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琳琳2019-02-09 20:273,230

  窄小的暗室里坐着几个身穿军装的情报员,灯光昏暗仅能模糊的看清纸上的字。滴滴的电报声不停地响着,听听写写画画往来情报是他们的工作。

  1932年1月21日在帝国主义撮合下,蒋介石返回南京,与汪精卫共掌国民政府大权。蒋介石政府与汪精卫狼狈为奸,1月28日日本侵略军进攻上海,十九路军违命抗战。国民党爱国将领蒋光鼐、蔡廷锴率领十九路军奋起抵抗……。

  她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看着经过编码后的消息,右手食指和中指间夹着一支即将燃尽的哈德门香烟,她是罗颜婉,南京地下情报站的‘血色蔷薇’。

  “在想什么?”他轻轻移走她手中的香烟,将其湮灭。“烟吸多了对身体不好”。

  “我在害怕,害怕看不到明天的阳光……任务已经下来,你知道了吧。”

  “是,但你相信我不论什么时候我都会在你身边。”

  “谢谢你, 朝衍……其实你不用对我这样,我”

  “你别多想,我可是出于公心!你要是不在,估计南京站就要瘫痪了。”

  “那有那么严重,尽开玩笑。不过这次护送傅怀民先生,上级让我带队去。你呢就帮我看好南京站,不要被一窝端了。”

  “注意安全 ,什么时候走?罢了,军事机密你不用给我说。我会在南京等你回来。”

  “嗯。”

  不久罗颜婉便走了,她没有给顾朝衍告别。临走的那天晚上她在办公室坐了很久,桌子上是那半支早已湮灭的哈德门,她拿起撕开烟纸,取出烟丝,剥开烟蒂轻轻地抚摸,眼泪不知觉间掉下。“算了吧,就这样已是最好了”她笑笑,将一切丢入手边的垃圾桶。这一次任务完成的并不容易,从南京到上海一路上并不安稳,‘意外’没有少出,还算有惊无险。 但至少说明一件事,他们被人盯上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当威尔逊渡轮一靠岸她的人便找到了从美国归来的爱国人士傅怀民先生,但是碍于码头人员众多,鱼龙混杂,他们只能身着便衣暗中保护。

  “你好先生,我是罗颜婉。奉父亲的命令从老家来接您回家。”

  “你是” 傅怀民话未说完,罗颜婉便回答到“是的,我是您的家里人” 话一说完就引着傅怀民往外走。傅怀民南京人,少年留学在美国猎鹰航校专攻飞行器设计与工程,归国归来是为了帮助民国政府完善中央航校,同时携带了海外华侨的爱国募款与机密资料。上峰下命务必保护其安全到达南京。

  车子行到一条巷子时 有人被车撞倒,前面车里的特工下去看被撞倒的人,却被杀死了,之后便开始了枪战,同行的特工在此次枪战死了四分之一。刚开始就是如此伤亡说明对方对这次暗杀的重视程度,但棘手的是此次没有捉到一个活口。虽不明对方身份,但不论那方势力她都会完成任务。

  之后到达酒店,傅先生又再次遭遇暗杀。对方从对面民房用狙击手暗杀,但还好罗颜婉事先有准备,没让对方得手。 她明白目前最安全的方法就是用尽一切方法让傅先生尽快到达南京取得保护。

  “颜婉,我能这样叫你吗”傅怀民看着眼前冰冷如霜却又温暖的女子说。

  “可以,先生。怎么了?有什么事请说。”

  “你的胳膊流血了,我可以帮你包扎一下吗?”

  “没事,一会去自己可以”罗颜婉回答道。可是不知什么时后,傅怀民早已拿出一堆纱布,酒精,剪刀等包扎用品。“请坐,我来为你包扎。”于是罗颜婉在床边找了个位置坐下。

  “子弹擦伤处理不好的话可能引起破伤风的 。”

  “谢谢先生,其实这就是个伤。”

  “其实你不用叫我先生,我和你也就差不多大。也算是有志青年一枚,虽是一个书生但你总先生先生的叫我,我都觉得我是一位老先生了。”

  “先生十三出国留学,十八岁考入美国猎鹰航校,二十一岁毕业同年拿到研究生毕业证,又考取博士学位, 之后就在美国的第一行校任职。今年刚好二十六岁,我没说错吧!傅先生。”

  “小心别乱动,疼吗?” 傅怀问。“你说的很对,但你说的都是官方数据。事实上我只比你大一岁,你今年二十三岁。准确的说你还有三个月二十三岁。”

  “傅先生,你不简单。但我希望你是真的一心报国”罗颜婉的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不仅仅是表面上所看到的文弱书生。“你不仅于此,但是我的任务不是调查你。晚上睡觉,注意安全。”

  罗颜婉动动胳膊包的不错 ,帮着傅怀民收拾了一下包扎用品便离开了。走到门口,把东西交给身边的守卫。然后又布置了一下周围的守卫,便衣安全警戒。‘’

  “你来了”傅怀民略感惊讶,可一想又明白了。

  “今晚我在你这里过夜,为了你的安全还请先生不要介意。”说着走到沙发处坐下。

  “我明白。”

  一夜的安稳,就意味着又一天的不安与危险。

  第二天天不亮,罗颜婉一行人便悄悄离开了酒店,但路上却跟着尾巴。他们今天的目的地是上海虹桥军方机场,只要到那里他们便可以乘坐飞机离开上海赶往南京,再之后会有人安排傅怀民去往昆明。

  车子一路快走,终于,终于到了这里。砰砰砰, 枪声响起,看来他们终于按捺不住了。子弹不停地击打着车皮,整个车如同刺猬一样满是弹孔。而且后面的车不停地撞击着车子。他们把车子的马力开大最大往前直开,可后面的急追,来不开距离。彭一下,后面的车猛的一撞,车里的人由于惯都俯冲前 。“傅先生,无论发生什么事你在车里趴着,别出来!!!。”话未说完,前面开车的司机便被一枪打死了,鲜血直溅罗颜婉洁白的面颊。司机旁边的特工李同立即接住方向盘,看了一眼油表,开车往前走。罗颜婉拿着手枪,从车窗里击杀着那些杀手。杀手一见罗颜婉火力压制更胜,而罗颜婉双手不停瞄准射击左右前后的手。

  “头,他们把车轮打破了,油箱也在漏油怎么办。”

  “走,能走多久?”

  “最多十分钟,十分钟后必须跳车。否则,车毁人亡。好,九分钟后跳车要一起活着离开。”

  “好的,头。一起活着离开”

  砰!砰!砰!又是几枪。车上的玻璃全碎了,玻璃渣四飞。

  “三,二,一,跳!” 罗颜婉护着傅先生一起跳下车。杀手立即从后面围来,而自己的人却只剩下几个了。

  “李同你先带着傅先生走,我来给你们掩护。”话说完李同不动。“这是命令,立即执行!”,罗颜婉微愠。

  “明白”

  “快走!”如果说杀手的子弹是落满繁天的雪,那么她罗颜婉便是雪中的罗刹。凌厉,准确,仿佛她就是一颗子弹,射入敌人的心脏,直到死亡。终于她停下来了,因为她的周围剩下的只有死人。

  “小心”李同将她护住,为她挡了一枪。“头,你一定要活着。我先走了”

  砰!砰!砰!不知朝那人开了多少枪,明明……可她的眼角依旧滴下泪。

  “你为什麽要杀他!”她拿着枪指着杀死李同的那人尸体,戾气透寒。

  傅怀民走到她身边,想安慰她却又不知说些什么。

  她语气冰冷,不带一丝温度“你的命最好值得他们的牺牲,走。”

  她带着傅怀民和剩下的几人开着唯一一辆还能走的车继续往前走,赶往机场。 “你们终于来了,客气话我就不说了。飞机马上起飞,罗主任,傅先生我们大家一起登机。”机场负责此次飞行任务的飞行员赵虎说。

  “好的,这次就麻烦你了。不过此次任务必须万无一失,一切顺利,明白吗?” “ 保家卫国,此次护送任务一定万无一失。”事实证明的确如此,上海到南京仅仅是几个小时,路上也没出现过意外。当飞机终于落在南京机场的土地上她的心才稍稍放松了一下。但只是片刻,她明白她不能掉以轻心。一下飞机她立即打电话给顾朝衍派人暗中保护傅怀民。

  “你好,我想问一下你见罗小姐了吗?”傅怀民问身边的护送他的人。“你说主任呀!她还有事就先走了。不过她让我给你一封信”。说着从口袋里拿出,护卫本想着主任叮嘱过一会再给他,但没想到这个傅先生居然就问起了。

  傅怀民打开信,信上只有几个字----你活着就要对得起为你死的人。

  “我会的,为了新中国”傅怀民看着罗颜婉那也许曾经熟悉的署名,抬头望了一眼天空,心中默念。

  “先生,主席还在等我们”

  “好,我们这就走”傅怀民整理一下行装,迈步向前。与随同人员乘车离开机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佳人——等风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佳人——等风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