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架事件
八弦浮翼2018-10-25 16:342,451

  告别纭瑶,温珂心事重重的跟着大队伍上路了。这一次,她还是选择和子隐与爰香同乘一辆马车,因为很多事情需要好好的想想,如果和王琛同一辆马车那非得被那两双蓝眼乱了心神,哪里还有思考的心情。一路上温珂不说话,子隐也不敢打扰,生怕让她想起纭瑶受伤的事,惹她伤心。爰香也一改往日的习性,居然闭目养起神来。就这样整个车队在沉闷中又赶了一天的路。

  傍晚时分,大队伍在一处空旷地扎营,紧挨着一大片树林,温珂了解到穿过树林后还有一个上午的路程就可以看到皇城了,一路上没有再遇到危险,马上就可以结束这漫长的路途了,现在守卫们一部分在周围巡视,一部分则守住几个点,这样的防卫应该是很安全的,温珂一颗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地,心情一好自然食量也好,看着篝火上烤着的肉,香气阵阵传来,唾腺开始酸涩的分泌出液体,一分到烤好的肉,温珂就大口大口的吃起来,根本不理会旁边的几人。

  饱餐一顿之后温珂礼貌的向众人问候了一声就回到了自己的帐篷,爰香也跟了进来,温珂做好了唇枪舌剑的准备,如果爰香找麻烦自己定要好好的招呼她!谁知,爰香进帐后没有半句言语就睡下了。难道这个女人转性了?既然人不犯我,那我就不犯人,温珂也没有多想就见周公去了。

  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在摇自己,温珂睁开眼睛,看到爰香放大的脸。“温姑娘,我想小解,你可不可以陪陪我?”

  “……”这个女人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虽然不是很喜欢这个女人,可是整个队伍就两个女子,自己似乎不好拒绝。“好吧”搅人好梦,这个女人真会折磨人!

  两人出了帐篷,朝树林走去。

  “爰姑娘就这里吧”

  “再进去点,这里那么亮,要被守夜的侍卫看到的”爰香顾虑重重

  “爰姑娘我们再进去一点点就好,不然会有危险的”

  “放心,我知道”

  两人又深入了一些,直到树影已经把空地的火光遮挡得所剩无几,爰香才停下脚步。

  “温姑娘你人真好”温珂看不清楚爰香的表情,“你可不可以……”

  “哦”温珂马上自觉的转过身,背对着爰香。这个女人还真是害羞。

  “爰姑娘好了你就……”话还说完就觉得脑后重重一击,接着就失去了意识……

  痛,脑后一阵疼痛传来,温珂本能的抬手去摸后脑,却发现自己靠着一根柱子,手被牢牢的捆了起来,动动脚,还好是自由的,脑子里迅速回忆之前发生了什么。爰香!温珂四处看了看,却没有爰香的踪影,自己被困在了一间破旧的茅草房,房子里没有灯,只能借着门缝外透进来的月光把四周看个大概。

  看来自己是被绑架了,敌人还算聪明硬碰不行就使诡计,真够卑鄙的!可是也怪自己警觉性不强,诶……现在是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了!

  门开了,一个身影走了进来,背对着月光,温珂看不清楚来者的脸。

  “你醒了?”一个平静而熟悉的声音。

  温珂大吃一惊,“爰香!原来是你!”

  “不错”

  温珂自嘲着“我早就知道你对我有敌意,却没有提防你,真是愚蠢得很。”

  温珂正视着爰香“可是我自认与你并无深仇大恨,你把我绑来是为何?”

  沉默,长时间的沉默。

  “你真是个心肠歹毒的女人!我好心陪你小解你却陷害我?你的外貌掩盖不了你的丑陋!”温珂怒斥道。

  爰香还是静静的看着温珂,默不作声。

  “你不是爰香!你是谁?”温珂镇定的说。

  “哦?何以见得我不是爰香?”面前的人终于开口了。

  “因为大部分女人在被别的女人骂丑陋时通常不会没有反应的,你不是爰香”

  “原来我的破绽在这里”‘爰香’就地坐了下来面对着温珂。

  “你是个聪明的女人”‘爰香’拿出火折子燃起了一堆柴火,

  “我不希望你说的下面一句话是‘可惜聪明的女人多半不长命’”温珂注视着‘爰香’的一举一动。

  ‘爰香’动作一顿,“不错!”

  “你把爰香怎么了?”

  “自己都顾不了了你居然还有心思关心别人?”

  “好奇不行么?”

  “她很好”

  “你假扮成她是为了杀我?”

  “本来是”

  “哦?”

  “现在改主意了”‘爰香’邪邪的笑了,那不太灵活的面部有些扭曲,看起来很是狰狞“你是个有趣的人,我有点舍不得杀你了”

  “你不杀我了?杀手说的话可要算数!”虽然忐忑,可是温珂尽力争取着活命的机会。

  “当然算数,不过……”

  “不过什么?”

  “有人想要你死!”

  “雇你的人?”

  “不错”

  “他给你多少钱我愿意出双倍,请你放了我”保命要紧先丢个糖包。

  “杀手重要的是信誉”,‘爰香’的回答浇灭了温珂的希望之火,温珂还是不死心,一定会有转机的,经历过一次生死的温珂更加渴望活着。

  “那……什么样的人你们不杀?”温珂决定采用迂回战术。

  眼前的女子真是胆大心细,那么被动的形势下还在争取主动权,‘爰香’觉得越来越有意思了,于是破天荒的和任务目标‘亲切’交谈。

  “三种人我们杀手不杀,第一种,名列我们组织禁杀名单之中的人,换言之就是我们杀不了的人”

  “是指被杀之人武功很高么?”温珂有些好奇的问道。

  “是,还有一种可能是杀了会带来很大麻烦的人”

  “哦,那第二种呢?”

  “第二种,与我们有恩之人”

  温珂点点头,‘爰香’继续道“第三种,自己人”

  真是有原则的杀手,在现代,哪里有那么多的规矩,杀不得的人也杀,只有成败之别。恩人一样杀,情势逼人就算有恩又能挽回些什么?最后就是杀手一般没有自己人,所以也不存在不杀自己人。

  现在的情况很明了了,自己绝对不属于第一种,否则也不会受制于人了,也不是什么举足轻重的人物,虽然自己的生世还不清楚,可是可以肯定自己死了不会有人找这些杀手的麻烦。第二点更不可能了,自己连杀手的样貌都不知道又怎么会有恩于她?第三种……,想到这里温珂突然有个冒险的念头。

  “哪种属于自己人?”

  “父母,妻女,兄弟,姐妹,师徒”

  “诶,看来我是不可能成为你们的‘自己人’了”温珂哀叹。

  ‘爰香’用一种捕猎者的眼睛凝视着温珂,“有可能”

  “嗯?”

  “做我们杀手女人就可以”‘爰香’变了男声!

  晚些还有一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之丰色倾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之丰色倾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