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大任
李堡帅帅2018-10-29 07:153,104

  宿舍门口保安带信说学校门口有人找我。我一溜小跑,远远就看见韩叔和我招手,连同身边的一个穿着笔直新西装的陌生人向我微笑。我笑着迎了上去:“韩叔好!”

  “好好好,马俊啊最近好吗”韩叔亲切的握住了我。

  “好,蛮好的”我应道。

  “来来来,我跟你介绍介绍,这是我们新街市公安局重案科科长梁宏梁科长。”韩叔转过身给我介绍。

  “哦,科长好。”

  梁科长立刻点头会意,面带微笑’“好,好”。

  我这才仔细的打量着面前的这位梁科长。中等的身高,略瘦,穿着一件新西装。大概四十多岁。跟韩叔一样,脸上刻着似乎警察特有的那种好人像。相互聊了些客套的话,韩叔把我们领进了路边的一家小饭店。

  韩叔也是一名缉毒科的警察,四十九了。我是他的一名资助对象。打从孤儿院出来,韩叔就一直资助着我,从小学到现在的警校,韩叔一直给予我物资上的资助,期间会定期的每半年过来看我一次,每次来个四五天,每次都会跟我讲一些做人的道理,叮嘱我要独立。说的最多的还是他的些缉毒案件。

  每每说到他缉拿案犯,破坏毒品的时候很是兴奋,很是骄傲,世界上没有那段故事比韩叔的缉毒案例精彩。受韩叔的影响,我上了自己家乡的这所警校。虽然警校的位置有些偏僻。但这不响应我实现伟大理想,对!做个警察。距离韩叔上次来看我才一个多月,韩叔从千里之外的新街市又一次出现在我面前,而且带着他的上司,我不禁有些蹊跷。

  “韩叔,这次来荣县来是不是有什么任务啊”饭桌上我小心的问道。

  韩叔抽着烟,面露难处没出声。倒是一旁的梁科长接上了话。

  “我就开门见山的说吧,马俊,其实我们这次来,是有个事情跟你商量。”

  “有事情和我商量?”我有些疑惑“我先给你说说缘由吧,”梁科长甩了根烟给韩叔,递了根给我,自己也点上一根。“知道吗?新街市是全国经济最发达的城市之一,但它也是全国毒品罪密集的地区。惭愧啊!新街市治安环境也是全国的倒数啊!特别是毒品,屡禁不止啊!打的多,来的多。”

  我斟酌着梁科长的每句话,一头雾水。这些情况我都听韩叔说过,琢磨不出跟我能扯上什么关系。

  梁科长喝了口水继续:“治标不治本啊!知道是什么原因吗。原因就是新街市的毒品全部是由新街市的黑社会在直接*纵,这里面人员鱼目混珠,关系复杂。黑社会的头目不会出手进行交易,实体交易的人都是这些老大后面的小混混。抓到现行的,根本和老大们扯不上一点关系。这些黑社会组织性很强也很猖獗,可以在娱乐场所明目张胆的交易,甚至把我们的内部人员都拉下了水。最近的几次抓捕行动就遭到了泄密。我们这边有了内鬼!

  韩叔又点了根烟接过话茬:“我们现在就要放长线钓大鱼。毒品的货源都是这些黑社会老大亲自交易,我们就是苦于拿不到这样的交易证据。所以经过我和梁科长的商量,我们决定安插个内线去黑社会组织,而这个人选我认为最合适的就是你马俊!”

  “让我去做黑社会卧底?”我不禁失语“是卧底警察。”梁科长补充道“找你做内线有两个因素,一是你警校学生有基本的侦查能力和自控能力。还有就是我们新街公安局的有几颗草几棵树,那些人都一清二楚。闲杂人员我们又不放心,最主要的是韩叔对你知根知底,我们放心,你的主要任务是给我们提供犯罪分子的交易情报,其次是揪出警察队伍中的败类。等到将犯罪分子斩草除根。我们就让你回归警队,转为警队干部。这期间,我们会结合你的表现,以后对你进行物质上的奖励,你觉的行吗?”

  “我。。我。我。我恐怕不行吧?韩叔?”突然变成了警察,我有些措手不及。

  “孩子啊,”韩叔掐掉烟正视着我:‘算帮韩叔一把吧,我跟陆天虎较量了大半辈子了啊。我没几年警察当了啊,把陆天虎送进监狱是我最大的心愿了,要不然我这些年的警察白当了,我怎么对得起党和人民的栽培啊!”韩叔分明失声了。“就当韩叔求你了!”

  “老韩你别激动。”梁科长拍着韩叔安慰道。

  我心里突然一震。这么多年从来没看见韩叔落泪过,韩叔就是我唯一的亲人。我知道韩叔为我付出了多少,对我的关心甚至超过了和我同龄的女儿。知恩图报,24岁是时候了。没人知道前方的路有多艰辛,今天韩叔求我了,韩叔有需要我了,即便刀山火海我认了。

  “韩叔,我去!”我别无选择韩叔慎重的点了点头。如似卸掉重担“来来来,我们干了这杯。。”梁科长很熟练的用一句客套话结束了这次午饭。

  韩叔让我收拾一下,连夜跟他们去新街。在我提出跟我的相处多年女朋友章影告别时,梁科长果断的拒绝了:“你现在已经失踪了,容县已经没有你了,你是去新街市打工的小青年,你叫王其……”

  事事难预料,一天前我还是个无忧无虑生活简单的大学生,而此时就戏剧性的成了卧底警察坐在去新街的将车中。在行至新街的四个小时的车程中,梁科长简单给我介绍了新街,还有陆天虎和他的帝豪集团。:“新街市主要由东区和西区组成。东区占据着新街市的大约百分之七十的地区,而东区的所有黑色交易都是陆天虎和他的三兄弟掌控着。

  四兄弟各有分工,老四,外号眼镜哥,年龄样貌都不详。此人只闻其名不见其人,行踪诡异,负责什么做什么,都不清楚,据说只有他们内部高层管理的人见过,你这次混进去竭尽全力要查清楚这个人。老三黄飞,年龄35,因为出道时喜欢抽一品梅的香烟江湖人称“一品哥”,做事粗鲁,做人做事心狠手辣,一般警察从不放在眼里,很是猖獗。现在掌管新街市最大的夜总会-帝豪夜总会。并且负责中额的毒品交易。手下的混混大概有二百多。在夜总会坐落的太少街可谓是一手遮天啊,是新街市必除的一害啊。老二龙二,人称龙二爷48岁,为人阴险狡诈,只要能卖出毒品,这家伙什么卑鄙无耻的招都能使出,负责贩卖新街市以外的的各个城市毒品的销售,这家伙以后要注意点阴着呢,龙二生有一子叫龙宝,此人在新街和黄飞并称东区二霸,因为有龙二的撑腰,在新街是无恶不作无法无天,这家伙要是能把他收拾了,新街人民都得放上几天鞭炮庆祝。

  最后要说说陆天虎了,现在已经发觉不了他贩毒的踪迹了,现在他每天的活动不是去捐款孤儿院,就是救助敬老院,搞的像个慈善家似地,我们估计由黄飞和龙二负责销售毒品,二陆天虎直接负责供货直接抽提成。而毒品的来源,老二老三的提货过程,这些都不简单啊,这方面我们一点底儿都没有啊。我们希望你给我们一点一点抽丝剥茧。”还有要说的就是西区,西区也有个重量级的人物叫猴子,这人的详细情况我们还不是很清楚,但凡混黑道的我估计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现在我们掌握的暂时就这么多,你都听清楚了吗?”

  我有些迷茫。韩叔推了我一把我才回过神,我深知这次任务的复杂和艰难,没接梁科长的话。转过头看着外面模糊的夜景。韩叔一手拍着我的肩,一手紧紧的握住我:“孩子啊!党需要你,新街需要你,我也需要你啊!”望着韩叔激动的老泪纵横我咬了咬牙。慎重的点了点头。梁科长嘴里还在说着什么,被窗外一呼而过的汽笛声淹没了……

  凌晨两点到的新街。首先映入眼帘是眼前繁华错落的弥红灯,在灯的映衬下新街是多么的完美。真的很美……

  韩叔没急着让我混进去。给了我一部二手成色比较旧的诺基亚手机,虽然是二手的里面还带有手机qq的功能。梁科长说在新街混混们用手机上网,聊美女是很正常的事情,韩叔特别叮嘱平时用手机qq联系见面的地点或者简单问候,有什么重要指示他会用公用电话联系我,如果接听人不是我或者旁边有人不方便,他会说打错了然后挂掉。韩叔还给自己取了个特别肉麻的网名叫“寂寞天使”。。

  随后的几天,韩叔给了我一张新街市的地图让我熟悉熟悉新街的地形。晚上就让我在宾馆里休息。直到有一天晚上,我记得是2009年的4月14号。梁科长急匆匆的敲开了我的门:“马俊,机会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帮卧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帮卧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