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姥姥(1)
枫孜2019-06-23 16:281,595

  姥姥可以说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了,她已经73岁了,但她的脑子好像已经变得迟钝了起来,当我看到一些和我姥姥年龄相仿的老太太时,我总会心想,她们的身子骨为什么这么好,精神头为什么这么足。

  在我的记忆里,姥姥一直是半白半灰的头发,瘦弱的身躯,好像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这腰杆一年比一年的弯了。姥姥以前经常给我讲我小时候的故事,他一讲就是十几年,而且永远都是那几个让她印象深刻的故事。

  由于我父母工作的关系,我三岁之前是在姥姥家里度过的,对于小时候的我来说农村简直就是天国一般的存在,姥姥家里是农民,有几亩地要种,姥姥说我小时候在村里净祸害她种地。

  她说因为我小在家里太姥姥腿不好照顾不了我,她就把我带到地里,她种菜,我瞎玩,姥姥的地边上有一口井,她就把我放在那井边,不碍她的事,但是她又怕我玩着玩着掉到井里去,便栽几棵白菜苗就回头看我一眼,等到看的次数多了,她便放心了,觉得我肯定掉不下去,就安心地种菜了。

  过了好一会儿,她转头看看我,发现我并不在那井边坐着,就四处张望,回头定睛一看,我竟然把她种的白菜苗全给拔了,还拍手叫好,觉得自己真厉害可以拔这么多菜苗儿,姥姥一气之下就把我送回了家里,而她自己回去再重新把白菜苗种上。

  姥姥还说我小时候有一个毛病,在别人睡午觉的时候我却要拉着姥姥出去玩,等到别人都起来准备干活了,我却吵着要睡觉,搞得姥姥在抚养我的时候都没睡几次安稳的中午觉。姥姥每说到这件事时候都会笑着瘪瘪嘴说:“你这个小东西真能折腾人”。

  姥姥和我说这些故事的时候,我能清楚的看到,她笑了,笑的像花儿一样美好。

  姥姥对初中考高中并没有什么概念,她只知道考上大学的孩子就是有出息的孩子,不管考上什么大学,没错,她的想法总是那么简单。就像我上了高中之后,家里父母都会因为学习语重心长的和我说很多很多,要我考上好的大学,以后找好的工作,说实话我并没有听进去太多,但是姥姥却只会说:“好生学习,将来考上大学去姥姥心里最欢喜”,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却有的时候让我觉得比什么都有力量。

  我高中考上了我们市里的重点高中,但是因为升学率的原因,我转学了,转到了离家比较远的一个学校上学,那个学校管理的十分严格,像我这样平常懒散惯了的人去了那个学校当然是极度的不适应,我住不惯那种不允许说话聊天的压抑的宿舍,受不了那个学校的“低气压”,我很迫切的想要回到我原来的学校,我父母为了能让我安心的在那里学习,便在学校里租了一个房子,但因为他们俩忙,不能来陪读,于是姥姥便来陪着我了,我就是这样一个自私不省心而有作的家伙。

  那段时间是我姥姥脑子迟钝的开始。

  姥姥因为来陪我断绝了她的社交,曾经那些茶余饭后陪姥姥说话的老太太们没办法再和姥姥聊天,说实话,我真的挺自私的,但我也不想为我的自私找什么借口,就这样一直自私了两年。

  我一直觉得我对不起我的姥姥,姥姥平常因为一点点小事做的不好我便会大声的呵斥她,在我上高中之前就已经这样了,只是上了高中我会用学习压力大当做一个完美的借口,而姥姥每次也不还嘴,就任我这么说她,说完之后还是会问我要不要喝水,盖好被子别感冒,我每次一次又一次的后悔,但却又是一次又一次的再犯。

  在我高三的时候,我清楚的记得,我中午回来吃饭,姥姥坐在我对面,我和她说以后晚上我爸会来陪读,她想了一会回答我说:“你爸是谁”,我呆住了,我说:“我爸是小张”,姥姥又问:“小张是谁”,我和她解释了好一会儿她都没弄清楚,我心想,坏了,这下真的坏了,我突然变得很无助也很难受,便开始大哭了起来,我知道,姥姥的脑子不好使了,我立刻拿起手机,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哭着对我妈说:“妈!怎么办啊!姥姥得老年痴呆了!”,我对我妈哭吼着,我突然心里充满了愧疚和后悔,真的很无助,过了几天,妈妈带姥姥去检查,庆幸的是姥姥并没有得老年痴呆症,但是她的脑子确实不大好使了。

继续阅读:二 姥姥(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家人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