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看版:张艳灰道德经患难与共(还念完)
路不通2019-08-02 09:293,421

  张艳灰和道德经(张艳和耿黎)还有孙果粒在偌大的树洞里兜兜转转,兜兜转转的,在一个地方,相视一下,然后各自跑开。

  是出现别人了吗?孙果粒可不是在他们两个的树洞中,因为走了不同的路。

  孙果粒剧树洞回了自己的家,然后慢慢想起来所以事情,在床上睡着,虽说是暴雨,可是那个树洞直通他们家的房子。

  而张艳灰和道德经在树洞中像迷了路,在树洞里转悠着,也不着急。

  雨还在下,越下越大,睡慢慢往里了,耿黎将先前的木墩和一些杂草往里堵住,然而进来的树洞门不知道怎么的堵住了。

  里面很亮,因为树洞最上面破了个洞,这个洞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这树洞洞天竟然还有机关,莫不是生锈了,坏了?”耿黎暗暗的想。

  张艳灰看着水流出竟很有成就感,千山万水也难不住我张艳灰啊,我是叫张艳还是张艳灰来着,竟然忘了。

  在出水的地方找来一高地,坐下那而,游来的耿黎从水下钻出,张艳一看,一脚踹开。

  耿黎随水流像外面,一脸的泥,外面还下着雨,一脸狼狈的走开了,雨也渐渐的停了。

  张艳灰出来的时候,耿黎已经走远了。

  两人都在想着,在树洞还没有漏水的时候的那个人。

  张艳灰想望向他的黑眸,里面平静无一丝波澜,却深邃地迷人,那里倒影着她的身影。

  她突然得笑了,是啊,自己找了这么久,现在终于找到了一个眼里有自己的人。

  可是,他是谁啊。

  耿黎从来都不知道一个女子竟会美成这样,暴雨之中,她的乌丝闪耀地迷人。

  当她转身与自己的眼相撞时,他觉得自己的心似是要跳出来似的,自己这是找到了吗?那个陪伴自己一生的人!

  可是,他不认识。

  真的是一见钟情还是前世浮尘。

  耿黎反复想着,还有那个踢自己的人,都是谁,是与自己喜欢的那个人一个人吗?耿黎脱下外套,发现外套上有一个脚印,脱下来,没有擦掉,继续走着。

  不知觉的回到了城堡中。

  “你去哪儿了?”王后在大门开了的城堡门前等着他道。

  “我出去看看。”道德经道。

  “出去,看看?去哪儿看看,太子殿下。”王后道。

  “我需要向母后汇报吗?只是出去看看而已。”道德经道。

  王后深邃的眼神,看着道德经。

  道德经继续说,要不然两人相视也怪尴尬的了。 “一出去还遇上暴雨,真是不痛快。”道德经道。

  “让你出去。”王后道。

  道德经呆呆的站在门前,就那样子站着。

  “干什么,还不进来。”王后道。

  王后往后走一步,然后往城堡里走了,道德经跟在王后后面。

  王后突然向后一转,吓了道德经一跳,道德经一个哆嗦,在楼梯上向后翻了,王后想也没想,一下子冲到后面把道德经抱住了。

  这瞬移的功夫谁也没想到,可是王后不想让别人知道她的众多特殊技能。

  装作没事一样:“看把你给吓得,等会晚饭前来我房间一趟,别忘了啊,有重要事情。”

  耿黎一下子愣住了,吓得吗?可能是。

  伴随着一阵敲门声,在床上躺着的道德经一声进来。

  外面的人开了开门,结果打不开。

  真的是,忘了从里面锁上的门,耿黎道:“稍等一会儿。”

  耿黎开了门,那人道:“太子殿下,王后娘娘让我来叫您说晚饭前要去王后娘娘房间小绪一会儿。”

  “唉,这个事儿,在门外不能说吗?还让我下来开一次门,在城堡多少年了你?”道德经道。

  “有十几年了。”那人道。

  “十几年,挺好。”耿黎接着又说:“告诉王后,我身体不舒服,晚饭就谴人送到我房间,然后,晚饭就不去了,和王后一会儿的小绪谈也不去了,麻烦你了。”

  “不麻烦,只是王后娘娘已经在洗澡了,然后说晚饭以前刚刚好洗完,我看太子殿下身体还行啊。”那人道。

  “你说行就行啊,反正我通知你了。”说话间,道德经把这个仆人往外赶,关了门,又锁了门。

  “太子殿下说身体不适,就不来了,晚饭要送到他房间。”仆人道。

  王后早就想到了,于是让仆人退下了。

  晚饭时间,仆人按时将晚饭放到太子殿下门前,告知一声以后就走了。

  告知以后,仆人刚走,来了一个人,那个人是王后,想要去太子殿下房间,在门前小站了一会儿,走了。

  过了一会儿,耿黎(道德经)将晚饭拿进了房间,端到阳台上,看着窗外的风景,继续想着一天发生的事情。

  牵挂,一旦被想起,就会让你生不如死,沉溺于悲喜之中,愿陷愿深,无法自拔。

  还在想着。 都说:爱一个人,会想他,思念他,会把自己的一切全融入他之中,会把他当成是整个世界。

  在道德经(耿黎)和张艳灰(张艳)这里也同样是的,两人都同一时刻看着星系,想着那个几辈子了的人,却一眼再次爱上了。

  可是这几辈子啊,他们不知。

  闲着的时候对于人生无限感叹,两人看着星星,想着对方。

  一辈子是那么的短,有这么多一辈子了,在他们两个灵魂的最深处已经爱的刻骨了。

  耿黎看着看着,肚子一声叫,哦,原来是饿了。

  其实也不是,思念的那个人张艳也忘了,忘了是谁,张艳现在想起来回家了,远处一声:“张艳,回家了。”

  张艳一看那人,那是孙果粒,她明明记得她叫自己的名字叫阿灰,还是张艳灰,自己叫什么来着,也忘了,算了,就是张艳灰吧。

  “我不叫张艳,以后叫我张艳灰好了,如果你真的认识我的话,我也愿意相信你。”张艳灰呆呆的站在原地。

  孙果粒听这话,也不着急了,而是大喘气的走上了。

  孙果粒跑累了,还是说了一句,既然你相信我,那你过来吧,我们回家。

  张艳灰也听孙果粒的话,回了家。

  “哎呦,可累死我了,虽说我是你的后妈吧,但我对你还可以吧,我管你吃管你住,每天像大小姐一样着伺候着,你还忘了我。”孙果粒一看,可能真的忘了。

  也没有继续说。

  一进门,紫罗兰从门后一声尖叫,吓得孙果粒一跳,而张艳灰还是呆呆的。

  这个地方好陌生啊,从来不记得这个地方。

  张艳灰赶到恐惧,可是也觉得挺好的,听一路上孙果粒的叨叨,说明她在这个家还是不被欺负的。

  在张艳灰印象里后妈可不是个好词儿,孙果粒的一切举动,让张艳灰打破了这个念想。

  “欢迎回来!”紫罗兰一声,好像很欢迎张艳灰的样子,或许他们家只是以颜色称,阿灰也挺好的,比如阿紫。

  可是也不能表现出来他们的无法接受,于是孙果粒让紫罗兰带着阿灰,不,张艳灰去自己的房间。

  紫罗兰带张艳灰来到了张艳灰的房间,还是照样的陌生,照样的无助,照样的如此。 耿黎迷迷糊糊醒来,这是哪儿?

  这不是自己的房间,这还是城堡,这是哪儿?

  自己坐在凳子上,还被捆着,这是哪儿?

  一声:“太子殿下,你醒了。”打破了这是哪儿的疑问。

  这是,王后的房间。

  王后房间一块红色和黑色的宝石闪闪发光,真是好看。

  “你这是做什么?”道德经(耿黎)道。

  “嗯,我要是不这么做,你能来吗?终究你不会来的。”王后道。

  王后站在哪里说话,王后在洗澡,洗不完的澡,道德经道:“你洗个没完了?非要捆着我吗?”

  “哦,你的聪明劲儿都丧失了,还记得以前我捆着你你一踢旁边的床,机关就启动了,你都忘了吗?上一次我捆你还是一个月以前啊。”王后道。

  道德经也顺势说:“行了,我想起来了。”

  于是道德经踢了下床,然而并没有解开绳子,还在不断的踢着床。

  王后洗完澡穿好衣服出来了,看到道德经还在踢床。

  笑了笑道:“看来你真的是变傻了,我什么时候捆过你,而且这是绳子,哪有什么机关,我给你解开。”

  自己聪明一世竟然被骗了,也是失误啊。

  “你到底把我捆来要说什么,快点说,我还要休息呢!”道德经(耿黎)道。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想找你而已。”王后道。

  道德经当然很生气,没什么事情,却把自己捆了过来。

  于是道:“那我能走了吗?”

  王后点点头,道德经打开门,往外走。

  可是却好像撞到了结界上,一下子撞到,头破血流的。

  王后一看,问道怎么了。

  道德经说没事儿,继续往外走,然后怎么也走不出去,就像是结界一样。

  “怎么了?”王后紧接着道:“还不出去啊,是不想不出吗?”

  “这儿我出不去。”道德经道。

  为何出不去,王后问,道德经指了指,王后就走过去,走出了门。

  道德经也往外走,还是被撞了回去,于是像王后说:“我走窗户吧,可能门太喜欢我了,不想让我走吧。”

  王后道:“由你。”

  随后又道:“注意安全,小心点儿。”

  下一楼正好是道德经的房间,也顺势关住了阳台,然后躺在床上,继续着他傻傻的推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张艳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张艳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