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娜逃跑(上)
晨瑶2018-10-25 16:353,265

  谈话还在继续,比之以前剑拔弩张的气氛却是好了许多,虽然伊菲塔丽看着我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怪物,不,是一个疯子。

  “你也说了,诺亚那么爱你,那你为什么还要逃走?”她几乎是不可思议地问我。

  我笑笑,“正因为他爱我。”

  她的眼中渗出不屑,“哦?”

  “我想,他应该失败一次。”

  伊菲塔丽一愣,仿佛听错了,“什么?”

  “其实是不够爱,”我呼了口气,“我自问不是个爱情至上的人,生命中比爱情重要的东西太多太多。诺亚对于我,我不知道他是爱我,抑或是对于得不到的东西的拥有?你知道,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我努力将自己的意思表达清楚,“也许是两者都有?我不清楚。可是,爱是一种付出,他对我付出了许多,我感动,感激,一度也很喜欢他…可是,这不是我欠他的,我没有义务回报他,我没有义务…用自己的一生一世甚至生生世世去交换。我只能说,爱这个字,太沉重了,目前的我还没有能力为这个字负责。”

  说完这一切,我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轻松。我想,我彻底理清了自己的感情,也明白了自己要走怎样的路。

  伊菲塔丽不可置信地看着我,显然无法理解我居然可以不爱诺亚,拥有无可挑剔的容貌,至上的权势,紧紧爱着我一个人的诺亚。

  “你不相信吧,但这是真的,”我想到艾伦,米迦勒,想到千千万万的猎人同伴,“到了欧洲猎人协会,有人告诉了我这些,我才意识到,人的一生,重要的东西有很多,于我,那里面没有爱情。更何况,我还有着自己的责任。”岚,是我推卸不掉的责任,正如米迦勒所说的,如果只有我可以使用岚,而又只有我来到了这个世界,那么,我有责任也有义务帮助猎人们找到那件武器,唯一可以战胜吸血鬼的武器,完成路西法会长的遗愿。

  更深的一层,我想回家。结束了这一切,我想回到21世纪的中国自己的家,回到爸爸妈妈的身边。

  “爱情不是全部…”伊菲塔丽喃喃重复着我的话。

  如果爱是全部,当初的诺亚就不会明知道我无法接受他喝人类的血,还瞒着我参加领主就任仪式,杀了妮路?斯坦希夫。这说明他也有自己的责任,比我更为重要的责任,现在的我完全能理解他,因为我也是这样,所以我们站在彼此的立场上,谁也无法要求对方。

  我们谁也不欠谁的。

  “你不会再见诺亚?”她盯着我,秋水荡漾的绿眸中有着本能的不信任。

  “我处在和你们对立的立场,每天与你们的同类打着交道,见不见得到诺亚不是我能掌控的。我只能答允你,不会再和他有任何牵绊。再见面,我们只是敌人。”我丝毫不闪躲,同样直视着她。

  “你简直冷静得可怕,诺亚怎么会看上你这样的女人…”伊菲塔丽摇了摇头,“好,我相信你。我需要做什么?”

  我松了口气,开始解释我的计划,“当然,我只能在白天逃走,而且要挑你监视我的那一天,这样才好里应外合。我会想办法制造一些情况,让诺亚一次出现足够的时间以便休息。当然你要配合我,否则诺亚起疑心就糟了。对了,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你要帮我打开城堡外面的结界。”

  “就这样?”

  “就这样。计划越简单,漏洞越少。”我计算着,今天是第八天,不知艾伦和米迦勒动身了没…明天轮换到帕里斯监视我,那么,“后天,后天就是我逃走的最好时机。”

  “我担心即使这样,我还是无法得到诺亚的心。”伊菲塔丽神来一笔,让我当场卡壳。

  女人真是奇怪的生物,之前还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就因为我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并主动退出,她就立刻转变了态度,想当初,她看我的眼神能把我活活烧出一个窟窿,虽然在我看来,此刻她更像是希望我帮她支招。

  而现在的我,身家性命全系在这个女人身上,为了防止她瞻前顾后拖泥带水,我必须让她彻底相信我。无奈之下,我只好对她说,“你是Lasombra一族的长老,又是诺亚亲手抚养长大的,能力强,长得也漂亮,让玛土撒拉撮合一下你和诺亚的婚事应该不是问题吧,你那么爱诺亚,全世界都知道了吧。等到你们结了婚,你就可以慢慢得到诺亚的心,我充其量不过是个人类,再过个六七十年,我死了,你们尽可以慢慢终老,永远不分开。”

  唉,我真的不是他们的威胁,与其考虑我,不如想想怎么抓住诺亚的心。还有空在这里担心我,我很忙的,自身难保了在这儿…

  她笑了,“你其实挺不错的。”

  老天,她的心理年龄到底几岁?我扯了扯嘴角,“哈啊?呵呵…我们还是来讨论一下制造一些什么事情让诺亚出现吧。”我拿出几个沙漏,“这个是用来计时的。保险起见,诺亚最好出现超过三分钟,”我把三分钟的沙漏放在桌上,倒过来,“它流完了,我就可以有足够的时间离开这里,至少先离开意大利,再想追到我也就不容易了。”

  “借口有很多,我们随便编一个。你需要知道的是,你必须保证出现在一分钟之内,”我拿出一分钟的小沙漏,倒过来,“如果你出现超过一分钟,需要去休息,那可就得不偿失了。在这个沙漏流完之前,你要把诺亚弄过来,我再负责缠住他。”

  “用什么方法呢?”

  “随便。”我想了想,“身体不舒服之类的就好了。”

  “你在开玩笑吗?如果我对诺亚说的情况是腹痛,他过来问你,你说你头疼怎么办?”

  我嘴角抽了抽,干嘛举例子,不就是口供对不上么…话说回来,这女人还真是不懂得变通,你就非得说出来我是哪个部位不舒服么,真是怕了她了,“好好好,就肚子疼吧。”

  “我知道了。诺亚可能快回来了,你先睡觉吧,东想西想的,再被发现了。”

  我点点头,人家是少说少错,我是少想少错。算了,不想了,睡觉吧,困死我了。

  所以说,其实伊菲塔丽是一个挺单纯的女孩子,只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

  一夜一昼虽说过得很慢,在我的殷切期盼下,它还是Byebye了。

  这天早上,我特意起了个大早,等待伊菲塔丽的到来。一切没有发生之前,平静是主色调,我躺在沙发上,心中暗暗祈祷,千万不要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一定要始终这样平静…至少在我回到西班牙之前…

  午饭前,伊菲塔丽出现了,我迅速取出沙漏,把它全部倒过来。伊菲塔丽把午饭放在桌子上,一分钟的沙漏流失了一大半的时候,她离开了。

  我立刻做出一副难受的样子。

  一切顺利得令人惊奇。诺亚独自走进来,伊菲塔丽按照事先准备的方案:“懒得见到那个麻烦的女人”,因此没有出现。

  “怎么了?”诺亚走过来,看着面色难看的我,浅金的眸子透露些许担忧。

  “她怎么和帕里斯一样啊,又把你给叫过来了?我肚子有点痛,不要紧的。”我勉强笑笑,语气中尽是对伊菲塔丽的不满。

  “上次胃痛,这次肚子痛,到底怎么回事?娜娜,你确定不用看医师?”

  我没说话,瞥了眼一旁的沙漏,还早,至少还得拖他两分钟。

  “娜娜?”他看了我一眼,“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么?”

  不是啦!我还是没说话,心里想着,女生肚子痛,不是很正常的生理现象么?!

  他立马露出了然的神色。

  我瞪他,“谁让你昨天晚上给我喝冰果汁。”大姨妈还没来,肚子倒是先痛起来了。

  他笑笑,“我让伊菲给你拿点热的果汁?多多少少吃点东西,不然身体受不了。”说完,他转身准备离开。

  这哪行,我连忙叫住他,“诺亚…”爱说笑,这样就走了,沙漏没流多少呢。

  “嗯?”他回过头。

  完了,我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脑子里一片空白。对上他探究的眸子,我有些结巴,“那个,我…”

  死就死吧!“我觉得,你能在阳光下出现,虽然时间很短,但是,真的太好了,”汗,谁给我一把扫帚,扫扫我掉下来的鸡皮疙瘩?“至少,我知道,即使在白天,我也…”有了依靠,不会再害怕。

  我拼命想着。

  诺亚眸色深了些,他刚想说些什么,我就抢先一步,“让伊菲塔丽送点热水吧,真的挺痛。”再看看沙漏,时间已经足够了。

  他露出一个无奈而宠溺的笑容,点点头,迅速消失了。

  我静静看着他走远。

  诺亚,这一次,我拼尽全力离开你,是要回到本该属于我的地方,回到我的伙伴身边,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与义务。我相信我一定会成功。所以这次,是我最后一次,在你无法听见我心声的地方,真挚地对你说一声。

  对不起。

  还有。

  谢谢你。

  PS:老天啊,用金砖砸死我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吸血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吸血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