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看版:道德经出场+阿灰小道相遇(相遇完)
路不通2019-08-02 09:293,212

  突然,有一只手放到了耿黎的肩膀上,这可把耿黎吓得呦。

  “谁,谁?”耿黎哆哆嗦嗦的,也很静,也深了。

  “殿下,是我。”那人道。

  耿黎没有前世的记忆,更没有今生的记忆。

  耿黎假装知道,哦,原来是你,把我吓得一跳。

  耿黎转过身来,看着眼前的这个人,终究是不认识的。

  “参见殿下。”那人一个恭恭敬敬的行礼。

  “免礼!”耿黎继续看着他,这人,似曾相识,终究是想不起来。

  一袭青衣,一张面无表情的俊脸,猛然砸进耿黎眼中。

  耿黎看着,想着,这人是谁?为何在此,我是何人,怎都忘了。

  想着想着就走了神,呆滞着。

  “殿下,殿下,殿—下—”那人叫着。

  耿黎秃噜了一句:“我怎么在这儿啊,这是哪儿啊,你是谁?我怎么不认识你。”

  耿黎听他的话,太子?原来自己是太子,太子殿下,这个称号还是不熟悉,更觉得自己不是太子。

  城堡中只有他一个侍卫,也很奇怪,于是耿黎便问了问:“这儿只有你一个人?”

  “对,殿下,这儿就我一人。”侍卫道。

  一个人也没啥的,于是便让侍卫把他带到自己的房间。

  侍卫却说:“这儿就我一人,万一什么人偷摸着进来了,不好。”

  便指了指路,说从后面这门出去以后,就会有一个桥,走上桥,走过桥,然后一直向前走,上楼就到了。

  “好吧,好吧,我也不会为难你的,我自己走。”耿黎道。

  刚走过桥,就听见有一个声音在喊:“道德经,道德经。”

  耿黎很奇怪,道德经,好像在哪里听过,好像是一本书,一本叫道德经的书。

  耿黎知道自己是太子了,也不拘束了,看向那个声音传来的地方。

  “看什么看,还不快过来。”那个声音很凶,很凶。

  自己可是太子,那侍卫口中的太子殿下,谁可以这么没有礼节,起码的礼貌也应该是要有的吧!

  便向那个声音传来的小树林走去,郁郁葱葱的树林啊。 “怎么才过来呀,慢慢悠悠的,真莫比了。”那个声音道。

  这是谁?敢对太子殿下这么说话,可是长辈,耿黎看着这人,也太年轻了,和自己一个年龄段的,也不像是长辈,到底谁啊!

  道德经,好像在哪里听过,是天……天什么来着,那里好像有个书廊,这个书廊,一时间记不清了,也确实想不起来了。

  假装认识一样的,耿黎自诩聪明:“你怎么在这儿。”

  “哼,我怎么不能在这儿,你可是喜欢我那姐姐的,我过来告诉你一些她的情况,这就是你和我说话的态度?”那人道。

  哦,原来这人是耿黎与她的那个人的暗线啊,这个暗线还是耿黎喜欢的那人的妹妹。

  真是一段奇妙的缘分,就是缘分让一切在冥冥中相遇。

  “是吗?你姐姐怎么没来。”耿黎试探性着问着,在他的内心深处,他不属于这里,包括张艳,内容深处,她也不属于这里。

  “我姐姐怎么可能来这里,万一王后把她抓起来,可怎么办,王后本来就不同意你们的婚事,万一抓起来再加一个灭口,那不就完了。”这阿灰的妹妹叫阿紫。

  阿灰啊,别人都叫她灰姑娘,后来叫张艳灰。

  这阿紫啊,本来叫紫罗兰,多好听的名字。

  可是这人,长的真叫人看着惊险,简直就是车祸现场。

  虽说这样来形容一个女孩子不太合适,可是不通实在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形容词了。

  越发的聪明了,耿黎道:“有我,怎么会。”

  紫罗兰一副不可相信又略带嫌弃的表情道:“还怎么会,怎么不会,你恐怕是忘了当初王后是怎么对我姐的了。”

  耿黎此时想起来,紫罗兰叫他叫什么,叫道德经,好像是一本经书,耿黎觉得自己身为太子殿下,不可能叫这个名字吧,或许,万一呢?

  “我觉得道德经这个名字不好听。”耿黎看着紫罗兰,又想套话了。

  “你说不好听,可是对王上的不尊重?这可是王后娘娘和王上特地寻巫师为你占卜的。”紫罗兰道。

  哦,原来自己真的叫道德经,这个烂头烂尾的名字,可也就这样了。

  可是自己明明记得自己的名字叫耿黎,耿黎,耿黎的耿,耿黎的黎,肯定是耿黎。

  心里念念的这个名字,嘴里也不小心说出来了,耿黎。

  紫罗兰一听,耿黎。

  于是道:“耿黎,耿黎,这个名字还挺好听的,是你的小名吗?”

  耿黎立马道:“不是不是,你听错了,我说的,我说的是你姐,对,你姐,找我干嘛?”

  “哼,现在想起来了,和我叭叭叭半天,一点儿正事都没了,好像你失忆了似的,真过分了,现在想起来了,不告了。”紫罗兰转身就走。

  “唉,别啊。”耿黎道。

  本来也不想知道什么,现在更是了。 “走,走吧。”耿黎看着紫罗兰远去的背影道,反正我想知道的也知道了,我叫道德经,虽然在我的记忆深处我叫耿黎,可是也就这样吧。

  我喜欢的那个女孩,究竟有什么样的魔力,为了她,我连王后都反对,我是不是傻。

  要么,她长的很漂亮,要么,她有钱有权,否则,我怎么会这么喜欢她。

  又是兜兜转转,有人就说不通词穷了,确实是这样。

  从右边走下来的王后,抱着一只黑猫,缓缓的走下来,看见了耿黎(道德经)在左侧,停下下来。

  那黑玫瑰礼服的王后道:“道德经,你去哪了?”

  耿黎也随之停下来,那黑猫的眼睛让耿黎觉得可怕,真心惊胆战的。

  耿黎道:“我去外面转了转。”

  王后叫什么名字,没有人知道,后来也是只知道,她的姓,本来大臣们都叫她黑王后,可是她虽然喜欢黑色的衣服,却不喜欢黑作为自己的称号,后来自诩为红皇后,甚至连王后都改了,可,别人还叫她王后。

  王后道:“你是不是去见她了。”

  耿黎怕她,第一眼就很怕:“她,那个她?”

  王后道:“别装,见了就是见了。”

  耿黎也不说啥,直截了当的承认了。

  于是王后道:“你明明知道这是一场注定徒劳的爱情,你如果继续走错方向,是永远不会到达终点的。”

  “徒劳?那是在么母后心里,在我这儿,就算是多走一些弯路罢了。”耿黎道。

  耿黎深知不能让王后发现,他失忆了,或者换了个人,他知道自己吗?或许知道,或许不知道。

  “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有骨气了?你都不像你了。”王后道。

  “什么有没有骨气,我要休息了,母后也早些休息。”耿黎道。

  王后说不出什么道理来,就是觉得很奇怪。

  还有一个问题,他叫的是母后。

  这或许是成年后第一次叫她母后了。

  自道德经成年后,就与王后生疏了,如果在给我一次机会,可是没有机会了。

  静静往下看,一切就明白了。

  于是出了城堡,出了城堡的门以后悄悄的关上了,也不是悄悄的,其实挺光明正大的。

  王后从城堡的楼中的阳台上看着远去的道德经,一份平静与淡泊,终究也不会长久。

  耿黎出了王国的城堡,就这样,进入了小树林。

  另一边,张艳作为张艳灰跌跌撞撞的也走进小树林。

  有这样一个个的树洞,都特别大。

  张艳灰走进一个树洞,寻找一个小木墩做下了,然后拿来草席,铺在地上躺下了。

  孙果粒也来避雨,同样也是在树林里找了一个树洞,虽说是后妈,可是也是像张艳灰这样,懒是可以传染的。

  张艳灰慢慢悠悠的躺在草席了,大水漫灌着,树洞进水了,张艳灰和孙果粒躺在两个不同的地方,都在草席上悠哉悠哉的睡着。

  熟不知树洞都要被淹了,还在睡着。

  可是张艳灰和孙果粒还是没有醒,有的时候,大脑醒了,可身体还在沉睡。

  在她们两个身上,大脑没醒,身体还在沉睡。

  耿黎也在小树林中,也找了一个树洞。

  另一边,终于感觉到身上有点湿,张艳灰猛的一下重草席上坐起,又猛的的一下站起来,孙果粒同样也是。

  树洞很大很大,好像很多个树洞连在一起一样,事实上也正是这样的。

  然后实在堵不住就往里走。

  耿黎这里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可是他没有去徒劳的堵,而是直接往里走,并带走一些木墩,往里了一些而已,水灌一尺就往里一尺。

  “真丧气的天气。”孙果粒这样想。

  本来失忆了的孙果粒,又开始了戏剧性的一幕,一进下一个树洞就碰了一下,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

  又好了。

  “真悠闲的时间。”张艳灰这样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张艳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张艳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