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似水流年
青蛇2018-11-01 07:143,126

  罗曼说完笑着走开了,江城桓也跟着傻呵呵地笑。这是罗曼自从回来后第一次真心实意地对他笑,尽管是嘲笑,他仍然很开心,觉得至少是两人之间的进步。

  跟上罗曼的脚步,江城桓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我也饿了,早上急着出来找你什么都没吃。”

  罗曼一撇嘴,脸又冷了下来,“我又没让你找我。”江城桓笑着没有接话。

  两人进了一家小餐馆,到了吃饭的时间,馆子里都是人。所幸的是,两人没等一小会就有客人吃好要走了,江城桓赶紧拉着罗曼坐下。两人看了简单的菜谱,点了油煎毛豆腐、曹操鸡、包公鱼,江城桓还要再点一些徽州特色菜被罗曼制止了。“下次再说吧,点多了吃不完。”

  吃完饭后,两人沿着古街道走了一会。江城桓兴致冲冲地问罗曼下午想去哪里,罗曼却说累了,想回酒店歇歇。

  两人并排走在路边,江城桓自然地接过罗曼手里的包,并走在罗曼的外面。这时走过一大群游客,由导游带着浩浩荡荡地走过来,江城桓往里退了一点给游人让路。罗曼不知道自己那个时候在想着什么,没有回过神来,江城桓就撞到了她身上。罗曼立刻“咝~”了一声,江城桓明白过来就要给罗曼揉揉撞疼的胯,被罗曼一下子拍掉了手。

  回酒店的路上,江城桓看到一家药店便拉着罗曼走了进去,买了一瓶红花油。“走,回去给你上点红花油。”

  罗曼甩了他的手,“你能不能不要总是动手动脚的?”江城桓无奈地放了手。

  回到酒店的时候,罗曼小心地避开伤口躺在床上,大半天下来那么远的路都是步行的,真是够呛。江城桓放下罗曼的包,取出放在包里的红花油。

  “曼曼,你先起来,我给你上点红花油吧。”

  “不要,我不疼。”罗曼举过一直胳膊挡住自己的眼睛。江城桓不知道该怎么说服罗曼,最后在罗曼的胯狠狠地按下去。罗曼疼得一下子跳起来,“你干什么?”

  江城桓貌似无辜地说,“你说你不疼了,我想试试你是不是真的不疼了。”

  罗曼有种特别想揍人的冲动,轻轻揉着自己的伤口不吭声。

  “上点红花油,过两天淤青就没了,你听话。”江城桓继续耐心地劝说。

  罗曼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她回来之后,江城桓跟他说话都像在诱导一个小孩子,除了第一天在他办公室里。见他不死心,罗曼只好说:“洗完澡我自己上药,不劳烦你。”

  江城桓只好放下红花油,暗叹损失了一个和罗曼亲密接触的机会。

  接下来的几天,两个人几乎把徽州的名胜古迹都走了个遍,虽然不冷不热,也算相安无事,每天都是累的气喘吁吁地回酒店。鉴于江城桓一直表现得比较君子,罗曼也没有再提出要单独住一个房间。

  到徽州的第七天夜里,罗曼感觉肚子特别难受,去了趟厕所发现的确是来了大姨妈,内裤上已经印上了血,幸亏运动裤还没有脏。罗曼回到床上,打开手机一看,已经17号了,的确是该来大姨妈的时候了。自从自己回了国,尤其是在出来旅游之后几乎都没有了时间概念,出来也没有准备卫生棉。看看时间都已经半夜两点多钟了,罗曼开始头疼了。

  想起来酒店旁边就是一个超市,不知道是不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罗曼打开床头的小灯,从包里找了些钱出来。罗曼打开房门的时候,江城桓醒了。江城桓一手挡住刺眼的灯光,看着罗曼打开了房门,立刻问:“曼曼,你去哪?”

  罗曼的声音有点虚弱,“我去买点东西,你睡吧。”

  江城桓从沙发上站起来,迅速走到门边推上罗曼刚打开的房门。“大半夜的你要买什么?”

  罗曼一手撑着腰,一手去拉门。“不关你事,你让开!”

  注意到罗曼的不一样,江城桓有点紧张。“曼曼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我们去医院吧,你等一下我换衣服。”

  看着正要换衣服的江城桓,罗曼不知道该怎么向他解释,只得拉开门准备出去再说。江城桓一转身看到罗曼走了出去,裤子上有一块血斑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

  江城桓要拉回已经走出几步的罗曼,罗曼不依。江城桓只得说:“曼曼,你裤子脏了。”

  罗曼一下子愣住了,任由江城桓拉回房里。江城桓拿出自己的一件T恤垫在床上,按着罗曼躺下。

  “我知道你要买什么了,我去买,你躺着。”

  江城桓匆匆地走了出去,酒店旁边的超市为了方便游人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收银台站着一个努力撑着眼皮的大妈。江城桓不懂卫生巾的牌子,也不知道所谓日用夜用的区别。他依稀记得结婚的时候,家里卫生间的纸篓里会有“娇爽”和“苏菲”的袋子,于是娇爽和苏菲各拿了几包,收银员大妈用奇怪的眼神瞄了他一眼。她只见过半夜出来买杜蕾斯的男人,很少见到半夜出来买娇爽的男人。

  回到酒店的时候,江城桓发现罗曼正蜷缩在床上,额上沁出了密密的小汗珠。江城桓轻轻地摇醒罗曼,拆开买的几包卫生巾,各拿了一片递给她,又去她旅行包里拿出一条干净的内裤和运动裤拿给她。

  罗曼疼得都快直不起腰来了,这时也顾不得尴尬了,接过东西就到卫生间里去换了。罗曼在卫生间里呆了好久,江城桓担心地去敲卫生间的门。好不容易从卫生间里出来,罗曼觉得自己连走路的力气走没有了,蹲在卫生间门口的地上不愿意起来。

  江城桓见状,心疼地抱起蹲着的罗曼放到床上,给罗曼盖上被子。罗曼侧躺着,眼睛都不想睁。江城桓想了一下,自己也爬上了床。江城桓关了灯,躺在罗曼身边,从后面抱住了罗曼,一手放在罗曼的小腹上轻轻地按揉。

  罗曼这时反而有了力气,拼命想推开身后的江城桓。江城桓一手钳制住罗曼的胳膊,一手按揉罗曼的小腹,“乖,放心吧,我就抱着你好不好?”

  罗曼渐渐放松下来,疼痛的确让她没有招架还手的力气。江城桓的手很热,一个多小时后罗曼觉得小腹的疼痛没那么厉害了,终于睡着了。看着罗曼紧闭的眼睛,江城桓这才贴紧罗曼,也进入梦乡,抱着罗曼睡觉的江城桓做了个好梦。

  第二天江城桓轻轻地从另一边起了床,梳洗之后悄声出去。江城桓去了趟厨房,麻烦厨师帮他煮了碗红糖姜茶,又问厨房借了托盘,去盛了碗红豆粥端上楼。

  来例假的罗曼要比平时嗜睡一些,江城桓回房间的时候罗曼还在睡着。江城桓晃醒罗曼,把她扶坐起来,“来,把姜茶喝了,喝点粥再睡。”罗曼乖乖地喝了姜茶,喝了半碗粥,又躺下继续睡觉。江城桓把托盘和碗送还给厨房,自己在餐厅随便吃了点东西,又去超市买了些饼干、面包带回去,防止罗曼起来的时候喊饿。

  江城桓是个懂得抓住机会的人,回到房间后江城桓换了衣服再次爬上床。来例假的罗曼总会觉得有些发冷,江城桓上床后,罗曼自动地向后缩偎向热源。江城桓突然觉得来例假的罗曼是这么可爱,这么乖,以前的自己为什么没有发现呢?以前江城桓甚至不知道罗曼会痛经,以为罗曼只是累了才会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是不是自己真的不够关注她呢?

  一直到下午,罗曼起床吃了点东西。躺了那么久,罗曼终于不怎么疼了,也恢复了些力气。想起自己夜里换下来放在卫生间的脏衣服,罗曼起身去卫生间准备洗掉,却发现自己的衣服不见了。

  走出卫生间,看到江城桓正在用笔记本上网处理公司的紧急事务,罗曼不得不开口问:“我的脏衣服呢?”

  江城桓没有抬头,“内裤我帮你洗了,裤子我拿给酒店的人洗了。”罗曼有些吃惊江城桓居然洗了自己脏掉的内裤,有些尴尬地不再说话。

  这几天,罗曼和江城桓几乎都没有出门,原定的从徽州去桂林的计划也延后了。罗曼不是看电视就是睡觉,除了吃饭几乎连房门都不出,江城桓正好趁这个机会处理公司的事情。这几天每天晚上,江城桓都会死皮赖脸地赖在床上不肯走,美曰其名为罗曼减轻痛苦。而罗曼的确没有什么力气坚持让他去睡沙发,也就由着他去。除了放在她小腹的手,基本上江城桓还算比较规矩。

  江城桓在内心深处深深感谢罗曼的例假来的太是时候了,既给了自己献殷勤的机会,又大大达拉近了两人之间的关系。

  给读者的话:

  你们说点什么吧,随便说点什么我看了才有动力啊!然后谁有金砖给块我也不胜感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妻难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妻难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