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虎初战
李堡帅帅2018-10-29 07:154,153

  2009年4月1号晴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年近半百的陆天虎今天竟然写起了日记。人们难以想象在外面风光无限的虎哥,今天晚上却是如此的落寞和孤独,甚至要用多年不握的钢笔,写上几百字的日记用来排泄心中的孤独和空虚。

  4月1号这个大家眼中的愚人节,去年的愚人节老天却狠狠的把陆天虎愚弄了一把。原本打算那天带上母亲,妻子和21岁的儿子去郊外钓鱼。汽车准备启动,陆天虎忽然意识到手机落在二楼的办公室。当他打开办公室门的一瞬间,窗外忽然“碰”的一声巨响。头顶犹如晴天霹雳,陆天虎还没反映过来。紧接着强大的冲击波迎面压来,面前的玻璃被炸的粉碎,强大的冲击波将陆天虎推的多远。还没意识到身上的刺痛,陆天虎意识到出事了,汽车爆炸了!当陆天虎几乎拖着身躯爬出屋外。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幅惨烈的画面。汽车被炸的只剩了狼烟滚滚的空壳,整个车架都陷在火海里,看到自己的亲人体无完肤的坐在车上,被烈火无情的吞噬,世界上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汽车爆炸的起因是因为儿子替陆天虎提前启动了汽车导致了汽车爆炸。罪孽啊!这个有罪之身凭什么要用自己无辜的最爱的亲人来替自己偿还。生活对于陆天虎来说已经没什么意义了,从那以后陆天虎就放弃了毒品的实质的交易,将这些都交给了龙二和一品。如果说还有什么信念支撑着他活到现在。有两个愿望。一是不惜代价找出残害自己家人的真正凶手,将他碎尸万段。二是如果可以的话,等自己手上有一定的资金,愿意放弃手下的毒品生意,带兄弟们走上正道转向投资新街市的房产,娱乐,和餐饮。可惜这些对于他来说暂时还很遥远,还是个梦。如今凶手的线索几乎没有,任凭陆天虎如何搜寻却始终寻不到半点眉目。就像一颗刺深深的刺在他的心中,稍不留神碰到那根刺,便让他生疼很久钻心不已。集团的事也没让他省心。听说最近老二和老三还在闹内讧。西区的猴子对东区的地盘虎视眈眈。重案组那边最近倒是安静了很多,那个老韩倒是有日子不见了,这倒是个不小宽慰了。

  不知不觉坐在电脑前已经三个小时了,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打出了人生的第一篇日记。不过此时的他心情却是异常的阔达,深深沉醉在自己对未来的憧憬。

  “砰砰砰”房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他知道是王律师过来催自己休息了。好吧第一篇日记就这样了。

  今天是陆天虎和一品、龙二的喝茶日。当他起床后洗漱完毕,来到别墅的餐厅里,老二带着宝儿和老三已经端着茶等候多时,看见他来了连忙起身招呼:“虎哥,虎叔”。陆天虎会意点头并打趣他们:“老二头发见少啊。”

  “是是是。虎哥,我最近真没怎么碰女人啊?嘿嘿,我都快奔六了。”老二摸着秃顶哈着腰自我打趣道。

  “哈哈哈,好好好”王律师帮陆天虎拉开一张椅子,陆天虎坐下话题又转向了老三:“老三头发又换颜色啦,你小子是变色龙吧,啊?哈哈哈”

  “没没没,虎哥这不是帝豪夜总会不是刚刚来了个漂亮妞吧,那妞看起来都他妈是红一色的,我呀就换一颜色配合配合她,啊哈哈哈哈”。老三一品摸着头傻笑道。

  “一品哥!”一旁的龙宝突然打断一品:“那不是我先看上的啊咱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吧,你老人家一把年纪了,吃药都不一定管用,不会是跟我们小的争吧。好唻一品哥您就高抬*吧。”

  “什么先来后到啊!在我地盘的东西就是我一品的!管他什么亲娘老子啊!你有本事在你们虹口区找马子去!”一品有些急了“一品哥啊您别敬酒……”龙宝话没说完陆天虎便果断的截了“你们最近闹矛盾就是为这事是吧,就没别的事做了是吧,都他妈是窝囊!你说呢老二?”陆天虎冷眼看了看老二,一箭三雕。

  “是是是,虎哥教训的是,我。。我。。我看我们还是谈正事吧,这些小事我会解决的。”老二说的很是卑谦。

  见老三和龙宝不吱声了,陆天虎让王律师帮点了根烟,示意王律师可以开始了,王律师立刻示意旁边忙碌的女佣撤下,而自己退到了陆天虎的身后。

  “上个月的货都销怎么样了?老二先说说。”陆天虎喝了口茶。

  “哦是这样的虎哥,上个月的警察好像销声匿迹了一样,货出奇的好卖,那10公斤的货没出10天就被以前的老主顾给接了,这是给虎哥的50万。”老二让龙宝拿出一个蛇皮袋,然后还补了一句:“都是美金,虎哥。”一旁的王律师动作熟念的接了过来。整理到一边

  “呵好,不错就是以后让龙宝给我少添些事,做人不能太张狂啊!上次开跑车撞人的事情不是才刚刚解决的吧,先给我收收神。”

  “知道了。知道了虎哥”龙宝一付玩世不恭的样子。

  “老三呢,你呢什么情况?”陆天虎抽了口烟问老三。

  “我啊虎哥,整个地区的需求量太大了,您给我的那10公斤还不够塞牙缝的呢!”说着从身后提出以箱子递给了王律师。“虎哥!这次能不能多给点啊。别说10公斤就是100公斤我“一品”都不带回你的!”

  “是啊,虎哥咱们能者多劳嘛。”龙二不失时机的插上一句。

  陆天虎悠闲的吐着烟圈,没接他们的话,吐了几口烟半晌,掐掉手中的香烟郑重的说:“别以为警察最近没动你们,就代表他们疏松了。5号那天不是我的情报老三你那3公斤的货不就打水漂了啊,还有老二你15号的那批货,不是我的提醒我估计宝儿现在也不会坐在这儿吧”。

  “是是是。老二老三齐齐点头。

  “警察明的没动作,我估计暗地里肯定动静着呢!回去后先查查最近你们收的些小弟有没有谁可疑,别给我混进个卧底进来,到时候就得不偿失了,都给我谨慎着点。这样吧这次你们每人照旧提10公斤的货,你们得沉住气,我们都是做大事的。”

  “行行行,虎哥说怎样就怎样。我们都听虎哥的”龙二一品附和道。

  “行,废话不多说,你们回去安排安排下个月的计划,别给我到时候掉链子了”陆天虎最后补充道。

  “虎哥”一品忽然记起了什么:“最近兄弟们发现西区猴子的人在我们这有踪迹。”

  “这种事,说不清楚,猴子现在的实力也不容小视,咱们尽量不去招惹他,当然啦,如果猴子欺负到我们头上,我也不会坐视不管的。好了今天就说这么多,过一会我还要去给新开的市敬老院剪彩。老规矩有什么事直接联系王律师,你们先吃着我先走了。”龙二一品不约而同的站起来说着老套的客套话表示告别……

  上个月除去老二老三货物的提成。帝豪夜总会盈利分成有50万,帝豪大酒店分红100万。投资的房地产和汽车城还有购物中心零零碎碎加起来大概有600万。连上他的存款距离自己的目标2个亿,还差不少啊。陆天虎在想如果老二老三的这批货卖的顺利,到下个月全线降价到280一克,出手300公斤。脱手就不干了,从此金盆洗手。不再沾染这害人东西……

  早上6点起的床。今天的计划是8点去打高尔夫,然后下午去市区休闲,晚上回来有个和市秘书长的一个饭局。陆天虎刚刚洗漱好,王律师就敲门进来了:“陆总有人约见你。”

  “谁啊?大清早的。”陆天虎明显有点不耐烦。

  “他自称是猴子,就带了一个手下,陆总”

  “猴子?他来干嘛?哈哈有点意思。。来上明的啦?是吧老王?”陆天虎有点意外。

  “陆总,明的暗的他都不是您的对手。就猴子想跟我们斗,他还差远了”王律师给陆天虎涨了下风。

  “走,咱出去客厅会会这个风云人物。”陆天虎顺手擦了下嘴。

  走进客厅陆天虎还没反应过来,就见一穿着唐装的大约40岁的,梳着油背头,满脸堆笑的中年人迎过来握手:“呀呀呀,虎哥啊!幸会幸会啊!”搞的像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般。给陆天虎的表面印象似乎此人道貌岸然城府不深的样子。

  陆天虎从容不迫的点头敷衍着“啊哈哈彼此彼此啊,久闻大名啊猴哥,来来来,做做做。王律师快去招呼点茶”。

  “快叫虎哥。”猴子命令身后一个染着黄毛偏瘦的手下。

  “虎哥。”黄毛应声叫道,一脸的嬉皮笑脸,尖嘴猴腮,标准的新街混混。顺手拎上来两个礼品盒:“虎哥,这是咱猴哥孝敬您的。”

  坐下后,陆天虎才仔细打量着猴子这个西区的老大。中等身材,瘦长脸型,眼角开始爬上了些皱纹,略显老态,穿帮上略显富态金表,金手链,脖子上好像还挂着一条*的金制猴子。琢磨猴子不会只是来串门的吧。这时候王律师也端上了三杯茶。“这是干嘛啊,猴哥尊驾寒舍,鄙人已经荣幸之至了,猴哥这是干嘛?”陆天虎客套了一番。”

  “哎,虎哥说话见外了,就两瓶酒,两瓶酒而已,意思一下,不值大钱不值大钱!虎哥您千万得要看得起小弟啊,小弟初次登门的。”

  话都说到这点了,那黄毛双手尴尬的晾在半空,陆天虎只好暂缓气氛:“老王啊,你帮小兄弟先接一下,先接一下。”陆天虎故意重复了一遍,似乎是跟老王重复的。

  “是是是,”王律师应声接下黄毛手上的礼品盒:“幺!这酒这么重啊!”王律师不禁失声。

  “是金条!”黄毛很是时候的插了个嘴。猴子在一边也配合的恰到好处,骂道:“懂点规矩!不说话会死啊!”一边点头哈腰的道歉“虎哥,这混子不懂规矩,虎哥您见谅。您见谅。”

  陆天虎先是一愣,心神领会,转而笑道:“猴哥客气啦,有什么事咱就别兜圈啦、开门见山吧。”

  “虎哥,实话实说吧,我们俩就是来拜访一下您的,别无他意。”

  “是吗哈哈”陆天虎喝了口水。一旁的王律师低头客气的说:“如果两位没别的事的话,陆总8点还有个会议。”

  “啊?这样啊,啊。。啊虎哥啊小弟还真有点事要麻烦您。”猴子立刻改话

  “猴哥请说。”陆天虎胜仗似的顺了个手势。

  “是这样的虎哥,上个月我的一个兄弟去帝豪一品哥那边消遣,到现在都不见人影的。可否请虎哥招呼一下一品哥让他放我兄弟回家啊”。

  陆天虎茅塞顿开,估计是猴子的手下到帝豪区卖货,被一品的手下给截了。现在猴子想来让我把他的人给放了。如果放人再加上今天的俩袋子黄金就等于自己给猴子开了先例,摆明了以后默许猴子来东区活动?那样的话,岂不是让这猴子得了先机,那可亏大了“这件事啊,我还不怎么清楚啊。”

  “虎哥,这就是您一句话的事,您看……”

  “猴哥啊真对不住,我现在啊,还真做不了老三的主啊,我这年纪快退居二线了,就差低保了”。

  猴子还想说什么,被王律师给挡住了:“猴哥,我帮你拎着礼品盒吧,虎哥马上还有点事,”

  “真对不住啊,猴哥我待会真的有个很重要的会议,不好意思啊,要不您再坐会儿?”陆天虎抱歉道。

  猴子有点气恬,脸色有些难看,如意算盘顿时破碎。做沙发上半天憋出一句话“行!虎哥,我算是跟您打过招呼的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帮卧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帮卧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