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诡蛇术
湘西鬼王2018-10-25 16:282,172

  “义庄”是一处存放“无名尸”的地方,大多由竹子搭建而成。

  由于这段时间爆发了小规模的瘟疫,仵作不肯进义庄,龙總无奈,只能接过车把壮着胆子进了义庄,只见一溜排尸体顺墙边摆放,没有棺木装殓,只用荒草掩盖,露在外的头脚裹上了石灰,月光照在沾满石灰粉的人脸上,惨白刺眼,比鬼都要可怕。

  正打算将死尸推下板车,草席中突然伸出一只手,紧紧攥住他的手腕,龙總猝不及防,吓的一声大叫,义庄外的仵作听到异响,吓的掉头就跑,眨眼没了踪影。

  浑身发软的龙總,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从草席中传出:“龙警官,求你赏碗水喝,阳起石的秘密,我只告诉你。”

  听声音似乎并非“闹鬼”,龙總壮着胆子掀开草席,只见满脸血污的王安明萎顿不堪,又“活了过来”。

  龙總虽然对其所作所为深感不齿,但见他这副惨状,也有些不忍心,便取出水袋,喂他喝了几口。

  王安明幽幽喘了口气道:“龙警官,千万别送我回去,我宁可死在你的手上。”

  然而他话音未落,就听一阵细微的脚步声,在寂静的义庄内响起。

  义庄里全是死人,哪来的脚步声?龙總又是一阵汗毛倒竖,大声喝道:“谁?”

  无人应答,义庄又变的死一般寂静,然而入口处却出现了一道人影。

  什么人会在深更半夜时,来到一处堆满死人的地方?

  只见黑影一动不动,僵立在义庄入口处,龙總心里发虚,浑身冷汗,悄悄抽出警棍,踮脚屏气,朝门口一点点靠近。

  走到门边,龙總暗中提气,一跃而出站在门口大声问:“什么人?”

  地面虽有人影,门外却不见人。

  走出义庄,前后左右看了一圈,清冷的月光下,除了他,再无旁人。

  龙總忽然想到前晚欲杀自己的黑影,顿时犹如电击般哆嗦,瞬息之间,地面果然飘起无数黑色细烟。

  他转身要跑,脚腕一紧,细绳一般的烟丝再度将龙總四肢紧紧裹住,他身不由己腾空而起,被拖回义庄。

  “我只是送人,一切与我无关。”

  黑影并未说话,只是发出一阵令人齿冷的狞笑,龙總脖子一紧,无法喘气了。

  龙總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然而又有一名身着青绸长袍、头戴礼帽的男子悄无声息走入义庄。

  这人身材瘦如竹竿,戴着一副无框墨镜,左手拿着一根拐杖,似是盲人。

  “是、余先生?”王安明语调中满是诧异。

  龙總身上一松,摔落在地,他深吸一口气,不停咳嗽,黑烟又在空中凝聚。

  余先生站着不动,清冷月光照在他毫无表情的脸上,就像是一具刚刚跳出棺材的僵尸。

  一股股黑烟在他面前不停翻涌,很快便如渔网般展开。

  余先生仰起脸,用扁平的鼻子深深吸了口气道:“余某虽然是个瞎子,却能闻到一股烟气,难不成黑煞烟骆万道骆先生在此?”

  义庄里响起一股细若游丝的声音道:“不错,今晚是骆某在此办事,余先生若给面子就请离开,骆某感激无尽。”

  “哦……余某不想惹事,我只要王安明。”

  “不巧,骆某也是为他来的。”

  “余先生”不说话,冷笑一声,伸手将礼帽摘下,拿在手中。

  义庄里静的如地狱一般,只见黑烟乌云压顶般笼罩在余先生头顶,他是瞎子,并不知道大难临头,龙總心知此人若死,自己必死无疑,便喊道:“余先生,小心。”

  余先生走路说话都是慢吞吞的,然而握着拐杖的左手却快如闪电,他手掌一翻,便将拐杖丢了出去。

  拐杖脱离掌控后,笔直的棍身,居然犹如蛇一般在空中扭曲而动,“嗖呼”一声射向漆黑的屋顶。

  自屋顶传来“唉吆”一声,地面黑影忽然变了形状,由横变竖,只剩小小一点。

  与此同时,余先生身前黑烟突然间消失了,只见一名身着夜行衣的侏儒被吊在空中,他四肢乱动,似乎想要挣脱束缚,双手摆动时,手掌周围不时冒出黑烟,却再难成形。

  三人悄无声息围观在侧,义庄里只有侏儒挣命时发出的呼呼喘气声,片刻之后他力道渐消,四肢绵软无力垂下,呼吸也停止了。

  余先生左手一挥,吊着侏儒的绳索,“嗖”的一声,再回到他手里,又恢复成为一根坚硬的木质拐杖。

  骆万道坠落在地,呼吸全无。

  龙總两次被他追杀,毫无还手之力,没想到对方只是个身有残疾的侏儒,而余先生抬手之间便将骆万道杀死,显然本领又高他一层。

  魔术这行真是人外有人、山外山。

  “卢会长真是高人,居然算到王某会被送来义庄。”王安明苦笑道。

  余先生伸出右手,四处踅摸,摸到一块木板后坐下道:“王老板,把阳起石交出来吧,再捂着,真要带进棺材了。”

  “我交出阳起石,不过你得杀了他。”王安明忽然指向龙總。

  “杀我、为何?”龙總惊呆了。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龙警官,我别无选择。”

  没想到千般辛苦保命,最终还是难逃一死。

  余先生道:“我答应你,不过你若骗我,保你死的比这少年凄惨十倍。”

  说罢,他手中拐杖轻轻一晃,又化为一条乌梢蛇,朝龙總激射而至。

  龙總只觉得脖子一紧,又被乌梢蛇紧紧缠住,他奋力挣扎,想要将乌梢蛇从脖子拽下,可越用力乌梢蛇缠的越紧。

  听见将死之人喉头发出的“咯咯”声,余先生干枯蜡黄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神色,对他而言,这世上没有比杀人更快乐的事了。

  此人天生无眼,自小被视为“妖怪”,遭遗弃后被一绝子绝孙的江湖艺人收养,由此学成了诡异的江湖魔术“诡蛇术”。

  十五岁时,他明白了一个道理,便是自己手中拐棍,与武林高手的飞镖,神枪手的子弹并无区别,所以“诡蛇术”虽无表演价值,却能用以杀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幻术师 原著《魔术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幻术师 原著《魔术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