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琳琳2021-06-25 09:223,297

  南京今天下起了雨,行人三三两两的往来打着伞行色匆匆,往来的电车和汽车按

  起刺耳的鸣笛溅起一片泥水,路边本应叫卖报纸的报童抱着报纸默默的站在角落

  瑟瑟发抖,在这本应吹面不寒杨柳风的三月却是极尽寒冷,压抑。

  顾朝衍回到顾公馆站在门口合上伞,早在一旁候着的丫头赶紧接住,拿走放好。

  他随意的脱掉手上的皮手套,拍了两下在身上的雨水后悠哉悠哉的迈步准备进

  门,就看见管家过来。

  “少爷你回来了,老爷在客厅会客叫您过去”恭敬的接过顾朝衍手里的皮手套。

  “知道了,家里有来客人吗?”顾朝衍话音刚落坐在客厅的顾母就听见声响了,

  赶紧招呼着朝衍进屋“朝衍回来了,快来给你赵叔叔打个招呼!”

  “赵叔叔好”顾朝衍礼貌的问“贤侄也是好久不见了,如今看着越发的是一表人才!”看见顾朝衍恭敬有礼的

  问好,他点头认真的对顾父说道。

  顾父摇摇手说“什么一表人才!自从黄埔毕业以后业不成,家未立,整天游手好

  闲。给他在政府安排了工作一天也不见他去,不知到他到底想干什么!”

  “已经很不错了,老顾!你呀就是不知足”

  “哎!算了我也老了,管不了······”

  顾朝衍温文含笑说道“赵叔叔,我就先退下了您和父亲母亲好久没见了你们

  好好聊聊 ,我就不打扰了。”

  “去吧!一会换好衣服下来吃饭”顾父对赵书同说“这些天上海可乱的很呀!回

  来就好,回来就好”

  “哎!”赵书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到“现在别说上海乱,整个中国又有哪里

  不乱!可话又说回来,目前南京作为政府所在地还安稳些。所以我准备先把萱萱

  安顿下来,这样我的心也安了。”

  “那夫人呢!”顾母听到说起萱萱 ,不禁问起好友赵书同的夫人玉如。

  ……赵叔同咬咬牙,眼底顿时温润,张开嘴欲说还休,闭着眼摇摇头伤心的说到

  “玉如,不在了……”

  顾父顾母和赵书同沈玉如本是少年挚友,后来长大各自成家立业。顾家留在了南

  京从政,而赵书同则带着挚爱沈玉如去了上海大学教书育人,虽隔千里但两家人

  从未断过联系。听及此处,顾家夫妇俱为震惊。

  “啪”是什么碎了,一尊琉璃花瓶上面插满了香水百合和白色的满天星,如今躺

  在地上支离破碎,花叶分离。萱萱扔掉手上的一切,跑到父亲身边红着眼眶,强

  忍着恐惧伤心怀疑问父亲:“爸爸,什么叫玉如,不在了?”

  赵父一时不知所措,萱萱的进来打乱了之前所有的言语准备。

  萱萱强忍着悲伤却含着笑问父亲“爸爸,你不是说我回国以后会带我妈妈一起来

  看顾叔叔吗?妈妈呢!在哪藏着呢!是在厨房给我做好吃的吗?”说完起身朝着

  顾家厨房的方向走,顾母站起拉住萱萱的手说到:“孩子,别去了……你妈妈,

  不在厨房,来坐到阿姨身边。”

  “萱萱……你妈妈,不在了”赵父说。

  时光总是在猝不及防间就逼着我们成长,他用最简单的手段让我们经历死亡。

  “妈妈真的不在了”萱萱嘴中念了一句开始啜涕,只那一声痛彻心扉。她站起来,

  不顾一切,迎着风雨踏着泥泞跑开顾家。

  外面的雨还在下,顾朝衍站在二楼看到了楼下发生的一切二话不说也跑出门去追

  萱萱。中山路 237号的中央饭店,红白相间的的楼宇,是南京数一数二的大饭店。在

  饭店的东侧则是一栋二层的小楼,挂着‘正元实业’的招牌。

  “小姐到了”车夫擦擦脸上的雨水说。

  罗颜婉从手包里取出钱给车夫,打开雨伞走出黄包车朝着正元实业的方向走去。

  “小姐您想要些什么我们这里可是一应俱全”

  “听说你们这里最近新来了一款法国蔷薇香水不错,可还有货?”

  “小姐果然有眼光,可是小姐来的不巧这款香水已经售完了” 老板略带歉意的

  说道,“不过我们这里还有一种国产的蔷薇香水,所不比法国味道香醇,迷人。

  但它香味淡雅芬芳,沁人心脾也是蔷薇香水之中的佳品。”

  “是吗?呢拿出来看看你这香水是否真的有你说的那般好,若是没有呢我以后可

  就不来了?”罗颜婉笑着说,不经意的环视四周。一个眼戴金丝圆框眼镜,脖子

  上搭着最近流行的黑白格子羊绒围巾 身穿黑色风衣,内搭浅色西装,引起了她

  的注意。这人看着虽是书生气十足,但眼中却藏着与众不同的桀骜不驯,不可一

  世,还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小姐,你的香水看看可满意” 老板从柜台里拿出,罗颜婉伸手去接却被男子

  抢先一步。男子拿着香水左摇右晃,笑着说“我左思右想不能明白小姐,最近外

  面流行的的明明是樱花味的香水,可小姐偏偏喜欢蔷薇这种趴在墙头的花香!真

  是令人费解。”

  “是吗?费解又何必去解,不怕费神?先生”她低头看了一眼香水,不觉好笑却

  又礼貌的说道。

  “又到如此美丽的小姐,我自是乐意的去费神”

  “你可真有意思,樱花虽然美丽却是死亡之花。樱花之所以美丽,是因为它生长

  的土地洒满了鲜血和铺满了肉骨。蔷薇虽小,枝软花柔需要努力攀爬才能看见阳

  光,蔓上墙头才有所依傍,但它坚强的不畏风雨,高墙之下不屈灵魂这才是我所喜欢的。” 她从手包里多取了一倍的钱给老板,看着身边的男子笑着说“老板,

  再给我取一瓶玫瑰味的香水送给这位男士我想这位先生应该是不会拒绝的。”

  “你什莫意思?”

  “我的意思很明确先生不适合来这里购物,而应该去百乐门奉迎玫瑰追寻爱情而

  不是在这里与我讨论樱花与蔷薇。”说完拿起雨伞转身离开。

  “是她吗?”心中在想,原来如此。

  “先生,你的香水”

  “谢谢,老板” 男子看着香水莫名的笑了,走出门外细雨依旧张开雨伞转身离

  开。

  “开元实业”二楼里靠着窗户坐着一个中年男人,身上是崭新的中山装连一个褶

  子都不曾留下,桌子上是刚泡的雨后龙井。‘铛铛’以上敲门声打乱了他所有的

  思绪,拿起手边的茶杯抿了一口茶,说道“进来!”商店老板走进来恭敬的说“胡

  少钧和罗颜婉已经接上线了”。中年男子点点头,示意老板可以离开。‘开元实

  业表面挂着招牌经营实业,实际上却是国民党特工总部,徐恩深是这里的负责人

  也就是幕后的负责人。

  萱萱一路不知惊了多上车辆行人,身上也早已湿透,却仍在跑雨下的多情,悲情,

  无情。终于她停下来了,左边是杨柳萧萧,右边条不知要流到哪里的河流,前面

  是哪里她不知道。可是转身回头她看见也是一身雨水的顾朝衍在她身后追着她,

  保她终于停下脚步像个受伤的小孩一样伤心的,坚强的,柔弱的。“朝衍哥哥,妈

  妈······我没有妈妈了”她的那般红,那般滚烫“你会像妈妈一样,离开

  我吗?” 此时此刻,陌生的城市,陌生的行人,陌生的雨她害怕的抱住顾朝衍

  啜涕着,这一刻唯一能给她温暖的只有朝衍哥哥,那个少年时陪她玩耍,读书,

  外她赶走孤独的人。

  顾朝衍走上前安慰着她“萱萱,来”顾朝衍打开一路上没有来得及撑开的伞,笑

  着说“我们回家吧,不然可是会感冒的!傻丫头,你在这个当口可不能让爱你关

  心你的人操心好吗?”萱萱乖巧的点点头,和顾朝衍一起离开。

  顾家公关

  “怎么才回来,这淋得一身雨可怎么得了?”一脸焦急和心疼的说“张妈,快给

  少爷和小姐煮些姜汤。小兰快去给小姐找些干净的衣服换上,愣着干嘛呀!快去

  呀,感冒风寒了可不得了”

  “是是是,萱萱小姐请跟我来”小兰带着萱萱上楼去了。

  “我该做些什么,对对对赶紧找孙医生过来看看。管家,管家给老爷打电话了吗?

  告诉老爷朝衍和萱萱回来了,别让他们在外面操心了”

  “妈,你别急了”站在一旁的顾朝衍看着忙乱的母亲不觉好笑“我和萱萱这不

  回来了吗?别操心了,父亲和叔叔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你让管家给哪里打电话”

  顾母一拍手,一叹气“哎,糊涂了,糊涂了。”抬起头看见顾朝衍还站在身边又

  不禁埋怨道“你怎么还在这,快上去换衣服!”

  “是,母亲大人!我这就去。” 赶忙上楼。

  顾朝衍的书桌上放了两张过了期的报纸,两份报纸一份上巨大的板块上标题醒目

  ——一二八事变爆发。【一月 28日 23时 30分,日军海军陆战队 2300人在坦

  克掩护下,沿北四川路(公共租界北区的越界筑路,已多次划为日军防区)西侧

  的每一条支路:靶子路、虬江路、横浜路等等,向西占领淞沪铁路防线,在天通

  庵车站遇到中国驻军十九路军的坚决抵抗。】第二份是—— 上海商务印书馆遭

  日军大肆轰炸。【1月 29日凌晨,日机从停泊在黄浦江上的“能登吕”号航空

  母舰上起飞轰炸闸北华界,宝山路 584号商务印书馆及东方图书馆(中国最大

  的私人图书馆,藏书超过三十万册)均被炸毁。】第二天一早天还不大亮顾朝衍

  从抽屉里取出手表,看到报纸叠好放进抽屉便去上班了。

  第二天萱萱从床上醒来睡眼朦胧,睁开眼觉得浑身酸疼,身体沉重“好冷,好

  冷”小兰早上叫萱萱小姐下去吃饭,不想小姐发烧了浑身火烫火烫的赶紧通知夫

  人,早上因为萱萱的生病顾母又是一阵忙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佳人——等风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佳人——等风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