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玉面沈厚显峥嵘
老山头之汗2018-10-25 17:362,300

  捕快这个职业,需要经常和三教九流打交道,对信息地收集也当然要求时效性。最近更一楼声名鹊起,一般的人可能不清楚,但是捕快之类的却经常和贩夫走卒打交道,尤其是最近为了侦破长叶林黄银案,更是加大了信息地收集,因此秦琼对更一楼了解不少。知道沈厚,还有他推出来的烈酒和各种美味佳肴,另外又因为和单雄信的关系,所以他知道更一楼能够有如此名声,主要就是因为沈厚,虽然没有见过本人,但是知道长相特征。在这一群粗糙的汉子中,只有他和表弟两个面白如玉,不用分辨就能认出来,何况还知道一点特征。

  “好酒!好酒,这位兄弟应该就是沈厚兄弟吧,久仰大名,单二哥对你可是赞不绝口,说你不但善于理财,更是博闻强记,见识不凡。”秦琼放下酒杯赞叹道。

  “秦二哥谬赞,小弟久仰二哥大名,如雷灌耳,今日得见,可谓三生有……”沈厚正在寒暄,不防旁边抢出来一个人,挤到秦琼大叫一声:“二哥想煞小弟,听闻哥哥马踏黄河两岸,锏打三州六府,威震山东半边天,神拳太保无敌。让小弟对你的敬仰之情犹如发大水滔滔不绝,又如走大水泛滥一发不可收拾。今日得见,可谓十生有幸。”程咬金一口气说出一大串。

  秦琼被他说得一愣一愣的,心说这家伙嘴真够溜,也不知道是哪位好汉?一时不知道怎么接口说话,只能谦虚的拱手:“哪里,哪里,兄弟对好汉也是久仰得很,今日相见,只是十生有幸。”说完,秦琼又是一愣,连名字都不知道,还久仰得很!越想越尴尬。

  “二哥,斑鸠店程一郎,程知节程咬金。”沈厚在秦琼耳边小声说,他看出来秦琼没有认出程咬金。

  “一郎,请!”秦琼举起酒杯,忽然把酒杯一扔,抓住咬金的胳膊大叫:“一郎贤弟,好多年未见,没想到长得如此雄壮。”说着落下泪来。

  “二哥……”程咬金也是泪如雨下,想他俩是玩泥巴的朋友,从小在一起和别的小孩打仗。一别多年,今天才见,想起以前的苦难和心酸,怎么能不伤感。伤感一会,互相问伯母安好,又问一些分别后的情况。旁边的朋友听到他们是光屁股的玩伴,也感叹一番,大家重新坐下喝酒。隋朝的时候讲究地位有别,程咬金沈厚是后起之秀,名气小,原本坐在下面,现在程咬金和秦琼是发小,大家让程咬金上坐,又喝的是沈厚酿的潞州美酒,于是沈厚也一起上座,尤俊达却还在原位。秦琼和单雄信对坐,下手紧挨就是沈厚和程咬金两兄弟对坐。大家重新喝酒热闹,秦琼总想和程咬金多喝几杯,向旁边转身敬酒,屁股上的伤却被碰疼了,不由地皱眉挤眼。

  “二哥怎么和单二哥喝酒时喜眉笑脸的,对着我却是愁眉苦脸,难道二哥敬仰单二哥是绿林盟主,小弟没有名声吗?我混世伏魔程咬金岂是看脸色的人。”程咬金不是一个会面子的人,想到什么说什么。

  “程二哥,秦二哥有难言之隐,决不是对你有什么看法。”沈厚赶紧替秦琼解释。

  “难言之隐?你怎么知道,不要糊弄我,三弟,我还是不是你二哥,不会是你也嫌弃二哥,替他打马虎。”程咬金知道沈厚也是刚见秦琼,他怎么能相信沈厚的话。小时候他打架比秦琼还猛,没想到现在秦琼威震山东十八府,他要是没遇到沈厚,说不定还在卖耙子,再粗豪的汉子,也有一点失落,失落了就敏感,敏感就特自尊。而秦琼和单雄信奇怪的看着沈厚,心说:他是真知道秦琼确实不方便?还是善于逢迎说的是场面话?

  “知节确实错怪了秦二哥,他身上确实不方便,他是什么样的人谁不清楚。”贾润甫看秦琼不解释,也只好站起来说。

  “一个两个都替他出头,这酒不喝也罢!”程咬金听了沈厚的话就有点不高兴了,贾润甫再一说,他站起来把酒杯一扔就要走。沈厚赶紧过去抱住他。

  “贤弟,是二哥不对,我自罚三杯。”秦琼赶紧站起来。贾润甫看到程咬金不好解释,于是招呼自己店里人手把各位豪杰的伴当和长随也带下去吃酒。

  “自罚三杯,我还自罚三碗,我兄弟这么好的酒谁不想多喝几碗。”程咬金认为所有人都和他一样,见了好酒就走不动,说是罚酒其实是想多喝几杯。

  “罢了,罢了,我就不藏着掖着了,其实我刚被打了板子,敬酒时碰到了痛处。”秦琼碰到这么一个讲理的人,只好认输,再说下去,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关键怕和兄弟们产生隔阂。

  “谁敢打你的板子,我去拧下他的脑袋!”程咬金一听大怒,说着就要推开沈厚出去找人家麻烦。

  “一郎,听二哥说,你先坐下,我给你说。”秦琼感到头比屁股还要疼。

  “坐下,坐下,没有多大的事,听秦二哥说。”沈厚把程咬金按坐下来。

  于是秦琼就把他这段时间缉捕响马的事说了一遍,并拿出了刺史给他缉捕响马的批文。听完后,程咬金才知道这都是自己惹得麻烦,不住地向秦琼道歉,并说自己要去自首。秦琼又劝住了他:“你们是来祝寿的,怎么能把你们抓捕起来。”单雄信也说:“你们都是我邀请来给秦母祝寿的,要是去自首,好像我专门骗你们自投落网。”他就不想让秦琼在公门里做事,以前就劝过秦琼在公门做不出事业,况且公门和绿林就是对头,都是自己兄弟要是做了对头,却不是难做。没想到现在就碰到了这事。沈厚哥仨都是人才,这件事怎么办?大家议论纷纷,却没有什么好主意。沈厚咳嗽一声道:“刚才秦二哥说,刺史把银子着落在你们身上,只要能赔了三千两皇银,响马抓不到也就算了是不是?”

  “正是如此,可是到哪里找三千两银子。”秦琼心说你们在绿林中行事大手大脚,银子恐怕早就没了,再说自己怎么能向你们要银子。

  “我们这次正好带了三千两银子要给伯母祝寿,不如先给了刺史结案。”沈厚说。这时尤俊达和程咬金才明白为何沈厚来时一定要带足银子,不过,那些银子有三千两吗?记得最多也不过两千两。

  听到沈厚为了秦琼甘愿拿出三千两银子,所有的人心中暗暗佩服,真豪气,视金钱如废土!这个朋友交定了,自己以后却钱了就找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隋唐争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隋唐争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