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飞火刀
湘西鬼王2018-10-25 16:302,255

  “你……大师父如何进来的?”毕竟是僧人,龙總不敢失礼。

  喇嘛睁开眼,一双混浊的眼球骨碌碌转了一圈道:“从门而入。”

  听他语气不善,龙總又问道:“大师父来此,又是为何?”

  喇嘛没有回答,闭眼诵经,龙總也不知该怎办,正要去找陈经理,就见叶浮生推门而入。

  见到僧人,他并不觉得意外,施礼道:“大师父辛苦。”

  喇嘛停止诵经,双手合十,对叶浮生回了一礼,一声不吭出了屋子。

  “这喇嘛来的莫名其妙,走的也是莫名其妙。”

  然而叶浮生表情却变的凝重道:“喇嘛来此,是为了要账。”

  “啊……您、欠和尚钱了?”龙總暗中吃了一惊,想不明白师父为什么要找喇嘛借钱。

  “……”叶浮生欲言又止,沉思片刻起身道:“我出去一趟,你等我回来。”

  叶浮生走出天罗戏院,见两名喇嘛站在戏院广场,另一人裸露的肩膀肌肉虬结,强悍异常,手臂纹着一尊造型诡异的神像,身材高大远超常人,却有眼无珠,是天生的瞎子。

  见到叶浮生,两名喇嘛转而朝东走去。

  三人似有默契,鱼贯前行,直到进入一片垃圾场。

  偌大的铁丝网围成的围栏中恶臭刺鼻,里面堆满了小山般的垃圾。

  身着紫红袈裟的喇嘛转身离开,瞎子脑袋微微转动,将只剩一半的左耳对准叶浮生。

  “我叫旺达嘉厝。”瞎子的声音,就像砂纸在木板上摩擦,历经风霜的脸,犹如荒瘠中的梯田,沟壑纵横,密布皱纹。

  叶浮生施了一礼道:“嘉厝师傅。”

  “叶先生言重了,我不过就是个瞎子。”

  “这世上,很多瞎子比明眼人看得更清楚。”

  嘉厝不急不缓道:“有求必应、有诺必践,叶先生,现在是你兑现的时候了。”

  叶浮生并未说话,脸上闪过一丝莫测神色,嘉厝似乎有所察觉,轻哼一声道:“你应该知道背叛诺言的后果。”

  叶浮生下意识挺直了腰道:“叶某就是死,也不会违背诺言。”

  嘉厝发出一阵桀桀怪笑:“那对你我都好。”

  “但,不在今日。”

  “哦。”嘉厝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空气,在瞬间凝固。

  “嘉厝大师,可否再容叶某一些时日。”

  “任何事都好商量,唯独规矩破不得。”

  叶浮生脸上闪过一丝无奈道:“明白了。”

  嘉厝盘膝坐下,左手五指戳入泥地,片刻之后泥土缝隙里,冒出一股淡淡青烟。

  “叶某只能得罪了。”说罢,叶浮生抬起左手,掌心中火苗飘动。

  “好说、好说。”话音未落,就听嗤嗤作响,嘉厝居然从泥地中,抽出一柄燃烧着熊熊火焰的九环开山刀。

  这柄刀近两米长、一掌宽,即便是身高体壮的嘉厝,握在手中也显得无比巨大,厚重刀背上,九颗圆环被火焰烧出暗红颜色,刀身处雕刻的龙纹流光溢彩,仿佛随时会从烈火中升腾而起。

  嘉厝举起九环开山刀,碗口大小的铁环撞击刀背,无数火星漫天而起,在嘉厝雄壮的身躯前盘旋飞舞。

  在气势惊人的火刀映衬下,叶浮生手中火苗恍似巨人面前的婴儿,随时会被撵为粉齑。

  待火花落尽,嘉厝黝黑皮肤变的通红,尤其是脑袋顶部,油光透亮,仿佛透明了一般。

  “着!”暴喝声中,火刀被嘉厝丢出,在空中急速旋转,犹如一枚风火轮,对叶浮生激射而去。

  烈焰弥漫,将下方细碎沙土烧出一条灰迹,强悍劲气,激的叶浮生衣袂飘飞。

  然而就在火刀即将插入他身体时,叶浮生双掌猛地合击。

  “啪”的一声,叶浮生化为一片火星,仿佛融化在了空气中。

  火刀撞入火星中,发出“当”的一声大响,一切火焰骤然消失,连火刀也不见了,风雷激荡的角斗场顿时悄无声息。

  嘉厝额头汗珠顺流而下,滴落在肩。

  叶浮生悄无声息站在他身后,手里握着那柄九环开山刀。

  “嘉厝大师,承让了。”叶浮生不动声色,将刀插入泥地。

  嘉厝缓缓起身,道:“果然厉害,不过你应该知道,此后将永无宁日。”

  叶浮生微微叹了口气道:“我当然知道。”

  嘉厝不在多言,摸索着身前,缓慢离开。

  见两名喇嘛走远,叶浮生转身道:“出来吧。”

  龙總从一处垃圾堆后钻了出来,他挠了挠头,有些尴尬的笑道:“徒儿藏得严实,还是被您发现了?”

  “你违背师嘱,凭这一点,我就能将你逐出师门。”

  龙總吐了吐舌头道:“师父,我担心您的安全,不放心跟来的。”

  “如果我对付不了他们,就算你在又能如何?”

  “这……”龙總无言以对。

  “總儿,魔术虽然神奇,却也极其危险,望你从今日起认真对待。”

  “徒儿谨记教诲。”

  正要离开,龙總道:“师父,那柄刀就丢这儿了?”他心知这不是普通刀具,想要带回去仔细研究。

  “这是一柄飞火刀,根据‘猛火油柜’改造而成的。”叶浮生望向插入泥地的九环开山刀。

  “猛火油柜?”

  “这是一种喷火的机关,其中分为‘火楼、海阁、风帘’三部,‘火楼’点火、‘海阁’储存猛火油、‘风帘’吸入空气。而飞火刀则更为简化,去除了风帘构造,刀身可藏猛火油,液体从龙纹中缓慢渗出,一旦投掷,受力加剧,液体渗漏便会加速,使烈火燃烧更旺,碰撞后产生震动,火油喷射加剧,就会产生爆燃效果,看似一把刀,却有手雷的威力。”

  龙總愕然,愣了片刻才道:“如此霸道的手段,难道也是魔术?”

  “中国魔术,源于鱼龙百戏,其中又分文武,凭技巧为文,吃手工为武,‘飞火刀’便是武活儿。”

  龙總不以为然道:“武活儿不过就是人糙力气大而已,也能算魔术行里的本领?”

  “甩刀用的是力气,造刀可是一门精巧复杂的工艺,飞火刀全身有七百细口用以渗油,缝隙细如发丝,虽有七百之数,肉眼却无法看见一条,这等手工,算的功夫吗?”

  “确是真功夫。”龙總咂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幻术师 原著《魔术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幻术师 原著《魔术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