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看版:天静耿黎携太元回庭(路漫漫完)
路不通2019-08-02 09:293,613

  还是辗转反侧的想着,都说想,慢慢的也就睡了。

  第二天,道德经(耿黎)想去再看看那个森林,总觉得有些不舍的样子,仿佛他的内心深处告诉他的一样。

  王后再一次看着耿黎远去的背影,也很是不舍的样子。

  不通云:人活这一遭就是在泥地上行走,走的云淡风轻,扭头看看,太遗憾了;踏踏实实的吧,一重,又会陷入泥里。

  张艳灰就是这样,每天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的一样,想着从前。

  孙果粒和紫罗兰看着张艳灰远去的步伐,也很是担心,可又不能说些什么,总觉得对张艳灰挺不好的,挺愧疚的。

  像张艳灰和道德经这样的人,总该有一世的风华绝代,可是也让不通写的不复存在了。

  两人或许是缘分吧,缘分很巧,让他们在同一日出去。

  或许能再遇见吧!

  两人还是来到森林,却也不约而同的来到树洞,树洞还是那个树洞,张艳灰和道德经还是那个张艳和耿黎。

  清晨出发的他们,走到那里天渐渐的亮了。

  快到家的时候,就看见孙果粒和张艳灰在不远处等着她的,着急的样子,张艳灰也快点的跑了回去。

  这还是仅仅几次张艳灰跑,或许是接受了吧。

  “张艳灰。”孙果粒不知道该怎么叫她了,也只能这么的叫了。

  “我们快走,听说王宫有巫婆要毁灭这里。”孙果粒道。

  “巫婆?巫婆是什么?为什么要毁灭王宫?王宫在哪里。”张艳灰道。

  “我也是听别人说的,你看这邻里的,都要走了,都在收拾东西,要走了,我不知道巫婆是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毁灭王宫,但是,我必须保证你们两个的安全。”孙果粒道。

  “别人说要走就走吗?万一别人骗你们呢?”张艳灰道。

  孙果粒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好像有理也讲不清,僵持着,僵持了一会儿,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快点儿收拾东西吧,你有什么东西都拿过来,还有你。

  王宫城堡那边,耿黎匆匆的赶回去,看到了一幕让他很惊讶,总觉是自己来迟了,很愧疚啊。 还在今天早上的时候,那个富丽堂皇的王宫城堡如今已经变成支零碎瓦的房子。

  这是人生最遗憾的,想要守护的东西无法守护,想要守护的人明明很近,却变的很远。

  道德经看着这些,曾经,又是曾经,忽然发现曾经没了,或许自己就没有过曾经。

  他确实没有过这里的曾经。

  “你回来了,相见的人见了吗?她可是也想见你,和你去了同一个地方。”坐在废墟顶端的红皇后道。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有,你怎么知道,怎么知道她也去了,真的吗?”道德经(耿黎)道。

  当然是真的,先是肯定了张艳灰也去了那个地方,那个耿黎不认识的张艳灰,道德经认识的张艳灰。

  接着说:“这儿吧,她回来了。”

  道德经当然不知道是谁,也没有想自己从前知不知道,也没想,就问:“她是谁?我不喜欢这种说一半的话。”

  “哼。”红皇后(王后)道:“我就知道你失忆了,不然你不会叫我母后的,因为啊,我不是你的母后,我当年自诩为红皇后开始,你就与我生疏了。”

  “自诩?意思是我在这城堡里听到的所有,都是你让说的?”道德经道。

  道德经在这城堡里一直在向所有人问这自己的事情,城堡的事情,还有王后的事情。

  “对,自诩,自诩啊。”王后笑着。

  不知云:自诩为何?

  不通解:自诩就是自己夸赞自己说。

  “我有一个姐姐,是红皇后,而我是黑皇后。”王后道。

  “那原来的那个红皇后呢?”道德经问。

  “死了。”王后道。

  也是刚说,道德经就刚想,想那句死了,谁知道王后紧接着来了一句:“刚死。”

  过了一阵子,又来一句:“你想看尸体吗?等会再看可就没有了。”

  突然雷鸣电闪,白天一下子变黑了,就是纯粹的由白天变成黑夜一般。

  夜也变的黑沉沉的了,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

  王后指着那具尸体道:“快看,要灰飞烟灭了,这可是你最后一次看了,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道德经也顺着指的指的地方看了看,看着那从前的红皇后化为灰烬,慢慢飘开,飘向远方,化作缥缈云烟,淡然离去了。 王后逐渐变的不正常了,道德经(耿黎)也渐渐的发觉。

  王后本来坐在废墟的顶部,然后慢慢的站起,手突然的就抓住道德经的脖子。

  这废墟顶部距离道德经那里还是有一段距离的,王后却能一下子抓住他的脖子。

  “你,你,会黑魔法!”道德经很吃惊,也渐渐明白了,她不是自己的母亲,而先前魂飞魄散的真正的红皇后才是自己的母亲。

  “她,是——”道德经心痛的感觉,在浮尘中游荡。

  还掐着道德经的脖子的王后渐渐觉得心痛,然后慢慢的松开了。

  “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道德经大哭的感受这天地之间的伦理。

  “因为,因为我要赢,所以你们就都得输。”王后道。

  接着王后大笑着,道:“还有一个惊喜,等会儿马上来。”

  张艳灰和孙果粒、紫罗兰正在收拾东西,然后王宫城堡的士兵就到了,孙果粒知道,巫婆控制了世界。

  紧接着被捆着来到了城堡废墟这里。

  “你看,惊喜来了。”王后指着被捆来的张艳灰。

  道德经先是感觉不认识她们,然后慢慢的有点儿印象了,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张艳灰同样也是。

  “道德经。”紫罗兰喊着道。

  道德经一看紫罗兰,想起来了那天在桥那里,除了那紫色的花就是这紫罗兰了。

  “你怎么在这儿。”道德经看着紫罗兰。

  “姐,你说话啊。”紫罗兰对张艳灰道。

  张艳灰还是无动于衷,就问要说什么。

  孙果粒也知道他们之间的事情,却没想到两人都不记得了。

  王后看着这一幕,有一阵哈哈大笑,然后道:“别叭叭了,一天天的叭叭,叭叭的没完没了,你看不出来两人都失忆了吗?”王后对紫罗兰道。

  “失忆。”紫罗兰很是吃惊,要失忆还一起失忆。

  “别说了。”孙果粒道。终于两人对上了眼,就这样看着对方,张艳灰看着道德经,道德经看着张艳灰,相视而笑,就这样了很久。

  紫罗兰看着他们这样子然后道:“是不是想起来什么了?”

  “来人,将这些人都扔到熔炼炉中。”王后打断了紫罗兰的话道。

  这熔炼炉就是一个火炉,一进火炉必死无疑。

  “你就是巫婆。”孙果粒朝着王后道:“而且你不是红皇后,你是黑皇后。”

  王后看着她,笑而不语。

  孙果粒接着道:“如何?当年的事儿你还要一错再错吗?”

  “怎么,我小的时候就听说了。”

  “而且,我不止听说,你还为了练黑魔法将天脉血缘的人都用来做这恶毒的事情。”

  “这两个孩子的父亲,包括王。”

  “你别看我,我被你看一眼都觉得恶心,万分的恶心。”

  王后听着孙果粒说:“说啊,接着说啊。”

  孙果粒也看着王后,王后很生气的问着为什么不说了。

  两人相视,满脸憎恶对方的表情。

  紫罗兰就看着,然后又看看道德经和张艳灰,两人还在对视着。

  僵住在那里,紫罗兰怎么叫也没有反应。

  孙果粒看着,质问王后,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这两人又是被施了什么魔法。

  王后说没有给他们施魔法,而且自己也不会魔法,这可是巫术!

  两人确实没有被施魔法,更没有巫术。

  王后统一世界的野心慢慢的展现出来。

  张艳灰和道德经喜极而涕,相拥在一起。

  因为两人想起前世的事情了,一人叫张艳灰,原名张艳,一人叫道德经,原名耿黎。

  “笑什么,临死之前,想笑就笑吧!”王后道。

  “来人,人呢?”王后道。

  士兵看着问太子殿下也抓吗?王后告诉他道德经已经不是太子了,这个世上从此也没有太子了,自己是唯一的王!

  刚要把道德经按住,然后道德经一个转身,又是一个转身,把在废墟顶端站立的王后用法术打了下来。

  王后在地上趴着吐血了,嘴里还有一口血,就问:“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这是什么魔法,不是黑魔法,更不是巫术,也不是寻常的魔法。”

  接下来就说了自己真正的名字,叫耿黎。

  张艳灰挽着耿黎然后道:“弓长张,丰色艳,不是艳张是张艳!我乃天庭公主静天静是也。”

  王后曾记得自己看过一本书,书曰:“空洞外世界为六界,六界之顶为天庭,天庭之顶为凌霄宝殿,凌霄宝殿之顶有一空洞与世间想通。忘川为六界之底,与世间想通!”

  王后喊着血,闭了眼,刚闭住眼,眼流了血,好可怕的血,泛黑的血。

  “你们,你们是那个世界的人。”孙果粒和紫罗兰道。

  张艳和耿黎点了点头,然后废墟慢慢被风吹,吹向了远方,这里没了王家,没了王后。

  我们要怎样才能回去,张艳和耿黎都有着这样的疑问。

  紫罗兰表示不想让他们走,孙果粒却道:“他们本不属于这个世界,想走就走吧,记得如果可能回来看看这里。”

  “古书记载着,需要七中颜色,才能打开空洞之门,或者有条河,可以通向那个世界,不过,要想入河就必须经历痛苦,忍受磨难,还有心诚,就这样了,我知道的都说了。”孙果粒道。

  “后母究竟是什么人,怎么知道怎么多。”张艳问。

  “我曾是天庭太元圣母华胥氏,哦,对了,我这儿还有半把钥匙,希望你带回去。”孙果粒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张艳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张艳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