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意外出席
极道2018-11-01 07:152,967

  程谦低咳了两声,用手强撑着轮椅的扶手,对视着黑色西装的青年说道:“你说得不错!不过,人算不如天算!小恭,这就叫天意难为吧!”虽然他身体明显很弱,但是气势上却一点也不错给自己的弟弟。

  程恭冷笑了一声,把面凑近程谦的脸,一双眼睛锋利地扫过他的面,最后锁定他的眼睛,用只有他们两人才听得见的声音说:“其实,你一直都很恨我妈抢了你的妈的位置吧!”

  程谦微仰起头,斜睨着他弟:“你未免太高估自己了!我其实更巴望着老头子倒霉的那一天!”

  “你终于等到了!”程恭牙关紧咬。

  程谦长叹了一声:“可惜连累了我妈!”

  程恭纠着他哥的衣领:“少得意!”

  程谦扯下对方的双手,挑衅地轻笑了一下:“人证,物证俱在,你最好狠狠地揍我一下!让大家抓个现行!”一副巴不得他快点动手的样子。

  “哼,你以为我会看着陷阱往下跳吗?!”程恭硬生生地强逼自己松开了手,姿态优雅地理了理他抓皱的衣服说道:“你好自为之!”他转身大步离开,回到他妈的身边。

  在场的宾客们也暗自松了一口气。

  程谦眼中泛着冷光,头低下去,默默地用手推动着轮椅走了出去。

  所有看到他的人,都被他的底气压逼着透不过气,自然而然地为他让开一条路。他顺利的穿过人群,向大门走去。

  出了门口头,他就看到发胡子花白的老人站在那里等他。老人见到他后,慈祥地笑了笑,对他说:“我一看就知道,你会处理得很好!”

  程谦扬了扬眉说:“死老头子,你确定不救场可以吗?”自己的举动被别人算计到了,他心中有些不乐意。“身分主家人,你站在这里不合适吧!爷爷!”

  他爷爷一搂住他说道:“由他们吧!我已经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了。恐怕不能再面对与你爸爸告别的时刻了!”即使是远远地看一看那个灵堂,他的心也象刀子割过那样痛。

  “有烟吗?”程谦似乎不习惯与人那么亲近,借故推开他的爷爷。

  程爷爷摇了摇头:“我们找一个地方坐一坐吧!”他很自然地走轮椅后面,抓紧把手用力推。

  两个人都是这场葬礼的主人,不能走远,他们环视了四周,发现殡仪馆哭声此起彼伏,只有隔壁人少,就悄悄地走了进去,找了一个最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

  教会葬礼诗班平静空灵的歌声回荡在灵堂之中,给人更多的是平静与淡然,对天国的向往,对离别的思念,以及对生命的平常心。

  被牧师抓回来的陶心,一改刚才好奇八卦的样子,凝神静气地介绍起她奶奶的生平来,她清脆的声音在灵堂中回响:“……我奶奶蒋月瞳……一生忠于爱情……她七岁作为童养媳,在大富之家成长……为此,她放弃了富贵的生活,选择与丈夫,同甘共苦,相濡以沫,就算死亡将他们分开,她依然把这份爱延续子孙三代,直到她魂归天国。她用自己的一生实现了‘真爱至死不渝’的誓言。……我作为她的后人,一定会将她的爱延续下去!”

  陶心很少在公众面前发言,短短的一段话,已经在三天之前就写好了,改了一次又一次,练了一遍又一遍,好不容易读完,她涨红了脸,小心的察看着四周。

  蔡一明在一旁大力鼓掌,还不忘叫好!

  搞得陶心十分尴尬。幸好,诗班又唱起歌来。她才舒了一口气走下台来,一抬望看到坐在角落的两个陌生人。她认真看了一下,原来是刚才自己好奇的对象。

  那个老爷爷神情好象十分激动,眼睛微红,嘴唇也在发抖,双手紧握,好象心事重重。

  另一个男子却沉默如山,几乎与墙角的暗影融为一体,如果不是眼睛犀利的眸光,几乎发现不了他。

  陶心被他看了心中一震。她认出来,那个隔壁葬礼的坐轮椅的男人。她对他们笑了一笑,作为主人,她迎了上去,很有礼貌地说:“谢谢,你们参加我奶奶的葬礼!”

  那个男子垂下了眼帘,没有说话,甚至看都不看她一眼。

  这让陶心不发尴尬,伸出去的手,落单在半空,伸又不是,缩又不是。

  老爷爷却站了起来,双手握住她的手,神情急切地问道:“你的奶奶叫蒋月瞳,那个曾外公……我是说你奶奶的爸爸叫什么名字,你记得吗?”

  陶心一怔,笑了起来说:“记得呀,他叫蒋乐勤,是一位抗日烈士,他的墓是在安放在烈士陵园里呢!”她记得每年奶奶都会带她去扫一次墓,从小,她就为有这么一个祖先十分自豪,一说起来,在同学面前也一副牛掰的样子。

  老爷爷整个人僵住了,身体没有动弹,眼泪却流了下来。

  陶心一阵迷惘,自己今天第一次见到这人,他什么流泪,自己也不是很了解,但是这是葬礼,哭可能是最平常的事了吧。“老爷爷,请你节哀吧,奶奶她去得很安祥!她终于可是和我爷爷团聚了。她常说这是一件喜事!你也该为她高兴才是!”

  老爷爷察觉到自己失礼,马上擦了擦泪水,掏出折得十分整齐的手帕擦了擦鼻子,但还是哽咽得说不出话来,唯有拍了拍她的肩膀,笑了一笑,以示安慰!

  陶心拿了两支鲜花分别交给他们,说道:“你们也要与她作最后的告别吗?”

  那男子见自己的爷爷拿了花,也顺手接下了陶心递过来了花朵。他看了好一会儿,就跟在陶心身后,缓缓起过灵柩,轻轻地把花放在奶奶的棺盖上。

  完成礼仪之后,陶心站在门口,一个一个送走来参加葬礼的人。等到最后一位来宾离开,她转身看对蔡一明笑了笑。

  也许是笑得太可怜了,蔡一明看出了她眼中的悲伤,一下子把她抱进怀中,安慰道:“小心,要加油!向前看!不许哭哦!”

  陶心在好朋友的颈项间,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当他们走出殡葬大厅之后,马上看到万悠把马自达轿车停到了马路对面,向他们挥手。

  陶心,蔡一明和杭东宇都上了车。万悠一踩油门,车缓缓地开出陵园。

  看着周围的景物慢慢后退,蔡一明实在忍受不下去了,拍着车前座对万悠说:“你就能不开快一点吗?后面的车都要告了阻塞交通了!”

  万悠看了看表盘,十分淡定地说道:“他们告不了的,我还要合法速度以内,你放心吧!”

  蔡一明一声哀嚎,指着万悠,对陶心说:“你怎么认识这样一个家伙,慢悠悠,粘乎乎的,和她呆在一起,一定会郁闷死了!”

  陶心咳了两声,马上解释道:“我们是中学同学,万悠是你介绍给我的!你忘了!你当时还说,你认识了一个很特别的气质美女。”

  蔡一明几乎要泪奔了:“我那是瞎了眼眼,遇人不淑,你是深受其害!”

  万悠冷笑了一下:“这么说,我是涂毒生灵了!蔡一明,你死定了!”

  “东宇,你一定要救我!”蔡一明倒向身边的男人,躲在他的怀里,寻求保护。

  杭东宇推了推眼镜,看了万悠一眼说道:“菜菜,地球太危险,我们还是去火星吧!”

  蔡一明“……”

  陶心捂着嘴巴笑了起来。真没有想到这个杭东宇这么不靠谱。

  受不了万悠涂毒的蔡一明,拉着杭东宇,早早就下了车,她宣称,宁愿搭公交车,也不要和万悠呆在同一个空间。

  看着远去的两个人,万悠回头对陶心微微一笑:“想不到他们所说的火星,原来就是公交车呀!”

  陶心看着他们两个,长叹一口气说道:“菜菜真好!马上就找到另一个人来陪她!”如果她没有记错,她上次分手,只是在一周以前。

  万悠耸了耸肩,一边开车,一边说道:“我可不看好。她的个性太花了,这要是放在古代呀,早就被人抓去正法了!”车子跟在公交车后面,缓缓前行。

  “你猜他们这一对,可以维持多久?”陶心又问一个老问题。

  万悠想了一想:“三个月!我押一百块!”

  陶心哼了一声说道:“一天也没有!我猜杭东宇是个攻!”

  万悠哈哈大笑:“你太邪恶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囧囧大盗落跑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囧囧大盗落跑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