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
晨瑶2018-10-25 16:353,876

  诺亚还在开会。裹了条毯子,我走出了城堡。

  巴森特城堡的内部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饰,外部也很荒凉,杂草丛生,就连小径也是泥泞的,想是这古堡本不属于诺亚,他也就懒得打理了吧。沿着小径走,我慢慢踱到湖边,蹲下身子,有一下没一下地用手指拨着水。

  阴天。月亮隐在被墨汁泼过般的乌云中,天空漆黑一片,城堡里流泻出的点点烛光闪烁在湿漉漉的青石阶上,渐行渐远,泛着烟雾的湖面看起来有些鬼魅,不知道湖面的那一头是不是有什么怪物盯着我,想着想着,我不由地为自己荒诞的想法笑起来。

  想必米迦勒已经发现了,谈判的时候,我趁他不备,把岚塞在了他的箭袋中,还有一张昨晚就准备好的纸条,上面写着“十五天之内没有消息,到佛罗伦萨救我。”

  然而即便这样,我也不能守株待兔,只是等待艾伦他们来救我。救我,只是最后一张牌,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下下之策。

  因为我从自愿回去的时候就打定了主意——我要逃走。

  中国式《越狱》,由我夏纳来演绎。

  巴森特古堡的外面相当的阴森,树干上都没有树叶,还不时有一阵一阵的阴风吹过,害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我下意识地裹紧了毯子。该死的,英国的郊外怎么这么冷,跟冬天似的。

  我随手抓起一块石头,朝远处扔去,不过几米,只听“哐啷”一声响,仿佛有一面看不见的墙,石头被挡了回来,骨碌碌又滚到我的脚边。

  果然,有结界。我淡淡一笑,可以预见,回到意大利,那城堡的结界只会更强大,也就是说,逃走会更加困难。

  戴在胸前的戒指微微动了一下,我心下一紧,知道诺亚靠近了,便即刻停下了思索。这魔戒估计被诺亚戴久了,已经具有灵性,每当一接触到和诺亚有关的东西,它就会不安分。这也是不久前,我在接触那张羊皮纸的时候,偶然发现的。不过这于我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可以提防诺亚读心,给我的逃跑增加一些保障。

  回到房间,我扔了毯子,赤脚踏上柔软的地毯,问道,“会议这么快就开完了?”

  “嗯。”他微微一笑。

  “刚刚从大厅经过,好像看到FollowersofSet族和Assamite族的领主?”

  “看来你这一个多月学了不少。”诺亚笑道。

  “是真的?”我大惊,“整个血族联手了么?你们想要做什么?”

  “没有,”他轻啄了啄我的脸颊,“只是中立氏族。”

  “还有Nosferatu族?”

  他有些惊讶地松开我,“你知道?”

  “Nosferatu族袭击了薇安妮,还杀了欧洲协会的一个猎人。”我想到薇安妮满脸的泪痕和身上的伤口,不自觉就压低了声音,“Nosferatu族叛变的事密党还不知道吧。”

  他挑了挑眉头。

  “你们七支氏族联手了?要做什么?”我锁紧了眉毛,七个种族联合,这力量,可以翻天覆地了吧?

  “是八支。Malkavian族也参与了。”诺亚语调微扬。

  老天!我心头巨震。为了防止被读心,我努力不让自己去思考这个情报的价值,继续追问,“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诺亚放开我,走到窗前,沾着窗缝中残留的雨水在书桌上写下一个单词。

  Resurgam。

  暗暗记下这个词,我抬起头来,神色复杂,“为什么告诉我这些?”我不解,我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加入了他们宿敌的队伍,而他居然能面对着我,云淡风轻地将血族的秘密全盘托出?

  诺亚却只是淡淡,“我说过,我喜欢回答你的问题。”

  我心中一痛,不再言语。

  到达意大利的城堡已经是第三天的凌晨。看到这座暌违许久的城堡,我却只能苦笑,不知做何感想。

  诺亚揽着我走进我的房间,里面竟丝毫未变,我走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它现在还是什么样子,而且窗如明镜,一尘不染。我的心不由地一颤,说不感动是骗人的。

  “你先睡吧,我明天早上来看你。”

  “早上?!”他在说梦话?

  诺亚的金眸涌出笑意,“我们高级血族可以在阳光下短暂停留,你忘了?”

  脑中就要闪过什么,我硬生生憋住了,不断想着“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差点忘了,总记得血族是无法在阳光下出现的。”一边躺上床,想着好困啊。

  诺亚点点头,看着我躺上床,然后走出了房间。

  我大大地松了口气,确定他走出一定范围,开始思考:忘记诺亚在白天出现的时间算计进去,我的出逃计划必须有所更改,毕竟我只能在白天逃跑。看来要把他出现的时间计算好,再想办法逃走。血族可以在阳光下短暂停留,不知道艾伦他们知不知道这件事?唉,懊恼地拍拍额头,当初怎么就忘了告诉他们呢?

  好就好在,我试验过读心的致命死角:这个能力读到的信息,只能是人们脑子里浮现出来的。于是,自然而然就有了对策——想一套做一套。到目前为止我做得还算不错。话说回来,这个死角也是我逃跑的唯一契机,而逃跑的关键就在——伊菲塔丽!

  为了计算诺亚出现在日光下的时间,我以自己的心跳为标准,制作了一分钟、两分钟直到十分钟的十个沙漏,不一定非常精准,却很实用。其实连我自己也很诧异,来到这个时代以后,不,准确地说是拿到岚以后,不仅我的记忆能力、理解能力、分析能力有所上升,就连动手能力也变得强了,会做一些以前听都没听说过的东西,就好比眼前的这十个计时沙漏吧,我瞪了它们老半天,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学会做的,仿佛那步骤早已刻在脑子里,仿佛…我就是为这个时代而生的。

  根据我的记录,诺亚出现在太阳下的时间不会太长,顶多也就几分钟,我能做的就是敲定他前脚离开,我后脚逃,这是最保险的。

  可是,怕就怕诺亚把这个几分钟分成N次来用,他一个心血来潮五分钟之内出现两次我岂不栽了?所以我要计算出他在阳光下出现的最长时间,想一些方法来延长他的一次性出现时间再一举脱逃。

  其次,白天的城堡有结界,我基本上无法逃离,而且,不知是监视还是什么,帕里斯和伊菲塔丽时不时地冒出来吓人,他们也可以短暂出现在日光下,两人轮换,一天一班。这样的保险之下,我必须找一个人和我里应外合,换句话说,我要拉拢一个奸细,那就是——伊菲塔丽。

  我的逃跑,要在非帕里斯监视日,掌握诺亚的出现时间,抓住时机笼络到伊菲塔丽并且解开结界,还要赶在艾伦他们来救我之前,也就是十二天之内!当然,这一切的前提只有一个——成功瞒过诺亚。

  所谓带着镣铐跳舞也不过如是了吧。

  我,能做到吗?

  计划已定,接下来就是步骤的实施。。有时候我也会想,自己这样处心积虑地逃离,难道真的可以理智到这般冷血,这般的见异思迁?简直是墙头草,风吹两边倒!

  当时怎么也想不明白,一度还恨自己的薄情,对诺亚心生愧疚,很久以后想一想,米迦勒说的对,我和诺亚,不够爱,或者说,爱得不真诚。在这个不够爱的基础上,还有地位的差别,种族的敌对,我的肤浅幼稚,诺亚的任性霸道,以及我们双方不可避免的…责任。那么,仅剩的一点点“不够爱”,还能不消磨殆尽?趁早分开,记得彼此的好,反而对对方好一些。

  爱情是美好的,也是现实的,只是那是的诺亚不明白,而我又似乎想得太明白。最终…越走越远。

  现在对于我最大的问题就在于诺亚的霸道,只要在他身边,洗漱、吃饭、散步、睡觉,我都必须形影不离,他紧紧抱着我,看着我,恨不得将我揉进骨血中,一辈子不放开。这让我在应付他的读心时很累很累,身体累,心更累。我不明白我究竟是他豢养的宠物还是他喜欢的女人,每天看到他凝视我的眼神我连脚跟都在发抖,我怕他,真的怕他,在经历了这样让人疯狂的七天之后,我终于连一丝感动也无法再生出,他白天时不规律的、频繁短暂地出没则让我怀疑长此以往自己会不会得精神衰弱。

  “诺亚,”我拿下他揽住我腰的手,“你这样对待我是无视人权。”

  顿了一会儿,他不在意地笑笑,“你不喜欢我这样照顾你?”

  “这不是照顾,”我纠正他,“是监禁。”

  他冷了脸,“娜娜,注意你的用词。”

  我冷笑。心头愈加烦躁。

  诺亚的脸色在一瞬间沉了下来,“他们的同化策略真是成功,短短一个多月就把你变成了另一个人,你整天想着逃跑,以为会成功吗!”

  呵,是了,我怎么能忘记他是诺亚,他怎么能真的不在意我这些日子的遭遇与选择呢?

  “你简直不可理喻!”我推开他,转身就往外走。

  身体被一股大力拉扯回来,诺亚金色的眸子对准我,“不要试图激怒我。”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你无权这样对待我。”面对面,我平静地看向他。我就不信他还能真的当场要了我或是把我变成吸血鬼。

  诺亚眼中异光泛起,我的手臂被捏得死紧,“你不信?”

  你可以试试,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你!我没有说话。

  “呵!”他抬起手,尖利的指甲按上我的手指,“我们赌一把?赌我会不会因为你恨我就放过你。”

  我只感觉到食指突兀地紧了一下,像被蚂蚁蛰了,又像抽血化验时的小针,轻微的痛感缓缓流满我的全身,诺亚抬起我的手,轻轻一压,血珠滴上了诺亚的指甲。他吮住自己的手指,金色的眸子在咫尺之间已是血红。

  我的镇定早已不复存在,并且,几乎是同一时刻意识到,诺亚已经不再是从前的诺亚了,他是血族的领主,我则是普通的人类,在种族的强弱上,我输得彻底。

  “已经晚了!”诺亚攫住我的唇,绑架我的舌与他共舞,,一丝极淡的甜腥味在我的口中渲染弥漫,紧接着我被他推到了地上,捶打踢拽都不管用,这一刻,我彻底恐慌了。

  PS:偶发现大部分的亲都是诺亚派~呜~看完这章不要打我,剧情需要嘛~~前文有许多疑问,大部分是悬念~后面会慢慢阐明的,理解我,不能剧透啊~~

  诺亚原来是敲定男二号的,为了喜欢诺亚的大家,偶决定把他晋升为男主~~嘿嘿,报答大家的支持~还有哦,不要再猜剧情啦,总之我会尽量让结局出乎大家意料的,鞠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吸血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吸血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