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夺命快枪俏罗成
老山头之汗2018-10-25 17:372,895

  却说薛亮被程咬金劫了皇银,落荒而逃,赶回青州。到了大堂给刺史斛斯平跪下备说详细。无非是响马人多势众,弓马娴熟斩了卢方,杀散兵勇,自己有心杀敌,又怕丢了性命,没有人回来报信,如果因此耽搁了时间,结果延误了捉拿响马和追回银两就罪过就更加大了。听完薛亮的话,刺史斛斯平勃然大怒,怪罪他们不小心丢了银两,根本不相信有胆大的响马敢打劫银两。要把薛亮捆绑了送去洛阳总理宇文老爷跟前,又派发公文向齐州索要三千两皇银。也不听薛亮求情,只管羁押,等齐州找到银子一并送往洛阳。另一边给洛阳的宇文老爷发了一封公文,讲述银两已经准备妥当,只是在齐州长叶林丢失,已经发公文让齐州捉拿响马,追缴赃银,过几天就解送到洛阳。

  过了几天,宇文恺回了一道公文,说是建造宫殿的任务特别紧急,如果一个月不能把银子送到,就让他重新筹措。另外给齐州刺史说:两个月之内,还不能抓获响马,刺史你就停止领工资,把你手下的都头捕快用大板子好好伺候,薛亮革职为民,卢方优恤百两银子。一接到公文,这齐州刘刺史便急躁起来,道:“三千两银子,非同小可,我如何赔得起?没奈何只能把捕盗逼紧,说不定,他们就能捉住那些抢劫皇银的响马。”他觉得能打劫这些皇银的必然是积年大盗,这些捕快只要肯下死力去找,一定能找到眉目,然后把他们抓捕到案。于是升堂办案,召集了捕盗都头樊虎、副都头唐万仞还有一干衙役,把任务安排下去,限期二十天破案,延误一天二十大板,延误五天五十大板。人家给他一月,他总要给自己留点时间,自然要把限期提前。

  一晃二十天已过,樊虎和唐万仞愁眉苦脸,根本没有一点消息。早上到了衙门,刘刺史赏了他们二十大板,赶出公堂,让他们抓紧缉捕。转眼间五日又至,樊虎和唐万仞聚在一起商议“明日又要复命,少不得又是五十大板。前头二十大板的伤还没有好,现在又要打,咱们还不得被打死,你说怎么办?”“秦二哥也做过捕快,认识不少盗匪。再说他名声响亮,结交了不少的绿林好汉,我想要是他来破案应该很容易。”听到他俩这样说,底下的衙役也被打怕了,一起嚷嚷:“是啊,秦二哥和绿林人物迎来送往的,还有一些响马经常给他送银子。只要他肯出手,自然手到擒来,这件事非非他莫属。”听到这些人越说越不像话,樊虎高声喝骂:“休得胡言,明日上衙门禀明上官,让秦二哥帮忙缉捕。”

  第二天,刺史又要打樊虎众人的板子,大家一起大喊:“不是我等不尽力,实在是响马没有留下蛛丝马迹,你就是打死我等,也没有响马的踪迹。要想破案,非要秦琼不可。”刘刺史也不想打板子,打伤了办案也不利索,听到秦琼能够破案,立马让他们招秦琼过来。他们却说必须要刺史亲自出面才行。原来秦琼在来护儿总兵手下做旗牌官,并不是闲散的老百姓,于是刺史亲自去拜会来总兵,要借秦琼用一用,希望他能找到三千两银子。秦琼心说,不知道是哪路好汉做下这种大事,他也知道这种事情不好办,能有这种胆量的绝对不是一般的响马,于是推辞说:“樊虎和唐万仞也是多年的老铺头,他们都没有好办法,我更是没有好计策。”刘刺史想到宇文恺的公文,又想起樊虎和唐万仞的话于是说:“正是他们两个推荐的你,你就莫辞辛苦。”

  来总兵以为秦琼顾忌樊虎和唐万仞的面子,也劝说:“不如你就去帮一帮。”他心说也能让秦琼露露脸,省得有人说闲话,毕竟秦琼的旗牌官是看在北平王罗艺的面上,这时正好显示一下才干。

  秦琼无可奈何的跟刘刺史去。见了樊虎、唐万仞,两人不停得让秦琼原谅,直说唯他马首是瞻,抓住响马也是秦琼的功劳。秦琼问他们案件的情况,他们也说不去所以然。没办法,秦琼只好自己找相熟的绿林人物打探,结果还是毫无进展。只能遍布眼线,慢慢搜索,看看能不能寻到蜘丝马迹。

  更一楼一炮而红,宾客盈门,每天是日进斗金,单雄信和尤俊达几个人喜笑颜开,只管催促沈厚开分店。召集人手,寻找店铺都是慢功夫,着急不得,沈厚坚持谋定而后动,开一家火一家,绝不苟且凑合。这一天,单雄信迎来了一个豪杰,却是河南勇三郎王伯当。他来邀请单雄信一起去山东济宁府,原来秦琼的母亲腊月二十三正寿。听到是好兄弟母亲的六十大寿,他当然要去,另外他还要发五省绿林令,召集关系好的豪杰一同前往。一方面也能替叔宝壮壮声威,另外也能多结交一些好朋友。现在叔宝也没有多少钱财,借着这个寿礼大家多送点礼物,也能帮一帮他。

  沈厚哥三个也收拾了东西去给秦琼的母亲拜寿,只是在拿礼物的时候产生了分歧。尤俊达说这里距离山东济宁府要走好几天的路,礼物太多上路不方便。程咬金说:“我看谁敢打劫我!”沈厚知道尤俊达并不是怕有人打劫,而是爱财如命的毛病又犯了。果然他接着说:“不如我们咱们就不要带礼物了,一路上打劫所得全部送给秦母做寿礼。”“这个主意好!”程咬金满口赞成,自从打劫三千两黄银后,就再也没有动过手,程咬金浑身不得劲,一听到打劫,兴奋不已。“大哥,这个不妥,咱们是去献寿,打劫的东西万一给秦二哥惹来麻烦,恐怕你也不想。”沈厚立马反对,他清楚记得程咬金打劫罗成,被人家在腿上扎了两个血洞。最后还是张公瑾碰到单雄信知道是自己人,罗成才住手的。当时罗成也是年少,又觉得程咬金挺逗想耍一耍,不然早把他扎一个透心凉。

  最后,沈厚让庄客多准备了潞州酒,还有潞州绸缎和银两,哥仨才一起上马向山东济宁府赶去。沈厚为了这次会面,可是提前就坐好了准备。他首先用土法烧了一些焦炭,然后用焦炭炼制出不少钢板,把钢板做成减震放在车轴上,因此大大提高了马车的舒适性。另外他还用竹子和木头做了一些自行车,不过脚踏直接安装在轮子上,就像后世的小孩的三轮车,脚踏就在前轮上。于是他们一上路,有骑马的、驾车的,还有骑自行车的。借着自行车引起的轰动效应,沈厚做了几面大旗,黑底红字“更一楼”,所有的统一着装的庄客仆从背上也绣着“更一楼”。他们一行穿州过府,晓行夜宿,所过之处,都在议论“更一楼”,这奇葩独特的行为使“更一楼”的名声提升了好几个台阶。

  这天,沈厚他们走到一处三岔口,正暂停喝水的功夫,旁边的岔路也有走来一对人马,也是有骑马的、赶车的。最前面是一员俊俏的玉面小将,沈厚一下子就记起他正是冷面寒枪俏罗成,不过这时候,他还小只有十五不到十六岁,初次远行还带着欣喜和好奇的样子,完全没有冷面的意思。看到程咬金身后一队骑着自行车的人,他以为是玩杂技的,于是:“唉,耍杂技的,给我们去耍一回。”罗成心想:带一队耍杂技的给舅母热闹热闹。

  程咬金一听这个小孩,看起来漂亮,怎么说话这么难听:“呔!小娃娃,爷爷是拦路的响马,快快让你家大人拿出买路钱。哇呀呀……”,一夹马肚子就冲了过去。沈厚一看,坏了,赶紧跟着冲过去,“别动手,都是朋友。”

  罗成最恨人家说他是小娃娃,一听程咬金的话,无名火气三丈高,一夹马肚子就迎上来。至于沈厚的话他根本没听见,只是以为他们想倚多为胜,于是出手如电,一抖银枪分心便刺。程咬金只觉得眼前银光一闪,心说:妈呀!我命休矣!

  原本是罗成看拦路的响马有意思,想玩一玩,在程咬金的腿上扎了两下。这次被沈厚给改变,反而是程咬金激怒了罗成,人家对着他心窝就是一枪。不知道他能躲过这一劫吗?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隋唐争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隋唐争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