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瞬间转移
湘西鬼王2018-10-25 16:302,187

  僧人大约四十多岁年纪,高鼻深目,皮肤黝黑,并非汉人模样,穿着一件紫红色袈裟,下着僧裙,圆溜溜的脑袋上并无戒疤,留有寸许长的头发。

  这是“红教喇嘛”,龙總见过几次,红教喇嘛大多徒步走遍天下,遍访佛教道场,是奉行苦修的僧人。

  龙總佩服他们的虔诚之心,每次遇见只要能给方便,便尽力帮助。

  可眼前这位僧人身高体胖,身上袈裟干净整洁,并不像是云游四方的苦行僧。

  争执不下的两人,见到喇嘛气势便弱了下来,买米的道:“要不是担心惊扰佛爷,今天绝不与你罢休。”

  米铺老板道:“今天是佛爷慈悲救了你,否则定要你好看。”

  二人骂骂咧咧的分开后,喇嘛便退回龙华小馆。

  龙總不免觉得奇怪,一名喇嘛怎会在饭馆里?路过饭馆朝里看了一眼,只见店内已被腾空,不大空间摆满了佛教法器,木门挂着一幅红底黑字的对联,上联是:竹是无心树。下联是:莲如有脚花。

  龙總人已经走了过去,想想又觉得不对,便退回门口,只见佛堂正中立着一根黑色的木柱子,柱子上写“醍醐灌顶”四个金字。

  那名红教喇嘛又走出来,用生硬的汉语道:“法师不在的,灌顶赐福,明日再来。”

  龙總随口问道:“您说的灌顶赐福,有什么用?”

  “这个作用嘛,大得很,比方说,有些事你总想不明白的嘛,灌顶之后,马上就能领悟。”

  “哦,那挺厉害。”龙總敷衍道。

  喇嘛察言观色知他不信,微微一笑,便退了回去。

  在戏院里见到叶浮生,他给了龙總一口木头箱子道:“这叫百宝箱,既然入了我门,便由为师替你准备。”

  龙總打开木箱,只见一共分四格,装满了各式各样的小玩意,主要分为两类,道具和工具。

  这些东西在父亲留下的遗物里都有,不过既然是师父给的,龙總便郑重收好。

  “师父,火术的本领,我何时能学?”

  “别急,学艺讲究循序渐进,你刚入行,从基础开始。”

  “徒儿并非毫无基础,曾经和阿爸学过一些简单的魔术?”龙總赶紧解释

  叶浮生笑道:“前头百戏竞撩乱,丸剑跳踯霜雪浮。魔术行里的本事分为六门,所谓:手通天、线穿云、一点神仙笑、细粉妆惊奇、机关道不尽、大袖罩天庭,这六门里,你学过那些?”

  龙總被问的愣住,挠了挠头道:“我听都没听过。”

  “简单来说,就是丝法、符箓、药法、彩法、搬运六种手法。”

  说罢,叶浮生随手一指墙壁上挂着类似竹笼的东西道:“这叫彩开千斤索,是篾片用蜂蜜浸泡,晒干后编织而成,高手能用它挂载极重的物品,走路时不露破绽,便是搬运门的本事。”

  “魔术师从大褂里取出火盆、鱼缸,难道,这些道具都是挂在彩开千斤索上的?”

  “这叫彩物藏身,魔术师运用一定的变幻技巧,在观众面前将道具“掏”出,我曾见过有人用腿夹住一口装满水的玻璃缸,但走路自如,毫无破绽。”

  “装了水的玻璃缸又重又滑,能夹住已是不易,走路时还能不露破绽,这如何做到?”

  “自然是常年不懈的苦练,你看魔术师伸手就来,背后艰辛只有自己知道。”

  而龙總入门的第一课,和火半点不沾,乃是四门基本手法中的“吞宝剑”。

  所谓“吞宝剑”可不是用折叠假剑,玩的障眼法,而是实实在在的真功夫,用两寸宽、三十寸长的铁剑,生生插入喉管中,只留剑柄在外,这需要练习者“开嗓”,简而言之,练的是手和身体的协调性。

  龙總一点不耽误,拿着筷子去了阳台,吞几口吐沫,眼一闭,将筷子伸入喉咙……

  然而,无法克制生理反应,使筷子稍微深入一些,就会产生呕吐感,在嗓子眼捅了几次后,龙總鼻涕、眼泪、口水不受控制流淌,食道又酸又痛。

  忽然,一阵如雷掌声传来,听女主持人介绍,叶浮生登场了。

  龙總赶紧一路小跑到了后台,只见剧院里几乎所有的演员,都躲在帷幕后,观看叶浮生表演。

  此时舞台两侧,各摆放着一人多高的木盒,叶浮生打开左边木盒上的木门,向观众展示空空如也的内景,随后走进木盒关上门。

  一阵激烈的鼓点声响起,对面木盒的门被一脚踢开,叶浮生不慌不忙从中走出。

  两边木盒相距十米开外,就算舞台下有暗道,也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跑过去。

  然而,这还不算快,叶浮生再度退回木盒关上门,轰隆一声,木盒忽然起火,眨眼烧成灰烬。

  又是一道追光亮起,射向远处观众席,叶浮生居然在眨眼间到了二楼包厢,他站在护栏边,气度潇洒的冲观众鞠了一躬。

  震耳欲聋的鼓掌声、叫好声、口哨声,齐齐响起,龙總却不以为然,师父既然会“火遁术”,快速移动自然不成问题。

  等师父回到后台,龙總还是捧了一句:“师父,您表演的魔术太精彩了。”

  “岂止精彩,其中更是大有内容,只是外人不知罢了。”

  “哦,还有何深意?”

  关上门,叶浮生道:“《瞬间转移》,是依据罗海成成名作《分身术》进一步创作而来,罗海成只能在两个箱子之间来回出入,而我多了一步,能到更远的观众席里。”

  “所以这场魔术,证明您的速度更快?”

  “没错,不过并非是我故意如此,只是陪卢会长唱出戏罢了。”

  刚聊到此,就听戏院经理在门外道:“叶先生,万国魔术会会长,花小蝶登门拜访了。”

  上海滩的魔术江湖与别地颇有不同,行业老大并非只有“协会会长”,因为国际魔术联盟也在上海设有分会,所以还有一位“万国魔术会会长”。

  对于魔术师而言,获得国际大赛的参赛资格,对个人资历大有好处,所以掌控“万国魔术大赛入场券”的花小蝶,实际权利还要超过卢功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幻术师 原著《魔术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幻术师 原著《魔术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