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袭
八弦浮翼2018-10-25 16:342,551

  在路上行了两天,温珂已经很疲惫了,虽然自己有武功底子,可惜是女儿身,而且还比较瘦弱,特别这路途又不似现代的柏油马路那样平坦宽敞,如果不是驾车老手,不时出现的坑坑洼洼肯定会令车子更加颠簸。

  正在揉肩膀的温珂听到一声马嘶,不一会前后就有侍卫大叫“有袭击!”接着传来无数兵器的乒乓声。

  爰香吓得花容失色,扑到子隐身边紧紧抓着子隐的手臂,头也埋在子隐的肩膀上。温珂冷笑一声,真没有想到一个古代人居然比我这个现代人还不成气!虽然外面很危险,可是毕竟有那么多的侍卫应该不会很凶险,再说学艺那么久也该试试自己的功夫,思量至此温珂一掀车帘跳出了马车,“温珂不可!”子隐叫喊声在身后响起。

  外面早已乱成一片,侍卫和一些掩面赤衫人打斗着,双方还没有出现死伤。温珂提气向王琛的马车掠去,马车周围除了打斗的侍卫还有几个手拿兵器警惕的看着周围。

  果然是使者,待遇还真不同,那么多人保护,再看平王的马车也不过如此。

  遇袭后温珂第一想到的居然是查看一下王琛的马车,这个举动就连她自己也不明白是为什么,不过既然来了还是确定一下的好。“王统领一切可好?”温珂朝车厢大声询问。

  车帘猛的掀起,露出了王琛担心的面容,“珂儿,快上来!你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

  “没事,我去看看平王。”见王琛和池湃安然无恙温珂朝最前面的车子掠去。

  一个身影跟随而来,“珂儿,你一个女子不要乱跑,现在很危险!”

  “放心,我没那么娇弱”给了王琛一个安慰的笑。

  突然一股犀利的锋芒直插温珂后背,王琛大喝一声“小心!”温珂迅速向右一偏,一把寒气凛冽的剑扑了个空,可是一眨眼的功夫又刺了过来,本来以温珂的鬼影术是可以轻松躲过的,可惜温珂第一次实战,难免经验不足,而且被周围环境影响,不能专心,因此这一剑轻则挂彩,重则丢了性命!眼看就要伤在剑下,温珂冷汗已经湿透了手心,乒!一声脆响,一抹丽影挡在了温珂身前,“云姐姐!”温珂惊呼道,纭瑶一分神,右肩出现破绽,被那寒剑瞬间刺了一个血窟窿!

  “啊!”看到纭瑶受伤,温珂惊声尖叫。

  不知是因为那一声还是因为其他,那个赤面短衫人又朝温珂攻了过来。纭瑶见状快速追了过来。几番缠斗,纭瑶已经落了下风。

  温珂焦急的看着,却使不上力,毕竟自己只会鬼影术,纭瑶教的一些剑术对付一般的喽啰还可以,面对这个冷面杀手自己居然没有上前一步的勇气,眼眶里布满了泪水,“怎么办?纭瑶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放心,她不会有事!”王琛的话从耳边传来,“留下两个保护温姑娘!”看到王琛和几个侍卫加入对抗赤面短衫人的身影,温珂的心定了下来。

  赤面短衫人双手不敌四拳,渐渐有些体力不支,一剑横扫,挡开所有攻击,全身而退,消失了踪影。

  温珂飞快的掠到纭瑶身边一把扶住她,纭瑶失血过多,脸色苍白,温珂心里一紧,大喝“快,快找大夫!”

  夜晚,一个低坝处的小村庄里,最大的那户人家灯火通明,平王命人腾空这户人家的房舍用于落脚,温珂片刻不离的守着昏迷中的纭瑶。

  看着纭瑶无色的面容,温珂握着她有些冰冷的手,泪水又忍不住掉了下来,“对不起,对不起,纭瑶那么多年了我一直想有能力自保,可现在还是连累了你……”说到最后旁边的人已经听不清楚具体是些什么了,温珂整张脸埋在了紧握住的那只手背上,湿润了微凉的肌肤,就这样整整一夜。

  王琛第一次因为别人痛心而感觉到自己情绪的波动,纭瑶床前的温珂是脆弱的,和那个平王府宴上光彩照人的她,和那个王府花园中清新脱俗的她,和那个车厢里伶牙俐齿的她截然不同,第一次,王琛看到了让人怜惜的温珂;第一次,王琛想要用自己的全部去保护一个伤心中的女子;也是第一次,王琛觉得自己似乎放不开了。

  遇袭的第二天,纭瑶苏醒过来,看着温珂憔悴的脸,纭瑶疼惜的轻抚着“温珂,谁让你那么伤心?告诉我,我一定不饶他!”

  看着苏醒的纭瑶,虽然面色苍白依旧,可是精神也好了很多,温珂的心逐渐放了下来。“是一个温润如玉,清澈如泉的女子,就算为了她泪流干了我也不许你动她”温珂凶狠得软弱之极。

  “居然有这样一个女子让你牵肠挂肚?”纭瑶有些气喘,温珂给她喂了口水。

  “是啊,她是我的亲亲宝贝,拿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噗嗤!两个人同时笑出声。这个就是默契,六年来在温珂的熏陶下,凌华山的众弟子几乎都能夸张的和温珂配上一段,她们觉得很是正常,可是刚刚的一串对答却让前来探望站在门口的池湃、王琛、子隐、爰香面面相觑。

  这个女人究竟是怎么生出来的?她刚刚居然和另外一个女人这样开玩笑?!王琛莫名的烦躁起来,一旁的爰香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余光不停的瞟向子隐。池湃却是马上恢复懒洋洋的表情,一双眼睛看向王琛。子隐似乎在斟酌刚刚的一番谈话,想得有点失神了。

  温珂和纭瑶的调笑在这个时代似乎有些惊世骇俗,可是在现代却再正常不过了,那是一种女子之间彰显亲近的方式,和温珂一起成长的纭瑶自是明白其中的含义。温珂看纭瑶醒来还能和自己斗嘴心里十分高兴,虽然瞅见几人怪异的表情,却也没有多想。

  “云姑娘,好些了吧?”池湃领头跨进了房门。

  “嗯,纭瑶好多了,谢谢使者派人护着温珂,我凌华山众弟子一定铭记在心”

  “她的安全我会负责,你不用管”王琛冷冷的来这么一句倒是让纭瑶愣了一下,这个男子怎么这么不隐藏自己的情绪?就算是喜欢也不用表现得那么明显吧?可惜纭瑶不知道这么情绪外露的王琛同样让一边的池湃讶异。

  池湃走近床边“云姑娘,平王爷会派一些护卫留下,直到你的伤势好些再送你回凌华山庄,我们要赶着面圣就不在此逗留了”

  “纭瑶耽误各位了,实在很抱歉,使者请尽快上路”纭瑶又对温珂说“珂妹妹,你随王爷他们去,我伤势好了以后自会赶上你们”

  “你一个人我不放心!”温珂急道。

  纭瑶示意温珂低头,伏在她耳边低语“珂妹妹,这次袭击好像是冲你来的,你跟着王爷他们会安全些,我也放心,你记住一定要小心知道么?”

  温珂也隐隐觉得这次遇袭有些蹊跷,只好点头答应了。

  退出纭瑶的房间,王琛追上温珂“刚刚云姑娘跟你说了什么?”

  看到王琛一本正经的表情,温珂突然很想捉弄他,于是故作严肃的说“她说她会想念我的!”说完笑着走了,留下马上就要爆发的一座火山。

  今天还有加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之丰色倾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之丰色倾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