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看版:天静归位+频婆娑失忆(树妖完)
路不通2019-08-02 10:485,439

  “静,我有一事相谈。”耿黎坐在凳子上,张艳趴在床上懒羊羊的睡着,睡着,能说话,可是快睡着的样子,可真是让人痴迷啊。

  “快六年了,来着皇宫六年了,我认识你快八年了,都说了几次了,我叫张艳,张艳,张艳,再说一次,我希望是最后一次了,唉,也不知道有几个最后一次了,我叫张艳,你要是叫着不习惯就叫我石吉姐吧,唉,我累了,你要说什么来着?”张艳道。

  张艳道:“行了,有什么事儿,明天说吧,我今天不想听了。”

  耿黎无奈的点了点头,也是为了让静在人间多自在一天。

  张艳入梦了。

  耿黎看着张艳,在人间也是杂事繁多,也不想让静在人间一天了。

  “睡吧,睡吧,睡着了就不……唉。”耿黎暗自道。

  耿黎望向天空,用法术让雨停了。

  刚停,又下,更大。

  耿黎抓一把雨,这,真的是不好的事情了。

  耿黎看着雨,雨,还真不是一般的雨。

  “快回天庭,时间变了。”耿黎听到了天上的声音,只有耿黎可以听到的声音:“带上静公主,务必。”

  耿黎或许知道了,天庭战争一触即发,或许西王母杨回还不知道。 第二天,张艳朦胧的醒了,刚刚睁开眼,耿黎就同她说:“静,时……”

  “别叫我静,我都……”

  同样是没说完,耿黎堵住张艳的嘴道:“你就是静,天庭公主静!”

  “什么天庭公主静,你怕是糊涂了,都说了,我姓张名艳,叫张……”

  耿黎再次堵住张艳的嘴:“你确实姓张,可是你名字不是艳,你唤为静。”

  张艳拨开耿黎的手道:“所以你说天庭上的公主唤为张静?而我叫张静?”

  耿黎又一次堵上张艳的嘴,不过这一次张艳没有办法再拿开耿黎的手了,因为耿黎用了法术。

  “天庭公主静,就是你,为了证明你就是天庭公主静,我用法力封住了你的嘴。”

  张艳一副不相信的模样,真的是写满了脸,耿黎拿开了手,张艳想说话也说不了。

  张艳只能用眼睛表达了,张艳瞪大了眼睛,眼睛忽闪忽闪的,耿黎看着她,高大的说:“现在知道了吧!你的记忆很快就会被唤醒,在唤醒之前,希望你能够好好听我说话。”

  张艳还是瞪着他,耿黎看着张艳:“在天庭中名字不是这么叫着,不叫张静。算了,我不说了。”

  耿黎出了殿,走到了议政殿,张石吉纪帝正坐在那儿批阅奏章,耿黎走向他道:“参加陛下。”

  石吉看着道:“啊,姐夫不必多礼。”

  耿黎道:“我和你姐要去很长一段时间,可能几年了,可能不回来了。”

  石吉道:“不想离开你们。”

  石吉说的哽咽了,大哭了起来,耿黎看着石吉说:“你是天子,天之骄子,要有骄子的风范,要有骄子的尊严!”

  石吉道:“我不是,我不是,我是姐姐的弟弟,我是姐姐的弟弟,我是姐姐的弟弟。”

  耿黎看着这个可怜的人,可怜的人,张艳走了,他除了权力真的是一无所有了。

  “其实……”耿黎准备说出来,可是却没有继续说,想想还是算了。

  “我是姐姐的弟弟……”石吉一直说着这句话,这个世上,即将就只剩下了石吉一人,没有亲人,诞己,沈兴,还有屈氏,和即将离开的张艳;没有朋友,苏瀚宇死于边疆,枝柳云反乱;敌人也死了,也是朋友的。

  耿黎回到张艳的宫殿,张艳正在梳妆打扮,耿黎看着张艳,当户理红妆。

  “静儿,你是我的静儿。”耿黎道。

  虽说张艳现在是真正公主静,可是她朝着镜子,一句话也不说。

  “你怎么不说话呀?”耿黎道。

  张艳生气的转过来,指了指自己的嘴。

  张艳还没有回到天庭,尚为拥有法力,还不能解开这堵嘴的法力。

  耿黎急忙的解了。

  “快走吧!”静公主道。

  静公主走到殿外的平地,突然想起了还有张石吉这个弟弟,大声的喊到:“石吉,陛下,我乃天庭公主静,要回天庭了,我不会忘记你,也许还会回来看你的。”

  张石吉听到立马出了议政殿,看着天边离开的张艳和耿黎大声哭泣:“我是姐姐的弟弟,我是姐姐的弟弟,我是姐姐的弟弟……”

  天庭战争愈演愈烈,西王母杨回和天帝张友人,太天昊大帝住在弥罗宫中的最高处为皇极凌霄宝殿。

  “快,把剩下的三帝都请来。”太天昊大帝道。

  “东皇太一那个天帝不是早就陨了吗?”天帝张友人道。

  “既然陨了,就找替代他的神仙。”西王母杨回道,又转向太天帝昊天大帝:“找谁啊,雷公电母?还是太上新君?要不……”

  太天帝看着西王母,觉得她……怎么说呢?

  “他们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帮得了我们,他们有五帝的血脉吗?”

  太天帝突然想到自己的孙女,静公主,这倒是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

  当时天帝张友人让静公主到人间,现在,许多年了。

  让自己的孙女回到天庭,她有两帝的血脉,当年天帝张友人做的事情,太天帝真的没有办法说什么。

  可是如今,名正言顺了。

  太天帝昊天大帝这样说,与西王母杨回相视一笑,看向天帝张友人,虽说是战争期间,可是却开心着。

  “紫薇大帝,真武大帝到。”天士喊到。

  “昊天,天兵天将们很快就到。”真武大帝道。

  “昊天,我把阴兵们也找来了,为此可是费了好大一番劲儿啊。”紫薇大帝道。

  这东皇太一的问题,紫薇大帝和真武大帝问了问,西王母杨回高傲的说道:“我的女儿静公主马上回来。”

  他们势必要摆五行(Hang)阵法了,这是破五行石化神的唯几个方法中最快的了。

  “这静公主,为何迟迟不归?”紫薇大帝朝着西王母杨回假装出一副心急火燎的样子,更像是在质问着。

  这,就是你和我说话的态度?西王母杨回看着紫薇大帝。

  好了。

  太天昊一句话打破了尴尬的局面,一时间,说不上话来。

  又陷入了下一境的尴尬。

  直到天士传来的声音:“报——天门除西天门外全部失守,叛军现在正赶赴瑶池战。”

  西王母杨回听到瑶池,心里暗自发笑,瑶池可是我西王母的地盘,只要我不在瑶池,谁能入的了本宫的瑶池,这结界可不是他们可以破的。

  “这西天王钪查和西天王后竹袖不去西天门,反而把其余三门给破了,难不成是想保护那树妖?”真武大帝道。

  天庭一片混乱,唯独西天门。

  静公主和耿黎赶赴天界,多方受制,直至西天门。

  “知道你们会来的,可是你们已经来晚了。”竹袖道。

  转瞬间,竹袖下令抓走耿黎和静公主,静公主一步入了西天门,拥有了法力,一下子带着耿黎冲入西天门。

  竹袖也没有办法,因为她自己不敢入西天门。

  刚进西天门,一张大网就一下子将耿黎和静公主全部包起来。

  说是一张网,一张网却是两个空间,那也立的很啊。

  从远处的迷雾中,出来一位老人。

  他两个看着这个老人,耿黎一脸茫然的脸色,静公主也看着她,却是一脸的恐惧。

  耿黎抓住天静(下文公主静采用名为天静)的手,告诉她:“别害怕,有我。”

  那老人道:“我这绳索可不是一般人或者法力低下的公主能够解开的。”

  “老生是这西天门五世的树妖了,唤为频婆娑。” “你大胆,我是公主,天庭公主。”天静道。

  树妖老人频婆娑看看天静,笑一笑,天静问她笑什么,频婆娑道笑她,笑她。

  “天庭公主又怎样,就是人间的皇亲贵族,冥界的第一闲官又怎样,初回天庭,又想怎样?”频婆娑道。

  “你,大逆不道。”天静道。耿黎拉着天静的手,告诉她别说了。

  “说吧,想说就说吧,有什么的呀,我都不介意,黎儿啊,你先不要说话,我和她单独谈谈。”频婆娑道。

  “是啊,就剩我们两个了,公主静啊,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

  “你叫她黎,你可是认识他,他的主意我希望你趁早断了念想。”

  “你就想和我说,我惹不起你,即使是我父亲,母亲,外祖来了,也管不了,是这个意思吗?”天静道。

  树妖老人频婆娑点了点头,微风一过,天地之间,闻到了硝烟的味道。

  “你先走吧,天庭战争过后,记得来找我。”频婆娑道。

  话间,频婆娑消失在烟雾中,耿黎从上方掉下来,天静一下子接住了他,真是一段奇妙的缘分。

  “她,说,在战争结束后再来找她,凭什么啊,看看她能不能逮住我。”天静道。

  “你们刚才的话我都听见了,人家都说了就连你的父亲,母亲都怕她,你觉得可能找不到你吗?”耿黎道。

  “这就是你和我说的战争。”

  天静道,也表示完完全全的不相信,一阵寒风,走向凌霄宝殿正殿。

  奇怪的是,这里居然没有西天王钪查的人,或许,他们忘了天静吧!

  大殿前,一个石像,这是西王母杨回。

  走进大殿,四个石像,四个好像是一个阵法,这有一个是天帝,有一个是紫薇,有一个是真武,还有一个是昊天。

  还有一个地方空缺,天静想一想,这应该是东皇太一,那这个空缺的地方怎么办?

  天静也明白了,她回天庭就是为了补全这一个地方。

  “你也猜到了,就是留给你的。”频婆娑的声音传来,那声音,老远就听到了。

  频婆娑也走进大殿,将西王母杨回的石像用法力搬入大殿中。

  “快,公主静,你站在那里,不要动了。”频婆娑道。

  天静想,这个老太婆让我去,我就得去吗?那不就算折煞了我这天庭公主的身份了,我哪可能听她的啊。

  树妖老人频婆娑看着她,也知道天静在想什么,于是道:“你看他们,你想让你的父亲,母亲,外祖等各类爱你的人,包括你我都成为石像,永远吗?啊,永远吗?”

  天静不说话,好像也是,独自一人慢慢的走向五行阵法,到最后一步了,天静停在那里,就差一步。

  “快去啊,还犹豫什么?”耿黎道。

  公主静走到五行阵上,殿上异光,阵法启动。

  树妖老人频婆娑回想着,回想着天庭往事,一幕幕触人心弦,思绪万千,涌上心头。

  “什么意思,她会死?”耿黎吃惊的说道。

  频婆娑一脸慈祥的看着耿黎,仿佛在和自己的孩子说话:“黎儿,是的。”

  这是第二次五行阵法启动了,第一次,牺牲品是初生于天地混沌的第一位天帝,第一位五帝,第一位的他,东皇太一。

  阵法后,东皇太一消失于凌霄宝殿,现在想去找东皇太一只有天上的那道门,云殿。

  开启云殿的有两把钥匙,一把太元圣母所拿,还有一把落入了人间,消失不见,而太元圣母也已经消失了不知道多久了。 五行阵法启动,树妖频婆娑和耿黎被阵法阵到了凌霄宝殿外,哦,还有西王母杨回的石像。

  可是仔细一看,便叫停了。

  那边有西天门的树妖老人频婆娑!

  正做着,突然凌霄宝殿火花一现,凌霄宝殿炸开了。

  “这,怎么回事?”杨回问。

  突然西天王钪查一口鲜血喷出,竹袖一把抱住了她,钪查留下一句:“输了,我们输了。”

  西王母杨回一听,立刻下令:“把他们都给我押下。”

  五行石化神听到这些,立刻跑开。

  “一个不放过!”西王母杨回道。

  树妖老人频婆娑看着这样,真的是不忍心于是道:

  “别抓你,别抓了,还不是因为你的一己私欲,要不然,这天庭战争如何来的。”

  西王母杨回道:“因为我的一己私欲?”杨回笑笑:“你在天庭中算得了什么?一个年事老矣的老太婆?还是什么?”

  频婆娑走向杨回,一个巴掌朝向她:“这就是你和我说话的态度?”

  频婆娑接着说:“我告诉你,对我放尊重点儿。”

  天庭公主静的石像也破了,随后消失在凌霄宝殿上空。

  “我的女儿呢?我的女儿,静儿。”杨回道。

  频婆娑慢慢的走上台阶,和昊帝等人行过礼后,走向西王母:“你可知东皇太一?”

  这一刻,西王母感受到了绝望,西王母像疯了一样的大笑。

  再多的言语也诉说不出心里的苦,再多的笑也掩饰不了心里的疼,再多的情话也续写不出你的心,再多的好也抵不过时间磨成的习惯。

  耿黎却流泪,离开了凌霄宝殿。 天静呢?天静去了哪里,和东皇太一一样消失在天地吗?

  或许只有凌霄宝殿上的空洞可以去往寻找他们了,可是,数万年以来,无人敢进。

  “频—婆—娑—老—人,你可有办法让我女儿回魂?”杨回磕磕巴巴的问。

  一副可怜的姿态,可是,实在怕是没有办法了。

  随后频婆娑道:“这凌霄宝殿上的空洞,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出现。

  可是,我就见过,啊,见过,见过几次来着,有十几次了。

  其中两次就是两次天庭战争的时候,剩下的几次就是每当云殿打开的时候了,这云殿虽说是开了,只是外面的能进去,里面的却出不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她也不知道。

  西王母绝望的声嘶力竭。

  突然,凌霄宝殿残留下的几片碎瓦铺成了一阶一阶的台阶,耿黎,他是耿黎。

  从残瓦的最底层想上走,树妖老人看着耿黎,大喊:“你不能去,你不能去。”

  “我要去!”耿黎道。

  “我不让你去。”频婆娑道。

  “你算得了什么?”耿黎道。

  “我算得了什么?我是你妈!”频婆娑道。

  “千百年前,我曾经因为我的母亲失去了她,这一次,我不会了,绝不会了。”耿黎道。

  耿黎走向空洞,走进空洞。

  树妖老人频婆娑也随之进入,不久被空洞竟然弹了出来,而只有她一人。

  不久,西天王钪查,西天王后竹袖,火神克洛旭,金神帛则初,木神枝柳云,土神跃轩天水神巴幻江等人被押解上殿。

  “你们几位,真是大胆!”西王母杨回道。

  “我们是……被……逼的!”钪查道。

  “闭嘴!”西王母杨回又道:“来人,给我掌嘴,谁要是敢多说一句,就给我狠狠的打,狠狠的打!”

  “你敢。”竹袖道。

  这时候,天士一巴掌。

  “你,你,你们……”竹袖很气,很气。

  却气的说不出来话,可又能怎么办呢?

  “你闭嘴就好了。”杨回道。

  好一阵儿后。

  “今天,我就是要找你们的不痛快。”杨回道。

  好了,天庭战争彻底结束了,天庭还是那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张艳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张艳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