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螭吻2020-08-27 13:311,575

  太子府地牢

  叶初阳浑身是伤,狼狈的趴在冰冷潮湿的地面上,周围牢房的人时不时用鄙夷的话来刺她一两句,她只当没听见,因为她没那个精力也没那个力气去讨回那点面子。

  牢房突然被人打开了,一双精美的绣花鞋出现在她的面前,她费力的坐起身,抬头看了一眼来人就把头再次低下,不为别的,只因为来的就是害她家破人亡,自己也到如此地步的那个人,接天皇朝太子墨衍的太子妃孟静娴。

  孟静娴从身后婢子手中托盘里拿起一杯酒递给了叶初阳,语气中带着一丝嘲讽:“叶初阳,该上路了,你的家人可都还在下面等你呢。”

  叶初阳幽幽地看了她一眼,没有接过杯子,反而慢慢的站了起来,单手指天,极快速的吟唱着一段古老的咒语,孟静娴看见她的举动也不去拦,一个连一丝灵力都没有的废物,怎么可能施展什么术法。

  叶初阳在这么一会儿已经吟唱结束,一点点黑色的雾气以她为中心朝外面慢慢弥漫,她怔怔地看着孟静娴,慢慢的将手抚上了心口,一字一顿的道:“伏羲族第四十二代传人叶初阳,以灵魂为媒,诅咒墨衍和孟静娴此后永世不得为人,不得好死。”

  天空不知何时聚起了雷云,当她落下最后一字时,一道闪电落了下来,穿过牢顶正好打在她身上,叶初阳被这一道雷劈得灰飞烟灭,可她总感觉自己还有些意识,她正发着懵,就发觉眼前出现一点亮光,她朝着亮光走去,身后却传来一股拉力,她回头一看,就发觉拉着自己的力量大了些,生怕她不走似的,那点亮光发现叶初阳越走越远,立马急了,朝着叶初阳的方向直直的冲了过来,竟然冲进了她的身体里,不知何时,她的身后出现了一团黑色的雾气,见亮光冲进她的身体,也冲了进去,叶初阳还没反应过来,就失去了意识。

  她迷迷糊糊的,似乎睡了很久,梦里好像有个男人骂骂咧咧的说些什么,她正想仔细听听,却又再次失去了意识,只听见那男人大声吼道:“叶初阳,劳资好不容易把你救了回来,你可别又把魂给散了。”

  等叶初阳再次有了意识,再睁开眼,周围的环境已然不是那腌臜的牢里,而是一处熟悉又陌生的地方,这里,是她曾经的院子!是她还没有酿成大错之前住的那个院子!像生怕认错了似的,叶初阳又叫来了几个丫鬟,按照自己从前的记忆比对了一下,竟然都是自小伺候她的人,叶初阳欣喜若狂快要掉下泪来,太好了,太好了,一切都还没发生,一切都还能挽救,天无绝人之路啊!

  叶初阳定了定心神,招呼自己的贴身侍女清圆过来,询问她今日是什么日子,清圆诧异的看着她,还是规矩地回答道:“明日就是小姐十岁生辰,小姐怎么连这都记不得了?”

  叶初阳随意找了个借口搪塞了过去,心里却暗暗有了打算,如今她回来了,那么从前欠了她们的,她要偿还,欺了她们的,她要讨回,她这一次,不会再像从前那样,不辨是非,不知好坏,她这一次,不会让关爱她的家人枉死!

  她任由清圆打理好自己,然后就带着她去了继妹叶洛依的院子,她记得,在这个时候,正是她被自己推下水去后没几天,也正是因为这一次事故,叶洛依才逐渐疏远了她,这也导致了自己在死前才知道自己是有多对不起家人。

  这样想着,脚步却一点不慢的到了叶洛依的院子。刚进门,叶初阳就听见一个令人不快的声音:“姐姐,依姐儿这个样子,怕是不太好了吧,姐姐可就这么一个女儿啊,要是……”这人她记得,是府里的姨娘,赵氏。

  “要是什么?”叶初阳迅速地走到她的面前,面色十分不善地道:“你接着说,本小姐倒要看看,你这狗嘴里能吐出什么象牙来。”

  “你!大小姐,你怎么可以这么跟我说话!我可是你的长辈!”赵氏被气的浑身发抖,平日里谁见着她不是恭恭敬敬的,这个叶初阳,竟然敢如此放肆!

  “长辈?你算哪门子的长辈,不过是个姨娘,一个妾!”叶初阳知道她,入府已经五年并无所出,靠着一副皮囊邀宠,平日也端着夫人架子,自然对她没有什么好脾气,当即就叫来下人,吩咐道:“把她给我拖下去掌嘴,仗着一张脸挑衅当家主母,怕不是忘了规矩!”

  很快就有婆子进来把骂骂咧咧的赵氏拖了出去,叶初阳这才给屋里的嫡母吴氏见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尊天地:师兄又怂又贱还嘴贱怎么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尊天地:师兄又怂又贱还嘴贱怎么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