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往事
冉求2019-02-15 15:391,658

  大雾,早读课是6:45。她过腰的长发没有扎起迎风飘散,去往一中的路上,她身影快速前行,空气里氤氲的水汽,微醺着她的脸庞,映出如雨后初荷的妍丽面容。

  6:51,林晗看到班主任范玲正在和隔壁班的老师叙着小话。

  她慢慢地打开教室的后门猫着腰从闪开的一点缝里钻了进去。

  坐在座位上,气喘吁吁,旁边王珂看到她这样狭促的捂着嘴笑。

  “morning~晗晗~”说着伸手将她散落在眉心的一抹碎发抚至耳后。

  “morning,老范刚刚点名了吗?”

  “你不来,她怎么舍得点名?安了安了~”

  林晗挑着眉毛看着她 , “又拿我开玩笑是不是。”说着就去挠王珂的咯吱窝,闹成一团。

  “啧啧啧~一大早就让我看到美人香腮桃红、双鬓微湿的场景,心动,难以克制。╮(╯▽╰)╭”

  “……”

  班级里都是同学呜呜泱泱背书的声音。

  林晗就读的高二一班是风市一中的明珠班,隔壁二班是珍珠班,这是一中的两个重点班,班里同学都成绩优异,除了二班的李景涵。

  林晗从书包里拿出书本认真的背着。下课后,后桌的黄丽梅拍了拍她的肩膀。

  “江湖救急!江湖救急!昨天的数学作业我最后还有两题没做,你借我看看呗。”黄梅丽可怜兮兮地看着她。

  “你是两题还是两页?昨天是不是又忘了带作业回去了。”

  林晗揶揄地看了看她,直接从书包里给她拿数学作业。

  黄丽梅吐了吐舌头,伸手接过林晗手中的数学作业。

  “恩人,请受小女子一拜。”说着就要起身。

  “恩人我是活雷锋,拜就不用了,抄的时候注意点,别让王青天那位包公发现痕迹,要不然又得挨罚。”!林晗忍着笑,眉目微动,假装正经的说完便回头继续背自己的书。

  好不容易挨到晚上放学,跟邻座的几人告别后,林晗饿的前胸贴后背,拖着发飘的身体快速回家回家。

  走到门旁,看到新贴在门上的水费单子,林晗揭下来,开门,拿进屋子。

  找到钱包,看到里面散落的零钱,她这才想起来林徽已经三个月没有给她打生活费了。对于自己的这个生父,她甚是厌恶,却又无可奈何。

  林徽和谢婉莹的婚姻来自于自由恋爱,上世纪80年代的自由恋爱有些说不出的刺激和新鲜,谢婉莹是个孤儿,她和林徽的结合没有任何人的祝福。

  林徽有个母亲,势利的婆婆百般刁难,总觉得她的儿子配贵族公主都绰绰有余。谢婉莹一忍再忍,终于在婆婆去世后精神松乏了些,却没有挨住林徽一次又一次的出轨情变,忧伤成疾,死于抑郁症自杀。

  这是她不愿回首的往事,她从不在人前提起。

  她独自居住的风华小区在风市一中附近,步行只需要15分钟,这是谢婉莹遗嘱留给她的。谢婉莹去世后不到一个月,林徽便红装加身,逍遥另娶,讽刺之极。林家男人生性薄凉,她感触颇深。

  匆忙做了点饭,她快速吃完,从抽屉里拿了个瑞士军刀,用指尖滑着试了试锋利度,便装在兜里往林徽所在的小区赶。

  林徽的住所锦凌是风市的一所高档小区,对外来的行人管理森严,林晗没有门禁卡,只能掐时间跟小区车辆进入,好在现在是下班高峰,来往比较方便。刚进小区就看到前面梁娇上楼的身影,她快速跑到单元楼还是差了些,没跟上。

  说起梁娇,一个手段了得的女人,她是林徽结婚后在外的一个新鲜元素之一。

  三年前的2011年,梁娇生下了一个男孩,母凭子贵登堂入室。四十而立的林徽如获至宝,自己这个丧母不受宠的女儿更是往后排了很多。

  “扣扣扣”,随着敲门声的响起,应声打开门只见一张娇俏的脸,弯弯的柳叶眉,红润的苹果肌,晶亮的眼睛透露着算计。

  二十八岁的梁娇正值年华,可是透过她的脸林寒仿若看到了一个丑恶的灵魂,跟小说里所有烂大街的戏码一样,梁娇勾搭上了林徽,婚外情本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可是林徽借此一次又一次的挑衅,病弱的谢婉莹逼入绝境。

  梁娇满脸嫌弃:“又是你!”

  像是看到了细菌,避之不及反手就要把门关上。

  她没说话,眼神像刀子,从梁娇的身上划过,灵活的手钻进门缝,面上结霜地看着她。慵懒的掀着眼皮看着她,“咣”一脚把门踹开,不顾梁娇的横眉冷对,直接大步跨进客厅。

继续阅读:第二章 对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就那么喜欢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