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看版:王母杀季+张艳订婚(缠绵1)
路不通2019-07-30 14:413,594

  大娘子季氏听说屈氏生了龙凤胎,心里虽然说不高兴,但是想一想:“这么多年以来,姥爷都没有一个男孩儿。”心里又突然有了一个不好的想法:“她的宠爱会一天天的被夺去,自己也没有孩子来继承老爷,不如就留子去母。”

  夜晚将至,季氏躺在床上,彻夜难眠,辗转反侧。

  午夜,她还是没有睡着。

  于是就叫来了她的丫鬟冬雪,她对丫鬟说:“你去把刚生下的那个男孩给我悄悄的抱过来。”

  冬雪战战兢兢地想到了什么,说:“大娘子可是要杀吉……”

  季氏心也要扑出来了:“小声点。”紧接着又说:“我要杀屈氏,留子在我膝下。”

  冬雪瞪大了眼睛,慢慢的移除了房间。

  过了不久,冬雪抱来了孩子,张艳和屈氏所居住的地方在冬雪抱来孩子以后,突然火光冲天。

  “不好了,走水了。”这句话被重复了很长时间在整个大宅子里。

  没错,这正是大娘子季氏亲自去放的火,因为她没有可以信任的人。

  “老爷知道着火了。”冬雪急匆匆的跑进大娘子的屋子里说。

  “好。”大娘子抱着孩子来到了屈氏所居住的地方。

  大娘子盘算着的真是仔细紧密:在老爷先一步赶到这里。

  “你怎么会在这儿?”急匆匆赶来的张沈兴看到了在门前季氏。

  “我听说着火了,便来了。”

  张沈兴看见季氏怀里抱着的孩子有问:“孩子怎么会在你这儿呢?”

  “我,我……”季氏被吓得说不出来话。

  冬雪看想着:“这下可不行。”于是便替大娘子说了:“我家大娘子看见这儿火光冲天,于是就急匆匆的赶来了,还冲进屋子里抱出了孩子,只可惜那屈氏和艳儿没有救出。”

  还在屋子里睡梦的屈氏听到了动静抱上张艳就往出跑,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张沈兴在房前看着只有几米多远的屈氏和张艳实在是无能为力。

  后面的屋梁又掉了下来,差点儿砸住了屈氏,屈氏见到此情此景心里不禁感慨,就说:“老爷,我是出不去了,接住艳儿。”

  说话间,屈氏将张艳扔出,又一个房梁落下来砸死了屈氏。

  “这是怎么会着火?”张沈兴还抱着张艳问。

  “我说,这儿怎么会着火?”张沈兴怒天大喊:“快救人啊,都愣着干什么?”

  家里的奴婢和丫鬟们都踢来了水,终于在天亮之前把火扑灭了。

  第二天,屈氏已经死了。

  天庭的王母娘娘刚刚杀完乐正氏,就见到了这样的情景,王母娘娘心里想:“此事一定有猫腻。” 王母娘娘思虑了很久,最终还是来到了人间。

  她来到张府,用法力看了当时发生的事情。

  王母娘娘竟然看到了季氏纵火害人。

  王母娘娘怒气攻心:“好大的胆子啊。”

  有人敢害王母娘娘和她的女儿那简直就是死路一条。

  白天,季氏正在躺在床上睡觉。

  王母直接透着墙进去了她的房间。

  王母娘娘直接掐着她的脖子:“我的女儿你也敢算计。”季氏突然被惊醒了起来。

  原来那只是王母娘娘给她施的法术。

  天上的神是不能随便杀地上的人的,否则不仅会功力大减。

  如果被杀的人到地府鸣冤,王母娘娘还可能遭受很大的地位变动。

  于是王母娘娘就来到了地府。

  刚来到断念台门前,王母娘娘便喊了起来:“茶吉尼天。”

  这茶吉尼天便是掌管生死簿的冥王。

  茶吉尼天听到王母娘娘的叫唤,立刻来到了断念台门前。

  “参见王母娘娘,王母娘娘突然光临,臣有失远迎。”

  “无事。”

  “不知王母娘娘有何贵干?”

  “我今天来只为办一件事情,将生死簿拿出来一用。”

  “这,恐怕不行。”

  “看来,阿茶是想入轮回了。”

  吓得冥王直接跪倒在地上:“娘娘恕罪。”

  “你要交出来你就继续好好当着你的这。”王母娘娘没有太多的耐心:“要是你不交出来的话,那我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了,反正迟早我会拿到。”

  “娘娘,这微臣做不到。”冥王摘下了他的官帽举的过了头顶。

  “你,你,行,行。”说话间。王母又发数勒出了冥王的身体,冥王被活活的勒着。

  还好太天帝及时赶到:“住手。”

  这太天帝是王母娘娘的父亲,太天帝没有子,只好将天位传给了张友人。

  “你竟然这么快找来了我的父亲。”王母娘娘愈发的生气了:“我看你是进就不吃吃罚酒,你连生死簿也不借给我。”

  “生死簿给她吧。”太天帝唉声叹气的说了一句走了。

  “听见没有?太天帝陛下都让你给我。”

  “好,好。”冥王用法术变来了生死簿。

  王母娘娘将季氏的生辰划了二十年。

  也就是说,还有阳历一天,季氏就会掉入轮回。 张府老太太张沈兴之母班氏听闻屈氏母子女被火烧。

  心里真的是心急如焚。

  “快,快把老爷叫来,我有急事。”班氏对侍女冬羽说。

  “诺。”

  “不知母亲教孩子前来有什么事情?”张沈兴焦急如焚的样子。

  “你似乎有什么事情?”

  “我那里还有许多朝堂上的事情没有解决,母亲快些说吧。”

  “朝堂上的事情?你可知道你的刚出生儿子和女儿的境况?”

  “石吉我安置在了大娘子那儿,艳儿么,在武小娘那儿。”

  “武小娘也有个女儿,你觉得合适吗?”

  “这……”

  “不知你的大娘子愿不愿意将艳儿也一并养了吧。”

  “这,恐怕……”

  “恐怕什么?她要是不愿意就连男孩也不要养了。”紧接着又说:“她要不愿意就把孩子都送到我这儿来。”

  “儿子明白了。”

  待老爷走出门了以后,老太太心里真的是忐忑不安,她心里想着,男孩儿还好,要是对女孩儿……越想越着急,越想越着急,着急的晕倒在地上。

  “大娘子,大娘子,老爷来了。”季氏的丫鬟从门外跑来。

  “哦?是吗?”季氏满脸的欣喜全表现在脸上。

  季氏看见大势所趋,也没有办法了:“行吧。”

  “那我先走了,晚上我再来。”张沈兴出了门对随从英召说:“好好安葬屈氏。” 大娘子季氏辗转不眠,想了想已经无力回天就睡了。

  第二天,老太太班氏远远的听到:“不好了,不好了。”这正是大娘子屋子里的丫鬟。

  “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班氏随便的问了问。

  “哦,好像是大娘子屋子里头的。”伺候老太太的丫鬟说。

  “大娘子?屈……?她怎么了?”

  “那奴婢便不知道了。”

  “嗯!你去打听打听。”

  “诺。”

  老太太躺在了床上,闭目养神着。

  不一会儿,丫鬟便打听来了消息:“太夫人,太夫人。”

  “什么事呀?”还在床上躺着,闭着眼睛的老太太慢吞吞地说着。

  “大,大娘子陨了。”

  “什么?”老太太从床上猛的一下起来了:“怎么陨的?”

  “据说是睡死过去了。”

  “唉,好好一个人怎么说陨就陨了。”这时候老太太想到了他的孙子和孙女:“快,快去请老爷。”

  “哦,我不是说这个。”看到老爷疑惑的神情连忙说:“艳儿,石吉,还有己儿怎么办?”

  “哎,我还没想过。”

  “既然主君没有想过,那不如就按我的意思来。”

  “哦?母亲的意思是?”

  “这三个孩子都养到我的膝下,她们都还小,都不记事。要是养到武氏和林氏那儿我是显然不放心的。”

  “母亲应该尽享天伦之乐呀!那能每天让母亲这么操劳呢?”

  “如果说看着我的孙儿们受苦,我的心就像刀绞一样,而你正是持刀的人,你可愿意让母亲受苦?”

  “母亲这样说就言过了。”

  “快把孩子们都送过来。”

  “孩儿遵命。”

  过了一会儿,张沈兴的随从依次的将张艳,张石吉,张诞己送了过来。

  老太太班氏看着他们,心里也是一阵哀痛。

  这季氏是怎么死的?是老死的。

  年纪轻轻怎么会老死呢?王母娘娘改了她的生死簿。 天庭中王母又唉声叹气了起来。

  “娘娘怎么唉声叹气呢?”天兵印至关切的问。

  “我让你说话了吗?”

  苏瀚宇看向了张艳,并没有认出来她。

  “停下。”皇帝说。

  皇帝宣走到张艳旁边,张诞己拽了拽张艳的袖子。

  “干嘛?”张艳看见一双龙鞋,和绣有龙的袍子向自己走来。

  张艳终于明白啦!原来是皇上。

  张艳缓慢的抬起头来朝皇上笑了笑:“参见皇上。”

  “真是个有趣的女子,我喜欢。”

  苏瀚宇马上的说了一句:“她,我喜欢。”

  张诞己听见,心里真是挖凉地一阵:“苏瀚宇怎么会喜欢我的妹妹呢?”一个个念头乱冲乱撞:“我不好吗?她为什么不喜欢我呢?”张诞己看向了张艳。

  张艳听到皇上说这句话,可是自己肯定不想入宫,因为她还要在宫外好好的玩儿呢。

  于是便灵机一动:“陛下,我和苏公子早有婚约。”

  “嗯。寡人知道了。”皇上不开心的上了车。“呼……”张艳心里提着的一口气,终于咽下去了。

  可是,苏瀚宇当真了。

  在街上走了一圈皇上的撵轿终于要回宫了。在回宫的路上,皇上问苏瀚宇说:“她可是与你早有婚约?”

  苏瀚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

  “有就有,没有就没有。”

  “有。”毕竟苏瀚宇还是喜欢张艳的,如果自己不这么说,张艳很有可能会入宫。

  皇上掩饰着自己的尴尬说:“朕给你们赐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张艳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张艳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