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神秘电话
青蛇2020-01-08 17:523,226

  为了能够更好地和平相处,他们达成一个协定,一个人吃晚饭的时候另一个人洗澡,并说好江城桓洗澡半个小时,罗曼洗澡一个小时。

  这天,罗曼早早地自己吃过晚饭,回到房间照例把江城桓撵出去,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洗澡,洗好后就站在小阳台上擦头发。

  江城桓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不再晃荡,回了房间。这几天罗曼洗完澡出来就把门栓给拔了,也避免了江城桓被关在门外的尴尬。

  江城桓回到房间看到罗曼正在窗台上擦头发,走过去拿着罗曼手里的毛巾。罗曼困惑地扭过头看着江城桓,江城桓用毛巾给罗曼擦起了头发。罗曼看到江城桓的手伸过来,不自觉地向后仰去,抢回江城桓手里的毛巾。“你干什么?”

  江城桓失望地看着罗曼,不明白为什么肚子不再疼的罗曼就总是冷冰冰地排斥他。江城桓静静地站在罗曼身后,看着罗曼侧弯着腰擦拭着垂下的长发。罗曼刚洗完澡后身上的沐浴乳的味道很浓,江城桓觉得喉头有点发紧。这几天天天抱着罗曼睡觉,温香软玉在怀却是只能想不能做,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江城桓都快憋出毛病了。

  罗曼看擦的差不多了,就站直了身子拨了拨头发。刚想把毛巾挂起来,江城桓一下子从背后搂住了她,在罗曼耳边、颈窝一边蹭来蹭去,一边轻轻地吻着。罗曼努力想要挣脱,却始终敌不过江城桓的力气。

  “曼曼,你记不记得,以前你总喜欢我从后面抱着你?”江城桓的声音有点难以自抑的沙哑。

  “我不记得了,你先放开我。”罗曼有点手足无措,僵硬着身体只想摆脱江城桓。

  江城桓嗅着罗曼头发上的味道,明显地感觉到罗曼打了个寒颤。江城桓失去的理智慢慢回来了,他低头一看,发现罗曼从脖子到胳膊上密密麻麻起的都是小疙瘩。江城桓有些挫败地微微松开罗曼,这时候房间里响起了《流光飞舞》的音乐。罗曼暗自庆幸这个电话来的真是时候,一把推开江城桓去接电话,留下江城桓一个人愣在原地。

  罗曼拿起电话,打开房门准备出去,想了下还是走进了卫生间,关上了卫生间的门。江城桓有点接受不了,罗曼身上的鸡皮疙瘩这个不争的事实告诉他罗曼对他的抗拒不仅仅是生理上的那么简单,而是从内心深处排斥与他的亲近。

  罗曼的声音从卫生间关好的门里透出来,不禁让江城桓更加感到心凉。

  “Hi,honey!Mommywillbacknextmonth!Iloveyou,too!”

  “Toomanythings,Iforgottocallyou。”

  “Idon’tknow,Iwillbackassoonaspossible。”

  罗曼挂完电话一开门就看到江城桓站在门口,吓得立刻用手捂住了自己条件反射下要叫出声的嘴。

  罗曼拍了拍自己被吓得狂跳不已的心,“你干什么站在这里不动?”

  江城桓拉住想要走开的罗曼,“你在跟谁讲电话?”

  罗曼特别讨厌江城桓的语气,她都从来没有质问过他,他又有什么权利来质问她?罗曼甩开江城桓的手,“与你无关!”

  江城桓感觉整个人都像是被火烤着,刚刚是欲火,欲火渐渐被浇熄了升上来的是怒火。什么叫与他无关?他的妻子居然在电话里叫别人honey,并且自称mommy,还迫不及待地说要下个月回去,回哪去?这究竟是怎样的情况?

  “罗曼,我们还没有离婚,你还是我老婆!”江城桓的声音提高了不少。

  “那又怎么样,很快就不是了。”罗曼在床边坐下,打开电视机,但是电视上放了什么却没有进罗曼的脑子。

  江城桓看着若无其事的罗曼,气愤地摔门离去。

  罗曼叹了口气,关了电视。无论如何,即使是要离婚,即使再怨恨,她也不想两人之间走到彼此仇视的地步,可是怎么还是走到了争吵这一步?

  罗曼就这么坐在床上,看着窗外,静静地发呆。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如此不开心,能够气到江城桓,她不是扳回了一局吗,不是应该高兴吗,为什么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呢?眼看着天色越来越黑了,直到窗外远处绕在屋梁上的彩灯纷纷都在黑夜里绽放光彩。

  罗曼看了下手机,都已经十点多钟了,江城桓还是没有回来。罗曼有点不放心,想打个电话给他,犹豫了下,罗曼还是放下了电话。罗曼不知道自己以什么样的身份打电话给他,要求他回来。

  快十一点了,罗曼决定不再等,关了灯准备睡觉了。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罗曼一直在等着房门被打开,可是始终都是很安静。无奈之下,罗曼又起身开了灯,罗曼心想,就什么都不问,只说要是他不回来她一个人就把门栓拴上了。

  拨出电话,一直很久都没有人接,最后好不容易通了,罗曼刚想说话,一个女声就传来,“喂……”

  罗曼吓得立刻挂了电话,愣了半晌之后,眼泪就像是煮熟的牛奶慢慢地往外溢出来。罗曼胡乱地擦着泪湿的脸,眼泪却是越掉越多。渐渐地,罗曼开始抽泣,又生怕声音太大会被隔壁的人听到,拼命捂住嘴巴。半夜里,空调的冷风吹得罗曼从里凉到外。

  一个偌大的房间,一盏淡橙色的床头灯,一张孤零零的床,一个紧抱着双腿捂住嘴巴不住抽噎的女人。

  罗曼就这样在床了坐了几个小时,看到窗外遥远的天际出现了一道白线,黑夜以那道白线为基准呈辐射状被掀开。罗曼早就止住了泪,想要下床,却跌回了床上。保持了那个动作好几个小时,腿早就麻了。

  罗曼坐在床边,揉了揉自己发麻的双腿,好几分钟以后,罗曼终于感觉好点了。罗曼把沙发上的枕头拿回到床上,把床上的薄被拉平,又把沙发上的大浴巾叠好放在沙发上。做完这些,罗曼脸上的悲怆已经全然消失,换上的是冷漠的脸色。

  罗曼换上了一件水蓝色的T恤,把东西都收拾好放进旅行包里。罗曼忍不住在心里狠狠地讽刺自己,你差点就动摇了,差点!

  罗曼坐在床边换好鞋,听到敲门声。透过猫眼,罗曼看到一个服务生扶着烂醉如泥的江城桓站在门口。罗曼打开了房门,服务生扶着江城桓走进来,把他放在床上。

  “江太太,刚刚门口有辆车经过,放下了江先生就走了。”

  罗曼温柔地笑着点了下头,“谢谢你送他上来。”

  “不用谢,应该的。”服务生是个年纪不大的大男孩,看着更像是利用假期兼职的学生,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走了。走回电梯的服务生心里犯嘀咕了,有个这么漂亮的老婆还要偷腥,既然是夫妻出来旅游,居然一点都不收敛,真是的!

  罗曼看着半躺在床上醉醺醺的江城桓,衬衫的最上面的两颗扣子被解开了,脖子上有晕开的淡淡的口红印。罗曼静静地看着江城桓,她想让自己彻彻底底地看清楚这个男人,然后闭上双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睁开眼后,罗曼一脸平静。帮江城桓把鞋子脱了,把垂下床边的腿推到床上去。罗曼架着江城桓的胳膊使劲往上一凑,把江城桓的头放到枕头上。靠的那么近,罗曼闻到江城桓身上若有似无的香味。江城桓身上很烫,罗曼重新打开被她关掉的空调,又把薄被拉上来给他盖上。

  看着睡得正酣的基础,罗曼苦笑了一下,拎起旅行包离开了。

  江城桓做了一个梦,梦到罗曼抱着一个孩子,跟在一个男人身边。罗曼看着怀里的孩子,笑的那么甜,甚至看都不看他一眼。江城桓努力地想追上去问个究竟,却发现怎么都挪不动步伐,始终追不上渐行渐远的罗曼。

  江城桓醒来后已经是第二天的事情了,剧烈的头疼让刚坐起来的他又倒下去。意识到自己睡在酒店的床上,江城桓一下子就清醒了,立刻起身找寻罗曼的身影。看到沙发上叠得整齐的小浴巾,床上放了两个枕头,整间屋里都看不到罗曼。江城桓拉开柜子门,果不其然,罗曼的包都不见了。

  江城桓又开始慌了,立刻拿出手机打电话。响了一会之后,电话就被接起来了,生怕罗曼不愿意接电话的江城桓松了一口气,刚要开始说话,那头传来了罗爸爸的声音。

  “你人在哪?”

  “我,我还在徽州。”江城桓感觉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巴掌。

  “为什么曼曼一个人回来?”罗爸爸的每一个问题都让江城桓觉得无言以对。

  电话那头的沉默让罗爸爸渐渐失去了耐心,“我本来以为你让曼曼伤心是因为你外面有女人这个偶然,我以为你会悔过,现在看样子曼曼跟着你必然得不到幸福。我也想明白了,你赶紧回来和曼曼去办手续吧,我们罗家什么都不图你,你放曼曼自由就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妻难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妻难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