,扶着老花镜,端详了一眼张彻,露出一张慈祥的脸,摆摆手,笑吟吟的说,“来来,小张,快点坐,我给你看件东西。”

  张彻看到这里,总算松了一口气。看来馆长不是兴师问罪的,那他就放心了。

  他赶紧过来,坐在了馆长旁边。

  说来不是吹牛的,别看馆长是个研究丝路的行家里手,但很多问题他也不太明白,经常没事就叫来张彻请教他。其实,私底下,两人关系还是很不错的。

  “馆长,你是不是又遇上什么难题了。没事,你说吧,只要我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张彻坐下来,趁机拍了拍胸脯。在这个时候,他不免又露出了几分神气来。

  馆长伸出一根手指戳了一下他的额头,笑着说,“看把你小子美的,怎么,难道就以为只有你对丝路懂的多,我就要一直请教你啊。”

  张彻腆着脸,嘿嘿一笑,说,“不不,馆长,我可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好了,好了,你也不用解释了。”馆长一摆手,从书里书里抽出一张照片,递给张彻,说,“小张,你看这是什么?”

  张彻拿着照片看了一眼,登时睁大了眼睛。那照片上,是一个车祸现场。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已经毁损的不成样子,不远的地上,凌乱的扔着几个散开的黑色背包。里面装着各种充满着西域风格的金银首饰以及一些贝叶经。当然,最吸引张彻的,还是那些贝叶经。虽然历经千年,而且遭受车祸牵连,毁损的不成样子。可是,依稀仍可看到残存的一些面貌。

  张彻非常震惊,抬头望向馆长,非常意外的问道,“馆长,你这照片是在哪里拍摄的。”

  馆长颇有几分得意,笑笑说,“小张,你也有不知道的啊。现在,终于轮到你来问我了。”

  张彻嘿嘿一笑,赶紧拉着馆长的手,忙不迭的央求,“馆长,你赶紧说说看。”

  馆长笑说,“好了,你一个一米八的西北大汉,弄的这么娘娘腔,我还真受不了。”

  当下,馆长就娓娓道来了事情原委。

  原来,这是今天早上在兰州通往西安的高速公路上发生的一起车祸。根据警察现场调查取证,初步得出结论。这是一伙盗墓团伙,车祸原因大概是团伙人员内部火并。十之八九,是因为分赃不均了。

  据馆长多年的经验,根据现场的文物,他判断这伙盗墓团伙盗取的是一个隋唐时期,某个突厥王室的墓葬。而且这些文物中也有一些隋唐宫廷的陪嫁饰物,大致可以确定这肯定是某个远嫁西域的和亲公主的墓葬。

  但毕竟这些文物还是太少,馆长也无法确定这个公主的身份。

  这么看来,他叫张彻过来,其实还想征询他的意见的。

  张彻笑了一声,说,“馆长,说来说去,你不还是要请教我啊。”

  “臭小子,别废话了,赶紧说说你的观点。依你看来,这个公主会是谁呢?”

  张彻托着下巴略一思索,说,“馆长,说起来这其实也并不困难啊。你想想,中国各个朝代的和亲公主,陪嫁物品肯定都是金银财宝。即便是墓葬,估计也都是这些东西。而陪葬有佛经的,却是凤毛麟角的。据此,我们可以肯定两个事情。首先,这个公主本人是非常信奉佛教的,其次她所远嫁的国家,一定也是尊奉佛教的。”

  张彻说到这里,馆长似乎幡然醒悟。一拍额头,恍然道,“噢,我知道了。要说起来,在意思懒教兴起之前,突厥人一度是信奉佛教的。嗯,最早从北齐开始佗钵可汗就开始信奉佛教,还从中原抢了一个沙门弟子惠林。不过,在这之后,突厥人信奉佛教也出现了反复。唐玄奘法师在《大唐西域记》里都有记载的。”

  张彻接过他的话说,“馆长,你说的都没错。可是你别忘记了。远嫁突厥的和亲公主中,有明确记载,人家尊奉佛教的可是只有一位。”

  馆长到底是个见多识广之人,眼前一亮,马上说,“哦,你说的是交河公主。这倒是有意思了。她是西突厥可汗阿史那怀道的女儿,说起来并非真正的唐朝宗室。”

  张彻摇摇头,淡然一笑说,“馆长,话不能这么说。唐朝可是咱们中国历史上最开放的一个朝代之一。历代皇帝都秉持着天下共一家的观念,各个民族都是互相平等,俨然已经融为一体了。正因为唐朝皇帝的政策非常好,所以丝绸之路在唐朝时期才迎来了一个非常繁荣发展的时代。交河公主虽然是突厥人,却是玄宗皇帝一个重要的外姓公主。而且这个公主早已经汉化,本人非常信奉佛教。嫁给了当时的苏禄可汗,也倡导苏禄可汗尊信佛教。,要不然,《通典》里也不会有关于交河公主在碎叶城所建的大云寺的记载。”

  馆长露出了欣然的笑意,拍着张彻的肩膀,充满欣赏的说,“你小子到底是见多识广啊,看来我是不行了。”

  张彻心里美滋滋的,但嘴上还是很谦逊的说,“馆长,你可一点都不老啊。”

  馆长微微摇摇头,并不以为然。他神色随即凝重起来,缓缓说,“小张,你知道吗。这些贝叶经有一部分是从别的地方盗掘出来的。据一个警察反映,他们赶到车祸现场的时候,有一个包裹贝叶经的锦缎没有烧尽。上面写着一段残存的汉字,好像是绍熙五年天竺胡僧摩克罗那并探路行者护什么什么经。那些都被烧毁殆尽,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绍熙五年,也就是是1194年,这是中国南宋宋光宗的年号。这个天竺僧摩克罗那字面意思看就是个天竺僧人,可是这探路行者却是什么意思啊,我百思不解。”

  这些信息,对张彻而言却产生了极大的震撼。这些信息所昭示的内容,他再明白不过了。很显然,这些盗墓团伙发掘到了当年那烂陀寺逃生的天竺僧人和探路行者埋藏贝叶经的地方。

  也许,他们只是偶然的情况下发掘出来的。不过,他们盗掘的一定是一小部分埋藏贝叶经的地方,否则不会只有那么几部经书了。想当年,这些天竺僧人是分批次将这些经书藏在了多个地方。

  现在,形势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这些贝叶经的秘密看起来,迟早会世所共知的。现在,已经有那么多的国际文物贩子找上他来了。

  当然,张彻还不清楚他们如何知晓贝叶经的秘密的。探路行者当年也是那么严谨的组织,不可能会走漏风声。现在爷爷杳无音信,张彻也无法从他那里得到答案。也不知道爷爷当年,是否也遭遇了这些国际文物贩子呢?

  “小张,你发什么愣呢?”馆长轻轻拍了一下张彻,让他醒悟过来。

  张彻恍然醒悟,忙不迭的笑了一声,“啊,馆长,我只是被那些贝叶经给震慑住了。”

  馆长点点头,笑了一笑。忽然,神色严肃起来,说,“小张,我认真考虑过了。贝叶经是非常珍贵的文物,虽然我们不知道这些盗墓团伙是从哪里盗掘来的。但这个消息迟早会走漏出去,势必会惊动国际上的文物贩子。所以,我们必须要采取一些手段。”

  张彻点点头,看着馆长,说,“馆长,你有什么打算吗。你说吧,我听你的吩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丝路谜传之珈蓝寺寻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丝路谜传之珈蓝寺寻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