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千金散尽欲成事
老山头之汗2018-10-25 17:362,879

  “我也带了三千两银子,先赔了银子结了秦二哥的麻烦。”柴绍也赶紧喊道。这次他岳父李渊为了感谢秦琼的救命之恩,特意让他带了三千两银子,本来还在发愁怎么能让秦琼把银子手下,现在不正是机会吗,可恼被人捷足先登,这个沈厚跑得太快。也不能怪柴绍,人家不缺银子却机会。

  “这可如何是好,怎么能让大家破费。”秦琼觉得很为难,大家来祝寿还要为他排忧解难。

  “钱财银两算什么,意气相投值千金。”沈厚豪爽的说。众人齐声附和:“对啊,对啊,为朋友尚且两肋插刀,几两银子算什么。”“秦二哥,先赔了银子再说,假如我们遇到难处,秦二哥会舍不得银子吗?”众人七嘴八舌的劝说秦琼,他只好应承下来。底下程咬金和尤俊达悄悄问沈厚:“咱们根本没有那么多银子,你为什么要那么说?”他们把银子都投在了更一楼,还好更一楼生意火爆,赚了不少银子,他们也分到了一千五百多两银子。

  “没听见柴绍愿意给银子吗。”

  “要是没有柴绍,你今天就完蛋了。”程咬金捶了沈厚一拳。

  “好了,放心吧,二位哥哥,”说完又大声喊:“二哥,不如一会你就让人来点银子,交了差事也好给伯母祝寿。”

  “秦二哥,用我的就行,我的全是整封的银两。”柴绍知道秦琼怕是不会收下银子,而自己要是把银子送不出去,回去岳父难免会说他办事不力。

  “柴大哥真是条好汉,仗义疏财让我好生佩服。要不你少出一点,我们出大头。”程咬金觉得柴绍真是好人,他添上一千两就行了,不然自己哥仨怎么能凑够三千两银子。

  “这主要也是岳父为了报答秦二哥救命之恩,特意送的祝寿的银子,以后见了还要当面答谢。”柴绍不好把功劳都揽在自己身上。

  “既然这样,不如我们把这银子全算在一起,不分你我,给刺史赔三千,余下的三千当作资本入股更一楼,最近我们正准备在太原开一家大分店,正好给柴大官人一股,秦二哥一股,好不好?”沈厚建议道。

  “不如把股份全给了秦二哥,这些银子本来就要送给二哥的。”柴绍继续推辞。秦琼也不要股份。

  “刚说了不分你我,怎么两位哥哥又要理论。银钱哪有义气相投重要。”沈厚做出生气的样子。

  众人纷纷劝说,想着一成股份也分不了多少银两,最后他俩答应下来。柴绍的银子都是齐整的给刺史交差,沈厚他们的银子不动,算作入股的银子到太原开分店。沈厚心头暗暗高兴,自己的银子不用动,还能拉拢秦琼,酒楼在太原有柴绍保驾护航,不发财天理难容,用灯草上吊。程咬金和尤俊达对沈厚愈发佩服,也明白为何他一直拖着不开分店,原来想开到太原,还和柴绍拉上关系,难道他早知道能碰到柴绍吗?

  大家都在吵吵嚷嚷,却有一人坐在一边独自慢慢一小口一小口喝着酒,看到银子的事情有了着落才说:“恐怕只是把银子交上去事情也难以解决。刺史知道秦琼他们没有能力凑够三千两银子,现在凭空出来这些银子,反而容易被怀疑,必须要打通刺史和宇文恺的关节。”李玄邃果然心思细密。

  柴绍想到刘刺史和他父亲的关系非常深厚,自己去通融应该没有问题,于是说:“刘刺史是亡父的故交好友,我去说同关系。”

  “既然柴大官人能和刺史说上话,宇文恺那里我去走一遭,一定能让大家安心。”李玄邃说。

  解决了秦琼的麻烦,大家又放心喝了一会。明天就是秦母寿诞,大家也不敢喝太多,耽搁了明天的大事就是闹笑话。大家都早早歇息,柴绍拿了一百两银子,独自去刺史府去办事。

  第二天,这些豪杰络绎不绝抬着礼物,担着各色特产,向秦府赶去为秦母祝寿。秦府门前车水马龙,熙熙攘攘全是祝寿的人群。热闹了一天,到了晚上还有不少豪杰,秦琼又请到贾家楼让大家放开了欢饮。沈厚却转着圈的敬酒,一心只在多结交朋友,酒也注意着喝,总算没醉。

  大家胡闹了一夜,等到天明,单雄信催促李玄邃快去解决叔宝的事。张公瑾等人在北平王府当差,身不由己只能告辞,罗成也只能随行,他这几天和沈厚相谈甚欢,依依惜别。这时候,一群人走了一多半,余下的也有些放心不下家里,也纷纷告辞,大家相约有时间在聚。单雄信、沈厚哥仨要同行到潞州,所以和柴绍同路,因此也打算一起走,不过沈厚却要找一个人,年约十岁的孩童罗士信,济宁府郊区的一个放牛娃。他原本和秦琼成了结义的兄弟,后来被乱箭射死。现在沈厚要劫胡,把罗士信笼络到自己跟前。把罗士信的情况告诉秦琼,让他通过捕快帮他寻找。当然了,沈厚告诉他们罗士信是自己的姨表弟,两家离的远,再加上自己离家时太小,现在到了济宁府希望能找到他们家,和他们见一见。结果自然是只找得到罗士信,然后沈厚表演一番亲人相见感人落泪的戏,把孤儿罗士信变成了表弟。这里郑重声明一下,罗士信可不是傻子,只是忠厚老实而已。把隋唐四猛之首的罗士信变成表弟,沈厚心得意满地踏上了归途。

  沈厚哥仨和柴绍在路上一边赶路一边商量如何在太原开店。柴绍对更一楼并不了解,当时只是为了把银子脱手才答应下来,赚不赚钱无所谓,不过他喝过潞州酒,知道只凭借这种酒就能在太原站稳脚跟,抱着有枣没枣打两杆,还能结识一些豪杰才对酒楼有一些兴趣。没想到在路上一交谈,才发现更一楼的运营模式完全是一种全新的方式,很多方面让人匪夷所思。在济宁府时他就发现了沈厚虽然是年纪最小,但是主事的却是他。现在接触后,更觉得他不一般,只是这么爱财让他觉得可惜。不过,有时候他也看不懂沈厚,明明做的是敛财的生意,却又似乎不在意银两。这还是因为尤俊达太贪财,不然还真显不出他对钱财的不在意,果然是没有比较,就不能看清,至于程咬金就是一根直肠。

  十几天后到了潞州,沈厚他们带着柴绍参观了更一楼,让他批评指正。柴绍吃着鱼香肉丝喝着沈厚专门准备的果汁,不住口地说:“好!太好,好的天上没有地上缺!”他想在太原开四座连锁店。这个沈厚还满足不了,人员培训不出来。

  沈厚的人员里其实夹杂了情报人员,他很明白情报的重要,因此他现在就开始布局,甚至专门寻找一些父母双亡的儿童和少年,建立了集中营,培养他们习文学武,对这些尤俊达最是不理解,沈厚可是不少费功夫解释。而程咬金觉得是做善事,应该再多找一些,对他沈厚只说:“你把酒钱省出来,我就再多收留一些。”他不是不想收留更多的孤儿,但是他更明白自己如今能力有限,只有改变这个社会,才能老有所养,幼有所教,贫有所依,难有所助,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

  对这些孤儿沈厚更是使出了杀手锏,思想教育,他最佩服的就是后世一位伟人的思想教育。沈厚在每月的上中下旬的第一天都要进行一堂思想教育课,让每一个儿童都能有一次介绍自己苦难生活的课,让其他的儿童讨论。使他们明白造成他们苦难的根源,而且让他们思考如何才能改变自己,如何才能避免自己的悲剧在别人身上重演。苦难生活虽然让他们有很多痛苦,也失去了亲人,但是通过沈厚的引导,这些儿童和少年爆发出的热情让人惊叹不已。不管是练武还是学习,无不全力以赴,有些甚至到了疯魔的地步,不疯魔不成才,沈厚等着他们震惊社会,闪瞎和他们做对的敌人。从罗士信到的第一天,沈厚就把他也送到了集中营,并且让他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加入,但是对他却提出一个艰巨的人物,希望他成为他们中的王者。他更希望罗士信跟着他比秦琼能活得更精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隋唐争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隋唐争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