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江面闹鬼
湘西鬼王2018-10-25 16:282,171

  火苗瞬息连转三次,龙總就在叶浮生身边,却看不出丝毫破绽。

  叶浮生从兜里取出一张法币,凑到火苗前点燃道:“看清楚,这火可不是假的。”

  “您不觉得烫?”

  “火术的奥秘便在于藏火、取火的手法,我能将一团火藏入衣中,火不熄,衣不燃,你也无法看出破绽。”

  “真是太神奇了,若有一天,我能有先生一分本领,此生无憾。”

  “我这点本领,雕虫小技罢了。”

  两人找了一处石头,坐下稍事歇息,龙總问道:“先生,卢会长以女儿诱捕王安明,此举究竟是为了公义,还是图谋阳起石?”

  “卢会长上任之初,便成立‘伶人会’,提倡魔术表演的美、奇,摒弃诡、怪,他不是坏人,只是所谋太大。此番与罗海成抢夺阳起石,是多年积怨,我看上海滩的魔术行业,要变天了。”

  两人一路返回市区,各自回家休息,第二天一早,龙總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来者名叫杜小齐,是父亲的同行好友,只见他面色焦急道:“小龙,爷叔这次上门,是来求你的。”说罢就要下跪。

  龙總赶紧一把抱住他道:“您是长辈,有什么事儿尽管说。”

  原来卢、罗二人早已明争暗斗多时,罗海成四天前更是将冲突升级,买通青帮流氓,在“伶人会”魔术师表演的局场外,将魔术诀窍提前泄露给买票观众,如有阻拦,便会遭到流氓殴打,杜小齐便是其中一名受害者。

  魔术行话,泄露技巧叫“泄门子”,是行里最为人不齿的勾当,得知事件因果,龙總虽然气愤,但知道惹不起罗海成,于是带杜小齐去找叶浮生,叶浮生没说什么,给了杜小齐两块大洋,让他先贴补家用,耐心等几天。

  龙總回到侦缉队,过了两天风平浪静的生活,第三天刚进警局,就听一名同事口沫横飞的说故事,龙總来的晚不知开端,便找别的同事打听消息。

  然而却得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消息,昨天晚上,黄浦江居然闹了水鬼。

  事发于凌晨三点之后,在外滩玩乐的人大多看到这恐怖的一幕,其中就有龙總的同事。

  据他言述,当时黄埔江面,突然亮起一团幽绿色的火光,绿火在漆黑一团的江面看的真真切切,火光中,有一全身尽墨、披头散发之“人”脚踩江水,缓慢行走,直到消失在茫茫江水之上。

  然而“江鬼”并未就此“消停”,连续三天在江面“显魂”,这下当局坐不住了,请了回龙观三清老道,在黄浦江上“做法驱邪”。

  侦缉队的人当天无事都跑去看热闹,其中就有龙總。

  一帮人到了外滩,早已是人头攒动,警员们谁管先来后到,驱离身前众人,强行挤入前排,只见老道身着法衣、头戴法冠,乘船直到“闹江鬼”的区域,手持法器,行“驱邪大法”。

  只见他站在甲板上一会儿撒粉、一会儿喷火,行祭祀仪式。

  龙總同事中有带了望眼镜的,扣在眼上看了一会儿,忽然激动的连连挥手道:“江面涌水了。”

  果然,老道木船所在的江水忽然翻滚起来,犹如开锅一般,江轮被翻涌的江水冲击,剧烈摇晃,老道大声疾喝,从抽出腰间桃木剑,对准江面掐诀念咒,只见半米左右的桃木剑,突然长成两米长短,在围观众人一片惊呼声中,老道举起巨大的桃木剑,直刺入翻滚的江水中。

  轰隆一声,江水喷涌而起随即洒落,浑浊的江水,居然将老道一身道袍染成了血红色。

  随后一口巨大的红色棺材,自江水中缓缓飘起,与江轮并排漂浮。

  这江水中果然闹了精怪,围观群众顿时群情激涌,有的拜天拜地,有的低声咒骂,反应各自不同。

  之后驶去一艘拖船,将红色棺材拖往岸边,龙總又跟着同事赶去现场,只见江水里漂浮的居然是一口石棺,棺材表面布满了浮雕图纹,工艺栩栩如生,龙總从头看尾,浮雕描述的竟然是以人体炼丹的邪道。

  “此乃妖道所为,若非发现及时,这黄浦江上,怕是要连出人命了。”驱邪道士气定神闲,缓缓言道。

  随后四名杀猪匠将棺材打开,里面尽然躺着一具身着道袍,面容栩栩如生的中年道士尸体,只见他面如满月,颌下一绺黑须,犹如睡着一般。

  回龙观老道从其陪葬法器上,推断出此人是四川某地道观主持,他拽下死者脖上玉牌,看了一眼,在众目睽睽下大声道:“玉牌上的名字是罗海成,这是续命之术,棺材里的道士被人杀死后,余下寿命,便是罗海成所有。”

  众人亲眼目睹了“三清老道”的“神奇手段”,对他说的话自是深信不疑,随后的调查过程中,得知四川某地有一“上清道观”,其中主持柏青道人莫名失踪多日,两边情况对照,甭管“续命”之说真假,罗海成确有杀人嫌疑。

  然而警察抓人时,罗海成已经逃走。家人装傻充愣,对警察的询问一问三不知。

  龙總知道这是贪赃卖放,罗海成必然有警方的内线。

  思来想去,他决定单独行动,趁罗海成党羽尽失,想办法抓住他,一来报仇、二绝后患。

  下班后,龙總申请了一支手枪,去了亚尔培路罗海成家宅附近,暗中监视。

  一直等到深夜,不见丝毫异动,龙總觉得疲惫,正打算靠在一棵梧桐树后小息,觉得肩膀被人轻轻一拍。

  当他看清对方样貌,顿时吃了一惊道:“怎么是你?”

  此人居然是龙鳞,他冷冷道:“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

  龙鳞身边站着一位老人,身着黑布长衫,夜色中满头银发披散而下,十分惹眼,紫红色的面庞,五官威猛异常,虽不发一言,却能令人感到气势威压。

  龙總心跳加速,冷汗汨汨而出,手下意识伸向腰间。

  就在此时,空中银光一闪,龙總根本看不清龙鳞动作,就见一柄狭长尖细的长剑,对准自己手腕,剑尖恰好碰触皮肤,一丝寒意透体而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幻术师 原著《魔术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幻术师 原著《魔术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