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潞州美酒更一楼
老山头之汗2018-10-25 17:372,369

  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的单雄信也不说破:“凭借你们这道招牌菜,酒楼的名声一定能够打响。虽然不敢保证日进斗金,但是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却不是虚话。何苦邀请我分一份?”

  “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小弟狂妄,我们正是想生意通四海,达三江,不会仅着眼于兖州,所以不得不借助单二哥。银子是赚不完的,朋友也是交不完的。我们哥三想交尽天下豪杰,大家一起做生意,赚天下的银子。单二哥认为怎么样?”沈厚意气风发的说。

  “真没想到小兄弟的胃口不小,既然想多开几家酒楼,那为兄就添上几股。”单雄信一口答应,不过他的几股还要分润给一些官员。官商结合才能做的安稳顺畅。现在他完全明白了他们的企图。如果只在兖州开酒楼,尤俊达就能办好,但是要想在山西、河南、河北和山东开酒楼却非他们几个就能搞定。开酒楼迎来送往,三教九流,鱼龙混杂,一着不慎满盘皆输。人家既然看重自己在这几个地方的影响,互惠互利,何乐而不为?再说,开酒楼赚大钱,这很正常,但是这几位还要广交天下朋友,恐怕所图甚大。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亦或二者兼有,都是单雄信喜闻乐见的。而且他喜欢有真本事的人,他更非妒贤嫉能之人,不然他也不会在秦琼身上前后投资百万银两。

  自隋文帝登基一来,打压世閥豪门,禁制兼并土地,实行均田法,解放奴隶,得罪了世家大族,这种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必然爆发。尤其是隋炀帝杨广继位以来,穷兵黩武,加上广修宫殿和开凿大运河,又使得民怨沸腾,更是加剧了社会矛盾。虽然单雄信不能分析的这么透彻,但是他知道自己所交往的很多人都对朝廷不满,更兼山匪响马遍布,天下局势危如累卵他还是能感觉到的。其实如果有可能,沈厚也想劝谏隋炀帝,你好色没事,那个男人不好色,何况皇帝乎。只要不滥造宫室,暂时也不要东征高丽或者不急于开凿大运河,就能躲过灭亡的厄运。可是杨广自命不凡,就是要宣扬文治武功,一征二征三征高丽,结果搞的士兵哗变,民不聊生。他却继续穷奢极欲广建宫室,修建大运河致使国库空虚,人心背离。豪门世阀趁势作乱,竟使大隋朝分崩离析。

  闲话不提,沈厚哥三听到单雄信愿意合作,大家俱开怀畅饮。酒自然是沈厚他们带来的美酒。单雄信闻到酒香,喉咙里似乎伸出一只手。天下豪杰俱好酒,引杯一醉真性情。又道是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几个人喝酒论武自然快活,现在又有了共同的事业,不知不觉间就闹到深夜。有庄客服侍大家洗簌睡下。第二天重整席面,却是果蔬为主,不安排酒席,因为今天要商谈开办酒楼的具体事务。当然了单雄信下面有精通业务的掌柜,具体事情都由他们制定,他们几个只是听听,粗略了解。倒是沈厚不时提点两句,无非就是后世酒店饭店的一些规章制度。虽然沈厚并不精通,但是那些理念也让这些人叹为观止,如培训上岗、礼貌用语、统一着装、品牌意识、套餐优惠等等。

  单雄信他们三个越听越觉得沈厚肚里的货不少,不过他们对这些不感兴趣,听了一下就瞌睡,干脆放手不管接着去喝酒,主要也是因为沈厚蒸馏出的酒太香。

  等沈厚和那些管家掌柜的把酒楼的具体事宜协商好后,那三个已经醉到在一旁,嘴里兀自喃喃道:“好酒!喝!”本来沈厚想和他们商量旗舰店开设事宜的,结果他们全醉倒了,这些必须要他们拍板。潞州这边单雄信就有一个酒楼,沈厚想把他重新装修改造,打造成旗舰店。而兖州那边,尤俊达在街面上却没有大的铺面,还需要采买购置修建。所以他想先在潞州开店,然后一边营业,一边完善,顺便再培训一些员工。主要是一些关键的岗位必须选择可靠的人手,只有保守住秘密,才能让酒楼独树一帜。另外一些特殊材料如食用油由专人负责生产,专人配送。这些却要和他们三个商议,结果做惯甩手掌柜的几个人却大醉不醒,只好再捱一天。

  一个月后,潞州酒楼装修一新,沈厚取名“更一楼”,这三个字是潞州的州官蔡刺史所题。这个蔡刺史就是判罚秦琼的那个蔡刺史。酒楼就有人家一成的暗股,这可是干股,不过有他在后面站台,自然大小通吃。为了“更一楼”这个名字,沈厚专门不厚道一回,写了一首诗:白日依楼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天下味,更上一层楼。不知道等到王之涣登上鹳雀楼时,会不会骂娘。选了一个黄道吉日,正式开张营业。为了制造声势沈厚搞了一个开业促销,凡一次充值百两银子的为贵宾客户,只有贵宾客户才能进入包间。而本地一些官员豪绅单雄信也提前送了一些贵宾卡,里面分别存有二百、三百、五百不等的银钱。并且邀请他们吉日吉时光临“更一楼”开业。另外沈厚安排一些伙计在楼下免费赠饮,一人免费品尝一小杯白酒。沈厚他们都明白只要喝了他们一杯酒,就忘不了“更一楼”。

  只见“更一楼”的伙计全都身穿干净整洁的灰色服装,高矮胖瘦相宜,更兼一个个精神抖擞。他们分工明确,各司其职,忙而不乱,一切都有条不紊。所有来恭贺的贵客看到这些赞不绝口,尤其对统一着装,标准化的礼仪更是欣赏。进入大堂,迎面就是柜台,里面站着几个小二,他们的服装在左胸口比别人多了一个口袋,里面有纸有笔。笔是沈厚用木炭所做,用来记客人点的酒菜,方便上菜算账。柜台后有一面木板墙,上面写着:潞州美酒凭君饮,玉盘珍馐更一楼。

  日饮美酒夜笙歌,神仙也难过潞州。

  这是沈厚所做,找一个读书人写的字,虽然诗不咋样,但是作为广告词凑合用吧。沈厚他们把自己蒸馏的白酒起名“潞州酒”,正合潞州美酒凭君饮,酒楼就是更一楼,想吃天下美味就来更一楼。这次他们前期宣传到位,又拉来州官蔡刺史,还派送了贵宾卡,一时间有头有脸的都到了更一楼,气氛空前绝后的热烈。

  等到吉时,有伙计生火,把一节节竹节扔进火里,一时间爆竹声声。

  看到这红火热闹的场面,单雄信和沈厚哥仨个笑不绝口。一开始还心疼沈厚送出去那么贵宾卡的尤俊达和程咬金也忘了那件事。他们看着滚滚的人流好像看到了白花花的银子。这还只是第一家店,接着他们还要开无数家,要开遍九州十八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隋唐争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隋唐争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